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九章:看在我国庆还在医院照顾病人,请支援点月票和订阅吧
    崔斯姆这些天一直在忍受着巨大折磨,在他被傲慢的女牧师打伤之后,他就一直在这种痛苦中徘徊。他甚至都不能保持自己的神智。

    在之前还好,靠着卓尔精灵血统所带来的魔抗,以及他超越常人的生命力,他还抗住那致命伤害的侵蚀。可是直到他和哥哥奥狄斯真的逃出地底世界,他的情况就急转直下。

    他已经很多天没睁开过眼睛了,就在他身心俱疲准备放弃的时候,突然一阵耀眼的光芒打破了黑暗的沉寂,他的神智在恢复,同时一直折磨他的痛苦,也慢慢的被驱逐出去,一阵温暖的力量正在修复他虚弱的身体。

    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看到自己正躺在一团温暖的光芒之中,温暖的光芒正在洗涤他的全身。

    崔斯姆身上的皮肤居然开始蜕皮,宛若是从头到脚净化了一次,他的毛孔中渗出来一丝丝的黑色物质。这还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在柔和的神力下,崔斯姆身上所有的伤害和潜在的暗伤都被修复,后背上胸口前一道道的伤疤都逐渐消失,身上任何产生过疾病,任何受到过伤害,任何存在隐患的躯体位置,全部都被完全修复了一遍!

    崔斯姆感觉自己身体真的前所未有有的好,仿佛经历一次新生一样。

    随着崔斯姆的身体逐渐被修复,那团光芒也在安吉丽娜的引导下,渐渐的暗淡下去,直到崔斯姆慢慢的落回到地面,那些光芒也彻底消失了。

    “阿弟!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还没的崔斯姆弄清楚刚刚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就有一个巨大身影一把抱住了自己,崔斯姆都不用猜,就知道这是自己的那个傻哥哥了。

    也就是索拉姆买回来的黑大个,这家伙的名字就叫奥狄斯,也是半卓尔崔斯姆的哥哥。

    “没事,我没事,奥狄斯,你是怎么......”他刚刚准备问问奥狄斯,刚刚到底怎么回事的时候,奥狄斯就抱起他开始转圈了。

    直到那股女牧师开口打断他们,奥狄斯才放下了自己的弟弟,这里毕竟是大神殿,要是在这里吵吵闹闹始终有点不好,要不是看在索拉姆出了10万金币,这两个家伙绝对会被打出去。

    渥金神殿就这点好,有钱啥都好。

    等到一群人走出神殿,索拉姆就带着这两兄弟直接回到莫德萨克商业会馆。经过这么一番折腾,天早就黑了,索拉姆也只好把这两兄弟带回去。

    安吉丽娜还很赏脸的把他们送了出去,至于哈希卜则留在神殿,等自己的手下赶过来接他。

    对了,临走之前,索拉姆还花费了2000金,让安吉丽娜发了一个加急的讯息直接传往远在银月城的渥金神殿,让他们把自己的讯息传给梅维丝她们,也算是保平安了,同时也透漏了他不会在短期内回去。

    这个讯息是神殿与神殿之间的直接用神力来传递,所以很贵,但胜在快捷方便。

    *******

    “呼,默罕默德你安排这两个家伙住下,有什么事待会再,我现在就想洗个澡,身上黏糊糊的。”索拉姆一回到会馆,就把一群人丢在楼下,自己直接上三楼洗澡去了。

    索拉姆这个北方人,还是点受不了卡林珊的酷热,虽然到了晚上,气温迅速下降,可是那些汗水干了之后,身上就黏糊糊的,更难受。

    倒是剩下一帮人,留在楼下大眼瞪眼。

    这些人都是奴隶来的,怎么安排?不是应该用铁链锁住吗?默罕默德有点不知所措的看着眼前这三人,索拉姆要是不管,默罕默德可没有把握制住这三个人!

    不过还好,最有战斗力的奥狄斯、崔斯姆并没有做什么过激的动作,而是老老实实的等默罕默德安排。至于那个女人倒是双眼乱瞄,一幅不老实的样子,可是没有那两兄弟的配合,他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也掀不起什么风浪。

    只是,这两兄弟好安排,让自己手下腾出一间放给他们住一间就行了,可这女人怎么办呢?这可是索拉姆亲自要买的女人,放在他们身边,总有点不好。

    于是默罕默德一咬牙,就让两个手下抓住女人,直接送到索拉姆房里,虽然索拉姆交代过不要打扰他,可是没理由给他送女人他还会生气吧。

    “放开我!放开我!混蛋!”

    索拉姆正躺在浴池里,整个人都放空的时候,楼下走廊上就传来了一阵女人的尖叫,这让索拉姆很不爽!

    “吵什么呢?进来!”

    这时默罕默德才推门进来,他身后的两个手下则拉着那个女人。

    “大人,这不是让她伺候您沐浴嘛,结果......”

    “好了,不用了,你不我还忘记她了,她留下,你们下去吧,对了帮我弄点吃的,要多一点,顺便你待会也把那两兄弟叫来。”

    索拉姆一看这情况,就摆了摆手,让他们下去。

    默罕默德得到吩咐自然就出去了,女人也被他们留了下来。这女人一被放开,就准备冲到楼梯处想往下跑,可是还没等她冲过去,默罕默德就把们关上了。

    这下她就有点无路可逃了,当她转头看向全身一丝不挂泡在水里的索拉姆,立刻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全身紧绷的退倒了阳台的栏杆边上。

    “你不要过来,你......你......你过来,我就跳下去!”完整个人就跨坐在栏杆上,真有一言不合就跳下去的气势。

    “......”索拉姆顿时无语了,他还第一次看到有人这么威胁别人的。“你这个威胁还真有创意啊,拿你自己的命威胁我?你又不是我什么人,你觉得我会在乎?”

    这话一下子怼的那个女人不知道该怎么好了,的确,这威胁真的没什么力度,可她一个弱女子,你要她怎么样?去和索拉姆拼命吗?那只会更惨,她没接触过法师,但是传还是听过,她不会自找没趣的。

    于是她只能用自己命相威胁了,怎么她也值5000金,要是真的死了,那索拉姆不就亏了5000金,所以,弱者的威胁,真是......可笑!

    也许吧,可问题是她也没有其他选择了。

    “行啦,别坐那么高,真摔下去,我可不会救你,到时候,你就是想回也回不去了。”索拉姆并没有在乎她的感想,只是很随意的叫她下来。

    “回去?我还能回去吗?我回不去了,我回不去了!啊!呜呜呜......”听到索拉姆的话,这女人先是一愣,然后一下子哭了出来。

    她之前一直想逃,可其实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她逃走之后该怎么办,她学过地理,她知道从这里到她的家乡,光耀平原上的陶特森公国,起码几千里路,她一个人根本回不去。

    但是之前,这些事她从来没来的及想过,直到现在被索拉姆提起,她才恍然大悟,她根本回不去!

    “喂喂!我这人最讨厌别人哭了,你要是再哭,不用你跳,我就把你丢下,收声啦!”索拉姆这人不喜欢哭,不管是自己还是别人,他都讨厌,他认为这是最难看的一种表情。

    像那种什么女人哭起来梨花带雨,别有一番韵味的话,在索拉姆看来,完全是扯淡!眼泪鼻涕一脸也叫好看?皱着眉头抹眼泪也叫漂亮?真不知道那些话人在想什么。

    不过这个女人怎么可能听索拉姆的呢?她现在正是伤心的时刻,不哭能干嘛?她可没有索拉姆么那么大的神经。

    索拉姆被她弄的不耐烦了,直接一个“静音术”甩到那个女人身上,一下子世界就清静了,只见那个女人只能张着嘴干嚎,可是一点声音都没有。

    (静音术,一级附魔系法术,可以让受术者发出的声音消失,潜入的时候很有用。效果和沉默术不一样,不会打断施法,只能让人没声音,但是法师念咒语没声音和被沉默,是两个概念)

    这女人干嚎了一阵子,也发现不妥了,她发现自己不能发出声音,这下她可慌了,她听过很多关于法师的传,以为自己被法师剥夺了发声的权力。

    最后她只能哀求索拉姆放过她,可是要命的是,她光张嘴也发不出声音,索拉姆也懒得管她,早就扭过头去看风景了。最后她没办法,只能跑到索拉姆面前,张牙舞爪的表达。

    也不知道这女人怎么想的,刚刚一幅索拉姆要是过来她就要跳楼的样子,现在居然为了自己的声音,自动羊入虎口了,真不懂这些女人都在想什么。

    “你什么?”索拉姆当然知道这个女人想什么,可是刚刚警告过她,她不当回事,现在当然要耍耍她了。“我听不到!”着还指了指自己的耳朵,一脸爱莫能助的摇头。

    这把女人急的够呛,只能拼命指着自己的嘴,然后拼命摇头,她已经有点惊慌失措了,这么乱比划,鬼知道她现在表达什么鬼意思。

    等到索拉姆觉得给的教训差不多了,索拉姆才施施然的道:“还哭吗?”

    一听这个,女人赶紧摇头,拼命的摇头!

    “下次,你再哭,我就直接把你变哑,让你一辈子当哑巴!”完打了响指,解除了她身上的法术效果。

    “你......啊,我能话了,你......”

    “你什么你,给我倒杯酒去,真是一点眼力劲都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