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九章:牛头人(求月票,求订阅)
    ,!

    牛头人在费伦大陆还算罕见,这种没什么脑子却又极度好战的种族,一般都生活在文明接触不到的蛮荒地区,还有一大部分牛头人则生活在地底世界。

    他们是卓尔精灵最爱的奴隶,力大无穷,耐力出色,好养活,最重要的是没脑子,很容易被忽悠。同时很多法师也喜欢圈养牛头人,牛头人有一个非常特殊的属性,就是不管多复杂的迷宫对他们都不是事。

    (牛头人天生免疫禁锢术和迷宫术,绝不会迷路,还能追踪敌人。此外,它们永远不会陷入措手不及状态)

    所以那些建立迷宫的法师很喜欢让牛头人当迷宫守卫,而牛头人也很喜欢迷宫,他们在地底世界的巢穴大部分都是他们自己挖出来的迷宫。所以他们一般干的都不错。

    因为没脑子,所以他们都很单纯,很容易忽悠。

    因为容易被忽悠,所以他们很容易被那些邪恶之徒招到来做手下。他们是天生的战士,哪怕没有任何职业等级,他们也是最好的战士!是绝好的打手,最重要的他们很忠诚,说白了是死脑筋,绝对不会叛变。

    (牛头人天生属性:力量19,敏捷10,体质15,智力7,感知10,魅力8)

    也是因为这个,牛头人在大陆的名声不是很好,其实真正知道的人,都明白牛头人的个性还是很容易相处的。

    当然凡事都有例外,牛头人中有一个分支也非常危险,那就是炼狱牛头人,这种牛头人,一般是指生活在无底深渊的牛头人,也代指信奉无底深渊第600层领主牛头人之王巴菲门特的主位面牛头人。

    这些牛头人野蛮凶暴,是最危险的种族之一。他们都是肉食动物,一般的牛头人都是杂食性的,很好养活。不过,他们也很笨,一样容易被忽悠。

    牛头人梅弗伦也是这样的,他会加入到这个小队,就是被那个剑圣忽悠的,还拉上了他的朋友。之前在看到剑圣被索拉姆制住的时候,他还想着救援来的,不过被狄斯奥给拦住了。

    可即便如此依旧死战不退,一点没有大势已去的沮丧感,直到他的剑圣老大被索拉姆一发离解术变成一堆灰烬之后,他的斗志才稍稍减弱了点,想着逃走。

    不过到了这个地步,他又能逃到哪去呢?最后被狄斯奥打倒在地,爬都爬不起来了。可都这样了,他都不投降,牛头人嘛,就是这样一根筋。

    “呸!你们这群卑鄙小人,我是不会屈服的!你们杀了我吧!”都一脸衰样了,这个牛头人就是不屈服。搞的劝降他的狄斯奥非常尴尬。

    其实狄斯奥也觉得自己胜之不武,真要公平对决的,他和眼前这个傻大个就是半斤八两。可狄斯奥虽然憨,但也知道,这不是决斗,不讲公平的,所以虽然有点愧疚,但也没有怪其他人支援他。

    也是这点愧疚,让以前一直很老实的狄斯奥,向索拉姆请求放过这个牛头人,当然前提是这个牛头人投降,交代出情报。

    不过,看这样子,这个家伙是不可能那么老实投降的。

    狄斯奥有点为难的转过头看着索拉姆,希望自己老板能帮帮自己,不过他发现,自己老板根本没看这边,而是拿着从那个剑圣身上搜出来的地图正在研究。

    这张“地图”的确需要好好研究研究,因为索拉姆根本就看不出来这玩意画的是什么......

    那玩意说是地图,真不太像,乱七八糟的,根本和地图不搭界,虽然上面的确有点类似剖面图的线条,可更多却是很多不明意义的蝌蚪文,索拉姆也算是博学多才了,认识的文字超过八种。

    什么精灵语、古代精灵语、耐色瑞尔语、地狱语、深渊语、通用语、中文、英语,读写都没问题,可这上面的文字,索拉姆一点都看不懂,甚至都没见过。

    索拉姆左右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最后还是杜勒姆见识多一些,他接过那张地图,看了半天,才说道:“这是暗文!”

    所谓的暗文其实和黑话一样,是那些黑帮自己琢磨出来一套文字,有点像摩斯密码,有自己独特的解读方法,不过这些东西只有那些老江湖才知道,而且大陆各个地方由于习俗文化的不同,暗文也千奇百怪。

    要是没有合适的破解方法,就是想破脑袋,也不可能解读这些文字的。

    “那怎么办?”索拉姆傻傻的看着地图,突然想给自己一嘴巴,早知道,就不那么快干掉那个剑圣了。现在别说破解这些文字了,就是这些暗文是哪里的暗文都不能弄清楚了。

    杜勒姆想了下,就对索拉姆说道:“我看,还不如把这东西交给影贼试试,他们是老牌黑帮组织了,这大陆上的暗文他一定门清,找他们应该有办法。”

    索拉姆听到这话,也陷入了一阵沉默,他有点不相信影贼的节操,毕竟卡萨之书太要紧了。要是他们破解出了地图,把这东西反手上交了上去,那索拉姆不是白忙了?

    就在索拉姆左右两难的时候,突然那个昏迷半天的兽人,突然像是诈尸一样,突然坐了起来,还发出了一阵怒吼,好像还在面对敌人一样。

    “啊!!!!!!哎呀!”

    可还没等他叫完,就被索拉姆脚踢翻了。他这一叫,让原本考虑事情的索拉姆直接吓了一个哆嗦,连手里的地图都没拿住掉在了地上。

    “你叫个毛啊!差点吓死我!”

    这时那个兽人才看清楚情况,自己的同伴死的死,消失的消失,只有牛头人梅弗伦还活着。

    听到了兽人的叫声,牛头人梅弗伦赶忙叫道:“哈瑞斯,你怎么样了?快,你快跑!他们杀了老大!你一定要跑出去,以后再为老大和我报仇!快跑!”

    兽人听到这话还没动作,就被两把武器抵住了喉咙,他一脸冷汗的举起手来,表示自己不会乱动,然后对那个牛头人叫道:“跑个屁啊!我这样能跑吗?你傻不傻啊!你这么喊,是嫌我命长吗?要是他们一激动把我给干掉了,我上哪说理去?”

    “啊?你跑不了?唉,真可惜,不过没什么,兄弟,我们在去地狱的路上还能搭个伴,这样也不错。来吧,混蛋们,你们梅弗伦大爷不会屈服的!给俺个痛快吧!俺的兄弟哈瑞斯也一样,俺们都是勇士,永远不会屈服的!”

    说着那个牛头人就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准备闭目等死了。他这边说的大义凛然,可哪想到另一边,他的兄弟却狠狠的打了他的脸。

    “梅弗伦你吃多了吧?要死,你死去,我才不要死呢!妈的,我们不过是拿钱办事而已,用得着对雷尔夫那么死心塌地吗?妈的,我们是冒险者来的,什么时候说了给那混蛋卖命了?”

    “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不是你告诉我的吗?一天是老大,一辈子是老大。你怎么能变卦呢?作为一个勇士,你怎么能惧怕死亡?太不像话了!”

    “你傻啊!那是拍那个家伙马屁而已,不这么说,他能给我们开那么高的钱吗?你这也当真?再说了,雷尔夫已经死了,他就不是我们老大了!”

    “为什么雷尔夫不是我们老大了?”那个牛头人还真是耿直,都这样子还打破砂锅问到底,难怪别人都说牛头人轴呢,这也太一根筋了吧。

    “废话,老大是要给我们发钱的!现在雷尔夫已经死了,他怎么给我们发钱?他不给钱了,你还帮他做事吗?”

    “什么?!!!雷尔夫不发钱了?!!!那怎么可以?这个月的工钱还没给我们结呢!不行,这不行!没钱怎么能行!”

    说好的大义凛然呢?怎么一说到钱就立刻翻脸了?这牛头人其实是个假牛头人吧?太势利了!

    “你看,他不给钱了,你还认他当老大吗?”

    “老大个屁!妈的,他人在哪呢?我要砍了他!谁也不能欠我梅弗伦的钱!!!!”这个牛头人一听这话,居然不顾自己重伤,硬是从地上爬了起来,喘着粗气,到处寻找那个剑圣的身影。

    狄斯奥突然觉得自己想多了,还是让老板干掉这个家伙算了,别人都说他笨,可他今天总算知道有人比他还笨。刚刚这个牛头人的老大不是在他面前被索拉姆干掉了吗?他这是要找谁呢?

    对这么个笨蛋,让他早死早超生,也不失为一件好事,对吧?

    “砍个屁啊,你不是说他已经死了吗?”那个兽人看到自己同伴的蠢蛋行为,也有种掩面的冲动,太丢人了。摊上这么个笨蛋做朋友,兽人哈瑞斯也不知道自己走的哪门子狗屎运。

    “哦,对哦,他已经死了。那我该找谁要钱?”说完就看向了索拉姆他们,不过,他也不算笨到死,知道索拉姆算他们的敌人,别人怎么可能给钱他。

    “怎么办?哈瑞斯,我打不过他们,那我的钱怎么办?”

    “我......梅弗伦,你是我老大行了吧,咱们连命都快没了,你还想着你的那些钱?咱们能看看情况再说话吗?”兽人哈瑞斯一脸被自己朋友打败的表情,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说。

    “我?老大?!!!不行不行,我没钱,不能做老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