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三章:草台班子议会(求月票,求订阅)
    ,!

    面对麦瓦的不依不饶,杜宾被气坏了,他也不过是嘴贱插了一句而已,用得着这样吗?不过为了不丢面子,杜宾也只好硬着头皮顶上去!

    “去就去!谁怕谁_!我可不是某个胆小鬼,还没和敌人交手就直接落跑,简直把我们影贼的面子都给丢光了!”

    “你说谁是胆小鬼!”

    麦瓦当然不可能承认自己是胆小鬼,他觉得自己那么做,是分担风险,同时也是最大程度的保留实力!明知不可敌还硬着头皮上,那不是影贼的风格,只有那些动不动热血上头的傻乎乎战士,才会这么蠢!

    “我说的是谁,不是很明显了吗?”在杜宾看来,这事明显是麦瓦那个混蛋先挑起来的,他损失巨大就能随便找人发泄?他杜宾可不怕麦瓦这个小矮子!

    “我要杀了你!”麦瓦虽然对上索拉姆被吓的落荒而逃,可对上杜宾他可不怕,他们两的实力差不多。所以马上抄起了匕首跳上了圆桌,准备和杜宾先分个高下!

    杜宾也不慌,马上拿出匕首做出了防御姿态。

    其他议员有的假意拦着,有些呢,则冷眼旁观,还有那么一两个,则在旁边煽风点火,真是好不热闹。

    等费兹捷勒进入会议室的时候,脸都气绿了,这帮家伙把这里当做了什么?街头吗?怎么都到了这个地位还和街头混混一样?!!

    “够了!”

    看到费兹捷勒一脸铁青的进来,所有的人都老实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好像刚刚一切都没发生一样。费兹捷勒是一个奇怪的人,至少在这些议员看来是这样。

    他一直致力于让自己变成一个上层人士,比如六人评议会那样的真正的上等人。所以他什么都在学习所谓的贵族风范,他学习礼仪,学习品位,学习贵族的着装。

    可偏偏谁都知道,他只是一个黑帮头子,他就算把这些学的再好,也不可能变成一个真正的上层人士!更不要说进入六人评议会了。

    在影贼的历史上,还没有人能坐上六人评议会的位置,最好的结果就是退休之后,成为一个不起眼的小议员。

    可即便是这样,也没几个人能得到善终,这是影贼的命运,也是影贼的悲哀,没有真正的贵族能接受一个黑帮分子站在他们之中!哪怕这个人再优秀。

    他们能接受富商,他们能接受依靠军功起家的平民,甚至能接受异族人成为贵族,可独独不能允许,一个黑帮得到和他们一样的待遇。

    在他们看来,黑帮就是秃鹫,是野狗!他们只能依靠贵族才能存在。谁能接受这种依靠他们生活的走狗和他们拥有一样的权力?

    所以其他议员,一直认为费兹捷勒是在异想天开,他们影贼这么多年来,阴影议会都是空架子,基本上,从来都是对喷甚至互殴的场所,哪怕是阴影教会加入,也没改变这一点。

    不管他们再怎么信奉阴影之王,贼就是贼!

    不过现在费兹捷勒是老大,而且是非常强力的那种老大,当然是他说什么就是什么,所以他们才会参加这种无聊透顶的会议。

    费兹捷勒也知道,自己的这些手下,别看有很多都有牧师的职业,可真的算起来,他们真没啥文化,所以礼仪什么的自然就不用指望了,阴影教会也不是很在意这个,只要不在神殿和祈祷的时候乱来,教会根本不管。

    “好了!事情你们知道了,我现在把详细情况再说说,之后我们再讨论讨论。”

    说着费兹捷勒开始讲述,还别说,别看费兹捷勒是一个黑帮头子,他的讲述还是蛮可观的,没有夹杂自己的判断,只是把爱德华告诉他的情况,平铺直述的说了出来,没什么主观色彩。

    可是那些议员却听的一阵蛋疼!别看费兹捷勒开议会搞的像模像样的,其实这货是一个标标准准的独裁者,有议会和没议会真没啥两样,反正最后都是全票通过费兹捷勒的决定。

    这会还开个毛?可问题是费兹捷勒还特别喜欢这个调调,动不动就开会,你说那些议员蛋不蛋疼。他们来的主要目的,就是听费兹捷勒一顿扯,然后在互相扯一扯,最后费兹捷勒拍板......

    这不是闲的慌吗?有这时间干点啥不好,可架不住费兹捷勒喜欢啊,只能说这一届阴影议会议员真是悲剧,摊上了这么个老大。

    不过,不管怎么说,该听还是得听,毕竟索拉姆这事,邪性啊,就算最后不归他们做主,可听听也没什么,闲着也是闲着,就当个乐子听一听。

    当知道说,索拉姆实力和索拉姆那边还有两个能对付传奇刺客的人物之后,一群议员都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直到最后费兹捷勒还很坦诚的说出了爱德华的伤势之后。

    一群人都开始吸凉气了,他们从麦瓦那里知道,这个索拉姆很猛,可是没想到会猛到这种层度!爱德华差点就跪了,而且还是差点被煮熟了......真要是跪了,这个死法也还蛮新鲜的。

    现在他们知道,他们影贼踢到铁板了!

    “那爱德华怎么样?”其中一个议员在费兹捷勒讲述结束之后,马上问道。

    听到这个问题,会议室里的其他人都一下子静了下来,有的人看着费兹捷勒,有的人看着那个说话的人。

    “他很好,虽然回来的时候很惨,但到底是救回来了,现在伤势已经恢复了,几天之后,就会完全复原,怎么?你想去看看他?”

    “看他?不不不不,我只是问问,我的意思,只要有爱德华在,那么就算那个索拉姆想报复,他也会有忌惮的,我没别的意思。”说完就不做声了,至于他是不是真的只是单纯的这么想,就只有天知道了。

    费兹捷勒为什么能稳坐老大的位置,还把一干议员压制的一动不敢动?除了他自身的能力和威望之外,爱德华也是一大原因,任何伸向费兹捷勒的匕首,都要经过爱德华!任何针对费兹捷勒的阴谋,都要防备爱德华的报复!

    所以要是爱德华真的跪了,那么费兹捷勒就不再无懈可击了!

    不过这些心思所有人都埋在心里,从来没有表现过,只有那个傻瓜才会问出这种事!费兹捷勒是什么人,既然他敢光明正大的说起爱德华受了重伤,这就是说明爱德华恰恰没事了。

    费兹捷勒可是一位18级的阴影牧师!只要爱德华不当场死亡,那就有机会被费兹捷勒救回来!那个家伙如此迫不及待的问起这件事,在其他议员看来无疑是愚蠢的,他之后的日子就面对费兹捷勒无时无刻的打压和试探了。

    只要一个不慎,他就将跌入万劫不复!

    所以其他人都很明智的和他拉开了距离,不在看那个傻瓜。

    费兹捷勒现在也没空处理这个可能的叛逆,反正这屋子里坐着的人,除了斯嘉丽·格特鲁德之外,其他人基本上都是是潜在的叛徒。

    至于斯嘉丽·格特鲁德,就是议会专门负责收集消息的女议员,这个女人一向没什么野心,她最看重的就是自保,她只想让自己活的更好一点,而不招致别人的窥视。

    所以她一向只在自己的职责里做事,从来不弄一些乱七八糟的事,真要说信任的话,这间屋子里,也只有她值得信任了。

    想到这里,费兹捷勒就把目光看向了斯嘉丽·格特鲁德,问道:“斯嘉丽你说,你的想法是什么?”

    全身被裹在兜帽披风里的女人扭头看了看费兹捷勒,说道:“我还是之前的态度,和他和谈,我们和他的冲突原本也不是必要的,现在我们的损失如此之大,再冲突下去,我们只会亏的更多。现在这个时候,我们没有精力再和索拉姆纠缠。”

    她停顿了一下,性感的声音略带一点严肃的说道:“我的得到了消息,奥术兄弟会之前在和蒙面法师公会的交锋中吃了大亏,他们为了弥补损失,已经开始侵蚀我们北部的地盘了,我们必须派遣精锐去遏制他们。”

    “还有深水城的本地黑帮在我们的分部损失惨重之后,已经开始造反了,我们必须要管!至于我们南边的邻居更加不安分,这次泰瑞尔王国的损失也不小,国内的局势也很动荡,估计王室为了转移注意力,会把目标再次投向安姆,到时候议会一定会派我们投入极大的精力去兼顾泰瑞尔。”

    “还有其他的一些地方也在出现问题,我就不一一说,总而言之,我们现在已经很忙了,要是一个不好,我们这么多年的扩张将会毁于一旦的,索拉姆是小问题!也是必须马上解决问题,我们没有时间和精力再和他冲突,就像上次我反对的一样,这次我依旧反对继续和他对抗。

    “再和他冲突,我们还要损失多少?这次十个阴影刺客和一个传奇刺客对付他,我们就一个传奇刺客重伤而归,十个阴影刺客全军覆没!那这次我们又该投入多少?”

    斯嘉丽·格特鲁德的言辞很激烈,她是一个女人,从来都认为,只有切切实实的利益才是最重要的,面子什么的,都是无关紧要的小事!可之前没人听她的啊。

    现在好了,十个阴影刺客啊!要知道影贼培养一个阴影刺客要花费多少资源!结果就这么为了一点虚无缥缈的面子,让他们毫无价值的死去,这是浪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