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5章 狼人攻城战(求月票,求订阅)
    虽然莎莉斯已经下定决心拜托索拉姆能制造炼银,可他们还是碰到一个问题,那就是材料不够,炼银其他的材料不算什么。

    不过,对于炼银中最重要的一种材料,白狼人却很少,那就是白银。

    倒不是岛上没有银矿,相反这座岛上的金银矿还是非常的丰富。只是岛上的人都没有货币概念,除了蜥蜴人会开采金子来做装饰,其他人对那些东西没兴趣。

    而众所周知兽化人不喜欢白银,狼人也不例外,所以整个白狼镇里,白银很少很少。只能靠索拉姆他们自己带的白银来炼制了。

    可问题是,索拉姆手中的银币不少,但对比起大规模炼制炼银所需要的量还是太少了,毕竟银币从来都不是纯银的。

    所以莎莉斯让所有白狼人拥有炼银的计划,还没开始就夭折了。但索拉姆还是把自己手中为数不多的白银炼制成了炼银,然后交到莎莉斯手中,至于怎么安排,就是她的事了。

    经过那一夜的表现,白狼人对索拉姆一伙人的认同度,果然高了很多,虽然不是完全接受索拉姆是救世主,可至少内心里对他尊敬的多。

    不仅是索拉姆,其他人也受到不少狼人的好感,特别是那些维金斯人,这些人现在感觉自己都到了天堂,每天好吃好喝的被伺候着,所有人都尊敬他们,最重要的是,他们每天都有战斗。

    他们爱死这里了,要是有可能,他们甚至都希望这场战斗永远打下去。

    这些家伙在这里算是放飞自我了,过的不要太嗨皮,甚至,其中有几个家伙还不怕感染兽化病,和一些狼人妹纸勾搭上了。狼人们的风气还是很开放,他们尊敬强者,所以很多女狼人都想和这些维金斯来一次一夜风流。

    而这些混蛋,来着不拒,居然就真的和那些女狼人搞上。而且每次搞完之后,还会舔着脸去找索拉姆,清除身上的兽化病毒。

    虽然兽化病不会经过啪啪啪传染,可那群女狼人一个赛一个狂野,所以那个什么的时候,难免会又抓又咬的......

    其中一个叫马特达蒙的维金斯狂战士,更过分,这家伙还特别喜欢让那些狼人姑娘变成狼人形态和他啪啪啪,对于他这种作死加变态的爱好,索拉姆也是服了......

    这家伙来找索拉姆的次数最多。

    相比起这些维金斯狂战士的日子,索拉姆过的就枯燥的多,那些银币的数量也不是个数目,要分解提纯,再炼制,要花不少功夫。

    天知道索拉姆怎么会有那么银币,这些银币都是莫扎特的收藏,索拉姆从来没用过,他只用金币......

    要不是时不时的可以上城墙,杀一些黑狼人发泄一下,索拉姆都可能被这些炼制逼疯了。倒是麦卡锡对此无所谓,特别是看到索拉姆的炼金手法之后,更是一个劲的缠着索拉姆想学一些炼金术。

    麦卡锡老爷子年轻的时候,是有老师的,可是不幸的事,他那个老师不仅是个二把刀,而且还死得早,所以麦卡锡老爷子压根就没怎么系统学习过炼金术。

    所以在看到索拉姆的炼金手法之后,立刻就舔着脸求教,索拉姆和麦卡锡这个野路子不一样,他可是师从银月王国最有名的炼金术士杰奎琳女士,虽然他学的时间并不算太长,可是凭借着他的天赋,还是学的不错。

    至少比麦卡锡强的多,索拉姆看麦卡锡这么饥渴,也就教给了他一些东西,不过不得不,索拉姆这人的耐心不怎么样,他对教学生什么真不在行。

    在麦卡锡如饥似渴的提问下,他马上就没了为人师表的热情,到最后,直接丢给了他一本从杰奎琳那抄写的炼金笔记,算是打发他了。

    在第四天的时候,索拉姆和麦卡锡终于完成所有炼银的炼制,而就在这天,黑狼人的攻势突然加大了,到了晚上,攻城的黑狼人越来越多了。

    就连索拉姆也不得不上了城墙。

    ************

    “嗷呜!!!!”在一声声狼嚎之下,无数的黑狼人涌向了城墙,从城墙上看下去,地下到处都是绿油油的眼睛,看的人心里不自觉的发寒。

    而城墙的狼人们,也感觉到了一丝不寻常,今天的黑狼人数量实在太多了。莎莉斯能想到为什么,黑狼人会突然加大攻势,只有一个可能,他们的首领卡罗葛回来了!

    也只有卡罗葛才能操控这么多的狼人一起进攻!

    “准备!”莎莉斯穿着一身量身打造的铠甲站在城头,一脸凝重的看着逐渐接近的黑狼人!她知道,这一两天是他们白狼人最危险的时刻,只要扛过这一段时间,他们才能等到蜥蜴人的援军!

    当那些黑狼人接近城墙一段距离的时候,莎莉斯才叫道:“放!”

    而在她身后,一大群弓箭手射出了涂抹上炼银的弓箭!这些弓箭手都是白狼人中最好的弓箭手了,莎莉斯把他们集合起来就是为了,能让他们发挥最大的杀伤力。

    一时间,城墙上其他弓箭手也跟着射出了一大片一大片的弓箭,其中只有很少一部分是涂抹了炼银,这东西真的不多,而且这几天又消耗了一批,所以得省着点用!

    在箭雨下,无数的狼人被射翻在地,一部分人直接倒在地上动弹不得,而其他的黑狼人则跟没事人一样继续冲向城墙。

    同时,索拉姆带来的人,也开始开炮,不过到今天,索拉姆带来的八门炮现在只有三门可以用了,其他的五门炮都被黑狼人毁掉了。

    起来,这些火炮被毁的锅还需要维金斯人来背,因为这些火炮原本是他们在操作的,结果这些人一战斗起来,就忍不住冲上去,和黑狼人肉搏,完全忘记了保护火炮。

    最后还是莎莉斯心疼,安排了不少狼人战士守护这些火炮,所以才保留了三门......

    莎莉斯也没打算弓箭能建多大的功,她只是想多杀伤一些黑狼人而已。

    等到三波箭雨过后,黑狼人就已经来到了城墙下,莎莉斯赶紧让所有人准备战斗。

    “准备!!!他们上城墙了!!!!”

    白狼镇的城墙其实一点也不矮,怎么都有六米以上,可这个高度,对狼人来根本不算什么,那些狼人凭借着利爪和优秀的弹跳力,三下两下就上了城墙。

    而这时候,白狼人也只是丢下一些滚石,连热油都没有了。这也是没办法的,战斗到了今天,白狼镇内早就把油料用完了。

    白狼人虽然算是农耕文明,可他们并没有可以炼油的作物,他们的油料都是动物性油脂,所以存量并不算多。

    没办法只能肉搏了,好在这么多天来,白狼人也已经适应了和黑狼人肉搏,并没有怎么慌乱。白狼人和黑狼人不同,白狼人有自己的文明,他们一直都过着相对平和的生活。

    而黑狼人的生活方式就野蛮的多,他们在森林里,与天斗与地斗,和各种凶猛的野兽搏斗,甚至还要和同伴斗,他们从到大都在战斗中长大,所以比白狼人要善战的多。

    不过经过这么多天的战斗,白狼人也逐渐寻回了血脉中的战斗记忆,而代价就是成千上百的伤亡。经过了十几天的战斗,白狼人这边已经阵亡了差不多1500多人,这可是白狼人快五分之一的人口了!其中有很多还是青壮年。

    还好,白狼人也算拼了,除了孩之外,所有人都能战场,要不然早就奔溃了。

    在经过血的教训之后,现在还活着的白狼人都已经学会了怎么战斗。

    就在黑狼人和白狼人在城墙开始贴身肉搏的时候,突然从空出现了一大片火雨,正好撒在了城墙下面,一时间无数的黑狼人被点燃了身上的皮毛,只能在火焰的焚烧下哀嚎打滚。

    等到火焰过后,又是一片火红色的锥形火焰从天而下,一下子扑向了黑狼人群。

    这时,一些眼尖的黑狼人才发现,在城墙的上空漂浮着两个人,一个老头和一个白发壮汉!

    这两个人正是索拉姆和麦卡锡,索拉姆还好,他之前几天还会出现在城墙上,所以一些黑狼人还认识,知道白狼人这边有一个会施放法术的人。

    可麦卡锡则是第一次出现在城头!

    立刻让不少黑狼人开始心惊胆战了,他们当然明白法术有多恐怖,可之前只有一个人会施法,所以黑狼人虽然会忌惮,但也不至于会害怕,再怎么也是一个人而已。

    可没想到今天,出现了第二个人。既然有了第二个,那会不会过几天又会出现第三个?要是还有该怎么办?黑狼人野蛮不代表他们蠢,不会联想。

    可这一联想就坏了,在看到两个施法者之后,许多黑狼人开始怕了,他们害怕白狼人出现更多的祭司。(黑狼人理解中,只有祭司能释放法术,所以他们把索拉姆和麦卡锡当做祭司)

    这些年来,为什么黑狼人对白狼人发动全面进攻都会选在大漩涡发生异变的时候?还不是因为吃了太多祭司的亏,黑狼人虽然也会有祭司可是,不管是质量还是数量上,都比白狼人差多了。

    所以一旦白狼人的祭司恢复施法能力,他们就直接撤退,反正白狼人也不敢追杀到森林里。

    要不是到现在为止,只出现两个会使用法术的祭司,搞不好黑狼人早就撤退了。可即便如此,又有一个祭司出现,还是让很多黑狼人心生怯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