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五章:兄弟(一)求月票,求订阅
    在莉莉丝属性的三天后。

    “你什么?”索拉姆看着眼前的人,皱着眉头道。

    这些天,索拉姆根本没出门,他一直在研究发生在莉莉丝身上的事,他对莉莉丝能半元素化很有兴趣,要知道,索拉姆可是元素萨满,多研究下莉莉丝的半元素化,对今后道路也好处。

    甚至要是索拉姆能破解莉莉丝的转变,那有朝一日,搞不好他自己也可以完成半元素化,也不定。

    可是就在索拉姆醉心于研究的时候,几天不见的萨米尔突然拜访了,同时也告诉了索拉姆,那群刺客的来历。

    “这些刺客是你们家的?”

    “不是!不是我们家的,而是我的某一个兄弟的。”萨米尔赶紧解释其中的差别,他可不想索拉姆有什么误会。“这是两个概念!”

    “这有什么不同!你兄弟的不就是你家的?”

    “这其中差别可大了,这里面的事,一句话两句话,也不清楚。可是我可向你保证,这些刺客就是我二哥手下的人,和我,和我的家族都无关。”

    萨米尔并不想把家族正在进行继承人争夺的事,弄得满城皆知,所以就把一些事含混过去了。

    索拉姆虽然不明白其中的弯弯绕,可是还听懂了其中的差别,也就是,这些刺客不是那个什么法德勒莱哈家族的人,而是萨米尔二哥的手下。

    “这些事可以先放一边,我感兴趣的是,到底是谁要杀我?”既然萨米尔和他的家族无关,那索拉姆也懒得考虑了,到底他们只是刺客,来自哪里并不重要,问题真正核心是,究竟谁要杀他?

    “应该是利齿公会!”对于这个问题,萨米尔倒是回答的很痛快!

    因为从这两具尸体身上,萨米尔发现了一种没用完的毒药,而这种毒药和利齿公会用来袭击特古拉的毒药成分一模一样,这就不难想到,这些刺客之前应该和利齿公会合作过。

    再联想之前,索拉姆从利齿公会手下救下特古拉,还让利齿公会损失惨重,就不难猜想到,要杀索拉姆的人,就是利齿公会。

    事实上,萨米尔的发现还不仅仅是这些,想想利齿公的杜鲁门居然可以光天化日之下行动,而没有引起任何反弹。再想想利齿公会居然能得到和他二哥手下一模一样的毒药,甚至到二哥的手下回去刺杀索拉姆。

    这些事让萨米尔已经可以肯定,他的二哥已经和利齿公会勾搭上了!萨米尔可记得,他二哥的舅舅,就是治安委员会的一员!要是有这么个人物为杜鲁门打招呼的话,他光明正大的行动,也就不出奇了。

    不过这个猜想,他不想告诉给索拉姆,还是那个原因,他不想把继承人争夺让太多人知道。

    “利齿公会?他们为什么要对付我?就为了当初我救了特古拉?”索拉姆曾经猜过是不是利齿公会要对付自己,可是之后他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原因很简单啊,要是他们之前就有这种能力,干嘛不直接用在特古拉身上。要是派那些刺客去刺杀特古拉,根本就不会有后面索拉姆救特古拉这种事了。

    对索拉姆的疑问,萨米尔只是耸了耸肩,这个问题在萨米尔看来很简单。

    “看来,您还真不明白利齿公会是个什么德行。这群兽化人可是出了名的睚眦必报,您救了他们的仇人,还杀了他们那么多人,他们当然对您恨之入骨了,再加上要他们对付一个住在莫德萨克会馆里施法者,的确有点难度,所以自然就请杀手了。”

    索拉姆听了这个理由,觉得勉强得过去,但还有个地方不通。

    “那他们为什么不用刺客,去解决特古拉呢?再怎么,他们对特古拉的仇恨层度,也不应该超过我吧?”

    还别,这点萨米尔还真想过这点,可是他想了半天,也没摸出什么头绪,只想到了一个不是理由的理由。

    “可能他们是打算,先收拾您之后,再去找特古拉,毕竟对一群刺客来,对付一个施法者比对付一个狂战士要难的多,所以他们打算先干掉您,再去解决简单的目标。”

    他们不知道的是,对于刺杀索拉姆这件事,根本就是一个老不正经临时做的决定,所以逻辑性上自然差点。

    *******

    “爸爸,你的意思是,默多克那一组人已经全部牺牲了?”而给萨米尔和索拉姆留下一头雾水的老不正经,现在正在被一个光彩照人的女人质询!

    杜勒姆看着面前一脸严肃的女儿,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件事,只能默默的低着脑袋默认了,这事的确是他自作主张,他也没想到,默多克一组人居然会被人找到安全屋,然后给一锅端了。

    “娜泽尔,怎么跟爸爸话的?”就在女人继续准备话的时候,突然一个很有磁性的男低声插了进来。

    还没有等娜泽尔什么,一个男人就走过来,一把拉过娜泽尔,也不管她还有点不服气,把她推倒了身后。然后有点歉意的对杜勒姆道:“对不起,爸爸,娜泽尔就是这样,有点急性子,她不是故意的。”

    杜勒姆看到有人帮自己话,立刻就抬起头来准备点什么,可是他刚刚一抬头,就看到自己的女儿娜泽尔正瞪着他,就赶紧又把头低了下去。

    杜勒姆这辈子,一向是天不怕地不怕,可是老了老了,却越来越怕自己这个女儿了。其实,杜勒姆也不是真的畏惧自己的女儿,更多是的歉疚。

    老头这一生,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外面漂泊,对家人,对女儿亏欠太多了,终于等到妻子逝世后,他才真正知道,亲人的重要性,所以老了老了,就想弥补之前的过失,可是这么多年的失责,让女儿很难和他亲近。

    于是女儿越是对他冷漠,他就越迁就女儿,谁叫他没有尽过父亲的责任呢?他总想把这么多年亏欠她的,都还给她,所以他总是在女儿面前显得比较弱势。

    “娜泽尔!”那个男人很显然不满意他妻子的这种态度,在他看来,两父女有必要搞得这么僵吗?

    听到丈夫的训斥,娜泽尔虽然有点不服气,可是并没有什么,只是把头转向了另一边。

    “爸爸,您给我到底是怎么回事?默多克可是您亲手调教的,按理来,不应该这么容易被杀吧?”那个男人看到妻子这种表情,也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岔开话题,起了杜勒姆先前报告的事。

    这两父女的心结,已经很多年了,其实娜泽尔并不是真的讨厌她的父亲,只是她根本不知道怎么对她父亲表达亲近,所以每次对话都变得硬邦邦的。

    杜勒姆看了看自己的女儿,发现她没有瞪自己了,才放心了不少,也许是之前真的对女儿亏欠太多,每次被女儿瞪的时候,杜勒姆心中总是不出的心虚。

    “唉,这事还要从“白毛”那只白老鼠起,我总觉得,那老东西知道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东西,所以我就打算卖给人情给他,希望能套点东西出来,正好,有个施法者让利齿公会损失惨重,于是我就打算......”

    “于是你就自作主张,派默多克他们去行刺那个施法者?你是怎么想的?那可是施法者!不是随便的阿猫阿狗,你居然在没有任何好处的情况,就主动揽事上身!我早过,不要你过来,不要你过来,现在好了!白白的损失了默多克和那么多好手!”

    原本在一边打算听听自己父亲有什么好解释的娜泽尔,听到这里又忍不住对杜勒姆一顿数落!

    她太清楚自己的父亲了,从年轻的时候,就是这样,想一出是一出,要不然他也不会抛妻弃子的跑出去闯荡。还闯了这么多年,什么名堂都没闯出来。

    他对什么都没有计划,完全是随着心意来,不去想想得失,总是乱来,到最后什么都弄的一团糟!

    杜勒姆被女儿数落的头都抬不起来,他原本的想法现在已经不重要了,反正他造成的损失已经摆在面前了,他也没有底气去反驳。

    边上的男人,看到杜勒姆被数落的这么惨,忍不住咳嗽一声,意思是给自己老丈人留点面子,好歹几十岁的人了,哪有这么被女儿训的。

    可是他不咳嗽还好,他一咳嗽,娜泽尔立刻把目标转向了他。

    “咳什么咳!还有你!瓦西姆!我当初就了,不要让他出来乱搞,让他老实呆在家里,可是你非不听!非听他忽悠,好了,现在出事了,你就又出来装好人!难道这是我一个人的事?损失的不是你的人?你现在装好人,好让他继续这么闹下去?”

    原本瓦西姆是一场好心,可是没想到把火力居然引到自己身上了,搞的瓦西姆也是一阵尴尬,他当然知道自己妻子的是正确的,可是对面的老人,是她老爸啊,也是自己的老丈人!

    原本他老人家已经隐退了,要不是为了他们,也不会放着清福不享,带着自己的弟子出山为他们打拼了。就为了这份情,瓦西姆也认为就算老人做错了什么,也不应该这么不给面子。

    可是,没想到还是被自己老婆一顿喷,不过他也没办法。自己这个妻子就是这样,由于从家里没有父亲,妈妈又是一个典型的贤妻良母,没什么主见,所以就导致了她从就养成了一幅泼辣脾气,极有主见。

    平时还好,她还会给他这个丈夫面子,一切以他为主。可是一旦遇到了她看不惯的事,她就会毫不给面子,就像现在这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