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九章:本莎芭(求月票,求订阅)
    ,!

    本莎芭是一位心胸狭隘的恶毒女神。

    在费伦大陆上,惧怕她的人在数量上远比真正崇敬她的人要超出许多倍。厄运少女非常妒忌自己的姊姊,认为凡人们也应该像崇敬太摩拉那样地崇敬自己(至少也应该在口头上尊重自己)。

    因此,虽然许多凡人都惧怕本莎芭的力量与想法,但是却不得不邀请且欢迎她出席参加各种正式的诚(比如婚礼或加冕礼)、运动或武术比赛、以及新生儿的命名典礼,因为如果不邀请她,便可能招来厄运少女对所有相关人士展开永不休止的报复攻击(也就是永久的厄运缠身)。

    斯嘉丽的遭遇就是一个典型。

    索拉姆看到这个圣徽会被吓成这样,不是他胆子小,而是,本莎芭太诡异了,有些人一辈子都不会碰到本莎芭的牧师,更别提她的选民了。

    现在本莎芭的神性光辉在这里迸发,只能说明一件事,那就是本莎芭的目光已经注意到了这里。

    被这个女神注视可不是什么好事,这么说吧,要说这个世界上,哪两个女神最诡异,那就只有命运双子星了,太摩拉还好,这位善良的女神,最多也就是恶作剧,可这位本莎芭就不是了。

    她可是要人命的!而最重要的是,她要人命的方式不是派人做掉你,而是让你在命运的巨浪中,死的防不胜防,悄无声息,也悲惨无比。

    她能让一个人变成一本悲剧大全,就跟那些年度苦情戏的女主角似的,出门被车撞,进医院就得癌症,爱人变成亲兄妹什么的,要多惨就多惨。

    更主要的是,这个疯狂的女神,是一个混乱到极致的逗比,谁也搞不清楚,你到底什么时候会得罪她,所以索拉姆是真怕。

    他可不想变成苦情戏的主角,当然最重要的是,本莎芭要对付你,你防都没办法防,她惩罚你的方式排出实实在在的敌人,切切实实站在你的面前,让你去打到或者反抗。

    她惩罚的方式非常虚无缥缈,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你就中招了。要是现实的敌人,索拉姆才不怕,了不起就是你死我活。

    可问题是对上本莎芭,你连敌人在哪都不知道,这就悲剧了。

    就在索拉姆脸上五颜六色的时候,斯嘉丽头上的圣徽突然发生了改变,圣徽突然一阵闪动,然后一个女神的虚影突然出现。

    一道诡异的轻笑声浮现,隐隐约约间,似乎有一位黑色的女神化身现身,她身穿着一件网状的小背心(或者说是比基尼胸罩)说是网状的,可那些网孔有点太大了,只有一丝丝布条遮勒住了她要命的两点,索拉姆都怀疑,她要是剧烈运动会不会彻底曝光。

    双手上也带着同样网状漏手的长手套,腰间带着两圈金属链条,仔细看的话你会发现,那两圈金属链条是一根缩小的九尾鞭,那就是本莎芭的神器“不幸的命运”。

    这件神器效果非常恐怖,凡是被这条神器打中,就会被套上一堆负面状态,不被打死也被恶心死。

    再下面就是一条开叉到腰间的裙子了,说老实话,索拉姆也不知道那到底能不能算是一条裙子。

    在索拉姆看来,那就是就是一块黑色的破布而已,被本莎芭在腰间一圈,算是穿了条裙子了,所以在走动之间,随时能曝光。

    嗯,黑色的......

    索拉姆忍不住瞥了一眼,还蛮新潮的,现在神界也流行***?

    不过马上,索拉姆就把这该死的想法丢到深渊里去了,因为这个要命的女神已经来了,是的,这货从斯嘉丽的头上出现然后飘到了索拉姆的面前,而在她的周围还环绕着一圈不祥的灰色气息,让索拉姆心惊胆战。

    她就在索拉姆战战兢兢的目光中,轻轻的来到了索拉姆面前,并伸出双手轻轻的抚摸着索拉姆的脸庞。这位女神的样貌非常的漂亮,灰白色的头发随风飘舞着,虽然室内并没有风,可她是神,她想怎么样都行。

    她大大的眼睛里充满了灾难和恐惧的风暴,她的眼睛很特别,和普通人的眼睛是相反的,她的眼瞳是白色的,可眼白部分却是漆黑无比。

    和她丰腴的身材相反的是,她的脸庞有点消瘦,鼻梁坚挺,嘴唇也稍稍的有点大,可这丝毫不影响她的美貌,反而让她有一种特别的堕落之美。

    “命运啊,你终于让我遇到了在命运之外的人g呵呵呵。”

    她抚摸索拉姆的脸庞的时候,是如此的轻柔,仿佛是在触碰一件独一无二的艺术品,虽然她嘴里的话语疯疯癫癫的,让索拉姆有点毛骨悚然,可不得不说,索拉姆还真有点享受这位女神的抚摸。

    没办法,索拉姆也无法抵御命运的魅力,作为命运的代言人之一,本莎芭的魅力可以说是除了美神(爱神)淑娜和她姐姐太摩拉之外最高的,毕竟谁也无法抵御命运。

    “啊,我的爱人,你是命运赐予我的最高奖赏!”说着本莎芭突然抱住了索拉姆,狠狠了吻在他的嘴唇上,而就在这时候,围绕着她的那些灰色气息开始一股脑的涌进了索拉姆的身体里。

    索拉姆也在这一刻,双眼变得和本莎芭一样,白色的瞳孔和黑色的眼白。同时,一条条狰狞吓人的灰色血管类的东西在索拉姆的身体表面浮现出来,而源头就是索拉姆和本莎芭亲吻的嘴唇。

    这些血管类东西一点点覆盖了索拉姆全身,索拉姆也越来越感到无力,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吸引他的灵魂。

    就在这紧要关头,突然一股索拉姆前所未见的力量,突然爆发出来,本莎芭的被弹开了,而原本遍布在索拉姆身上的那些灰色血管也在一瞬间变成一股黑色气息消失不见。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股力量是如此的强大而璀璨,索拉姆感觉自己差一点要被这股力量撑爆了,那力量像是光,像是热!它就像太阳!

    你能想象有一颗太阳被塞入体内的感觉吗?现在索拉姆就是这种感觉。

    本莎芭被弹开之后,先是一阵惊愕,然后又是一股狂喜!

    “是永恒!是永恒!是永恒!!!!哈哈哈哈哈哈!”

    可就在这时,其他人听到了声音赶了过来。这些嘈杂声被本莎芭注意到了,她皱了皱眉头,就想把这些蝼蚁杀光,可看到全身散发着璀璨光芒漂浮在空中惨叫的索拉姆,她迟疑了。

    这或许是本莎芭从诞生以来第一次迟疑,天不怕地不怕,从来都肆意妄为的本莎芭迟疑了。

    她知道,那是索拉姆手下,要是她真的那么做了,索拉姆一定恨死她。索拉姆对她太重要了,他是命运赐给她最珍贵的奖励,甚至比毁掉太摩拉还要重要一百倍!她不能冒着失去他的风险。

    原本她是准备直接带走索拉姆的灵魂的,可是这明显不奏效,她的力量对永恒是没有作用的,相反这还会引来反噬,所以本莎芭不能按照自己的性子来,她必须采瘸柔的手段,让索拉姆拥抱自己!

    这是她的爱人,不是那些无关紧要的蝼蚁,她不能硬来。所以本莎芭突然打了一个响指,一道冲天的血光,突然从天上照射下来,笼罩住了本莎芭的虚影,本莎芭的虚影在这股血光中渐渐凝实。

    之后本莎芭再一次打了一个响指,一道灰白色的结界就笼罩住了整个院子。

    神力“时间暂停”!

    在时间暂停之下,所有人和所有事物都陷入了静止,甚至为了不引起一些有心人的注意,她都遮蔽这整个区域,让别人看不到这片区域的异象,虽然瞒不了神灵,可凡人是绝对发现不了的。

    就比如隐藏城市里的几个传奇,都没发现这里的异样,他们只是单纯的感觉到有一股强大的力量降临到了阿斯卡特拉,但到底在哪,或是谁,他们都不清楚,命运不是那么好窥视的。

    由神力形成的“时间暂停”可不会只有一分钟。

    索拉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股庞大的力量终于开始平静了下来,同时那些原本溢出的能量被天使之王具装所吸收,这种力量是如此的特别,以至于天使之王具装也在渐渐的发生一些不知名的改变!

    “轰!”当索拉姆彻底恢复清醒之后,他已经身穿着天使之王具装跪在了地上!这时候的天使之王具装,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只见原本金黄色的光翼,现在变成一股不祥的血红色。

    而索拉姆身上的铠甲更是被烧红了,不断的散发着超乎想象的高温。索拉姆这会儿是单膝跪在地上,一只手撑着地板。

    他接触到的地面,现在已经完全被融化了,而且那些岩浆正随着高温渐渐的向外面扩散,要不了多久整个房子都会被毁掉。

    这是天使之王米达伦的战斗姿态!

    索拉姆缓了一口气,才从刚刚的异变中彻底清醒过来,看到自己所造成的破坏,索拉姆原本准备赶紧解除天使之王米达伦的战斗姿态的,可他马上注意到周围的异常。

    四周的一切都失去颜色,变成单纯的黑白色。就在索拉姆一头雾水的时候,一个温柔中压抑着疯狂的声音出现在了他的背后。“别担心,我已经暂停这里的时间,他们是不会有事的。”

    只见一个身影突然出现在索拉姆背后,一双洁白的手臂的抱着他的脖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