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七章:隐情(求月票,求订阅)求保底月票,双倍啊
    “嘿,怀特,这么久没见,你还是这副懒样子,能趴着绝对不坐着,我,你年纪也不了,趁着能动,还是要多运动运动。不然再等些日子,想动都动不了。”

    老头喝着杜鲁门递过来的茶水,一脸微笑的调侃着怀特黑尔,好像多年不见的老友。

    “杜勒姆,要是只为了这些废话,你还是哪来的哪去,这次我也不计较你闯入,也算是顾全当初交情了,我是老了,可是收拾你,还是有力气的。”

    老怀特依旧没有睁眼,继续软趴趴的躺在软垫上。可是嘴里的话,就没那么软了。

    “别别,我也是想试试你而已,真没别的打算!咱正事,正事!”

    一听老怀特这么,杜勒姆立刻开始摆手了。他和老怀特虽然十几年没见了,可是他还是很清楚自己这个老朋友的脾气。年轻的时候,这家伙就天天一个笑脸挂在脸上,好像人畜无害。

    可是亲近的人都知道,这家伙是一个多么狠的人,这家伙从来不会什么过分的话,但一旦他认真话了,就不要把他的话当玩笑,他到做到的。

    要是杜勒姆还敢胡八道,扯东扯西的,他敢保证,这个看上去软绵绵的白色毛球,绝对会让自己好看。而杜勒姆也不肯定自己现在到底是不是怀特的对手。

    “吧!自从我那天知道是你送杜鲁门回来的,我就知道,你们迟早会来找我的。”

    “喂喂,别的好像我们是来占便宜一样,是交换,是交换来的,你们不吃亏!”

    “哼!吃不吃亏的,你心里有数!这次要不是为了公会的延续,我才不会答应你呢。”

    两老头的话,让杜鲁门有种云山雾罩的感觉,同时也惊觉,自己好像被扯进了一个巨大漩涡里面,看来那群找自己的人,也不是那么简单的。

    不过他也有点疑惑,既然自己老爹知道一些内幕,那为什么没有阻止自己呢?这不符合自己老爹的为人。这件事明摆着有鬼,老爹还很清楚,那为什么答应自己的要求呢?

    原来,杜鲁门能再次光明正大的出现,是有人找上了他。

    他这两年一直隐居在“巢穴”之中,甚至连鼠人内部的人知道他在那的都很少,可是那天,突然有几个人来到了“巢穴”,和他谈合作,完全无视了“巢穴”的守卫。

    (巢穴,是鼠人在卡林港地下深处挖掘的一个秘密基地,一般时候只有看管巢穴的人在那里,其他鼠人连巢穴的位置都不清楚,这是为了鼠人种群遭遇到巨大威胁的时候,用来保存种群的避难所)

    他们的合作的条件中,最重要的条件,就是让他能光明正大的出现在外界,同时也保证,卡林港上层不会对他怎么样。而作为交换,他必须为他们办事,具体是什么事,他们也没具体。

    当然,杜鲁门也不会傻乎乎的就答应,他必须看到诚意,不能别人什么就是什么吧?

    那群人也没有拒绝,而是真真正正的展现了他们的实力,他们带着杜鲁门见到一个他做梦都没想到会碰到的人物,卡林港治安协会的大佬,锡得尼·哈米德。

    所谓治安协会,就是卡林港除了禁卫军之外的最高暴力机构了,城防营,治安队,巡城营,都归这个协会管理。

    可以是卡林港除了国王之外,最有权利的机构了。这个协会的常驻代表,一共十三名,都是卡林港最有势力的贵族担任。

    他们和国王一向是各占卡林港半壁江山,卡林港的税收也是由这两家瓜分。而且有时候,这些协会的贵族在卡林港话比皇帝还管用。

    在卡林港做国王,是一个非常苦逼的事,国内一大帮拥兵自重的大贵族,根本不怎么鸟国王,在首都卡林港,国王也一样,照样管不了那些本地大贵族。

    要不是做卡林珊国王有巨额税收来做好处,估计真没几个人愿意做这个破国王。

    (根据卡林珊的政治规则,只要坐上国王宝座,那么卡林港的税收必须有一半归国王,任何人都不得动,只要违反会死的很惨,至于为什么会这样,外人就不知道了)

    而这些治安协会的贵族,背后都有实力派大贵族撑腰,他们的利益,就是国王都不能动。

    这些人本来也是那些大贵族的利益来源,毕竟卡林港这种国际大都市的税收真的是一块大肥肉,那些实力派大贵族不可能真的干看着。

    锡得尼·哈米德就是治安协会中的一位大佬,他的家族几代都在协会之中,也算的上是实力强大了,在他的背后则是卡林珊东部的几个大贵族,势力非常强大。

    由这位大佬开口保证,那么杜鲁门光明正大的出现在街头,任何人都不可能有什么话,毕竟大佬都开口了,其他协会的成员,绝对不会为了一个的杜鲁门就驳锡得尼的面子。

    至于,这位大佬会不会骗他?那就是玩笑话了,锡得尼·哈米德不是不会撒谎,相反这种人撒谎的技术比普通人不知道高明多少。

    可是对杜鲁门撒谎?有必要吗?或者杜鲁门有这个资格吗?他要是想杜鲁门死,简直不要太简单,何必费这力气呢?

    甚至,对利齿公会他想收拾就收拾了,只要不赶尽杀绝,利齿公会都不敢反抗!

    既然得到了保证,杜鲁门当然愿意和他们合作了,他要出去,也想出去,他无时无刻想要帮死去的蒂芬妮报仇,他要把特古拉给自己的屈辱都给还回去!

    杜鲁门当时以为,自己出去最大的障碍是他老爹,毕竟他老爹是什么人,他太清楚了,可是没想到的是,他老爹居然很痛快的就同意了,现在看来,这事还另有隐情,只是他不知道而已。

    “嘿嘿,看来你是知道点什么了,不然以你的性子,不可能看着杜鲁门跟我走,而不横加阻拦的。”杜勒姆一脸奸笑的看着老怀特,一幅我看穿你了的样子。

    老怀特并没有理会杜勒姆的奸笑,而是若有所思的看了杜勒姆一眼,有点惆怅的道:“你好多年都不出来走动了,为什么要掺和到这种事里呢?这可不是好玩的,一个不心,你这把老骨头随时可能会搭进去了,别以为你身后的那子就稳赢。”

    “没办法,儿女债还不完,我要是不出来,我女儿怎么办?只好拼了这把老骨头为他们挣个前程。”起这个,杜勒姆也难得的正经起来,虽然话是抱怨自己身不由己,可话的时候,眼神中还是带着些许温柔。

    “唉......当初就劝过你,要你带温妮离开,可是你不听啊。”

    “啊呸!你就找了个人带个口信给我,连人都不到,这就叫劝我了啊?再了,当初那个死丫头跟吃了秤砣一样,打死都要跟那子,我能怎么办?那是我亲女儿!”

    “作为朋友,我破例给你提个醒,赶紧带着温妮走吧,这次我是当着你的面的,你考虑下吧!”老怀特没在乎杜勒姆的抱怨,而是难得的爬起身来,变成人形对杜勒姆很严肃的道。

    老怀特的人形,和杜鲁门一点都不像,相反仙风道骨的,一幅世外高人的样子。(参考甘道夫)

    白色的头发,梳理的一丝不苟,嘴上的胡子也不是标准的low逼鼠人胡须,而是很有型的长胡子,他的眼睛温和而充满了智慧,这幅样貌很难让人相信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鼠人。

    也是因为如此,老怀特很少很少在人前展现自己的人类形态,大多数的时候,都是以一个全白的大老鼠形象面对其他人,就是杜鲁门也很少看到他的人类长相。

    一看到自己老爹变成人形,杜鲁门心里就又开始嘀咕了,他从就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自己老爹亲生的。

    他老爹长的那叫一个英俊潇洒,而他呢,典型的鼠人长相,贼眉鼠眼的。他怎么也想不出来,自己到底哪点像自己老爹。

    不论是性格,还是长相,都差远了。

    “呸!你还是变成老鼠强点!每次看到你这样子,我都怀疑,到底我和你谁是鼠人!你你,老了老了,怎么还长的这么帅啊!老天爷真是瞎啊!”

    一看到老怀特变成人形,杜勒姆就开始疯狂吐槽!还别,要是有其他不知道的人在这,问他杜鲁门是谁的儿子,估计大部分人都会选杜勒姆。

    因为老怀特实在和鼠人这个种族不搭,杜勒姆虽然长得和鼠人差点,但绝对没有怀特这种差距。

    “不要转移话题,杜勒姆。你走吧,离开这个是非圈,我这辈子朋友不多,你多少算一个,我不想你死在这!”

    听到怀特这么,杜勒姆知道自己混不过去了,只能看着自己的老友,坚定的道。

    “我这辈子,唯一亏欠的就是我这个女儿,她老妈为了我而死,她呢?我从又没有管过她,她能长大都是多亏了她自己,我这个做老爹的,一点事都没给她做过。到了现在,我也老了,也没几年好活,临了的时候,能帮她点,就多帮点吧。”

    “所以我要你带她走。”

    “你......”杜勒姆有点吃惊的看着怀特,虽然很多年没见了,可杜勒姆还是了解怀特的,他能这么认真的这话,看来他是知道什么!

    “你到底知道什么?我是恨那子迷住我女儿,可是他的能力,真的没得,在加上他母亲一族的帮忙,不可能一点胜算都没有,你为什么这么不看好他?”

    怀特没有话,而是摇了摇头,继续看着杜勒姆。最后,杜勒姆皱着眉头考虑了半天,也摇了摇头。看到杜勒姆这个动作,怀特眼神中一阵失望。

    “好吧,你不愿退场,那我们谈谈接下来合作吧,你们想要我们做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