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7章 在责任和痛苦中徘徊(求月票,求订阅)
    之后索拉姆就主动转移了话题,继续下去的话,就有点沉重了,索拉姆一向对这种事没什么兴趣。打听这种事,除了感慨几句之外,没有任何意义。不管是对自己,还是对当事人。

    “我你们白狼人和黑狼人怎么会有这么大仇的,那些家伙一看到你们就跟吃了药一样,真叫舍生忘死啊。”

    那些白狼人和黑狼人战斗,那叫一个惨烈啊,连同归于尽都在所不惜。要是为了什么领地之类的事,犯不着这么搞吧。

    索拉姆就亲眼看到,一个黑狼人在临死前哪怕被四五个白狼人同时围攻,依旧咬着一个白狼人的脖子不撒口,最后就这样在一群白狼人的为围攻下,活生生咬死了一个白狼人。

    要是一个黑狼人这么做还好,可那些黑狼人几乎个个如此,这已经不能用简单的悍勇来形容了,只有切切实实的仇恨才能造成这种情况。

    “嗯,怎么呢,我们之间的仇恨已经蔓延了上千年了,起来的话,就有点长了。”

    “那就长话短呗。”

    之后,席拉就和索拉姆谈起了白狼人和黑狼人之前仇恨由来。

    原来,不管白狼人还是黑狼人都是外来者,在千年前,白狼人的祖先还不是狼人,只是普通的人类,而黑狼人的祖先则是真正的狼人。

    那时候,他们都是奴隶,在同一艘奴隶船上,不过那艘奴隶船遇到了风暴,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们就被吹到了这座岛上。

    当时船上的奴隶中,什么人都有,有铁匠,有药剂师,也有普通的农民,还有不少女人,相反狼人却很少。

    开始的时候,他们流落到这个岛上,一起生活,一起与岛上的危险作斗争,开辟出自己的土地,能勉强生活下去了,那时候倒也相安无事。

    而在这一过程中,狼人比人类善战的多,他们为所有人在这座岛屿上站稳脚跟立下了大功,于是按照谁出力多,谁做主的原则,狼人们成为了领导者。

    而原本的人类变成供养者,他们劳作,生产来供养这些狼人,狼人则是保护者。就在这样,时间过了数百年渐渐的狼人变成了统治者,而人类则成为了被统治者。

    其实要只是这样,那也没什么。统治就统治呗,可那些狼人因为成为了统治者,所以缺少了约束,他们越来放纵,他们内心的野性和**得到了最大限度的滋长,他们变的越来越野蛮,越来越凶残。

    到了最后狼人的统治都不能用暴政来形容了,他们直接把人类看做成了家畜,完全不在意人类的死活,生杀予夺,甚至出现了狼人吃人的现象。

    哪里有压迫,那里就有反抗,连活下去都成问题情况下,人类终于忍受不住狼人的暴政了,开始起来反抗!可没有经受训练的人类怎么可能是狼人的对手呢?

    而在这个时候,白狼人的祖先做了一个决定,他们决心变成狼人来反抗狼人!这很可笑,可非常现实,要是不这么做,所有参与反抗的人都要死,他们别无选择!

    于是所有剩余的人类都转化成了狼人,至于具体是怎么做的,白狼人的祖先没有留下只字片语。总而言之,他们打败了黑狼人的祖先,把他们驱逐。

    而那些原本的人类,为了不让黑狼人的暴政再次出现,他们之中的一些智者,从祖先的药剂知识中,想出了一个办法,让他们始终能保持理性,不让自己变成黑狼人那样,野蛮、混乱、凶残、嗜血。

    这是一个奇迹,一群只有一点药剂知识的狼人们,居然真的研究出了这种办法。按照白狼人的传,他们是受到了大漩涡的祝福,才发明出这种药剂的。

    而这种药剂有一个副作用,那就是会让白狼人的毛发变白,人类形态还好,一旦变成狼人形态,必定会变成白色的狼人,这也是白狼人名字的由来。

    虽然克服了兽化人被野性吞噬的隐患,可那些被驱逐的狼人还没死绝呢。不知道是不是吃了人数上的亏,那些被驱逐出去的狼人,之后就开始疯狂繁衍。同时他们也无时无刻不想报复那些原本的奴隶。

    于是这群狼人开始袭击白狼人,而白狼人也不示弱,他们开始组织起军队开始围剿那些黑狼人,而这种习俗也维持了上千年。

    每年都有白狼人被黑狼人袭击,而白狼人也每年都围剿那些黑狼人,就这样在相互杀戮中他们之间的仇恨越来越深,以至于,一个狼人一出生,就被教导仇恨对方。

    而卡罗葛会和莎莉斯夫妇结仇,也是白狼人围剿的原因,他们在一次围剿行动中,杀死了卡罗葛所有的亲人......

    在席拉的解下,索拉姆才明白,这两个族群经过千年的互相厮杀,已经把对互相的仇恨刻印在血脉里了,所以两边一旦开战就这么不顾生死了。

    而就在索拉姆和卡罗葛闲聊的时候,莎莉斯也终于清醒了,她又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这个可怜的女人总是在痛苦和责任中徘徊,每次崩溃的时候,她就会想起自己所承担的责任,然后再一次振作。这种行为很令人佩服。

    至少索拉姆带来的人在知道这些事后,都觉得这个女人可敬。

    可同时,这个行为也让人心疼。特别是那些白狼人,他们能想象莎莉斯的痛苦,他们是如此的敬爱她,可也为她伤心。有些狼人甚至希望她能就这么消沉一段时间,哪怕是为了发泄自己的痛苦。

    可她没有,她还是再一次站了起来,这让白狼人们在不知不觉中,居然对莎莉斯感到内疚,要不是因为他们,她也许就不用这么累。

    这一刻,莎莉斯的威望达到了最顶点。

    于是有人再也忍不住了,于是劝莎莉斯休息一下,可莎莉斯却拒绝了,她只还有事没做完。

    她叫来了一些人准备了一些木柴,然后亲自抱着泰拉斯的尸体放在了木柴之上,最后她又把自己儿子的头颅和一些儿子的日常用品放在了泰拉斯的边上。

    在这过程中,莎莉斯始终一言不发,直到她点燃了木柴,才缓缓的跪在地上,眼泪也留了下来。

    “泰拉斯,凯尔.......”莎莉斯默默的重复着两个人的名字,却什么都没,只是简单的重复两个人的名字。直到火焰完全把他们焚烧成灰烬,莎莉斯才慢慢的站了起来,她擦干泪水,收起了两人的骨灰。

    ***********

    “对不起!索拉姆大人,我以后不会再那么鲁莽了,请您原谅。”

    索拉姆有点不知所措的看着给自己鞠躬道歉的莎莉斯,他有点难弄不清这女人到底是怎么了。反正他觉得这家伙有点不对劲。

    “额......没什么,我不怪你......你没事吧?”

    索拉姆倒不是对她给自己道歉有什么奇怪,而是觉得这女人太平静了。之前的时候,虽然莎莉斯也很平静,可那只是表像,索拉姆能感觉到她心中的火焰。就是那种极力掩饰怒火的样子,

    只要看过她和那些黑狼人在城墙上的战斗,就知道索拉姆不是在开玩笑,这个女人战斗时,凶残的完全不像个女人,而且手段残忍无比,一看就知道她是在发泄。

    可现在,索拉姆感觉不到那股火焰了,她很平静,甚至平静的让人害怕,似乎之前的那些怒火完全不存在一样。会有这样的表现,只有两种可能,一是莎莉斯看开了,大彻大悟,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复仇什么的,在这个世界被看做理所应当,这个世界可不流行什么你打我左脸一下,我还要把右脸给你。这里讲究你打我一下,我绝对要打回去。

    甚至很多善良神祗也会支持自己的信徒复仇,当然前提是你得有足够的理由复仇。

    第二个可能,就是这个女人受刺激了,疯了!这个可能在索拉姆看来,几率很高!先是儿子死,又是老公死,接着是自己的仇人把自己儿子的头颅当垃圾一样丢在自己的面前。这刺激够大了吧?一般人早就疯了!

    索拉姆想不出其他可能,所以有点担心这女人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我?我没事。”莎莉斯有点奇怪的看了索拉姆一眼,疑惑的看了自己一眼,对索拉姆摇摇头道。

    疯子一般都不会自己的疯了的,所以索拉姆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有点头疼的对莎莉斯道。

    “那什么,莎莉斯,你要节哀,人死不能复生,活着的人,应该继续勇敢的活着。你还有你的人民需要你,你可不能做傻事啊!”

    索拉姆一向不怎么会安慰人,所以也不知道该怎么劝解莎莉斯,只能干巴巴的道,同时心里暗暗下定决心,待会把洛丽斯派到她身边,别让她做什么傻事,比如:单枪匹马去找卡罗葛。

    “做傻事?呵呵,您想多了,我是不会那么简单就被打倒的!”听到索拉姆的话,莎莉斯苦笑的摇了摇头,然后面容一整,很严肃的道:“您放心,我知道卡罗葛那么做的原因,他就是想让我崩溃,我不会让他得逞的。”

    当然她就算这么,索拉姆也不一定相信,反正为了保住白狼人,索拉姆是决心让洛丽斯跟着她的,以洛丽斯的实力,莎莉斯想翻天都难。

    看到索拉姆明显不相信自己,莎莉斯只能再解释道。

    “我知道,您是担心我的状况。虽然凯尔和泰拉斯的离开,让我......让我有点消沉,可是就像您的,我还有我的人民,我不会轻易倒下的,我还要代领他们进入您带给我们的新时代呢。”

    索拉姆对此也不置可否,他对莎莉斯以后怎么样不关心,她以后归伊莉丝翠管,安抚信徒是神灵的工作,他只需要,保证在自己完成伊莉丝翠的任务之前,这女人不崩盘就行。所以洛丽斯还是要在她身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