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四章:盛气凌人(求月票,求订阅)
    ,!

    等到第二天中午,索拉姆睡的正香,结果被洛丽斯给摇醒了。

    索拉姆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了看天色,吃晚饭还早呢,还可以再睡会儿。于是索拉姆不以为意的翻身抱住了洛丽斯,在她那双挺拔的双峰上揉了揉,然后调整了下姿势,让自己更加舒服。

    “别闹,这么早起来干嘛?再睡会。”

    洛丽斯看到索拉姆这样子,撇了撇嘴,只能再次把索拉姆摇醒。

    “快起来,崔斯姆还等在门外呢,看样子是有急事,你先起来。”洛丽斯别看平时有点冷漠,可其实少女心很重的。

    索拉姆和她那点事,这里所有的人都知道了,可她还是自欺欺人的,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虽然每天晚上都和索拉姆睡在一起,可一到早上就偷偷摸摸的离开。

    也不知道,她这么做是准备骗谁。今天原本洛丽斯是准备回自己的房间里睡觉的,可被索拉姆硬是缠住不让走,她虽然在力量上能碾压索拉姆,可还是不忍心拒绝索拉姆。

    不过这已经是她极限了,要是让别人知道,索拉姆到现在还不肯起床是因为和她大白天躺在一张床上,洛丽斯就觉得要羞死人了,于是说什么也不让索拉姆再躺着了。

    最后索拉姆还是拗不过洛丽斯,只能碎碎念的起来。

    “我说,你不用睡觉吗?我们可是忙到凌晨。”索拉姆打开门一边穿着衣服,一边略带着点抱怨的说道。

    “我学过冥想法,虽然不能增加力量,可是却能让我减少睡眠的时间,我一天只要休息四个小时就行了。”崔斯姆在一边撇了撇嘴说道。

    崔斯姆很清楚,索拉姆也是会冥想法的。他对睡眠的要求不高,可是索拉姆却非常喜欢赖床,要是没什么事,他绝对睡到自然醒。

    崔斯姆真的很不理解的,睡觉就真的那么有意思吗?就像他不能理解,索拉姆为什么那么喜欢女人一样。

    索拉姆的确不需要多少睡眠,可问题索拉姆喜欢睡觉,冥想的确能恢复精神,可索拉姆总觉的冥想和睡觉不一样,他更喜欢睡觉的感觉,他也喜欢赖床,他倒不是真的需要赖床,他只是单纯的喜欢那种感觉而已,没有为什么。

    “说吧,到底什么事,让你这么着急叫醒我?”索拉姆撇了撇嘴,他觉得崔斯姆的人生真的太单调了,他总是对一切都充满了戒心,一刻也不放松。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戒备什么?

    在索拉姆看来,崔斯姆的生活就是一个大写的无聊,他很少浪费时间,有空就训练自己,没有爱好,没有假期,他不喜欢美食,他认为食物能养活人就够了,好吃没什么意义。

    他不喜欢酒,认为喜欢酒精是一种不可接受的自我堕落。他甚至不喜欢女人,当然,他也不喜欢男人,索拉姆以前不是没带着崔斯姆去找过乐子,可这家伙觉得那种事是最无聊的事,除了繁衍,没有任何意义。

    而崔斯姆现在有没有繁衍后代的打算,所以......

    而且在他看来,女人是这个世界最危险的生物......

    除此之外,他也不会表达情绪,哪怕是对着他的弟弟,他大多也是一脸冷漠,虽然索拉姆知道,他是关心自己弟弟的,可问题是,他那张橡皮脸,总是不能表达出来。

    索拉姆觉得崔斯姆有病,而且病的不轻,估计就是小时候被那群卓尔精灵虐待,留下了心理创伤。索拉姆也能理解崔斯姆这样,他曾经生活在卓尔精灵那里,他必须保持随时警惕,小心翼翼的保证着自己不被杀掉,他不能去相信别人,也不敢表露感情。

    可问题是,他现在已经逃出了幽暗地域,他应该学会放开自己了。但他依旧如此,没有半分改变。

    索拉姆很肯定这是一种心理疾病,可奈何,索拉姆根本不懂心理医生那一套,也只能尽量的引导崔斯姆了。

    比如常常带他去那种**,就是希望嫩让崔斯姆找回男人最原始的冲动,哪怕他对男人感兴趣也成啊,至少是一个发泄渠道,对不?

    “是费兹捷勒来了。”

    “他跑来干嘛,该说的都说了。”

    “不清楚。不过,他还带了其他人。”

    虽然不明白费兹捷勒来干嘛,可刚刚起床的索拉姆也懒得浪费脑细胞在那瞎猜。

    “算了,我直接问他吧。”

    ***********************

    “昨天,爱德华没把话带到?”索拉姆在会客厅接见了费兹捷勒,刚一开口,索拉姆就把自己态度表达了出来。

    “带到了,不过,我这次不是为了这件事。”费兹捷勒对索拉姆的态度,没什么反应,而是很轻松的说道。

    他对索拉姆使了一个眼神,示意索拉姆注意他身后的人。

    索拉姆好奇的看了看费兹捷勒身后的人,那是一个蒙面法师。

    “蒙面法师?你们影贼什么时候和蒙面法师有交情了,居然让你亲自领人过来?”

    费兹捷勒也不在乎这个蒙面法师在边上,撇了撇嘴,有点无奈的说道:“上面交代的,我也不想。”

    影贼的老大自然是不能和蒙面法师有交情,这点不仅议会看着,就是费兹捷勒本人也不太愿意和这帮人亲近,法师什么的,影贼也不是不能招揽,只不过很少在总部出现而已。

    可凭什么都是过街老鼠,那些蒙面法师却老是在他们影贼充大爷?费兹捷勒一想到那帮蒙面法师的德行,就恶心的不行。

    这帮人居然公然质疑自己的情报,认为是自己是推卸责任。

    明明是那帮法爷不愿意进入下水道,找的理由而已,这让费兹捷勒更加瞧不起那群法爷了,平时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可到了关键时刻,又怂了。

    不过费兹捷勒这次还真是冤枉蒙面法师了,他们不是怂了,而是这其中的干系太大,他们不得不小心行事。影贼哪能知道那个秘密呢?

    那个法师听着费兹捷勒抱怨的话,没有任何举动,依旧还是那副无动于衷的样子。

    “那你们这次来是?”索拉姆自己估计,应该还是为了哈瑞斯和梅弗伦。

    这次没等费兹捷勒开口,那个蒙面法师就开口了。

    “这次来,是奉了议会和蒙面法师总部的命令,希望您能交出那个兽人和那个牛头人。这关系到阿斯卡特拉的安危,我们蒙面法师公会希望您能配合!”

    他的声音很沙哑,也非常阴冷,而且语气中充满了盛气凌人,这些话与其说是请求索拉姆配合,还不如说是命令!

    要是一个蒙面法师用这种语气对另外一个人说,估计那个人早就吓尿了,可问题是他们碰到了索拉姆!索拉姆真要是吃吓唬的话,也不会有与影贼起冲突了。

    “你们希望?那我要是不配合呢?”

    果然,索拉姆就硬顶回去了,费兹捷勒听到这话,嘴角就翘了起来,他甚至都没有掩饰。索拉姆怎么可能把这两个人交给蒙面法师公会呢?不说其他的,要是让蒙面法师公会知道了卡萨之书的消息。

    那索拉姆费了半天劲是干嘛呢?就为了给蒙面法师做嫁衣?所以要人什么的,想都别想,要想确认情报,就在索拉姆这里问,至少这样索拉姆能保证卡萨之书的消息不会被泄露,这也是为什么,索拉姆死乞白赖的要那两个人留在自己身边的原因。

    那个蒙面法师根本没有想到,索拉姆居然会有这么大胆子,面对六人评议会和蒙面法师公会的要求,居然还敢这么说。

    于是他加重了口气说道:“我想您要弄清楚一件事,这是议会和蒙面法师公会的共同决议!”

    他的潜台词很明显了,让索拉姆把招子放亮一点!老实点把人交出来。

    “那又怎么样?”哪想到,他都这么说了,索拉姆依旧不当回事,反而还很轻蔑的说道。

    “你要违抗议会和蒙面法师公会?!!!!”

    “哼!违抗?你今天吃屎吃多了,把脑子糊住了?怎么尽说些瞎话?”就在那位蒙面法师气急败坏的时候,索拉姆又在上面火上浇油了一把。

    “你说什么?!!!”蒙面法师虽然在阿斯卡特拉要藏头露尾,可这不代表他们可以被肆意侮辱!法爷的尊严是何等的高傲!平民是畏惧他们,可没那个胆子侮辱他们,更何况是这种粗鄙语言呢?

    “你不仅脑子不好使,就连耳朵都出了问题吗?”

    “你找死!”说着那个蒙面法师也彻底失去了耐心,他一把拍在了他胸前的徽章上,一瞬间三道法术护盾就出现在他的身上!于此同时他把自己的法杖也拿了出来,可他刚刚准备激发法杖上的法术。

    就被一道法术光芒击中,瞬间他身上的护盾全部消失。“法术重击”!

    紧接着,两道黑色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身边,还没等那个蒙面法师回过神来,他拿法杖的手就一阵剧痛,手一松,他的法杖就被缴械了。

    可还没等他有补救动作,就有两把匕首顶在他的要害上,分别是喉咙和心口。

    等他再次看向索拉姆的时候,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索拉姆面前出现了一个全身白色披风的女孩,而他自己的身边有了一个人类老头和一个半卓尔精灵。

    索拉姆和费兹捷勒会面,崔斯姆他们自然做好了防范准备。所以薇欧瑞特、崔斯姆和杜勒姆都在房间里。只不过,崔斯姆和杜勒姆都潜伏在阴暗处,以他们的能力,要法师用肉眼发现他们真的有点困难。

    而薇欧瑞特就更不起眼了,她身上连半点力量波动都没有,要不是她这会儿突然出现施法,那个蒙面法师还以为她只是一个穿着奇怪的侍女呢。

    那个法师傻眼了,他没想到这间屋子里,居然卧虎藏龙。

    “你居然敢公然袭击蒙面法师?你就等着蒙面法师公会的制裁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