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三章:利齿公会(求月票,求订阅)
    一行人一下马车,黑大个就被眼前的金碧辉煌震撼到了,他什么时候见到过这么奢华的建筑,所以一下车就傻了,直到索拉姆喊了他三遍,他才反应过来。

    黑大个挠挠脑袋,就把自己身上背的那个人一下子丢在了地上,一脸拘谨的对索拉姆道。

    “那个,这里很贵吧?要不咱们换个地方?”他也猜的出来,这里看着就不便宜,要是到时候救自己弟弟真的太贵了,索拉姆不愿意怎么办?

    索拉姆还没答话呢,就听地上传来一阵嘟囔声:“嘶,头疼......,谁打我头了,这哪啊?我怎么在这?”然后就看到一个大光头,捂着脑袋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

    “嘶......真他妈疼啊!”他摸着自己脑后的一个大包,一脸莫名的左看看右看看,然后转过身用一种很迷茫的眼神看着索拉姆他们。

    直到好一会过后,这家伙才恍然大悟的指着索拉姆道:“我想起来了,是你啊!兄弟,那群杂碎呢?”

    也许是想起索拉姆了,他才想起来刚刚发生了什么,着就左看看右看看,像是在找敌人。

    这家伙自然就是特古拉了,原本索拉姆是打算让这家伙自生自灭的,可是默罕默德这样不好,要是这家伙在昏迷期间再被他的什么仇家看到了,那就不好了。

    默罕默德倒不怎么在乎特古拉的死活,可是要是这货真的死了,黑爪公会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毕竟是他们把他丢在那里的。

    最后默罕默德好歹,才让索拉姆答应带上这个神经病。索拉姆倒不怕那个什么黑爪公会,可是架不住默罕默德怕啊,要是被这种没什么节操的黑帮盯上,他一个商人能怎么办?

    索拉姆想着,自己在还好,那帮混混敢来找麻烦,自己也能收拾他们,可是他自己总是要走的,不可能自己走了,就把麻烦丢给默罕默德吧?这不是朋友之道。所以也只能捏着鼻子,带上第二个麻烦篓子了。

    好在这一路上,总算风平浪静,没再发生什么狗屁倒灶的事了。

    “早被你干掉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索拉姆估计这货是被自己的那一锤子打的有点短暂性失忆了,所以提醒了下他。

    “干掉了?为什么我不记得了?我现在还好,就是有点头晕。”

    “还好就行,那我们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吧,再见!”完也不管特古拉什么,就带着一群人直接走进了神殿里去。

    “诶?别啊,兄弟,我还没谢谢你呢?”特古拉没想到索拉姆这么痛快就走了,顿时有点没反应过来。

    “不用,你还是早点回去,要是再有人追杀你,我可不想再掺和了。”索拉姆头都没回,只是摆了摆手,就直接消失在神殿里。

    “啊?”特古拉孤身一人站在神殿门外,左看看右看看,突然感觉刚刚救他的这人真是讲究,助人为乐不求回报,这种人在卡林港可太罕见了。

    就在特古拉发愣的时候,突然从路边冲出来了十几名大汉,领头的是三个特别壮的汉子,其中为首是的一个满脸胡子独眼龙。这些人隔着老远就看到特古拉一人站在那发呆,于是纷纷叫起了特古拉的名字:“特古拉!特古拉!特古拉!”

    特古拉一扭头就笑了:“三哥!穆哈穆特!查伦!你们怎么来了?”

    那些人跑到特古拉面前,在他身上左看看右看看,发现虽然受了点伤,可是并没有很忙致命伤,就松了一口气。混混嘛,受点伤太正常了,只要不要命就成。

    “还不是听你被利齿公会那帮杂碎堵了,我们就赶紧跑过来支援了,可是到了地方,别人你被人带走了,我们就一路追过来了,那群杂碎没把你怎么样吧?”

    那个独眼大汉看特古拉没什么事之后,就开口问道。他们黑爪公会和利齿公会最近没什么矛盾,他们也想不到,那些下水道的老鼠,居然又敢跟他们龇牙了?

    “别提了,三哥,这次兄弟差点就栽了,要不是碰到贵人,你们这次连给我收尸都不知道到哪找我了?”

    那个独眼龙就是所谓的三哥,黑爪公会的三把手,也是整个黑爪公会最能打的,平时要是“晒马”(黑话,就是打群架)都是他带队。他的一手沙漠弯刀玩的那叫一个出神入化,据他的弯刀挥舞起来,连水都泼不进去。

    不过他脑子醒目,一般不怎么出风头,所以外界才传言,特古拉是黑爪公会的头马,其实在公会内部真正被公认的头马(黑话,老大的最器重的弟)是他。

    而特古拉别看在外面那么嚣张,对上三哥他还真不敢发神经。在黑爪公会里,能降的住狂化之后的特古拉的,只有他和老大钢爪了。

    “那帮长毛畜生能是你的对手?不能吧?”三哥还没发话,一个吊眼汉子就一脸不信的道,他叫穆哈穆特,以前是一个沙盗,早年的时候,也是在沙漠中横行霸道的主,不过他的沙盗团比较倒霉,在一次火并的时候,被都灵人给挑了。

    (挑了,黑话,其实就被干翻了)

    他运气好,在沙漠快渴死的时候被老大救了,于是就死心塌地的跟着老大钢爪了。这家伙一对弯刀也玩的溜的很,而且别看这家伙五大三粗的,这家伙的职业确实游荡者,是那种双刀暴力流的游荡者。

    作为工会的老人,穆哈穆特可是和城里其他公会都交过手,对于利齿公会那群兽化人,他是打心眼里看不起,当年他们可没少和利齿公会的开战,到了现在,那些利齿公会的人,哪回不是看到他们黑爪公会的人就绕道走?

    要是他们杀的了特古拉,他们也不会这么怂了。

    “废话,他们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呢?”对起三哥,特古拉对穆哈穆特就随意多了,他和莫哈穆特在公会的地位相当,关系也不错,自然随意点了。

    “可还是架不住那帮畜生下阴手啊!这次他们不知道在哪弄了一种很厉害的毒,那东西真够霸道的,不到十秒,我就全身无力了,要不然,就那些畜生能伤的了我?”

    “毒?”三哥一听特古拉这么,就有点上心了,再听特古拉的形容,就知道这种毒药绝对不一般,别人不清楚特古拉的体质怎么样,他还不清楚吗?这毒药能这快起重要,那绝对不是普通货色。

    可是就利齿公会那般畜生,到哪里能弄到这些东西?

    利齿公会控制着卡林港的地下水道,俨然是一座城中之城,看起来很牛掰,可其实呢,他们也不过是一群苦哈哈的低等居民而已。

    在卡林港的上层,虽然对兽化人组织公会当看不到,可内里,那些大人根本没把他们当人看。所以兽化人被打压还是很明显的。

    毕竟兽化人的转染性,那些上层还是很忌惮了,虽然他们不怎么在乎自己治下的子民死活,可要是他们都变成兽化人了,他们统治谁去,更重要的是,要是一个城市兽化病流行,那个商人敢来这里做生意?

    就这帮货色,不是三哥看不起他们,就算他们捧着钱去买这种珍贵的毒药,都没人肯卖给他们,和兽化人搅在一起,可不是什么好名声。

    现在出了这种事,三哥自然要多想一点了,是不是有什么势力想要通过利齿公会收拾他们黑爪公会呢?

    “对了,还有,杜鲁门那个杂碎居然还活着!”

    “什么?”

    “不可能!”

    “真的?”

    特古拉的一句话让三哥、穆哈穆特、查伦都惊叫起来。

    那个叫查伦的家伙更是急忙道:“这不可能,当初可是我们一起去办的事,一个活口都没留,杜鲁门还是你亲手割断脖子,心脏上插了一刀,再丢下海的,不可能还活着!”

    “我也纳闷啊,当时这子出现的时候,我都吓一跳,没想到都那样都没死,真他妈的命大!”

    特古拉现在起杜鲁门依旧是一脸的晦气。

    杜鲁门可不是什么普通兽化人,他是利齿公会大长老的儿子,也是利齿公会曾经的继承人,刚出道那会,这家伙就靠着自己的兽化变身和游荡者技巧,暗杀了不少对头,一时间暗鼠的名头在卡林港也算风头无量的。

    也不知道哪个缺心眼的家伙,居然会去教授一个兽化人游荡者技巧,要知道在整个大陆都歧视和鄙夷兽化人的氛围下,居然还有人冒天下大不韪,去传授兽化人职业技能。

    要知道,利齿公会的历史非常漫长,也一直是卡林港有名的公会之一,可是他们势力在几大公会中,从来都是倒数第一,就是因为这种歧视,导致他们的职业者非常少,战斗力不足,只能靠天赋吃饭。

    而这个杜鲁门也算是个天才,不到20岁,就已经是一个13级游荡者了,最重要的是,这家伙还和狼人族首领的女儿相爱了,狼人族也对这公会继承人非常信服。

    道这里,就要解释一下利齿公会的构成了,在利齿公会这么多年的历史里,利齿公会都是鼠人当家,而狼人只能算利齿公会的一大势力而已,而且还从来没有获得过利齿公会的主道权。

    没办法,谁叫鼠人的人数多呢。要知道在利齿公会内部,鼠人和狼人的人数比,几乎达到了50比3了,怎么争主导权?

    而狼人在公会内部,也都是听调不听宣的,他们的自主权很大,在狼人们看来,弱猥琐的鼠人根本没有资格统领他们。

    所以狼人和鼠人是在一个公会里面,可是很多时候他们都是各干各的的,真要算起来,他们是两个公会,也不算错,他们只是一直都用同一个名头而已。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