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三章:穴鼠(求月票,求订阅)
    ,!

    分赃完毕之后,索拉姆就跟着瓦希德来到铜冠旅店。

    铜冠旅店位于平民区的中心地带。这里龙蛇混杂,既有真正吃不起饭的穷人,也有身价数万乃至数十万金币的黑心商人和贵族。同时那些穴鼠也非常喜欢在这里活动,不管是消遣还是销赃都非常的方便。

    这里的老板雷提南,也是一个传奇人物,他不属于任何一个黑帮,也没有什么强大的势力,却能保证铜冠旅店在阿斯卡特拉的地下世界保持超然的地位。

    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在这里,每个人都要遵守他的规矩,甚至连影贼也不例外。他甚至能在旅馆内举办角斗赛!

    这里是安姆,不管是角斗,还是奴隶都是被明令禁止的。可他却能在城市中心开办角斗赛,可想而知他到底多大本事了。

    到了下午的时候,大厅的人就开始越聚越多,因为地下竞技场的角斗表演马上就要开始了。在这个没什么娱乐活动的世界里,角斗算是不可多得的刺激活动了,所以来的人非常的多。

    这次老板雷提南不知道从哪弄来了一只冬狼,打算在最近一段时间以这头凶残狡猾的野兽为中心,展开一场别开生面的斗兽表演。当然,普通的人不可能是冬狼的对手,所以他还特从特殊渠道弄到了三个女精灵。

    美女与野兽,想想看,那些美丽的女精灵在野兽的爪下垂死尖叫的画面,大部分人都热血沸腾了。这里大部分的客人都是冲着这个来的。

    别看精灵女奴很贵,可是和那些来观看角斗的门票和赌金相比,其实也没什么。这里的角斗门票可不会像卡林港那样便宜,物以稀为贵嘛。

    当然,就是雷提南再有本事,这些生意只能在暗地里做,如果被抓到的话恐怕唯一的下场就是被当众绞死。

    为了保密雷提南可谓是费劲了心机,不仅雇佣了大量的佣兵,而且还花血本请来了三名正式法师。虽然级别不算太高,但是用来震慑那些探子和奴隶角斗士足够了。

    而且想要进入地下竞技场,还要有人介绍才行,不是随便来一个人就可以进入这里,这种买卖是要人命的,所以保密一定要做好。

    也是因为保密性没什么问题,所以很多见不得光的生意,都会在这里接头,老板雷提南也不管,只要他们交钱进来就行,他只提供平台,其他的一概不理。

    而瓦希德这两天就是为了这件事,才和那些地头蛇搞好关系的,要不然他们可没机会进入这里。

    当索拉姆进入这里的时候,角斗已经开始,三个女精灵穿着只能稍稍遮掩关键部位的破布,手拿着武器正和那只冬狼打的热火朝天。

    周围的人看着那三个漂亮的精灵和冬狼以命相博,一个个看的都面红耳赤,一幅要**的模样。索拉姆皱了皱眉头看了一下角斗场,就撇过头去了。

    他虽不是烂好人,可到底还是有点不舒服,不过他也没打算去帮助那三个精灵,最多就是不看而已,天下的可伶人多了去了,索拉姆哪能见一个帮一个呢?

    再说了,这是别人的地盘,索拉姆总不能冲上去把角斗叫停吧?

    这个地下竞技场非常的大,也不知道这里的老板是怎么办到这一点的,居然在城市下面挖出了这么大的一个空间。

    “老板,看,那个就是我给你说的吉尔特,他是这一带最有名捐客,对阿斯卡特拉地面上的所有事都门清,消息广,而且我也打听了,他的名声不错,介绍的业务都很靠谱。”

    就在索拉姆打量着整个地下竞技场的时候,瓦希德突然拉了索拉姆一把,指着一个在远处正在喝酒的中年男子说道。

    看到有人指向他,那个中年男人马上就察觉到了,看到瓦希德和索拉姆,正在指着他说话,他对索拉姆他们笑了笑,还把酒杯拿起来遥遥的敬了一下。

    瓦希德看到吉尔特发现自己俩人了,也没说啥,就带着索拉姆走了过去。

    “嘿,兄弟,你可算来了,我都等你半天了。”

    “半路上有点事,所以耽搁了一会儿。对不起啊,对了,这就是我老板!”瓦希德先是道了个歉,然后把索拉姆介绍给了吉尔特。

    “您就是索拉姆大人吧,幸会幸会啊!”听到瓦希德的介绍,吉尔特也没有吃惊,只是微笑着和索拉姆握了握手。作为一个吃消息饭捐客,他怎么可能不打听自己客户的底细呢?

    吉尔特做生意从来不做那种来临不明的生意,这样虽然赚的少点,可是保险啊,要是不了解客户的底细,很容易被卷进一些莫名其妙的事件当中,那样风险太不可控了。

    吉尔特能有今时今日的逍遥自在,就是靠的这一条,他情愿少赚也要保证自己的安全,不能钱赚了,花不了啊。所以吉尔特对瓦希德底细还是很清楚。

    他甚至都知道瓦希德是卡林港人,至于他背后的老板索拉姆,他也了解了,知道这是一个猛人。也是因为他老板有地位,所以吉尔特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答应他。

    有身份就没什么可怕的,只是不会是来钓鱼(钓鱼执法)或者是骗子,再说了,瓦希德交代的事也不是大事,只是需要一群穴鼠而已。

    他和索拉姆也只是打个招呼而已,礼貌有余,可并没有太热情,作为一个捐客想要活的长久,第二点就是要看清楚自己,不要想着攀龙附凤。那没用。

    除了那种高级捐客,像他这种专门处理地下交易的捐客,根本不就没有那个资格和索拉姆这种身份的人交往。别人就是拿你当夜壶,要用的时候用一下,不用的时候,谁理你啊?

    所以不要有妄想,赚你该赚的那份钱,其他就不用想太多。

    “你说的事,我已经了解了,你们要的那种深入过真正底层墓穴的穴鼠,我这里还真有几个人选。本来应该更多的,可有一批人现在没在市面上活动,估计是已经下墓了。所以只有那么几个人了,我把他们情况说给你听,要是可以,我就把他们带来见你们。”

    “穴鼠”在阿斯卡特拉有很多,这和金钱之都的奢华风气有关,在阿斯卡特拉什么都讲究一个攀比,就连墓地的陪葬品也一样,一般只要有条件的家庭,在亲人去世之后,下葬的陪葬品都非常丰富。

    陪葬品的丰富,自然就有很多人铤而走险,不过那些真正下到底层墓葬的人却不多,一般的穴鼠最多就只敢在浅层墓穴里倒腾陪葬品。

    (新墓是没人会去动的,那样不仅会惊动死亡教会,还会惊动市政厅,家属也不会善罢甘休,只有那些深埋在更下面的有墓地没人关注)

    真正的底层墓地有大量的财富,这一点所有的穴鼠都知道,可问题是,那里面太危险,这些危险不仅仅是因为亡灵生物,还因为下面的环境太复杂,一点不慎,就可能迷路,越是往下,地道就越古老,也就越是容易迷路。

    所以真正敢下到底层的穴鼠,无一不是胆子大,又有经验的主,这种人少先不说,要价也高,毕竟他们真得要钱的话,就自己下墓搞钱了,用得着带着一些新手下墓地吗?

    也是瓦希德开的价够高,吉尔特才愿意张罗,要不然,他绝对不会吃力不讨好的。

    就这样,吉尔特把几个人资料说完了。

    瓦希德不可能自己做主,而是转头看向了索拉姆。索拉姆听了一下,觉得应该没什么问题,他们只是带路,其他的事情不需要他们帮忙,他们能自保就够了,至于他们到底是怎么样,索拉姆并不关心,谁都可以。

    看到索拉姆点头,吉尔特知道,他这笔生意有戏了,不过在这之前,有些事要说清楚,免得到时候和穴鼠见面出现误会。

    “我先说一句,带人下去,他们的要价可是很高的。估计会在10000金币左右,这可不是一个小数,而且他们还会要求战利品分成的,您先想好。您要是答应,我这就去叫人。”

    索拉姆挥挥手,直接让他去找人。地下墓穴的危险,索拉姆是知道的,10000金虽然有点高,可比起卡萨之书那就不算什么了,所以自然不在意这点事。

    在吉尔特离开之后,索拉姆的目光又看向了角斗台,这会儿三个精灵少女,只有一个还活着,不过看样子也快了,她的一只小臂已经被咬掉,半拉耳朵也不翼而飞,身上更是被鲜血淋漓。

    而那只冬狼虽然身上虽然也插着两把武器,可好像没有插中要害,现在正在围着最后一个精灵少女打转。冬狼这种怪物聪明的很,它知道现在不是进攻的好时候。

    这会儿那个女精灵还有力气,贸然冲上去,只会两败俱伤,甚至同归于尽,冬狼可不会那么傻,现在只要等待这个女精灵失慢慢失血过多,最后变的毫无反抗力再冲上去了结她。

    可这样的对峙,并不和观众的口味,他们要看的是搏命厮杀,而不是这种一点不刺激的对峙,于是各种污言秽语的骂声就响了起来。

    女精灵用一种怨恨的眼神环视了一圈所有人,最后流着泪冲向了冬狼,可在半路上却丢掉了手中的武器,就这么光着手冲了上去。

    她根本不想战斗了,因为她知道,就算最后自己赢了,以后也只逃不过这种悲惨的境遇,还不如一死了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