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四章:自作自受(求月票,求订阅)
    而杜鲁门这家伙,却是利齿公会内,这么多年来,少有的让鼠人和狼人都能接受的统领人选,更厉害的是,他还和狼人首领的女人相爱,并且得到了大部分狼人的承认。

    这就意味着,杜鲁门有机会整合鼠人和狼人的势力,利齿公会的实力就能更上一层楼!

    也是因为这个,其他五大公会才会在杜鲁门结婚的当天,联手干掉杜鲁门!其他几大公会都不能容忍利齿公会做大,没办法,兽化人就是受歧视。更何况这件事也有其他上层人士关注,所以杜鲁门不死也得死。

    而直接动手的就是黑爪公会!其他公会都是提供协助,不然凭借黑爪公会的势力根本不可能找到杜鲁门结婚的地点。

    那是一场预谋已久的突袭,在场参加婚礼的大部分人都被杀了,其中还包括了鼠人和狼人的几位长老,要不是鼠人大长老和狼人首领身边的保镖够拼命,利齿公会的上层就一起被除名。

    那天,狼人首领的女儿,杜鲁门的未婚妻,蒂芙尼被特古拉活活凌虐而死,而杜鲁门则被割断喉咙,心脏中了一刀之后被丢到了海里。

    之后,遭受到这么大损伤的利齿公会,也和黑爪公会做过几场。可是这件事不仅仅只是黑爪公会,还关系到了其他几大公会,于是在各方的压力下,利齿公会在鼠人大长老的强压之下,最终是偃旗息鼓了。

    这个决定让几乎所有的狼人都感到不满,于是狼人又一次和鼠人闹翻了。

    事情的发展完全符合所有人的期望,利齿公会回到应该的样子,天下太平!

    可是现在三哥听特古拉,那个死鬼杜鲁门居然还活着!这就意味着他们都被那群老鼠耍了,鼠人和狼人的闹翻更是一个闹剧!

    但三哥真正担心的不是这个,杜鲁门活着是很让人头疼,但那又怎么样?他们能杀杜鲁门一次,就能杀第二次!三哥真正担心的是杜鲁门居然敢光明正大的出现,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杜鲁门为什么要死?还不是所有人都不能接受利齿公会的壮大,他们能是六大公会,可是他们在六大中,必须垫底,这是其他公会的底线。

    这也是绝大部分卡林港人的底线,没人喜欢兽化人这种劣等种族骑在自己的头上。

    这也是为什么杜鲁门明明没死,却要装死的原因,他只要敢露面,那么等待他的就又一次袭击。同时这也是为什么,鼠人为什么要和狼人继续闹翻的原因,因为归根结底的原因,就是不能让鼠人和狼人合流。

    所以鼠人大长老才会捏着鼻子偃旗息鼓,不然下次等待他的就不是袭击,而是利齿公会和全城的公会全面开战,到时候就算兽化人不死绝,利齿公会也要完蛋。

    反正这种事,在卡林港的历史上,发生了很多次了,一旦利齿公会崛起,就会受到所有公会的打压,这也是兽化人的悲哀的宿命。

    可是现在,杜鲁门居然光天化日的出现,而且还是带着狼人和鼠人一起袭击特古拉,这意味着什么,三哥不相信杜鲁门和他的老爹鼠人大长老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三哥虽然没有接触过鼠人大长老,可是只看他装疯卖傻的骗过所有人,就知道,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家伙。杜鲁门就更不傻了,要不然也不会让几大公会联合对付他了。

    他们应该明白,杜鲁门活着的消息是不能对外透露的,杜鲁门应该继续装死。可是他们偏偏就放杜鲁门出来了,这就很耐人寻味了,这其中代表的东西,才是三哥真正担心的。

    不过这事,不需要告诉特古拉,反正他也没这脑子,还是回去跟老大商量,所以三哥也没有多什么,只是问其他特古拉起的那个贵人。

    “特古拉,你的贵人呢?他是怎么帮你的?现在他人在哪?”

    能帮特古拉从杜鲁门和那么多兽化人手中逃出来,特古拉的这个贵人一定不简单,那么认识认识也没什么坏处,顺便也探探这个贵人的底,看他是不是另有所图。

    听三哥起这个贵人,特古拉立马兴奋起来了。

    “你不知道,三哥,我这个贵人可厉害了,几个狼人一起对付他,结果被他三下两下就干掉了,你们来的时候看到了两尊狼人雕像了吧?那就是我那个贵人的手笔!以前别人施法者怎么怎么厉害,我还不怎么当回事,今天可算是见到了。”

    “狼人雕像?那是你那个贵人干的?”三哥还没话呢,站在一边的穆哈穆特就惊叫道。

    他们来的路上的确见过一个狼人雕像,当时他们虽然不清楚,那东西是怎么杵在那的,可是也没多想,毕竟还是找特古拉要紧。现在猛地听那是施法者的手笔,他们怎么不惊!

    “对啊!”

    “你的那个贵人是施法者?”三哥听到这话,有点认真的看着特古拉,他怕特古拉信口开河。

    “当然了!你看我现在屁事没有,就是他帮的忙,要不是他,我就算不被杜鲁门那子砍成鱼段,也得中毒而死!你们不知道,杜鲁门那子为了对付我准备了多少毒药,结果呢,被救我那人施展了一个法术,那些毒药屁用没有了,哈哈哈哈哈哈,杜鲁门当时都快气死了!”

    三哥他们听到特古拉这么,面面相觑的看了对方几眼,都有点不敢相信,一个施法者会自降身份帮特古拉一个黑帮混混?

    在费伦大陆,施法者永远是高人一等的,他们很少会去主动接触普通人,在他们看来,那些和那些愚昧的普通人交流毫无意义。

    那就更别提,他们这些黑帮分子了,在法师看来,黑帮分子其实和垃圾差不多,既没脑子,又没身份。

    “是真的,我没瞎话!这事我能随便的吗?”一看三个这样,特古拉就不爽了,他虽然有时候做事不着调,可也不会睁着眼睛瞎话啊!

    “那......那位贵人呢?”三哥一想也对,特古拉完全没必要跟他们撒谎,这对他又没好处,特古拉应该的是真话,既然如此,那三哥就想见见那个贵人了。

    对于混黑帮的他们来,要是能和一个施法者搭上关系,那好处可就太大了。而且这个施法者刚刚还站在特古拉一边,这明双方有拉关系的途径了。

    “进去了。”特古拉往身后的神殿一指,有点丧气的道,特古拉看起很傻,其实他还是很聪明的,在醒过来之后,他原本是想继续和索拉姆拉关系的,可是索拉姆看那样子就不想和他多接触,只是让他离开。

    “别人没打算让我跟着他,我也不敢多什么。”

    三哥一听这话,顿时对特古拉的话信了九分,施法者就应该这做派。同时也打消了接触这个施法者的念头,还是交给老大操心吧,毕竟比起人情世故,还是自己老大拿手。

    “对了,你救你的是施法者,那他为什么救你啊?”虽然后续的接触与否,交给自己老大,可是一些该问的话,还是要问清楚。

    “哈哈哈哈哈哈哈!”一起这个,特古拉就越想越好笑,于是就毫无征召的狂笑了起来,顿时把边上的几人吓一跳,虽然他们都和特古拉很熟,可是还是受不了他老是这么一惊一乍的。

    “你能不能别么一惊一乍的啊?有什么就什么,笑个屁啊!”三哥直接给了特古拉一个脑嘣,没好气的道。

    “哈哈哈,你别急啊,等我讲给你听,你也要会笑死的!哈哈哈哈哈。”于是特古拉就把当时发生的事告诉他们。

    “当时,我本来已经快嗝屁了,没想到就碰到了救我的那个施法者,他一开始是不打算掺和这事的,于是对杜鲁门提出来,井水不犯河水,让他走就行了,你们知道杜鲁门这家伙是怎么回答的吗?”

    “杜鲁门对我的贵人,算他运气不好,既然碰上了,就陪我一起死,哈哈哈哈哈哈,你杜鲁门这子是不是运气不好?本来我是必死的,没想到,哈哈哈哈哈哈,等我笑一会,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没想到,到最后,居然是杜鲁门自己给我找了条生路,自己还折了不少兄弟,哈哈哈哈哈,这他妈就叫自作自受!”

    到最后,特古拉都笑的上气不接下气了,他现在一想到杜鲁门看到索拉姆发飙的样子,就想笑,这家伙当时那么嚣张,结果咧?惹到不该惹的了人了吧!

    其他人一听,原来因果是这样,也快笑死了,他们也没想到,特古拉居然有这运气,被人追杀,随随便便撞到个人居然是施法者,更有趣的时候,杜鲁门眼瞎,居然想对施法者杀人灭口。

    笑了一会之后,三哥才站直了身体,对特古拉道:“行了,跟我们回去,老大这会儿该着急了,你你子,老大要你老实一点,老实一点,你不听,这回好啦,差点就扑街了,这回看你还老不老实!”

    “老大他.......对了!”起老大,特古拉突然想起来,自己好像有什么事要对老大来着,仔细一想,他才想起来他收了萨米尔的好处。

    “妈的,妈的,妈的!别让我再碰他们!妈的!妈的!妈的!我的屠杀者狂暴屠杀者啊啊啊啊啊啊!”

    特古拉现在才发现,他从萨米尔那收到的好处不见了,一定是在被那群杂毛畜生追杀的时候掉了,当时他已经命悬一线了,根本没注意到这个,现在一想起来心都是痛的。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