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五章:被诅咒的选民(求月票,求订阅)
    ,!

    可要是索拉姆真那么不要命,费兹捷勒觉得也没什么不好。

    费兹捷勒比其他人知道的多一些,斯嘉丽可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别看她往常从来不参与那些风风雨雨,可她的背景,就是费兹捷勒也得小心对待,要不然费兹捷勒怎么会对她那么客气呢?

    事实上,别说是费兹捷勒了,就是阴影教会在斯嘉丽面前也得小心翼翼的!

    没有其他的原因,只因为她是厄运女神本莎芭的选民!

    在神灵之中有两位女神要千万注意,第一位是幸运女神,第二位就是厄运女神。你可以不信仰她们,但千万别得罪她们!

    在费伦大陆,任何一名新生儿进行命名洗礼的时候,都要举行一个仪式,这个仪式上,往往会根据父母的信仰会举行祈祷,同时有两个女神,是不管父母的信仰是什么,都要进行祈祷和祭祀。

    那就是命运双子,幸运女神和厄运女神。这两个女神也是在普通人嘴里念叨最多的女神。

    比如一个人交了好运,他会说幸运女神太摩拉保佑。一个人倒霉了,也会祈求厄运女神本莎芭原谅。

    这也导致了,这两个女神拥有非凡的信仰基础,她们不需要专门发展教会用牧师传教,因为无论有没有牧师扩大信仰,她们都是凡人最熟悉最常念起的两位神灵之一,她们天然的就受所有人的爱戴和畏惧。

    (这也是一种信仰,虽然连泛信都算不上,能提供的信仰之力很少,可架不住几乎全大陆的人都这样,质量不足,数量来补)

    这也导致了,这两位女神根本没有固定的神殿和教会,连牧师都很少。也是因为她们的牧师很少,就更加没有人敢小看这两位神灵的牧师。因为这两位女神是出了名的难应付,也非常护短。

    她们不需要牧师,但能成为她们牧师的人,无一不是受到她们特别关注甚至偏爱的。

    所以任何人见到她们的牧师后最好表现出来相应的敬畏,不然,就等待着两个女神的报复,顺便说一句,这对姐妹虽然互为死敌,可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小气记仇,并且喜怒无常。

    只要被这两个女神盯上,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因为她们是命运双子星!她们能操控虚无缥缈的命运!

    这么说也许可能有点夸张了,可她们的确能操纵“好运”和“厄运”两种力量。

    如果你得罪了这两位女神,那恭喜你中大奖了。比如你被幸运女神太摩拉讨厌了,那好运将离你而去,同时你的敌人有可能得到幸运女神的赐福,想想那副场景吧。

    不过比起得罪太摩拉,得罪厄运女神本莎芭更惨,你会得到一系列的厄运加持,比如出门被狗咬,或者喝水塞牙,无缘无故摔倒,战斗的时候突然分神,出门就被敌人围攻等等,各种倒霉事都会降临到你头上。

    得罪太摩拉,一般不会丢到性命,再怎么说太摩拉也是一位善良的女神,她的惩罚更多的是恶作剧。只会让人灰头土脸。可得罪本莎芭的话......

    那是一定会丢到性命的!甚至搞不好,还会连累一大片人,比如发生瘟疫,灾难之类的。

    而且这位极度小心眼的女神,很少会选择原谅!她是极端小气的代名词!

    即便在神灵中间,这两位神灵也是非常特殊的,虽然她们只是中等神力,可任何神灵都不敢得罪他们!比如谎言王子希瑞克够疯狂吧,他照样不敢招惹她们。

    还有诸如蛛后萝丝,夜女士莎尔,等等光凭名声就能吓倒一群人的邪神,在她们面前也得乖乖的。

    而斯嘉丽作为本莎芭的选民,自然也是这样,她肯在影贼屈就,阴影教会连屁都不敢放一个,而且还得对她客客气气的。没办法,后台太硬了。

    好在斯嘉丽虽然作为一名神灵的选民,性格却很老实,她只想过自己的生活,她也从来不使用厄运女神赐予她的力量,就这么静静地做一个普通女人。

    在外人看来,斯嘉丽就是一个实力不错的游荡者,根本没人知道她是本莎芭的选民。

    “你准备怎么和索拉姆谈?”费兹捷勒摒弃了自己的杂念,定了定神问道。知道斯嘉丽真正身份的人不多,费兹捷勒也没兴趣拆穿她的身份,毕竟谁也不知道本莎芭是怎么想的。所以还是和平常一样的态度说道。

    “当然是和他谈生意!”斯嘉丽对费兹捷勒的态度很满意。说老实话,她虽然是本莎芭的选民,可心里对这个女神却没有半分好感。

    是的,斯嘉丽作为本莎芭的选民,并不喜欢本莎芭!

    要是有可能的话,斯嘉丽压根就不想成为这个倒霉选民!她压根就不愿意!

    她成为本莎芭选民这件事,还要从她刚刚出生起说起,她的母亲是一个太摩拉的信徒!这原本没什么,可坏就坏在,她在洗礼的当天发生了意外。

    她母亲因为是太摩拉的信徒,所以对本莎芭并不感冒,于是对本莎芭的仪式并没有怎么伤心,这导致了原本给本莎芭的祭品在一次意外中被打翻!

    而且不知怎么了,这次并不出奇的洗礼居然受到了本莎芭的注视,于是为了惩罚这个大意的母亲,本莎芭就选定了还是婴儿的斯嘉丽成为选民......

    也许是因为她母亲是一位太摩拉的虔诚信徒,所以为了惩罚她,本莎芭让她的女儿成为了自己的选民,自己的女儿成为对头的选民,这惩罚让那位大意的母亲无所适从......

    这个乌龙就大了,她的母亲祈求过太摩拉,希望能改变这一结果,可太摩拉却无能为力。

    如果仅仅是这样,成为选民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可任性的本莎芭还给斯嘉丽下另一个恶毒的诅咒,她永远无法得到真爱,任何和她有“关系”的人都将不得好死!

    给自己的选民下诅咒,也只有本莎芭这个既混乱又任性的女神才做的出来了。斯嘉丽恨死了这个诅咒了,所以她并不信仰本莎芭,也不去动用本莎芭赐给她的力量,甚至从来不曾传播过本莎芭的神名。

    她就想让本莎芭在自己的生命中消失!永永远远不要再出现!她甚至请求本莎芭把自己这个选民的身份收回去,然后让自己成为一个普通人。

    不过显然这是一个奢望,要是本莎芭能这么简单原谅人的话,她就不是本莎芭了!

    “谈生意?他会同意的吗?”费兹捷勒皱着眉头觉得斯嘉丽这个主意真不怎么样,他们之间的冲突可就是因为“生意”起的吗。

    “为什么不同意?我这次是真心实意的做生意,又不是打算做什么?而且我不仅仅老老实实的做生意,甚至还要给好处给他!”

    斯嘉丽因为这辈子都被本莎芭毁了,所以非常痛恨本莎芭,一点也不愿意用本莎芭的力量来为自己某福利,这算她唯一能保持尊严的办法了吧。

    她希望靠自己的力量来生活,所以非常用心的经营着自己的一切。

    也是如此,她比其他人看的更多一些。索拉姆他们原本就是来做生意的,既然如此,生意和谁做不是做呢?只要成为了合作伙伴,之前的那些误会不就好谈了吗?

    “还要给好处给他?”一些人觉得这就有点掉价了,原本影贼放弃报复索拉姆,就已经很丢人,现在还要巴巴的给人送好处?那不是更贱了吗?

    “当然!”斯嘉丽肯定的说道:“不给好处给他们,我们怎么能从他手里分润好处呢?”

    “分润好处?”这话让其他人都愣住了,连费兹捷勒都有点摸不着头脑。“什么好处?”

    “你们没发现安德烈一直到现在都在到处联系吗?”

    “船队?”

    “没错!而且是远洋船队!”

    “那又怎么样?”

    听到这话,连费兹捷勒都明白了点什么,只有那些脑子里都是肌肉的傻蛋还没反应过来,不过费兹捷勒并没在意他们说的蠢话。

    而是看向斯嘉丽说道:“你是说,他们有香料货源?”

    斯嘉丽点了点头说道:“这不是明摆着的吗?要是没有货源,安德烈会这么卖力?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你们都知道,这时候组织船队需要消耗多少钱?要是没有充足的香料货源,安德烈会这么卖力的组织船队吗?”

    要说大风暴过后,那个行业最火爆,就不得不说是造船业了。大风暴不仅让西海岸的船舶业大面积受损,而且很多造船厂也没有逃过这次灾难。

    这也导致了,供需的严重的不平衡!因为大风暴的大洗牌,导致了很多原本的航运大亨纷纷落马,让海运又回归到了最初的状态!现在是很多新人进军海运业的最佳时机。

    所以各大造船厂的生意极为火爆,虽然大风暴造成了无数的损失,可这也是一个极大的机会!让更多的人有机会进入这个原本就竞争极为惨烈的行业。

    但由于很多造船厂在大风暴中毁灭,导致了现在还有能生产船只的造船厂非常少。于是,船只的价格飞涨到了一个非常恐怖的层度。

    现在组织船队,无意需要极大的代价,很多大型商会现在也只敢有限的补充船只,因为太贵了,而且远航的危险又太大,没人敢冒那么大的风险。

    可是安德烈呢?他上蹿下跳的动静不小,看样子是想组织一个不小的船队!这就很耐人寻味了,费兹捷勒仔细想了想,安德烈之所以敢这么做的原因只有一个,他能拿到充足的货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