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八章:维金斯狂战士奴隶(求月票,求订阅)
    对这个要求,索拉姆倒不觉得为难。只是有点好奇,这个拉扎格为什么会找上自己,他和拉扎格别交情了,就是连见面也只有这么一回。

    按照他的江湖地位,不应该连一个施法者都不认识。

    索拉姆也没打算隐瞒这个疑问,于是就直接当着拉扎格的面把这话问了出来。

    听到索拉姆的问题,拉扎格那原本就苦闷的脸庞就变的更加苦逼了。不过他也没有避讳索拉姆,直接把原因了出来。

    自从奴隶暴动之后,他的麻烦就不断。首先他让东区大竞技场名声受到了致命的打击,让观众和奴隶商人,都对他失去了信心。

    没有观众的东区大竞技场,还叫东区大竞技场吗?没有奴隶商人的进驻,那就意味着东区大竞技场的周边产业受到前所未有的损失!

    而且在卡林港这个地方,从来都是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因为这次的麻烦,原本一些和拉扎格合作良好的商业伙伴,一个个都对他避之不及,导致现在他就是想找奴隶再开竞技场都有点困难。

    而光靠他自己的奴隶来源完全撑不起这么大摊子。

    这些人在没有看到拉扎格能展现解决问题的能力之前,他们是不会贸然帮拉扎格的!毕竟要是拉扎格失败了,他们的投入就打水漂了。

    现在已经不少人觉得拉扎格已经不适合再成为竞技场的承包商了,就是连国王也在考虑是不是该换一个承包商了。(两大竞技场在名义上是国王的财产,对此国王有很大的发言权)

    俗话的好,墙倒众人推。

    他拉扎格做生意自然不可能处处与人为善,老头这些年来敌人也是一大堆。可在之前,他贵为东区大竞技场的承包商,实力强劲,黑白两道他都有着非常强大的能量,那些敌人就算恨他,也拿他没辙。

    可现在不同了,他的承包商的地位已经不稳了,上层也因为这次暴动事件对他产生了怀疑。

    所以那些曾经的敌人也都跳了出来,这次国王有意换一个承包商,就是那些敌人撺掇了,要不是拉扎格多年来累积了非常丰厚的人脉,要不然搞不好真的就换人了。

    可即便如此,现在拉扎格的处境也非常不好,毕竟他要是对外再没个交代,那他的位置也坐不久,他必须要给所有人信心,让所有人都明白,他拉扎格还没老,他还能掌控局面!

    而要证明这些,还有什么比揪出幕后黑手更好的方法呢?只要揪出幕后黑手,那么那些跟风的敌人就会被震慑,只要他们不捣乱,拉扎格有的是办法解决面前的麻烦。

    而拉扎格之所以会来找自己不熟悉的索拉姆帮忙,也是因为他那群敌人的杰作!特别是西区大竞技场的承包商费萨勒,在其中起到了非常不好的作用!

    没办法,他以前得罪的人太多了,其中也不乏很有能力的,这些人要那些和拉扎格关系不错的法师对付拉扎格,有点困难,法师也不是那么好控制的。但要他们袖手旁观,倒不太难。

    那些法师只要啥都不干,就可以得到不少好处,只有傻瓜才会费力帮拉扎格呢。

    所以拉扎格才只能找索拉姆了,这还多亏了索拉姆在卡林港没什么关系,所以其他人就算想要索拉姆袖手旁观都没关系来传话。

    不过,索拉姆对这件事其实也不太热心,或许是上辈子的知识作怪,让他对做奴隶买卖的人都有一种天然的反感,所以哪怕拉扎格这人会话,给索拉姆的感觉也非常不错,但他还是不准备掺和这些事。

    可还没等索拉姆把拒绝的话出口,拉扎格就先一步拿出了一只盒子,推倒了索拉姆的面前。

    “索拉姆阁下,只要您肯帮忙,那么这些东西,就作为您的报酬!”

    也不等索拉姆什么,拉扎格就提前打开了盒子,只见盒子里躺着一个剑柄和数张契约。

    “这个剑柄,是我早年收集的一件非常其特的魔法物品,虽然没什么攻击力,可在治疗上有着非常卓越的效果,至于那些契约,是我送给您的一队奴隶战士!只要您在这些契约上签字,那些人将绝对不能背叛您!这些人可都是来自北海的维金斯狂战士!”

    所谓的维金斯狂战士和普通意义上的狂战士有很大不同,首先,这里的狂战士并不是职业,而是称号,是维金斯人中一种特别的称号。

    维金斯人是生活在北海一带的海岛居民,他们其实是冰风谷野蛮人的一支,只是在很多年以前就出海生活了,这造成了他们的习俗和生活习惯和现在野蛮人差别很大,而且野蛮人也不承认这些人是野蛮人的血脉,双方见面就开打。

    因为生活在贫瘠的海岛上,所以基本上维金斯人都是海盗,他们以劫掠为生,也正是这种特殊的环境造就了维金斯人的战斗力是出了名的强横!

    在千年前,维金斯人甚至一度是整个沿海地区的噩梦!基本上所有的沿海的城市和村庄都是他们劫掠的对象,哪怕是到了现在,这些维金斯人依旧活跃在北海的航线上,有时候他们还会南下和他们的同行抢生意。

    维金斯狂战士,可不是狂化之后变得神志不清的杀人狂(狂战士)他们是冷酷与狂热的完美结合体——一个出色的维金斯战士,如果想要取得狂战士的称号的话,则必须要做到这样的事情:

    两艘互相之间互不统属,没有盟约的龙首战舰。(维金斯人的常用战船造型)

    在相互遇到之后,他们不会像是其他海盗那样,仗着人多势众一拥而上,而是无声的将两艘船靠拢,搭上跳板,双方各出一名战士单挑。

    在其中之一死掉之后,则由同属的一方再出一名战士,继续单挑。就这样,直到一方船上的战士全都死掉之后,这场血腥而壮烈的比试才宣告结束。

    而一个维金斯狂战士,便是在这样的形势下诞生:第一个出场——之后在单挑之中将对方整条船的几十个维金斯战士一一杀死。只要能做得到这一点,就会被冠以狂战士的称号,享受无尽的荣誉。

    然而,能做到这一点的维京战士少之又少——如果他们的对手是其他人种的话,比如北地人,卡林珊人,安姆人,泰瑟尔人等等——他们都很有可能完成这一项。

    但是,他们的对手却是和他们一样强壮的维金斯人。

    维金斯人是整个费伦人类中最强壮,最狂暴,最厉害的战士——而维金斯人中的维金斯人,则是狂战士。

    拉扎格为了让索拉姆出手,居然出手这么大方,这种维金斯狂战士很少被俘,他们一般都会血战到底,要是普通维金斯人倒有可能,毕竟是海盗来的,保命是第一要务,这也是野蛮人看不上他们的原因之一。

    可被冠有狂战士名号的维金斯人,就不大可能了,这种千中无一的战士是非常高傲的。战斗的时候既狡猾又嗜血,一旦失败不可避免,他们就会尽最大可能拖更多的敌人一起死。

    所以这种战士很少会被调教成奴隶战士。

    以至于索拉姆听之后,把那个魔法剑柄都抛到了脑后。一把拿起那些维金斯狂战士的契约,开始翻看,索拉姆在北地的时候,也只是听过这些战士的传闻,倒没有真正见过。

    索拉姆拿起那张契约看了看,一共有13名维金斯狂战士!其中等级最低的是13级战士,最高的是一位17级战士。(狂战士的产生有很大的偶然性,所以不一定都是高级战士)

    “你是怎么弄到这么多维金斯狂战士的?”这些战士可不是阿猫阿狗,到哪都能弄到,一下子拿出13名狂战士,这绝对是大手笔。

    “呵呵,这是之前闻风节的时候,我从坎陆斯特意买回来的,据是坎陆斯和那群维金斯海盗经历了一次大战,所俘获的俘虏。”

    维金斯人是一个很顽固的民族,他们一直都保留着自己的生活方式,并抗拒任何改变。坎陆斯那帮奴隶贩子和海盗在很多年前就想把他们收归到自己的麾下。

    可是顽固的维金斯人通通拒绝了,并且还不时的去袭扰和掠夺坎陆斯,这让坎陆斯人非常讨厌他们,于是几乎每隔几十年,维金斯人和坎陆斯就会爆发大战。

    不过基本上都是坎陆斯大胜!因为维金斯人是部落制度的,彼此之间互不统属,也从来不团结,彼此攻伐也很常见,就算一起去攻击坎陆斯,也是各打各的,所以总是让坎陆斯人个个击破。

    听到这个原因,索拉姆有点感慨的点了点头,其实按照维金斯人的战斗力,真要是被捏成一股绳,别坎陆斯了,就是所有沿海国度都不是他们的对手。

    不过感慨归感慨,索拉姆还是不打算答应拉扎格,他对奴隶的兴趣也不大,最主要的是,索拉姆也没有必须答应他的理由。

    可就在索拉姆把那些契约放回盒子里的时候,突然愣了一下,然后到处看了看,好像在找什么。就在拉扎格一头雾水的时候,只见索拉姆终于把目光看向了那把剑柄。

    这把剑柄很明显是一把剑断裂之后残留下来的,上面还有一段剑刃的残留。拉扎格当初得到它也是一次意外,后来无意中发现它可以一天释放一次“强效复原术”,拉扎格才没有被像垃圾一样丢到。

    可它的具体的来历,拉扎格这么多年都没有查出个所以然来。

    索拉姆拿起那把剑柄之后,愣了一会儿,又把他放了下来,可过了一会,他又把他拿了起来。

    最后愣了半响,索拉姆开口把屋外的迪亚艾丁叫了进来。

    “你去找凯瑟琳,让她把麦卡锡叫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