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1章 角斗(二)求月票,求订阅,求推荐
    “哦哦哦!我们看到了什么,他为什么会带着战斧,还有战锤?他不是施法者吗?看到了吗?各位,他的战斧多大啊!这东西应该出现在巨人手里!他一个施法者到底怎么挥舞这么大的战斧?难道是他的失误吗?难道我们的施法者先生在害怕角斗?”

    在看到索拉姆走到竞技场中央的时候,那个解员又开始鬼吼鬼叫了。他的这些解,让索拉姆有一种把斧子砍到他头上的冲动。什么叫害怕?

    而在一个包厢里,西区大竞技场承包人费萨勒看到这一幕,也似笑非笑的看向了拉扎格。

    “这就是你准备的压轴大戏?一个施法者挥舞着巨斧去对付敌人?哈哈哈哈,果然有意思,哈哈哈。你是准备让我们看一场闹剧吗?”

    在费萨勒看来,索拉姆完全是徒有虚名,一个施法者居然用这么强力的近战武器,这不是来搞笑是什么?

    不过,面对费萨勒的嘲笑,拉扎格并没有动怒,而是瞥了一眼老对手,轻描淡写的道:“你为什么不看完之后,再评价呢?那样会让你显得更睿智。”

    “你......好,好,我倒要看看,你的这个朋友到底能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表演吧!”

    费萨勒被拉扎格一阵冷嘲热讽,憋的不出话来了,现在只能靠现实打拉扎格的脸了。而外面,角斗终于要开始了。

    “诸位观众,接下来要进行的是群战!一队来来自萨尔的佣兵团即将挑战索拉姆!他们全副武装!而且足足有二十个人……”

    加持了“幻音术”的男子趁着开始前,大声煽动场上的气氛。他手舞足蹈的样子活脱脱就像个丑。

    不过卡林珊人就吃这一套,纷纷挥舞着手臂站起来拼命大喊,仿佛接下来要拼命地是他们,而不是场下的角斗士。

    很快,一队身穿盔甲,手持长矛、剑盾、巨斧、弓箭、强弩、甚至还有叉子和渔网的佣兵从通道冲了出来。

    他们当中有人骑着马,有人驾着战车,一个个全身上下包的严严实实。只有眼睛和嘴巴露在外面,从气势上看平均职业等级差不多有七级以上,绝对是精锐中的精锐。

    一个人vs二十名既有骑兵、又有战车的佣兵团。

    最重要的是,佣兵团一方还有渔网这种大杀器。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一旦被这种极为坚韧的东西套住基本上就死定了。哪怕是魔法武器也很难将其斩断。

    尽管索拉姆是一名施法者,但观众并不认为他能轻而易举同时战胜这么多对手。尤其是两架战车轮子上疯狂转动的利刃,只要挨上一下保证血肉横飞,搞不好整个人都会被切成两半。

    随着一声巨大的锣响,角斗开始了。

    这些佣兵都是老手,他们没有任何犹豫或者停顿,在角斗一开始。他们就整理好了队形,首先手持远程武器的佣兵在最后,战车在最前面,骑兵活动到两侧,居中的就是手持武器的步战佣兵。

    佣兵们首先是利用自己的机动性使用弓箭、强弩进行试探性射击,一时之间破空而来的利箭纷纷射向索拉姆。不过,索拉姆对此的应对也很简单,一个简单的“防护箭矢”就轻易的化解了这些箭矢。

    当然这种状态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那些骑兵已经冲了上来。他们训练有素,在距离目标二十步左右的时候,纷纷掏出随身携带的飞斧,毫不犹豫的投掷出去。

    而这次,索拉姆依旧没动,任由这些这些飞斧砸向自己。

    “砰!砰!砰砰……”

    斧头撞击的声音不绝于耳,不过,让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是,那些飞斧砸在索拉姆身上,却没有给他造成任何伤害,索拉姆甚至连脚步都没有移动。

    有些眼尖的观众倒是看到了经过,但他们也解释不出为什么。那些飞斧在接近索拉姆身体的一瞬间,就被一堵空气墙给弹开了,压根就没挨到索拉姆的身体。

    (大地之牙的力场护体效果)

    这时候,那些佣兵脸色大变!事实上他们从一开始就知道,这场角斗不好打,他们之前是佣兵,也算走南闯北了,见识过法师的战斗是怎么样的,所以一开场,他们就没给索拉姆施法的机会。

    可没想到依然拿索拉姆没有任何办法,不过生死之间,他们也顾不得这么多了,他们不杀死索拉姆,他们就都得死!

    于是刚刚丢飞斧的几个骑兵,一起下定决心发起决死了冲锋,他们就不信,飞斧不行,难道战马冲锋也不能伤他?看到那几个骑兵冲向自己,索拉姆也不着急,而是等着他们来冲!

    这一幕让几乎所有的观众都伸长了脖子看向角斗场,他们现在分外的想看看,索拉姆和战马互撞到底会怎么样!那一定血腥至极!至于那些人的生死,不管是索拉姆还是佣兵的,都不在他们的考虑之列,他们要的就是刺激!

    只要有血浆!有哀嚎!有死亡!就够了!角斗嘛,看的不就是这点东西。

    而索拉姆也满足了他们的要求,在那些骑兵接近的时候,突然冲向了冲在最前面的一个骑兵!没有闪避,没有呐喊,也没有华丽的魔法。

    就是简单的迎着骑兵的骑抢一斧子!简单明了!

    战斧和骑抢相撞,骑抢断裂!战斧的斧刃没有停留,继续向下劈去,先是马上的骑兵,从头开始,接着是身躯,接着是战马,最后战斧毫无阻碍的劈进了坚硬的地面。

    而那个骑兵则以战斧为中心,被分成了两半,正好让索拉姆穿了过去,之后在索拉姆身后,分成两半的骑兵加战马,摔在了地上。

    鲜血和内脏在索拉姆身后撒了一地,眼尖的观众,甚至能冲那两片残躯上看到冉冉上升的热气......就像刚刚再杀的牲畜......

    把一个骑兵砍成两半之后,索拉姆没有停留,而是冲向另一名从他旁边跑过的骑兵,又是简单的一斧子,那个骑兵就被拦腰砍成了两段。

    而剩下的骑兵看到这样子,立刻调转马头冲了向了一边。不过索拉姆并没有放过他们,先是一道“岩枪术”把一个骑兵连人带马钉在了地上。

    然后用一个“风之束缚”绑住了另一个骑兵的马腿,让他来了一个马失前蹄,马背上的人根本没想到索拉姆会有这么一招,于是毫无防备的被甩飞了出去。等飞出十几米砸在地上的时候,已经一动不动了。

    而最后一个骑兵则死的最简单,被一枚“火球术”(萨满法术)直接烧成了火炬!

    这一系列的动作,看起来复杂,其实真正在角斗场上,只是一瞬间的事。那些观众也只是看到,索拉姆几下起落就收拾了那些骑兵。

    简直是辗转腾挪间杀敌于无形!

    “嗷嗷嗷!!!!”

    “太精彩了,杀了他们!快杀了他们!”

    “你们这帮废物,赶紧冲啊!傻站着干嘛?一群懦夫!”

    “哦哦哦哦哦!看看那家伙,他被钉在地上还没死呢!”

    “杀!杀!杀!”

    不管怎么样,刚刚的战斗的确很血腥,特别是最开始那个骑兵被砍成两半的那一幕,甚至让不少人都**了。

    而这时被逼到墙角的佣兵们也没了办法,只能咬牙冲向了索拉姆,这是角斗,除了胜利者,是没有人能完好的走下场的,他们甚至没有投降的资格!

    这次冲在前面的是那辆战车,而战车上的佣兵已经拿出了渔网,准备在靠近索拉姆的时候,撒出渔网,限制索拉姆的行动能力,让他避无可避,然后被战车碾过。

    可就在佣兵们一拥而上的瞬间

    一道宽足有一米多宽的巨大闪电从天而降,啪的一声击中了冲在最前面的战车,高达数百万伏的电压直接连人带车,炸变成一团黑里透红的不明物质,那些佣兵身上钢制的盔甲和武器甚至都出现了磁化现象。

    如此可怕的威力!

    场面尽管不如刚刚血腥。但残忍方面丝毫不逊色,尤其是狂暴的闪电让观众们显得兴奋无比。一个个挥舞着拳头用尽全身力气大声呼喊。

    “索拉姆!”

    “索拉姆!”

    “索拉姆!”

    ......

    而在这欢呼声中,索拉姆又靠着硬碰硬的战斗,把剩下的那些步战佣兵全部送下了地狱,特别是索拉姆挥舞着战锤把一个倒霉蛋的脑袋砸进胸腔里的时候,欢呼声达到了最高点!

    先是精湛的武器和残忍的战斗风格,紧跟着又是强大的法术,索拉姆已经用毋庸置疑的实力征服了整个观众席,山呼海啸般的声音不绝于耳,持续了足足有好几分钟才慢慢的安静下来。

    对此,索拉姆并没有和其他角斗士一样,做一些动作讨好那些观众,而是耸了耸肩肩,从地上死尸身上,撕下一块布,认真的擦拭着自己的武器。

    可让很多人没想到的是,索拉姆如此不上道的行为,居然让那些观众更加狂热了。他们觉得索拉姆就应该这么做,冷酷、残忍、毫不在乎其他人看法。这符合索拉姆施法者的身份,因为在那些平民看来,施法者就是这样的。

    “哈哈哈哈哈!你看,有些事只有在亲眼目睹之后才能评价的。你是吗?费萨勒大人?””拉扎格摸着胡子大笑起来,同时故作无奈的刺激着费萨勒。

    西区大竞技场承包人费萨勒听到这话,脸色瞬间变了三变,转过身皮笑肉不笑的问:“老伙计,你是怎么服索拉姆参与角斗的?我怎么一点风声都没听到?”

    “呵呵呵呵呵。”听到费萨勒这么的拉扎格,没有正面回答费萨勒,只是无奈的摊了摊手:“怎么呢?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你知道,我前一段时间遇到了点麻烦,生意略有萎缩,因此只好请他出来帮个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