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四章:无法抵御的诱惑(求月票,求订阅)求保底月票!
    ,!

    费兹捷勒其实也知道,自己的开价太低,索拉姆会抵触,也在预料之中,他不过是有枣没枣打三竿,要是索拉姆真的同意了呢?那不就不用付出代价了吗。

    “呵呵,你也太急了吧,我什么时候说了只有这点条件了,条件嘛,是可以谈的。这样,只要你能帮我解决这件事,我可以做主,码头区不仅是你的地盘,而且你以后都不用按规矩交钱,我们影贼对你的黑帮分文不取。你地盘内的那些汹帮,徐混的交数,也由你收。这个条件怎么样?”

    费兹捷勒这个条件不算小气,这些费用真要算起来,一年也有大几万金币的收入,同时由索拉姆的手下收规费,也意味着码头区的所有黑帮都归索拉姆手下的黑帮负责,这相当于码头区成为了索拉姆独立王国。

    “哼哼,你觉得呢?”索拉姆没有正面回答,而是面带冷笑的反问道。

    索拉姆对码头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根本不清楚,可想想“鲨鱼”卡多姆那穷酸样,就知道码头区的油水也就那样了。卡多姆一个堂堂老大,居然去玩碰瓷这种下三滥的事,可想而知这帮人有多穷了。

    所以索拉姆对这个提议并不满意。

    费兹捷勒看到这情况,也没有在意,这个条件的确不怎么吸引人。不过从这里也看的出来,索拉姆对发展黑帮没什么兴趣,要是碰到一个对这方面有野心的人,碰到这样的条件,绝对会高兴的跳起来。

    所以他还有一个绝招,他相信索拉姆一旦听说了这个,他绝对会动心!

    “呵呵,您既然觉得这个条件不够,那加上这样东西呢?”说着费兹捷勒就拿出一张纸,递到了索拉姆的面前,他显得的很信心满满。

    索拉姆也好奇到底是什么东西让费兹捷勒如此笃定自己一定会答应他,于是接过了那张纸,他一开始还不怎么在意,可当他看到里面的内容之后,一下子愣住了。

    他一把攥着纸条,一脸急切说道:“这是真的?”

    “千真万确,我们的人在码头区的一个酒吧打听的消息,他们在那个酒吧招募了一队‘穴鼠’,虽然他们很小心,可那个酒保还听到了一些只言片语。我的人已经确定了很多遍了,他们说的应该就是那样东西!”

    (穴鼠就是盗墓贼和在下水道活动的人,在这座城市的地下可是有着难以置信的财富,所以滋生了不少这种人,穴鼠的来源很多,有的是冒险者,有的是盗贼,有的是盗墓贼)

    索拉姆脸上阴晴难定的看着手上的纸条,他真的心动了。可他也有点犹豫,毕竟这要是真的还好,索拉姆愿意为这件东西冒点险,可要是费兹捷勒忽悠他,那索拉姆傻乎乎的撞上去,那不是给人做刀了吗?

    看到索拉姆犹豫,费兹捷勒接着笑道:“你可以放心,我们影贼的审问技巧还是相当出名的,这种消息,我不可能专门拿来开玩笑。”

    “那你为什么不把这个消息交给蒙面法师公会呢?我相信,要是他们知道这件东西的存在,一定会拼尽全力想方设法的把那群人找出来,那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索拉姆太知道,这张纸条上写的东西,对法师有多么大的吸引力了,这样东西不仅对法师个人很有诱惑力,甚至是对整个施法组织都有着非同凡响的诱惑。

    蒙面法师公会要是知道这件东西的下落,绝对会不惜代价把整个阿斯卡特拉翻个遍!

    “哼!那对我有什么好处?蒙面法师公会只会把这当做理所当然。而且之后,蒙面法师还是会向议会施压,让我们影贼出力,那我何必呢?搞来搞去还是我们影贼出力!最后功劳搞不好还会归蒙面法师所有,我吃多了,做这种事?”

    作为六人评议会下属的两大组织,影贼和蒙面法师公会,虽然负责的具体事务方面有点区别,可说到底其实是一个性质,都是给六人评议会当狗。

    可看看别人蒙面法师公会,哪怕是当狗也当出了大爷的味道。而他们影贼呢?同样是当狗,待遇差别之大,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费兹捷勒作为影贼老大能平衡才怪。

    更何况,就像他说的,他就算把这件事告诉了蒙面法师公会,他能得到什么好处?费兹捷勒可以负责任的说,毛都没有一根!

    而且以蒙面法师公会那些法师大爷的脾气,是不可能亲自下到墓穴和下水道去搜寻那些人的,到头来,这种事还是归影贼负责,最多在影贼找到人之后,这些法师大爷们再传送过去,解决那些人。

    这样影贼完全是打下手,冒着损失巨大的风险,下到地下墓穴,然后功劳归蒙面法师公会。费兹捷勒还没那么贱!

    既然如此,费兹捷勒还不如把那件东西的消息给索拉姆,反正那件东西对法师很重要,对他却没什么作用,还不如用这个来当饵,让索拉姆搞定这种事。

    “您如果还是担心消息的准确性的话,不如亲自验证一下!”

    “怎么验证?”

    “他们不是还有一拨人在城里吗?只要你把他们抓起来,不就什么都知道了?”费兹捷勒微笑着给索拉姆出了一个主意。

    索拉姆知道费兹捷勒是在利用自己,可是索拉姆却说不出拒绝的话,那样东西给索拉姆的诱惑实在太大了,他也希望能验证一下!

    再考虑了半天之后,索拉姆才说道:“那群人在哪?”

    *************

    索拉姆已经离开了,而且心事重重的。倒是费兹捷勒没有离开,他依旧留在了斯嘉丽的办公室里。

    “你想杀了他?”费兹捷勒慢慢悠悠的拿着一杯茶,轻轻的抿了一口,然后看向了斯嘉丽。

    斯嘉丽这会儿坐在了索拉姆刚刚坐的座位上,靠着椅子的靠背,双眼没有焦距的看着天花板,嘴里随意的回答着费兹捷勒的问题。

    “不。”

    “那你为什么?”

    “他是本莎芭的眷顾者,所以他是例外。”斯嘉丽依旧是那副平静的语调。

    费兹捷勒听到这话,立刻脸色凝重的看向了斯嘉丽,沉声说道:“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事先不告诉我?”

    要是索拉姆真的是本莎芭的眷顾者话,那么他们之前对付索拉姆的举动很可能会落到本莎芭的眼里,这个女神可是出了名的护短!

    影贼就算再厉害,可面对厄运女神本莎芭,费兹捷勒一样要打寒颤,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愿意被厄运女士盯上。费兹捷勒差点就怀疑,是不是斯嘉丽故意隐瞒的。

    “我也是刚刚才知道。”斯嘉丽这时才从座椅上坐起来,认真的看着费兹捷勒,他再怎么说也对斯嘉丽多有照顾,斯嘉丽还不想他误会什么。“事实上,要不是因为女神的意志,我也不可能和他上床。”

    斯嘉丽在这里偷偷的撒了一个谎,她不希望女神两次通过她降临的消息传出去,相信本莎芭也是这么想的,斯嘉丽好不容易看到了解除诅咒的希望,不想再惹到这个小气的女神。

    “厄运女士,要你和索拉姆上床?!!!”费兹捷勒听到这话,差点把手中的茶杯丢出去!这个女神这么闲?

    “嗯,是那个女神搞的鬼,是她让我们俩互相吸引的,而我作为她的选民,根本无法抵抗这种吸引。”斯嘉丽耸耸肩有点无奈的说道。

    费兹捷勒差点就脱口而出,本莎芭到底搞什么鬼,可话到了嘴边,还是没敢说出来。

    本莎芭的意志能让斯嘉丽和索拉姆上床,说明她的意志关注着这里,鬼知道她走没走,要是费兹捷勒那句话得罪了这位大神,那不是很冤枉?

    所以费兹捷勒很聪明的把后面的话给咽了回去。一个混乱神灵的想法也是他能想象的?估计就是连斯嘉丽也是一头雾水。

    “那么我还能信任你吗?”其实费兹捷勒说这么多,这句话才是重点,他虽然对斯嘉丽有点小心思,可真的不多,斯嘉丽和谁上床,他虽然会有点不舒服,可也仅仅只有那么点不舒服,其他的就真没有了。

    他真正关心的是,斯嘉丽还能不能信任,虽然他不相信,斯嘉丽是那种和一个男人一上床,就死心塌地的女人,可这种事,谁又说的准呢?

    所以他才会留下来,想要试探斯嘉丽的想法,可没想到,这下真的出了大问题,这中间还有神灵插手,这就有点棘手了,所以费兹捷勒必须问清楚斯嘉丽的想法。

    “在索拉姆这件事上,你不能。其他的事,你可以。”斯嘉丽眼神真诚的看着费兹捷勒,认真的说道。

    她和索拉姆的关系必须搞好,这是斯嘉丽必须要做的事,这不仅仅是本莎芭的期望,也是斯嘉丽自己的想法。所以她和索拉姆的关系往后是瞒不了人的,事先和费兹捷勒说清楚也没什么不好。

    “这么说,你可能会离开影贼?”在费兹捷勒看来,斯嘉丽是被索拉姆套牢了,既然如此,那有一天索拉姆离开,斯嘉丽是不是也有可能离开?

    “有可能,不过这谁说的准呢?总而言之,要是你不再信任我,也可以渐渐减少我的权责,我是不会有怨言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