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六章:庇护(求月票,求订阅,求推荐)
    之后几天,拉扎格像是忘记萨米尔一样,只是一心一意的清理叛徒或者可能的叛徒,顺便拉扎格还接手了哈希卜的所有生意。

    卡林港就是这样,胜者赢得一切,失败者则失去所有,包括自己的生命。没人对拉扎格侵吞哈希卜的产业发表看法,因为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顺理成章。

    特别是拉扎格把艾哈迈德和哈希卜的尸体挂在了竞技场的大门外之后,就更是这样了。

    所有人都知道,拉扎格已经清理了叛逆。同时,几乎所有拉扎格的敌人也在第一时间全部偃旗息鼓了,他们知道,对付拉扎格的机会已经失去,他们只能保存实力等待下一次机会。

    因为接受了哈希卜的产业,所以东区竞技场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再次开启了,之前疏远拉扎格的奴隶商人们,在第一时间又回到了拉扎格的身边,好像之前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虽然在短时间内东区竞技场会在对西区竞技场的竞争中处于下风,可是所有人都清楚,拉扎格的地位算是稳妥了,那么再次超越西区大竞技场也只是时间问题,人们对拉扎格的能力还是认可的。

    而于此同时,索拉姆也终于完成了自己的工作,他已经处理好了戒指和手环!

    戒指被索拉姆取名为“伊莉丝翠之心”,镶嵌了治疗宝石,除了一天一次的“强力回复术”之外,还有每天三次的“魔法飞弹”(5枚)

    (魔法飞弹,一级塑能系法术,威力大约可以打碎3厘米的木板,数量:2枚(3级施法等级)3枚(5级)4枚(7级)5枚(九级))

    虽然附魔的法术不算强,但好歹也是索拉姆完成的第一件魔法装备了,索拉姆自己还是很满意的。至于名字,完全是索拉姆觉得这么叫有气势,就选了这么个名字。

    再了,治疗宝石的出现也完全是因为伊莉丝翠雕像的缘故,这么叫也不算太牵强。

    手环则被索拉姆取名“菲利普的馈赠”,这也是因为镶嵌着血缘宝石的原因,这个手环会让索拉姆得到“强效再生”的能力,至于附魔嘛,很遗憾,索拉姆失败了,没能附魔成功。

    而且索拉姆还发现,血缘宝石好像随着时间的推移,里面蕴含的力量正在消退,按照索拉姆估计,这颗宝石估计会最多还能坚持一年多一点就会彻底失去效果。

    对此索拉姆也没什么办法,所以只能在还能用的时候,尽情的使用了。

    至于淬魔宝珠,索拉姆则把它镶嵌在吊坠上,贴身放好。

    装备这颗宝石之后,索拉姆的法术位变成了。 0级法术:8(正常法师现在是5,装备+5,职业惩罚-2)

    0级法术:10(正常法师现在是5,装备+7,职业惩罚-2)

    1级法术:9(正常法师现在是4,装备+7,职业惩罚-2)

    2级法术:9(正常法师现在是4,装备+7,职业惩罚-2)

    3级法术:8(正常法师现在是3,装备+7,职业惩罚-2)

    4级法术:8(正常法师现在是3,装备+7,职业惩罚-2)

    5级法术:7(正常法师现在是2,装备+7,职业惩罚-2)

    (萨伦威尔的星辰之戒:0-5级法术的法术位+2;蜘蛛法袍:1-6级法术位+2;阿兰多的魔法戒:1-5级法术位+1;淬魔宝珠:1-9级法术位+2)

    现在索拉姆手上戴了四枚戒指,很有点爆发户的意思,不过这在法师中并不算夸张,很多富有的法师甚至十个个手指头都会带上戒指。

    法师有时候就是一个靠钱取胜的职业,只要你有钱,那你就强!在法师之间的战斗中,常常可以看到一个低级别的法师,用海量的魔法物品,把比自己厉害多的对手直接淹死。

    金钱在别的职业中或许不算最重要的条件,可在法师这,金钱就是力量!

    不过现在索拉姆也没心思,欣赏自己暴发户的气质了,因为他正面对着一个幽怨异常的眼神。

    “那......那什么,你之前也没有跟我过啊,这也不能怪我是吧?鬼知道,那个鼠人德鲁伊居然被你拿去干这种事,我也没想到啊。”

    坐在索拉姆对面的就是无意中被他坑的萨米尔,这几天,萨米尔的日子过的真是惶惶不可终日,虽然躲在金棕榈旅馆,可他还是得时刻保持着警惕,因为他也不知道,拉扎格会不会发疯冲进来干掉他。

    毕竟他做的那些事,不管哪一件,都够拉扎格把他碎尸万段的。也不阴谋推翻拉扎格,差点让他万劫不复,只,他在其中挑唆艾哈迈德和拉扎格反目,就够拉扎格弄死他了。

    那可是拉扎格的亲侄子啊!现在拉扎格连艾哈迈德都干掉了,没理由放过他吧?所以他现在就是热锅上的蚂蚁,一刻都不能安定。

    等索拉姆一出现,他就直接拉着索拉姆质问他为什么出卖自己,搞的索拉姆一头雾水。索拉姆一开始也不明白萨米尔到底在什么。

    直到萨米尔把前因后果出来,索拉姆才明白是怎么回事,不过这样一来,索拉姆的确有点尴尬,他也没想到,自己答应帮拉扎格,居然害苦了萨米尔。

    但索拉姆也仅仅是尴尬而已,就像索拉姆的那样,他怎么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萨米尔之前也没告诉他事情是怎么样的,也没提醒他不要帮拉扎格。

    所以,索拉姆认为自己在这件事不需要负责任,最多就是有点尴尬而已。

    “现在这些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我就问您一句话,您承不承认,我会落到这种地步,是因为您的原因!”

    萨米尔毕竟不是普通人,并没有在这上面纠缠太多,反正事情已经是这样了,再多也不可能改变什么,难道逼索拉姆现在去杀了拉扎格?那显然是不可能,所以萨米尔很实际,只想要求索拉姆能庇护他。

    面对萨米尔的话,索拉姆也没反驳,虽然自认没有责任,可萨米尔会落到这地步,的确是于他有关,索拉姆也不至于不承认,所以默默地点了点头。

    看到索拉姆点头,萨米尔松了一口气。其实从伊莎贝拉收留自己的时候,萨米尔就能猜到,索拉姆应该不是和拉扎格一伙的,索拉姆应该是被拉扎格用什么条件打动了,才会出手帮忙。

    “那我求您一件事,您应该不能拒绝吧?”

    “那就看什么事了,虽然你弄成这样有我的原因,可归根结底也不是我责任,看在我们认识一场的份上,要是你的要求合理,我可以斟酌着答应,可要是......”

    “我明白,我并没有任何多余的想法,只求您能庇护我,只要等到6月份过去,我就安全了,我也只有这个要求!”萨米尔不傻,他现在基本上就是只过街老鼠,哪还敢提什么过分的要求,现在他唯一的要求就是保命。

    只等继承人之争过去,他就安全了,现在离继承人之争的最后期限已经很近了,到6月份,就刚好3年,只要度过这段时间,他就安全了,正好躲在这里还能躲过他的兄弟们,简直一举两得。

    “庇护你?”索拉姆听到这个要求,想了想,觉得这个条件不算太过分,毕竟他刚刚帮过拉扎格,应该有点面子,于是就答应萨米尔了。

    “可以,不过,你得呆着这个旅店才行,要不然,我还真没办法保住你,你要是在外面被拉扎格干掉了,我也不可能真的为你和他开战。”

    答应是答应,但是有些事,索拉姆还是要清楚的,别到时候,这家伙在卡林港到处乱跑,被拉扎格逮到机会把他干掉了,自己也坐蜡。

    “当然!我哪都不去!”别索拉姆已经这么了,就是索拉姆不,他也决定龟缩在这里一动不动,要知道,到了这个地步,要杀他的也许就不仅仅是拉扎格了,他那几个兄弟估计也不介意顺手干掉他。

    “那就行了,你就老实带着吧,只要你不到处乱跑,估计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只要人在金棕榈旅馆,索拉姆还是有把握保护他的安全的,毕竟在这里要是有人敢杀他,那基本上就是直接和索拉姆开战了。

    就在索拉姆和萨米尔谈好之后,准备送他出去的当口,伊莎贝拉进来了,同时还带了一个对萨米尔不怎么好的消息。

    “大人,东区竞技场的承包人拉扎格先生来了,还带了一群奴隶来,是您的报酬。”

    一听到拉扎格来了,萨米尔立刻吓的脸色发白,没办法,仇人已经杀到眼前了,他不怕才怪了。而且想想他都做了些什么吧,萨米尔自问要是处在拉扎格那个处境,绝对是不会放过他的。

    于是萨米尔赶紧把求助的目光看向索拉姆,他现在唯一的依靠就是索拉姆了。

    看到萨米尔吓成这样,索拉姆也是一阵无语,你要是没这胆子,当初干嘛要招惹拉扎格呢?真是不自量力!不过既然答应萨米尔了,索拉姆也不好什么,只能安慰道。

    “你先下去吧,对了从另一边走,别真碰上了。“完索拉姆又转头冲着房间里的一个阴影处道。

    “对了,崔斯姆,你最近看着点他,别真让人把他干掉了。另外你去跟瓦希德一声,叫他多派点人巡逻,顺便再派一些可靠的人来保护他。”

    只见,原本空无一人的阴影处突然出现了一个人,正是崔斯姆。在听到索拉姆的命令之后,崔斯姆点了点头,就带着萨米尔从另外一边离开了房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