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二章:兄弟情深(求月票,求订阅)明天中秋快乐!
    湛蓝幽能戒指索拉姆一直都很少用,大部分时间都被遗忘了。不过在看到崔斯姆半卓尔的身份之后,索拉姆就想起了这件魔法物品,毕竟卓尔的天生魔抗高是出了名的,半卓尔一般也会继承点这种天赋。

    而这枚戒指上面的法术,都是心灵法术,而心灵法术是无视魔抗的(这一点我也不肯定,不过就这样吧),这种法术只看心灵强度的。

    所以在出其不意的情况下使用心灵法术,往往可以起到一些出其不意的效果。

    崔斯姆也没想到,索拉姆一个地表人居然会心灵法术,所以完全没有任何准备的就中招了。

    没等崔斯姆从心灵法术中挣脱,索拉姆的下一道法术就又来了,三级死灵法术“梅克鲁神经切割术!”只见索拉姆整个手掌被一团白光包裹,同时索拉姆把这只手轻轻的打在崔斯姆的脖颈处。

    崔斯姆现在一百岁,他的整个童年都生活在尔虞我诈和惨烈的厮杀中,所以心灵的坚韧程度比一般人强太多了,一个“心灵震撼”虽然让他动弹不得,但持续的时间却非常短。

    可还没等他彻底恢复行动能力,就发现,他的身体这次真的动不了了,而且更糟糕的是,他连自己脖子以下的部位都感觉不到了。

    (梅克鲁神经切割术,三级死灵法术,可以在一瞬间就阻断神经传输,持续时间根据施法者等级来,一个施法等级+1分钟,基础持续时间3分钟。优点是对破魔抗很出色,缺点是必须贴身使用,对很多法师而言这个法术很鸡肋,只有一些拥有近战基础的法师才能用)

    这些事发生的太快了,从崔斯姆暴起袭击索拉姆,在到索拉姆彻底制服崔斯姆,其实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呢,崔斯姆就跟死狗一样躺在了桌子上。

    “你对我做了什么?!!!”这时候崔斯姆才凭借着坚韧的心灵抵消了索拉姆的“心灵震撼”,他也终于可以开口话了。不过这次开口,崔斯姆的声音中带着的惶恐是个人都听的出来。

    “没什么,只是把你的脊髓神经给切断了而已。”

    “脊髓神经?”虽然崔斯姆也不太清楚这东西是什么,可是一听就知道绝对不少什么好事。

    一看崔斯姆不知道这是什么,索拉姆只能跟他解释下。

    “就是连接身体和大脑之间的主神经,就是因为它,你的大脑才可以控制和感受你的身体。这地方不仅重要,而且非常脆弱,比如要是有人狠狠的击打你的后劲或者后脑处,你就会晕倒,那就是因为这段神经被压迫,直接导致了你身体罢工。”

    虽然索拉姆了一大堆,可是崔斯姆还是似懂非懂,他上哪知道这种人体知识去,这种知识可是很珍贵的,一般人要学,除非亲自去解剖,而在大陆上,随意亵渎死者可是大罪,所以除了法师,还真没人会这玩意。

    不过重点崔斯姆还是听出来了,这东西对人体很重要!而索拉姆刚刚就切断了他的这玩意!

    “你切断了那东西,我会怎么样?”

    “不怎么样,就是不能动而已,没生命危险的。”

    听到没有生命危险,不仅是崔斯姆,就是狄斯奥也松了一口气,狄斯奥现在已经不知道什么好了,明明索拉姆对他们有恩,可是崔斯姆刚刚却恩将仇报,这让狄斯奥很是为难。

    现在索拉姆能制住崔斯姆,他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在他心里索拉姆是好人,应该不会对崔斯姆怎么样的。

    可是索拉姆接下来的一句话,就又让他的心提了起来!

    “不过嘛,这种状态将是永久的!”

    “你什么意思?”崔斯姆立刻质问道。

    “意思就是你瘫痪了!”索拉姆耸了耸肩,一脸轻松的道。

    索拉姆的话音刚落,就听背后“普通”一声,那个黑大个又给索拉姆跪下了。这次,黑大个依旧不知道怎么,别人明明救了他们兄弟,可是他弟弟却恩将仇报,他能怎么办?加上他嘴笨,也不知道怎么。

    所以干脆就跪在地上一声不响的磕头了。

    “别给他下跪!狄斯奥,不用求他!我就是死也不会做奴隶的!起来!”崔斯姆虽然对自己瘫痪感到绝望,可是他还是不愿意做奴隶,更不想看到自己的兄弟这么卑躬屈膝!

    他们为什么逃出来,还不是为了不被人继续当做奴隶!要是在地表世界一样要做奴隶,那他们九死一生是为了什么,要是不能改变被奴役的命运,他情愿死!

    可是狄斯奥不这么想,崔斯姆有着强烈的自尊心,可狄斯奥没有,他从就在奚落和侮辱下长大,自尊心什么的对他而言,完全不存在,他这辈子只有崔斯姆一个亲人。

    在他看来,只要能保证崔斯姆平安无事,那么其他的事都不重要。更何况,只是磕头而已,算的什么?

    “我黑大个,你也别跪我,我对你们两兄弟算是仁至义尽了吧?可是这弟弟是怎么报答我的,他不感恩就算了,居然还想对我动手,你真当我圣人来的?”

    索拉姆没看跪在地上的狄斯奥,而是转身把椅子放好,又给自己到了一杯酒,就坐了下来。

    “你想怎么样?”崔斯姆看到狄斯奥还在那一个劲的磕头,眼睛中都冒火了。

    “不想怎么样!你现在就自由了!我只是把我给你的,拿回来点而已,想想你之前,只能一动不动的等死,是我花十万金把你治好,要不然你能这么生龙活虎的袭击我?”

    “我也是看在这个傻大个的面子,才没有弄死你,不过是又把你变的躺着等死而已,怎么样?我这人还算公道吧?那十万金币我也不用你还了,我们算是两清了。”

    着,索拉姆回过头来看向狄斯奥,道:“傻大个,别跪了,起来带着你弟弟走人吧,反正已经浪费了十万,没理由还在乎你的一万金,你们自由了。”

    这话让崔斯姆和狄斯奥都愣住了,他们没想到索拉姆真的放他们走了!

    其实他们不知道,索拉姆打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要什么奴隶,买他们完全是兴致来了,钱什么的他又不在乎,刚刚不过是被崔斯姆那副态度气到了,所以吓吓他们而已,崔斯姆十几分钟过后就能恢复了。

    现在吓也吓了,气也出了,那现在不放他们走,留着干嘛?要不是伊丽莎白没有能力在这个城市里活下去,索拉姆一样放了她,他又不需要什么奴隶。

    狄斯奥傻愣愣的看了看索拉姆,又看了看自己的弟弟,才咬牙道。

    “大人,我不走!我愿意留下,只要你把我弟弟治好,我愿意留下!”

    索拉姆有点不耐烦的看着这个傻大个,我要你干嘛?一个傻大黑粗的家伙,留着暖床吗?

    “我,你就算留下,也不过是还我之前的人情。你现在用这个来求我,有意思吗?我你会不会算账啊?滚蛋!”

    “我不!”

    “滚!”

    “不!”

    这个傻大个真是个傻大个,要他走人,他非不走,反而一个劲在那里犟。到最后,居然抄起桌子上用来切烤羊肉的刀子,一把就抵在直接的喉咙上!

    “大人,我知道是我们兄弟不对,我也知道我还不清您的人情,我现在就把这条命给您,算是我还债了,我只有一个要求治好我弟弟!”

    “不要!”看到狄斯奥居然拿自己的命换自己被治好,崔斯姆立刻叫道。他就这么一个哥哥,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他为自己去死呢?就像狄斯奥想的一样,狄斯奥也是他崔斯姆唯一的亲人,要不是他,他早就死了!

    于是崔斯姆不顾一切的嘶吼道:“把刀放下!狄斯奥!放下!我不需要治疗,不需要!把刀放下!”

    崔斯姆或许狼心狗肺,可是对他唯一的亲人,狄斯奥,他永远做不到冷酷无情,他到现在还记得,他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他当初因为一次在家族的比武中,打败一个纯种的卓尔精灵。一个低贱的混血,居然敢击败一个纯种卓尔精灵,这是所有卓尔不能容忍的,所以他必须要受到惩罚,那时候他被下令打个半死,同时10天不准吃东西。

    就是他这个傻哥哥,宁愿自己饿肚子,都要把自己的食物悄悄的给自己,让自己挺了过来,而他自己差点饿死!这种事简直不胜枚举。

    所以,崔斯姆情愿自己瘫痪也不想看到狄斯奥为了自己受到一点点伤害!

    索拉姆也一脸懵逼的看着眼前的兄弟情深,他不过就是开玩笑而已,怎么搞成这样?搞的自己跟个恶霸似的,这算什么事嘛?

    狄斯奥没有听自己弟弟,而是深深的看了崔斯姆一样,然后拿起刀狠狠的扎向了自己的喉咙,这家伙连索拉姆的答复都没听,就自顾自的干了。

    “不要!!!”看到狄斯奥的动作,崔斯姆整个心都要炸开了!

    不过,索拉姆不可能看着这家伙在自己面前自尽!所以在刀尖快要刺进皮肤的时候,索拉姆一个飞踹就把这家伙给踢出去了。

    “真是秀逗了,我还没答应呢,你这么急着找死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