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9章 纠缠的符记(求月票,求订阅,求推荐)
    这其中也包括了怀特的儿子杜鲁门,但这些人的要求都被怀特拒绝了,他对这些人要求根本是置之不理,而老怀特的威望太高了,他不同意,其他人也只能干看着。

    现在自己老爹要亲自解释这件事,杜鲁门立刻坐正准备好好听听自己老爹怎么。

    “你们知道,为什么我们利齿公会世世代代都受到歧视,却没有人真的下定决心铲除我们吗?”

    不过老怀特没有一开始就原因,而是开始讲古了,不过他对面的两个人都没有话,因为他们知道,怀特这么一定是有原因的。

    “那就是我们从来不掺和那些真正的大事!我们安居在下水道中,只是眼睁睁的看着那些潮起潮落,从来都是冷眼旁观。”

    听到这话,杜鲁门显然有不同的看法,他觉得自己老爹看法实在太保守了,他们利齿公会有实力,现在这个局势,为什么不能打出去?

    可没等杜鲁门开口,怀特就抢在他们前面道:“你想什么,我知道,可你认为你能想到的事,我会想不到?还是你认为你的先辈们都是胆鬼?”

    “我没那个意思,我是......”

    “别管你是什么意思,认真听我就好了。”瞪了一眼自己的儿子,怀特又接着道:“我们会蛰伏,归根结底的原因,就是我们不得不这么做!因为有人不会让我们壮大。”

    “谁?”这个法杜鲁门还是第一次听,他一直以为鼠人会呆在地底,是因为受到歧视不得不这么做而已。

    “一群真正掌管这片大地的人,不,他们不能是人,总而言之,他们才是这片大地上主人!他们的名字,你可以叫他们魔符会或者纠缠的符记,凡是知道这群存在的人,都不会叫他们的名字,我们称他们为“那些人”。”

    “纠缠的符记是一个完全由不死施法者组成的秘密集团,仅仅只是为了个人的兴趣而操纵纠集了卡丽珊的各种势力网。这些存在有着近乎无穷的时间,可以支配巨大的力量,而支配着微不足道的凡物们的生命可以给予他们永恒的乐趣。他们躲在重重层层的机密和仆人之后,很少人知道他们的存在,而且只有极少数奴仆知道如何与他们的主子联络。”

    在怀特解释魔符会的存在之后,几乎杜勒姆和杜鲁门都傻了。他们从来都不知道,在他们的“头顶”居然隐藏着这个恐怖的组织。

    “他们才是卡林珊的主人,他的规则才是卡林珊的规则!他们不允许兽化人崛起,所以我们必须呆在地下,他们也同样不允许,兽化人被消灭,所以我们利齿公会才能存在,任何越线的行为都是被禁止的。”

    “我不答应和你们结盟也是因为这个,利齿公会和法德勒莱哈家族结盟?哪怕只是和法德勒莱哈家族的其中一个继承人结盟,也是不被允许的!真要那样,不是你们和我们遭到毁灭性的打击,就是在结盟之后,你们突然背叛我们,利齿受到重创。”

    “所以我才之和你们结一个有限制的盟约,就是为了防止这样的事出现,我们利齿公会为了私仇,可以和你女婿有点接触,但也仅仅如此了。”

    “同时向外扩张也是不被允许的!只要这时候我们敢搞风搞雨,马上迎接我们就是全城的围剿!那样绝对是得不偿失!”

    听到这些话,杜勒姆沉默了,他现在明白为什么怀特一直不愿意和他们结盟了。

    “你们到卡林港搞风搞雨,事实上就是把自己的安置在“那些人”的眼鼻子底下,他们不会放过这场好戏的。他们最喜欢的就是躲在一边看着你们这些人的酸甜苦辣,所以我才让你们赶紧离开。可你没听我的话。”

    “......,现在这些又有什么用,只怪我们当时太想当然了,对了外面的局势怎么样了。”虽然得到了答案,可杜勒姆反而越发的消沉了,他现在只想带着女儿离开这个地方。

    这里已经没有他们的立足之地,那天他们好不容易逃出地底通道回到卡林港,可是还没等他们安顿好,就被魅影公会追杀了,要不是他们运气好,逃进了下水道,现在指不定会怎么样呢,鬼影因为他外甥的死已经彻底疯了。

    “外面的局势一点也不好,到处都在火并,每天都有人死,搞的现在下水道里到处都是尸体。而魅影公会也没有放弃追杀你们,最近连下水道里都出现了魅影公会的人,这帮人真是疯了。”

    听到这话,原本一直意志消沉的杜勒姆,也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微笑,当然疯,鬼影花了那么大的代价,把家族的底蕴都拿出来支持艾本尼了,结果艾本尼死了,他所有的一切都竹篮打水一场空,他不疯才怪了。

    “不过,这点你们不用太担心,下水道是我们利齿公会的地盘,他们就算想做什么也要看我们让不让他做了,杀出去,我们利齿公会没这个能力,可要是魅影公会先冒犯我们,我们攻击他们,那就不算违反规则了。”

    “谢谢你了,老友。”杜勒姆听到怀特这么,要不不感动那是假的,他知道,怀特那番话是在安抚他,让他安心。

    不过,虽然怀特这么,可杜勒姆却不打算一直留在这里。他准备带着女儿离开这个城市,这地方不适合他们了。

    就在这时,突然房间外面传来了一阵敲门声,杜鲁门打开门从外面的一个鼠人手里接过了一张纸条,他看到那张纸条的内容,愣了一下,然后一脸怪异的把纸条递给了怀特,怀特接过一看,也是一愣。

    看到两个人都这幅表情,原本不打算问什么的杜勒姆,这下也憋不住了,非常疑惑的开口问道。

    “怎么了?一个个的怎么都这个样子?”

    怀特看了一眼纸条上面的内容有点迟疑的道:“你们跟萨米尔关系怎么样?”

    因为之前,瓦西姆一直拜托利齿公会打探消息,所以怀特知道萨米尔的真实身份也没什么出奇的。

    “萨米尔?为什么突然问起他?等等,难道......那子成了最后的胜利者???”原本杜勒姆还在奇怪他们怎么问起这个,可转念一想,他就想到了什么。

    “呃......是的......虽然不知道出了什么变故,但他的确成为了最后的继承人,这次法德勒莱哈家族派人来接萨米尔,根本就没怎么掩饰,所以现在萨米尔是继承人的事,城里很多人都知道了。”

    听到这话,杜勒姆先是一阵无语,然后苦笑的道:“那就糟了......看来我们得赶紧离开了。”

    “怎么,你们和他的关系不好?”

    “唉,有些事,不是看关系的。之前,不管是娜泽尔还是瓦西姆和萨米尔的关系还算过的去。不过现在嘛......这些关系算个屁,之前听瓦西姆和娜泽尔起过,他们这个最的弟弟,别看平时笑嘻嘻的,可实际上最是心狠手辣,真要让他知道娜泽尔还活着,他绝对会想办法杀掉她。”

    娜泽尔虽然不能继承家业,可是作为在家族声望最高的女人,她真要和萨米尔作对,也不是难事。之前,艾本尼敢放娜泽尔走,那是因为他再怎么在家族里也有点实力,根本不惧怕娜泽尔给他捣乱。

    可萨米尔就不一样了。

    毕竟之前可没有任何人看好萨米尔,他在家族的实力非常差,娜泽尔都比他强!他怎么可能容忍这样一个女人回到家族呢?虽然发生这样事的几率很,可他还是一定会杀掉娜泽尔的,再的威胁也是威胁,不是吗?

    同时杜勒姆也知道,要是利齿公会真的收留他们,那么到底也是一个巨大的隐患!鬼知道萨米尔会怎么想,要知道之前,利齿公会可是得罪过萨米尔。

    所以杜勒姆不想为利齿公会惹麻烦,打算赶紧走,可是还不等他下床,只是略微激动的坐起身来,他就疼的浑身发软。

    “你还是先歇着吧,就你现在这个样子,别走了,就是下床都难。先休息几天吧,反正萨米尔就算要报复,也要等到他回到家族吧?现在一时半会他还没时间来找我们的麻烦,你就安心吧。”

    看到杜勒姆这个样子,怀特怎么可能让他走呢?那太不是朋友了,再了,法德勒莱哈家族的报复,怀特还真太不放在心上,下水道永远是他们鼠人的天下!

    而事实上,现在的萨米尔的确没想要收拾娜泽尔,不是不想,而是压根就没想到,他现在已经被满心的欢喜的享受翻身的感觉呢,根本没有余韵去想别的,他现在就想得瑟一下。

    “你疯了?居然想去东区大竞技场看我角斗?”索拉姆一脸吃惊的看着春风得意的萨米尔,他觉得这子是得意忘形了,上午才被确定成为继承人,下午就找索拉姆要跟着一起去东区大竞技场。

    “子,你是不是太得意忘形了,这个节骨眼去刺激拉扎格?你不想活了?他侄子死了可没几天,你不会以为他这么快就忘了吧?”

    索拉姆还真没错,萨米尔还就是去刺激拉扎格的!之前拉扎格把他逼的躲在金棕榈旅馆,只能在索拉姆的庇护下才能苟延残喘。

    萨米尔怎么可能忘记这个屈辱呢?虽然这么做,有点风险,格调也有点低。可萨米尔就是忍不住,倒不是,他真的有多恨拉扎格,实在是他需要发泄!

    他从出生起,就被所有人不看好,就是连他自己也一样,可现在呢?麻雀真的变凤凰了,他怎么能不激动呢?他需要发泄,刚刚好拉扎格先前就把他逼得上蹿下跳,他当然要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的装一波逼了。

    他可不信拉扎格有这个胆子对他怎么样呢,他现在身份不同了嘛,他是法德勒莱哈家族唯一的继承人!相反拉扎格还必须保证自己的安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