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八章(求月票,求订阅)国庆双倍月票啊!求票
    就在索拉姆等人被渥金神殿宰的血淋淋的时候,刚刚被特古拉一顿怼,现在还萎靡无力的杜鲁门,正坐在一个低矮逼仄的房间里,看着一个全身白毛的大老鼠。

    “事情就是这样,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这时的杜鲁门神情沮丧,一脸的我好倒霉的模样,低着头不敢看那个盘踞在一块大软垫上的白老鼠。

    那只大老鼠缩成一团,舒服的躺在那个软垫中,呼吸匀称,双眼紧闭,好像睡着了一样,杜鲁门等了好一会儿,都没见那只老鼠话,就抬起头,有点疑惑的轻声道。

    “父亲,父亲,您......”

    “你......越发毛躁了,这两年的隐藏,一点长进都没有,这让我怎么放心把大家交给你啊......”

    等杜鲁门轻叫了几声,这头巨大的白老鼠,终于开口话了,他的声音缓慢而低沉,给人一种不出的安心感,好像只要有他在,就没有什么事是解决不了的。

    这头巨大的白老鼠,就是现在利齿公会的会长,同时也是鼠人大长老——“白毛”怀特·黑尔(whitehair)。这老家伙在外面的名声并不响亮,甚至很多人都不知道利齿公会会长到底叫什么。

    在知道他名字人的眼中,他就是一个唯唯诺诺,没有丝毫魄力的鼠人长老。他自己亲儿子在结婚当天,被黑爪公会扫了场,儿子儿媳都跪了。可是他呢?居然过了些天,就转头和仇人讲和了。

    这个举动,在卡林港的那些黑帮混混眼中看来,这不仅仅是没魄力这么简单了,简直是没种!甚至有许多鼠人都对此颇有微词,少主都被干掉了,大长老居然还坐的稳,这简直是一点血性都没有。

    可是只有真正清楚的人知道,他们眼中那个没血性没种没魄力的大长老,对兽化人种群来是有多重要。怀特·黑尔这些年,虽然在外面默默无闻,可是在他的带领下,这些年来。

    兽化人的生活比以前好了不知道有多少,在他之前,兽化人的日子一向过的不好,种群人数,也不断减少,可是等他上位之后,这些年来,兽化人的日子就好过了不少。

    至少种群数量一直在稳步增加,同时他和各种不明来历的人合作,利齿公会这些年来,可以是生意兴隆,把持了地下世界差不多一大半黑市交易和毒品生意!

    现在的利齿公会不敢是公会中最有钱的,但是隐藏的财富绝对是名列前茅!更重要的是,他弥合了鼠人和狼人之间的裂痕,让狼人对他也是感恩戴德。

    要不然,杜鲁门凭什么能和狼人首领的女儿结婚?难道因为杜鲁门长的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别逗了,就杜鲁门这德行,泡妞也只能在鼠人圈子里找,要不是他老爹在狼人圈子里声望奇高,骄傲的狼人可不会鸟他。

    但这些事,也只有利齿公会少数人知道,他老爹太低调了。所以直到现在,很多人都认为,狼人和鼠人的关系缓和是杜鲁门的功劳,没办法,比起他老爹,杜鲁门在外面可出名多了。

    而杜鲁门的出名,也是怪杜鲁门太年轻,太过跳脱,背着怀特·黑尔搞出的事。杜鲁门出名之后,怀特·黑尔就断定他迟早要出事,可是杜鲁门那时候春风得意,根本不把自己老豆的提醒放在心上。

    年轻人嘛,都认为自己最特别的那一个,认为自己注定要干一番大事业!杜鲁门当时也是这么认为的,可是他没想到的是,卡林港每天那些被人丢下海的倒霉鬼里,有一大半是这种人,自以为是在卡林港可活不长。

    之后,果然就有了杜鲁门婚宴上遭重的一幕。

    那时怀特黑尔也是做好了准备的,可是没想到还是出了问题,婚礼地点被泄露不,外围的防卫也被魅影公会的杀手给清理了。

    其他方向的支援也被狂沙公会和黑帆公会给拦截了,只有重锤公会没有直接派人参加那次的事,他们到底也算异族,所以对这件事并不怎么上心,但背后也出钱出力了。

    要不是怀特·黑尔谨慎惯了,在身边也留足了人手,那天他也要交代在那里。

    而杜鲁门也是靠着怀特·黑尔事先给他的一件魔法物品躲过了一劫。自那之后,杜鲁门才明白,自己老爹才是真正看的远的那个,他不过就是被宠坏了的瘪三而已。

    之后,杜鲁门也很听话的在地下忍了足足两年,只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老爹原本是期望杜鲁门能长点教训的,可是没想到两年的忍耐,让杜鲁门的性格变得更加偏激了。

    到了现在,杜鲁门还在以为自己是运气不好,他不想想,他们的目的是什么?是去杀特古拉啊!其他人重要吗?根本不重要!

    要是杜鲁门当时不要那么猖狂,老老实实的只针对特古拉,会有那么多屁事吗?

    还有那些蒙面人,对付他们有意义吗?为了这些人,白白的牺牲了十名兄弟,这简直是不知所谓,更何况,这些人的身手不凡,那么身后的势力绝对不。

    为了一些不知所谓的事情,去得罪另一个势力,真的值得吗?

    还是太毛躁啊,怀特·黑尔对自己的儿子还是有点失望。他这个儿子在外人看来,是顶好的,聪明,有天赋,讲义气。可在怀特·黑尔看来,这特性要是安在一个手下身上,这都是优点。

    但是安在一个准备接受公会继承人身上,就不好了,作为首领,特别是利齿公会的首领!他要的不是这些,要的是头脑,是耐心,是能忍!

    他当初选择的低头的时候,可不知道自己儿子到底是死是活,虽然有魔法物品,可是能不能活着还真不准,在这种情形下,他还是选择低头,为的是什么?

    他是杜鲁门的父亲,但他更是整个利齿公会的会长,他不可能带着所有兽化人去为了私仇去打一场必输的战争!那是不明智的,也是极为不负责的。

    反正儿子死了,伤心也只是他一个人伤心,可要是真的开战,倒时候就不知道有多少人要跟着伤心了。

    听到父亲这么,杜鲁门也不敢顶嘴,自从经过那件事之后,杜鲁门其实也不是没有反省过,可是他依旧压不住心中的那团火!

    他在人生的最巅峰被人残忍的推下悬崖,他怎么忍?他清楚,他自己这辈子也做不到他老爸这样,一切都以公会和种群着想,不为自己思考半分。

    他可做不出来,儿子刚死,就和别人何谈。

    他不是不懂老爹这么做的原因,他也从来没怪过自己老爹,可是要他站在同样的立场,他还真做不出这种事出来,这无关对错,而是性格问题。

    “最近不要乱跑,虽然没有杀了特古拉,可是事情也差不多了,现在要做的就是等待机会!”

    这时候那只巨大的白老鼠才从软垫上抬起头,眼神严肃的看向自己的儿子!从这眼神可以看得出来,这位鼠人大长老,不是外界传的那种没胆子的人。

    而杜鲁门更清楚,老头别看老是一副蔫头巴老的样子,可事实上,老头可是一个等级高达19级的游荡者!而杜鲁门的一身本事,也是老头亲手教出来的。

    只不过他老爹最近20多年都没跟人交过手,知道的人也基本都是被他老爹挂掉了,所以外界跟本没人知道他老爹有这么厉害。

    “我知道了!”

    “唉......既然来了,就出来吧,我虽然老了,可眼力还是有的。”

    突然,怀特·黑尔把头扭向房间的阴暗处,了一番莫名其妙的话。杜鲁门一听这话,速度极快的挡在自己老爹的身前,拔出两把武器,目光紧紧的盯着那个阴暗处。

    “呵呵,想不到,这么多年没见,怀特你还是宝刀不老啊,从我进门起,你就发现我了吧,居然这么沉得住气,要是你年轻那会,估计在你刚刚睁眼的时候,就把匕首放在我脖子上了吧?”

    只见那个阴影处,一团黑影在那里扭曲了几下,一个身穿黑色夜行衣的老头走了出来,他身材也不高,可是气势非常凌厉,特别是那双眼睛,虽然看着不大,可是却和刀子一样锋利。

    这老头长相普通,甚至有点猥琐,从面像上看,差不多60岁,可是给杜鲁门的感觉,却像一头择人而噬的凶手,让人头皮发麻。

    这老头被发现了也不慌张,而是施施然的走到怀特·黑尔的软垫前,盘起腿做了下来,同时对还在发傻的杜鲁门道。

    “傻站着干嘛?不会给我倒杯水啊?一点眼力劲都没有,现在的年轻人呐,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这话把杜鲁门唬的是一愣一愣的,只好把目光看向自己的老豆。

    “去吧,给他倒茶是应该的,当初他也救过你一命。”怀特·黑尔没有在意来人的不礼貌,而是又趴在了软垫上闭目眼神。

    “什么?是你......”

    杜鲁门当初深受重伤被丢到了海里,迷迷糊糊之间被人给捞起来,然后把他安排在一个秘密的地方养伤,可是杜鲁门却从没见过那些人的真面目,现在突然听自己老爹这个人就是救自己的人,难免有些吃惊。

    “没什么,反正你答应和我们合作之后,这个恩情也就不算什么了。”

    “你......”杜鲁门没想到,他和接触自己的人是一伙的!

    “对啊,和你接触的就是我背后的主人,这次我过来也是被派过来看看,避免有什么变顾。”

    这个老头,丝毫没有隐瞒自己的目的,很大方的就了。

    就在杜鲁门目瞪口呆的时候,闭目眼神的怀特·黑尔就开口了。

    “倒茶,真是沉不住气,让人看笑话。”这时杜鲁门才如梦方醒,急急忙忙的给那个老头倒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