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九章:调戏(求月票,求订阅)
    ,!

    不过这个女人可看错了,索拉姆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没错,可真要说初哥,索拉姆这个混蛋就差远了,他可以算是一个标标准准的老司机。

    他只是有点不适应这里那种**裸的肉欲,做人吗,还是要稍微含蓄一点。

    虽然那个女人很有兴趣调戏一下这个初哥,可还是老板交代的事比较重要,于是那个女人笑了一会儿之后,就对索拉姆施礼道:“请跟我来。”

    说着就摇摆着腰肢给索拉姆带路,虽然是带路,可是她的恶趣味还是没停止,走路的时候,摇摆的幅度更加惊人了。

    不得不说,这种朦朦胧胧的感觉的确非常非常吸引人,要不是索拉姆昨天晚上刚刚和洛丽斯大战三百回合,这会儿,还真扛不住这种诱惑。

    可即便如此,索拉姆还是被下面的充血弄的有点头昏脑涨。

    斯嘉丽给索拉姆和费兹捷勒安排的会面地点在三楼,她自己的休息室。当索拉姆被领进来的时候,费兹捷勒还没到,只有斯嘉丽一个人慵懒的躺在一张巨大的沙发上。

    斯嘉丽穿着一身非常透明的纱衣,虽然没有外面那些女人那么露骨,可冲击力依旧不小,毕竟斯嘉丽的样貌和气质完全能甩那些女人十万八千里。

    看到斯嘉丽之后,那个领路的女人,也没有作怪了,老老实实的把索拉姆让进去之后,就退了出去,并且把门给关上了。

    斯嘉丽看到索拉姆的到来,也没有起身,依旧躺在沙发上,只是抬起头对他笑了笑,然后说道:“坐,要喝什么?酒?果汁?还是茶?”

    斯嘉丽没有穿鞋,而是光着脚蜷缩在沙发,洁白修长的大白腿,也大大方方的露了出来,根本没有一丝隐藏的意思。

    索拉姆看着那双修长丰腴的长腿,咽了口唾沫,说道:“给我来杯冰水吧,我需要冷静一下。”

    说完索拉姆就很自然的走到了沙发边上,学着斯嘉丽的样子躺了下来。既然别人都不在意,索拉姆也不可能委屈自己。

    斯嘉丽看到索拉姆躺在自己的对面,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娇媚的笑了笑,然后懒洋洋的从沙发上站起身来,走到酒柜边上,给索拉姆倒了一杯冰水,然后递到了索拉姆的手上。

    索拉姆拿着冰水,一口就喝干了杯中的冰水,冰冷刺骨的冰水下肚之后,一股清凉压抑了下索拉姆体内燃烧的火焰,索拉姆瞬间感觉舒服了很多。

    没办法,不管是楼下的那些**裸的表演,还是眼前的斯嘉丽,都太勾人了。

    冷静下来之后,索拉姆自然要问问眼下的情况:“怎么回事,明明是你们老大约我见面,可我到了,你们老大居然还没来,耍大牌?”

    “耍大牌?”这个词语斯嘉丽照样没听过,可这不妨碍她理解这个词语的意思。

    “呵呵呵,您想到哪去了,我们老大是很守时的,不过刚刚他因为上面找他有事,所以才晚到,估计半个小时,他就会来了。要是您等的着急了,那不如在我这玩玩?”

    说着斯嘉丽走到了索拉姆的身后,慢慢的把手放在了索拉姆的肩膀上,力道恰到好处的揉捏了起来。

    “我这里的姑娘,在整个阿斯卡特拉城都非常有名的,绝对包您满意!”也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意的,她在弯腰给索拉姆按摩肩膀的时候,那对如吊钟一样的双峰不断在索拉姆的头顶晃悠。

    而也在这时,一把寒光四溢的弯刀出现在了斯嘉丽的脖颈处,那把弯刀散发出的寒气是如此的冰冷,以至于,斯嘉丽的脖颈和胸前都激起了一阵鸡皮疙瘩。可斯嘉丽却对此视而不见,依旧继续在揉捏着索拉姆的肩膀。

    索拉姆虽然没回头,可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他都不用猜就知道是崔斯姆。以崔斯姆的尽职层度,怎么可能对别人触摸索拉姆身体而无动于衷呢?

    其实在斯嘉丽刚刚挨上索拉姆的肩膀的时候,崔斯姆就从潜行状态中出现,用弯刀抵住了斯嘉丽,可斯嘉丽却仿佛恍然未觉一样,该干嘛就干嘛。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的定力还是蛮惊人的。

    索拉姆挥了挥手,让崔斯姆先退下,他能感觉的出来,这个女人对自己没有恶意,她只是想讨好自己而言。

    “算了,我这人虽然不算什么洁癖,可你那些姑娘实在太奔放了,我有点不好下口。”索拉姆其实对(妓)女没什么歧视,他又不是没和这样的女人玩过,现在用不着装正经。

    只不过,他对斯嘉丽更感兴趣!当然,这个感兴趣不是关于那个事,而是他想不明白,为什么斯嘉丽会这么讨好自己,不论是她现在的状态,还有之前的谈判,索拉姆都能感觉的出来,这个女人似乎有求于自己!

    “倒不如,你亲自来招呼我吧?”说着索拉姆手向后面一伸一把拉住斯嘉丽的的一只手,然后用力一带,这个女人就顺势滑到了索拉姆的怀抱里。

    索拉姆也没打算客气,一上手就抚摸在了那对高耸的双峰上。斯嘉丽看着索拉姆在自己身上摸索,却没有任何反抗,只是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索拉姆。

    “呵呵,要是您看得上我,我当然没问题,只是您不怕吗?”斯嘉丽头枕着索拉姆的臂弯,双唇吐气如兰的在索拉姆的耳边说道。

    斯嘉丽并没有对索拉姆说起过自己身上的诅咒,斯嘉丽当时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她只是不想自己说给索拉姆听而已,同时,她也相信索拉姆一定会去收集关于自己的消息,到时候索拉姆一样会知道。

    所以她才有这么一问。

    不过,她还真的高看了索拉姆,索拉姆压根就没去了解斯嘉丽!是的,索拉姆根本就没去管斯嘉丽的私生活,他只要知道她是影贼的人就行了。

    可美洛蒂等人已经确认了她就是影贼的斯嘉丽。

    既然如此,索拉姆还关心那么多干嘛?而其他人在索拉姆没有主动问起的情况下,也都没有说给索拉姆听,毕竟这里面的一些话不是什么好话,哪有主动说给索拉姆听的?

    他们也以为索拉姆会偷偷私下里打听,于是就这样,斯嘉丽的一些事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混了过去......阴差阳错啊。

    “怕?怕什么?难道你是那个费兹捷勒的女人?”索拉姆自然不知道斯嘉丽到底是什么意思,于是问道,要是她真是费兹捷勒的女人,索拉姆还真不好下手。

    再怎么说,也是刚刚和别人和解,马上就对别人女人毛手毛脚,怎么都有点无耻。

    斯嘉丽一愣,她觉得索拉姆是故意装糊涂,于是从索拉姆怀里爬了起来,看着索拉姆,发现他一脸迷糊。斯嘉丽这些年见的人多了,眼力自然是有的,所以看得出来,索拉姆是真实的,他真不知道。

    斯嘉丽愣了一会儿,就又缩回了索拉姆的怀里,有点寂落的说道:“你不知道我的过去?”

    她一直想让索拉姆从别人嘴里说出她的那些事,因为由她自己说,她始终觉得非常难堪。这种名声在哪个位面都不算好。

    “什么?”索拉姆还是有点仗二摸不着头脑。

    斯嘉丽到了这时候,也没有再隐瞒下去的必要了,所以把自己的经历一股脑的用一种很难堪的语气,说给了索拉姆听,包括那个倒霉的诅咒!

    听到这些,索拉姆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了,果然和本莎芭搭上关系没好事!就是她的选民也不例外。

    不过这也不算奇怪,本莎芭的信徒大都是因为恐惧厄运的力量才崇拜她,至于说,那些虔诚信仰的信徒能不能得到幸福......

    呵呵,那可不在她的业务范围之内!那些信仰她的虔诚信徒最多就是,不会得到厄运,至于说得到幸福和幸运,呵呵,那要看太摩拉给不给面子了。

    而要命的是,太摩拉和本莎芭从各种意义上来说,都是死对头,凡是本莎芭赞成的,必是太摩拉反对的,凡是太摩拉喜欢的必定是本莎芭的厌恶的。

    她们从里到外都是两个极端,你一个本莎芭的信徒想得到幸福?呵呵,想得美。

    本莎芭的信徒就是这么苦逼。作为她的选民,斯嘉丽苦逼一点,好像没什么不能接受的。

    “这么说,你这么讨好我,就是为了这个诅咒?”这么说来,索拉姆也明白了为什么斯嘉丽会在本莎芭出现之后,是那样的态度了,简直不要太配合。

    当时索拉姆还没注意,可是过后回头一想,发现斯嘉丽的态度就很值得玩味了。

    索拉姆在说这番话的时候,手依旧放在她的身上,根本没有放开的意思,而在一边的崔斯姆则一脸焦急的看着索拉姆。

    崔斯姆觉得索拉姆这么做,实在太危险了!这女的基本上谁碰谁死!崔斯姆现在就想冲过去把那个女人从索拉姆身上拉开!

    不过索拉姆对此到没什么感觉,这倒不是索拉姆真的色胆包天,而是他有这个自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