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章:命运之外的人(求月票,求订阅)
    ,!

    索拉姆被吓了一跳,鬼知道这女神什么时候跑到他身后的。

    定了定神,索拉姆艰涩的问道:“您到底想要什么?”

    这个疯疯癫癫的女神,一出现就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让索拉姆完全不清楚她到底要干嘛。这也就算了,可刚刚那深入灵魂的剧痛,可是让索拉姆狠狠的吃了一个大亏,索拉姆相信这也是她搞的鬼。

    “呵呵呵呵,我要的是你,索拉姆。在命运之外的人,你的存在将是我超脱的最好契机,你和我的结合,将让我变得完整,到时候我将真正能掌控整个命运之力。我的爱人,我的伙伴,你注定是我的!接受我的赐福吧,来到我的神国......嗯?这些臭虫居然这么快就发现了我的存在?”

    就在本莎芭从背后抱着索拉姆说着一些不着边际的话的时候,她突然停住了,转而望向了远方。

    “看来不能再多说了,我的爱人,我们很快会再见面的,你的灵魂终将落在我的手里!”说完,本莎芭就不在管其他的,抱着索拉姆面甲覆盖的脸庞狠狠的亲了下去。

    这次没发生什么奇奇怪怪的是,只有一个巨大的圣徽出现在了索拉姆的头顶!那诡异的鹿角在一片血红的背景下显得那么恐怖。

    这可不是一个普通的吻,它更像是一个封印,能防止任何人或者神,通过索拉姆身上的异常的命运之力发现他的特殊,本莎芭就靠着索拉姆身上那异常的命运之力才发现他的。

    接着那个女神就彻底消失不见了,和她一同消失的还有周围一切的异常情况。原本黑白的世界一瞬间就恢复了生机和颜色,原本一直犹如一个木偶般站在那里的斯嘉丽也在一瞬间恢复了神智。

    不过在恢复神智之后的斯嘉丽脸色却很奇怪,似欣喜似愤恨,看向索拉姆眼神也是怪怪的。她多年的夙愿居然可以被打破,本莎芭居然给予了她摆脱的机会,而这个机会就在眼前这个男人身上。

    索拉姆并没有注意到斯嘉丽,他还沉浸在刚刚的变故之中,那个疯女神的话颠三倒四,大部分索拉姆都没听懂,可有一个词语他还是记住了,那就是“命运之外的人”。

    “命运之外的人”这句话索拉姆记得在哪听说过,索拉姆记得这个词语最是从一本关于黎明之灾的典籍中看到的,是从机运女神太姬嘴里说出来的。

    机运女神太姬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厄运女神和幸运女神的母亲,也可以说厄运女神和幸运女神是机运女神太姬的半身。

    在黎明之灾中,机运女神太姬(tyche)被腐朽之神摩安多下毒,变的丑陋而疯狂,之后被赶来的洛山达和苏伦杀掉,她破碎的两片残躯化成了两位新生的「女儿」太摩拉与本莎芭。

    据说太摩拉继承了前任女神的所有善变性格,而本莎芭则继承了太姬的所有美艳容貌。

    而“命运之外的人”这句话,是在机运女神太姬陨落之前说的,她似乎已经预见到了自己的陨落,在无法劝说洛山达放弃他原本的计划(黎明之灾)之后,机运女神太姬就留下了这段话。

    “破碎的命运,将由命运之外的人来补全”

    没人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很多人猜测,这是让厄运女神和幸运女神再次合二为一,复活强大神力的机运女神太姬的契机,至于“命运之外的人”是指谁,或者哪一类的人,就没什么人清楚。

    命运之外的人,顾名思义,就是不在命运之中的人。可命运无常,虚无飘渺,而又无处不在。连诸神都逃脱不了命运的束缚,号称最接近于命运的机运女神太姬也在命运之下成为过去式,更何况其他人了。

    所以这个名词一度被人认为是不可能出现,结果今天本莎芭居然说索拉姆是命运之外的人,这怎么不让索拉姆懵逼呢?

    事实上,真正理解机运女神太姬那句话的人,世界上只有两个人,哦,应该说是两个女神。没错只有本莎芭和太摩拉知道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机运女神太姬预见到了自己的死亡,同时也预见到了自己的超脱,她将借助这个命运之外的人,完成对命运的真正的掌控,成为一个名符其实的命运之神,而不是模棱两可的机运女神。

    而继承太姬的力量和记忆的本莎芭和太摩拉自然明白这一切。

    所以本莎芭才会那么欣喜若狂,甚至压抑自己的任性为索拉姆考虑。

    就在索拉姆还在一脑门子官司的时候,外面的人终于闯了进来,不仅仅是索拉姆的手下,连提尔教会和光辉教会的人都被吸引了过来。

    不过当他们看到索拉姆现在的样子的时候,一个个都傻了!特别是光辉教会的人,看到索拉姆的天使扮相,差点激动要跪下来。

    索拉姆看到一帮人乱糟糟的打扰到自己思绪,非常的不爽。

    “滚!!!”当索拉姆恼火的站起来指着门外让一帮人滚蛋的时候,他身上的铠甲开始往外面喷射出灼热的红光,背后的光翼更是在一瞬间像是火焰喷发一样,陡然涨大了不少。

    剧烈的高温几乎一瞬间,就把索拉姆周围的家具,地板都烧毁了。只留下一滩灰烬和熔岩。

    而在其他人眼里,他们看到不仅仅是这样,他们看到了一股无与伦比的威严!这股威严让他们对索拉姆的话,下意识的就执行了,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

    于是一群人,又赶紧急匆匆的跑了出去,除了薇欧瑞特和斯嘉丽。

    其他人出去的时候,还不忘帮索拉姆把门关上。

    薇欧瑞特留下是因为刚刚她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能量,那股能量极为邪恶,被薇欧瑞特判定为有威胁的存在,所以为了索拉姆的安全薇欧瑞特必须留在他的身边。

    刚刚薇欧瑞特不是没想过接近索拉姆,可那股强大的能量直接把薇欧瑞特排斥在外,她根本不能靠近。(神性造物是免疫时间暂停的)

    而斯嘉丽则是强忍着索拉姆无上威势强行留下的,她还有很多话要跟索拉姆聊。

    等其他人都离开了,索拉姆也慢慢的平复下了心情,他刚刚会发火,只是各种情绪集合而产生的暴躁,并没有什么具体理由。等发泄出来,他就轻松多了。

    看了看周围一片狼藉,索拉姆解除了天使之王具装。

    “薇欧瑞特,把这里收拾一下。”

    看到整个会客室变成这幅样子,索拉姆就让薇欧瑞特稍微收拾一下,免得到时候真的让这个会客厅毁了,到时候还不知道怎么跟别人老板解释呢。

    薇欧瑞特点了点头,就开始用法术灭火,然后用修复术,把那些毁坏的房屋和地板复原,至于那些被烧成渣渣的家具,那就另当别论了,都tm烧成渣渣了,还修复个毛线,还是赔钱了事算了。

    直到薇欧瑞特开始修复起会客厅,索拉姆才注意到一直没走的斯嘉丽。

    这会儿斯嘉丽的状态不算好,刚刚她离索拉姆最近,不管是高温还是强烈的威势,她都首当其中,要不是有着神性的力量保护,这会儿,这家伙早就和那些家具一样被强烈的高温烧成渣渣了。

    斯嘉丽不惜动用自己最痛恨的本莎芭的神力,就是为了本莎芭的话,本莎芭在离开之前对她说,她的诅咒只有眼前这个男人才能破解!

    斯嘉丽痛恨本莎芭,其中最大的一个理由就是这个倒霉的诅咒,它让斯嘉丽不能去爱任何人。只要和她发生“关系”的人都将招来厄运。(包括女人)

    斯嘉丽是人,她自然有感情,可这些年来,所有她爱的人都死于非命,这让斯嘉丽无比的痛苦,她恨自己,她恨自己不应该爱上其他人,同时她也更恨本莎芭,是她让自己这么惨的。

    现在这个机会虽然不能让她摆脱本莎芭,可却能让那该死的诅咒消除,斯嘉丽怎么都不会放弃,不是当事人是永远无法明白这其中的痛苦。

    “你怎么还在?”索拉姆有点奇怪,这个女人怎么还在,要不是她,索拉姆也不会碰到这种事,说老实话,索拉姆也搞不清楚,碰到本莎芭到底是好还是坏。

    随便一个碰到一个人,居然是本莎芭的选民,这到哪说理去?

    “我的任务还没有结束,我自然不能走。”斯嘉丽大大方方的说道,其实她也不知道,怎么才能让索拉姆解除自己身上的诅咒,可她觉得只要多留在索拉姆身边,一定可以看出端倪的。正好,影贼的任务给她一个机会。

    “任务?对了,你一个本莎芭的选民,怎么会在影贼的?”说起来,索拉姆也很好奇,本莎芭的选民居然委身于影贼这样一个黑帮组织,怎么看都有点怪异。

    本莎芭的牧师要是行走在大陆上,都是让人头疼不已的角色,没有任何人敢欺负他们,同时也没人敢招揽他们,本莎芭的牧师和本莎芭一样,都是极度任性的角色,想干嘛就干嘛,也没人敢拦着,别人吃多了招揽这种大爷?

    所以索拉姆想不出来,影贼这是吃了雄心豹子胆呢?连本莎芭也敢招惹?

    斯嘉丽摇了摇头,表示并不是这么一回事。“我会加入影贼和本莎芭无关,那是我自己的行为,事实上,我并不喜欢本莎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