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8章 闭门家中坐,好运天上来(求月票,求订阅,求推荐)
    “这......这怎么可能?”虽然眼前的护卫的确是家族里的人,萨米尔也都认识,可萨米尔还是有点不能相信这一切。

    自己怎么就稀里糊涂的成为了继承人了?而且现在继承人之争并没有到时间啊?难道?

    萨米尔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于是试探性的问了问:“那个,我大哥他们呢?”

    那个护卫首领听到这话,脸色有点诡异看了一眼萨米尔,但还是恭敬的道:“都死了......”

    “什么?!!!”虽然早就有点猜测,可萨米尔还是忍不住惊叫起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听到这话的护卫首领,脸色更加诡异了,沉默了一会,好像是在组织语言,然后开口道。

    “大少爷被二少爷带人杀掉了,而二少爷又被三少爷联合魅影公会,黑帆公会,还有影贼杀掉了,最后三少爷又被二夫人给暗杀了......”

    在知道前因后果之后,萨米尔都傻了。

    他没想到居然会是这样的展开,先是二哥一个突然袭击干掉了大哥,然后三哥用一个暗度陈仓加上一个黄雀在后,弄死了二哥。而三哥呢,在离成功最近的地方,被二嫂的一个回马枪给挂了。

    这其中的情节起伏转折,让萨米尔都觉得有点脑子不够用了,他没想到自己的三个哥哥居然在同一个地方牺牲,这上哪理去?

    “对了,还有四哥呢?他怎么了?”

    不过萨米尔很敏锐的注意到,那个护卫首领没提起自己的四哥,于是他赶紧问起来。

    “呃......四少爷......怎么呢?反正他是没可能竞争家主了......”

    “到底怎么回事?!!!”听到这模棱两可的话,萨米尔自然是不满足,于是赶紧追问。

    “好吧,四少爷他......他居然率领他手下的黑风沙盗团袭击了曼沙城!这就算了,问题是他把曼沙城外的种植园的奴隶全部给解放了......现在曼沙城那边的贵族们都疯了。老爷原本是要把他叫回来的,可是四少爷不肯,他......他......”

    “四哥他到底了什么,你倒是啊!”听到这人磕磕巴巴的,萨米尔忍不住了。

    “他他找到更有意义的事业了,不回去了。他带话给老爷,奴隶制度是这个世界上最残忍,最不公平的制度,他要彻底打破这个制度,他要为了奴隶解放事业抛头颅撒热血......”

    原来,在萨米尔的二哥,瓦西姆的运作下,曼沙城的那些种植园主联合起来,组织了一场声势浩大的讨伐队征讨,萨米尔四哥的黑风沙盗团。

    结果,不知道是不是萨米尔的四哥——阿慕尔的军事能力太强了还是怎么回事,反正就是讨伐队被黑风沙盗团打了全军覆没......

    这还不算完,他在打败了讨伐队之后,居然直接挥军杀向了曼沙城!

    而曼沙城也是有点空虚,所以一下子被攻破了,他首先在城里大肆的劫掠了一番,然后丧心病狂的还把所有的曼沙奴隶全部解放了,等那些贵族再次夺回曼沙城的时候,整个曼沙城都成了一片废墟......

    “于是老爷觉得,阿慕尔少爷的这个脑子估计也不适合呆在家族里了,所以就直接把他逐出家族了,以后四少爷的事和家族彻底没关系了。”

    事实上,不止萨米尔的老爹觉得阿慕尔这货脑子坏了,就是萨米尔也觉得他这个四哥脑子坏掉了。拜托!要拥有奴隶的数量,他们法德勒莱哈家族在整个卡林珊都是名列前茅!

    现在他四哥居然要反对这个制度,这不是扛着红旗返红旗吗?他造反居然造到自己家头上了,萨米尔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个四哥了。

    他以前只觉得自己的这个四哥整天没正行,跳脱的要死,可是萨米尔不知道他居然这么跳脱!他跑去当沙盗已经够离经叛道了,结果呢?他和一帮黑奴混在一起,还混出革命感情了,居然异想天开的解放了曼沙城的所有奴隶......

    现在萨米尔也理解直接老爹为什么要把他四哥逐出家族了,要知道曼沙城可是王国最大的种植园区!王国百分之八十的蔗糖,都是来者这个地区。

    而这个地区的主要劳动力就是曼沙黑奴......现在奴隶全被解放带走了,可以预见今年的蔗糖产量估计是全完蛋了。

    再加上他劫掠曼沙城的举动,萨米尔的这个四哥基本上是得罪了全卡林珊的权贵了。没办法,不管是奴隶制度还是庞大的蔗糖交易,都和卡林珊的大多数权贵息息相关。

    就算是法德勒莱哈家族也扛不住所有贵族的怨怼。原本他们老爹,也就是法德勒莱哈家族现任家主,是想把这个不省心的儿子先召回来,然后雪藏起来,虽然以后前途尽毁了,但怎么也可以保住一条命不是。

    可没想到阿慕尔这么个性,居然直接拒绝了召回......没办法,为了不牵连到家族,他们老爹只能把他逐出家族。没办法,这事太大了,就算是法德勒莱哈家族也扛不住。

    萨米尔现在就觉得,他这个四哥是不是脑子有病,好好的法德勒莱哈家族少爷不当,居然去为那些低贱的奴隶而前途尽毁,他一定是看了太多的骑士,被那些所谓的正义洗脑了。

    不过,很快萨米尔就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抛在脑后了,因为他现在确定了,他真的成为了家族的继承人!还是无可争议的那种。

    没办法,五个儿子,死了三个,一个发疯,作为独苗的萨米尔不当家主谁当?难怪法德勒莱哈家族的人会这么快就要找回萨米尔,要是萨米尔也出事了,那真就后继无人了。

    虽然萨米尔不是几个候选人中最好的,可比起别家的少爷,能力还是值得肯定的,所以对萨米尔成为家主唯一继承人,家族里的争议也不大。反正都这样了,也没的选了,争议大才有鬼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现在萨米尔简直不能形容自己此时此刻的心情了,真是闭门家中坐,好运天上来啊。他一开始就没打算争这个位子,没想到最没念想的那个居然成了最大的赢家。

    萨米尔现在就觉得,自己死去的那三个哥哥,要是知道这个结果,估计会在坟墓里打滚!

    索拉姆这时候也才真正清楚,这些天卡林港里的这些风风雨雨,都是这几个家伙闹出来的,不过看萨米尔现在这么兴奋,他也不好啥。

    只能为拉扎格默哀了,萨米尔成了法德勒莱哈家族的唯一继承人,拉扎格除非不要命了,否则这辈子是别想报仇了。

    **********

    “咳......咳!水......水......”杜勒姆从昏迷中醒来,迷迷糊糊的还什么都不知道,他只觉得自己的喉咙干的快要冒烟了,所以下意识的就开始要水喝。

    不一会儿,就有人用碗把水递到了他的嘴边,杜勒姆也就迷迷糊糊的喝了下去,冰凉清冽的清水已进入喉咙,不仅仅让杜勒姆干渴的喉咙好过多了,而且还让他原本一团浆糊的精神突然清醒多了,虽然脑子还有点卡壳,但简单的思考已经没问题了。

    于是杜勒姆用了最大的力气睁开了双眼,当他的双眼焦距终于清楚的时候,他就看到了杜鲁门那张年轻而又贼眉鼠眼的脸庞。

    在松一口气的同时,杜勒姆马上激动的道:“娜泽尔......娜泽尔......她在哪?.....在哪?”

    “放心吧,她虽然也身受重伤,可没有生命危险,现在已经帮她包扎好了,正在旁边房间昏睡呢。”也没等杜鲁门话,他身后就传来了一个温和好听的苍老男声。

    的杜鲁门把杜勒姆扶着靠着床做起来的时候,杜勒姆也看到声音的主人,就是他老朋友,利齿公会的大长老——“白毛”怀特!

    “咳......咳......那就好......那就好......”听到怀特这么,杜勒姆就放心了不少,靠着靠背喃喃自语的道。

    “唉......早就过,让你带着她赶紧走,不要掺和这里面的事,你非不听,现在搞成这样了......”怀特看到老友搞成这样,有点感慨又有点无奈。

    听到老友的感慨,杜勒姆倒很看的开,这是他的选择,后果怎么样,他都能接受。不过他还是有点疑惑,好像怀特知道什么,那么他为什么不告诉他呢?

    “怀特,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会变成这样?”

    “你觉得我会刻意坑你?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我不知道。”

    “那你为什么不答应和我们合伙?”要是当时有鼠人在场的话,瓦西姆的结局不会变成这样!

    当然杜勒姆也不是在怪怀特,事情已经这样了,怪又有什么用呢?再了,现在他们都是别人救的,他又有什么立场怪别人呢?

    更多的是,他还是有点想不通,明明是合则两利的事,为什么怀特始终和他们保持距离呢?

    “唉......罢了,反正你以后也不可能再在卡林港出现,告诉你一些也没什么。”看到杜勒姆双眼灼灼的看着自己,老怀特摸了摸胡子,看向了自己的儿子。

    “杜鲁门你也听一听吧,你不是想知道,为什么最近我一直按兵不动吗?正好也给你解释一下。”

    最近因为各大公会都蒙受巨大的损失,一些利齿公会的年轻人都叫嚣着趁着这次机会打到地面上,哪怕是鼠人也不愿意老呆在地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