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三百五十一章:崔斯姆和奥狄斯(求月票,求订阅)感谢假面舞天打赏
    原来,伊莎贝拉的确有女爵的头衔,她的家族向上追溯,还真是兰开斯特王室的分支,所以她和伊丽莎白用血源关系,也不算错。

    可是她的家族到如今,已经岌岌可危了,他的家族在数十年前就因为一些原因,陷入了财政危机,到了她接手家族,这个财政危机已经危险到了她的家族。

    她的家族欠下了大公整整三十年的赋税,之前她一直靠着和大公的关系压制着这个事情,可是就不久前,她家的一个对手看中了她家的葡萄园,把这件事爆了出来了。

    这下大公想装作看不到,都不行了。按照陶特森公国的律法,贵族必须每年给大公交税,虽然大公并不怎么看中这些钱,毕竟在陶特森公国,大公拥有最多的土地和众多的葡萄园,钱多的都没处花了,根本看不上这点钱。

    可问题是,这税收代表则领主和封臣之间的义务,要是大公当看不到,那就破坏了领主和封臣之间的古老义务,那就麻烦大了!国内的臣子绝对会闹起来的。

    所以哪怕大公和伊莎贝拉关系再好也扛不住,不过大公还是出手帮忙了,就是让伊莎贝拉的家族进行补助赋税,并且处以了双倍罚款!

    这看起来很严厉,可是伊莎贝拉知道,大公为了这个已经担了很大非议,因为按照公国法律,要是有贵族欠下大公三年赋税,大公就能降爵,超过10年就能除爵!现在只是罚款,简直是**裸的偏袒了。

    可是就这样伊莎贝拉依旧对此无能为力,虽然一年的赋税不多,可是这有整整30年啊,再加上双倍罚款,这绝对是一笔巨款了。

    为此伊莎贝拉只能抵押了自己家的所有家产给大公,从大公那借钱还了债,不过这又引来了其他贵族的不满,大公这么做简直是在开玩笑,是抵押,可是那些产业不都在伊莎贝拉手里?

    而且这件事的性质也变了,从伊莎贝拉欠国家钱,变成了大公私人借钱给伊莎贝拉。到时候大公想要她还钱就还钱,不想的话,就当没有这笔钱,那伊莎贝拉不是啥惩罚都没有,这是对公国法律的践踏!

    这事闹的太大了,连大公家族内部都对此非常不满,法律是大公统治的基石,大公自己居然去明目张胆的破坏,那不是开玩笑嘛?

    没办法,大公只能把还钱期限设定为三年,要是三年之内换不了钱,伊莎贝拉的资产就会被拍卖。

    其实这事要是偷偷来,估计别人就不当回事了,可是窥视伊莎贝拉家族葡萄园的家伙一直盯着伊莎贝拉,这事才会越闹越大,最后大公也只能表态了。

    之后的事情就简单了,伊莎贝拉为了换钱,只能出来做生意了,在光耀平原这种平和之地,很少能有什么暴利行业让伊莎贝拉这么快凑够钱,只能冒险出来做生意了。

    开始还很顺利,她贵族的身份还是有点用的,之后伊莎贝拉又经由一个朋友接触到了海洋贸易,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发现海洋贸易果然很赚钱。

    于是她就经不住诱惑下海了,结果她第一次自己亲自出海,就被海盗劫了,之后的事就是这样了。

    就在伊莎贝拉絮絮叨叨的述则自己的经历的时候,默罕默德就带着会馆的服务员上来布菜了。这女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没和人交流了,居然对这些人进来一点反应都没有,还是絮絮叨叨的述着自己的遭遇。

    索拉姆倒没有阻拦,这个女人一个人抗起了一个家,又千里迢迢跑出来做生意,在索拉姆看来还算不错,比一些男人都有担当,既然她想,那就让她呗,反正索拉姆也没什么娱乐的,就当打发时间了。

    等菜都安排齐全了,默罕默德才让人叫那两兄弟叫上来。等人上来,默罕默德就准备走人了,不过,索拉姆还是把默罕默德留了下来,这让默罕默德有了几分欢呼雀跃,这离他的目标更近了一步。

    “都坐下吧。”看到两兄弟好像有点手足无措,索拉姆就主动开口请他们坐下了。等所有人都坐下了,索拉姆才对那两兄弟开口。

    “你们做下自我介绍吧,我花了那么多钱,到现在都不知道你们的名字呢。”

    只见那个半卓尔脸色深沉的道:“我叫崔斯姆,他是我哥哥叫奥狄斯。大人,我非常感谢您的出手相救,您的钱我会一定还给你的,但我两兄弟不做奴隶!”

    这话让在场的默罕默德一下子就跳了起来,破口大骂道:“想的美!大人为了你们两兄弟花了十几万金,你一句不想做奴隶就想走?而且这事轮到你们两个奴隶反抗吗?”

    默罕默德这幅做派其实更多是做给索拉姆看的,让他看看自己为了他的利益是多么奋不顾身,当然这只是手段,当不得真的,但这的确可以拉近两个人距离,任何人都会对帮自己话的人有好感的。

    所以别看现在默罕默德急匆匆的没什么城府,可是这也恰恰明了这家伙是个聪明人。

    奴隶两个字让崔斯姆脸色更加黑了,不过他一个半卓尔本来就半黑不白的皮肤,所以不太看不出来,不过从他陡然尖利的眼神中,可以看的出来,他生气了。

    还别,这眼神的确很吓人,至少默罕默德被这眼神扫了下,就有点心惊肉跳的感觉。倒是黑大个奥狄斯有点左右为难的看了看自己的弟弟,又看了看索拉姆。

    他现在很矛盾,他答应过了索拉姆只要他救了自己的弟弟,他就给索拉姆当牛做马,现在他弟弟的话,简直是出尔反尔,在奥狄斯看来,这是不对的,可他又没法服弟弟,一直以来他都是听他弟弟的。

    只有索拉姆神色如常,他拿着酒杯,摸着下巴,一脸的轻松的看着这个不愿做奴隶的奴隶半卓尔。

    “十几万金币,你打算怎么还?”

    “我......”老实话,崔斯姆还真没想过怎么还这些钱,他只是不想做奴隶而已,只要离开这里就行了,至于这钱怎么还,或者还不还,那是以后考虑的事。

    “嘿嘿,大个子,你当初怎么跟我的?”索拉姆这回没看崔斯姆了,而是转头看向黑大个奥狄斯。

    “我过,只要你能救我弟弟,我就给你当牛做马!这话现在依然算数!”

    奥狄斯倒没有犹豫,在他看来,索拉姆对他们兄弟已经仁至义尽了,出钱买他们,然后花大价钱治好了弟弟,现在要他转头就走,奥狄斯做不出这种事。

    “奥狄斯!”崔斯姆都快气死了,他这个哥哥真是脑子有洞,好好的为什么要给别人当奴隶?就算索拉姆救了他们,但那又怎么样?他崔斯姆这辈子都不打算再给人当奴隶了,他受够了!

    “阿弟,我......”

    “闭嘴!听我的,我们走!这位大人,这笔钱我会还给你的,但我哥哥的事,您也当没听过。”

    完就拉着奥狄斯准备走,可是黑大个没动弹,依旧坐在那里,弄得崔斯姆狠狠的瞪着奥狄斯,可是奥狄斯依旧低着头一声不发。

    “嗯......其实吧,你这样,我也不是不能同意。可是你总得抵押点什么吧?不能你红口白牙的一,我就得信啊?我的样子长得很像白痴吗?”

    道最后,索拉姆的不爽的情绪都快溢出来了,是个人都听的出来!

    索拉姆原本的打算就是花点钱让这两兄弟自由的,可是没想到会花那么多,不过索拉姆直到崔斯姆开口话之前,也没有改变这个心意,他的钱都是白来的,花了就花了,他又不心疼。

    可是崔斯姆的这个态度让索拉姆非常不爽,哦!我花了钱,还在渥金神殿那里受气被宰,结果你一句冷冰冰的感谢之后,就打算离开。你好歹也也得有个被帮助的样子啊!这么天经地义的句你不做奴隶,然后转身就走?真当我是应该的啊?

    不过奥狄斯的话,让索拉姆又好受了点,至少真有人感谢自己,不然索拉姆这也太憋屈了吧。既然不爽了,那么先前的念头就变了,走可以,还钱吧,我愿意做善事,是我的事,可你不能当我是应该的!

    崔斯姆听到索拉姆这么话,整个人都转了过来,双眼阴狠的盯着索拉姆。

    “你想要什么?”

    “不,不,应该是你能给我什么!”索拉姆现在就觉得,当初要是让这货去死就好了,看这家伙的这德行,绝对是个白眼狼。

    索拉姆这话让崔斯姆非常不满,他现在身无长物,能怎么抵押?索拉姆摆明了是不让他走吗!

    要崔斯姆对索拉姆没有感激,那是假的,但是索拉姆让他当奴隶,他是绝对不会干的!他为什么要逃出来,不就是为了不再当奴隶嘛。

    崔斯姆假装考虑了一会儿,然后一转身,貌似在考虑得失一样,沉思了半天,同时身子在不知不觉间朝索拉姆靠近了点,在足够接近的时候,崔斯姆发话了。

    “好吧,我给你抵押!我给你......去死吧!”

    话到一半,崔斯姆突然暴起出手,跳过了餐桌直接向索拉姆扑去,双手抓向了索拉姆的脖颈,其他人被吓了一大跳!包括奥狄斯。

    不过索拉姆倒没有惊慌,甚至连座位都没有离开,而是抬起那只带着湛蓝幽能戒指的手指,指向了扑过来的崔斯姆!

    “心灵震撼!”

    还在空中的崔斯姆瞬间就大脑一片空白,全身都不能动弹了。之后更是啪叽一声直接扑到在了桌子上!好好的一桌子菜,就这样被糟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