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一章:砍价(求月票,求订阅)
    看到这个女人都到这个份上了,居然还敢这么不知好歹,那个负责人立马怒了,这个女人虽然来的时间不长,可是也有不少人过来问价。

    不过这个女人老是一幅野性难训的样子,让不少客户都摇头。既然是来买女奴,自然是希望买那种老实柔顺的女奴,像这种刚烈的女子,作为女奴就差点。

    毕竟买女奴就是为让自己开心的,谁有那个宇宙时间去调教她?加上价格也不便宜,要是一个想不开,回去就自尽了,那不白买了吗?所以到现在一直没卖出去。

    当然也不是没有喜欢这种刚烈的女子的,毕竟有那些变态,就喜欢女人挣扎,越挣扎越好。不过倒霉的是,这些天了,这个负责人都没碰到这样一个买家。

    今天好不容易又有人对她感兴趣了,而且还是埃尔多安带来的人,那绝对是大鱼,要是再把这个客户气跑了,那负责人不得气死啊。

    所以,负责人现在是铁了心的要教训教训她,让她好好的长长见识!

    “贱人!真是给脸不要脸!我今天非得......”着就屡起袖子,拿这鞭子准备好好收拾一下她。

    可还没等他完话,就被一只手挡住了。那个负责人抬头一看,居然是那个客户,也就是索拉姆拦住了他。

    “滚!”

    那个负责人一愣,没想到索拉姆会这么,于是有点不知所措的看向了埃尔多安,毕竟这是埃尔多安带来的人,他也不敢得罪。

    埃尔多安一看索拉姆这个样子,马上对这个那个负责人骂道:“还不滚?别打扰了这位大人的兴致!”

    那个负责人一听这话,马上就知道该怎么办了。

    “诶,是我的错,是我的错,我马上滚,我马上滚!”

    等这个负责人退开,埃尔多安马上就凑了上来,非常谄媚的道:“您消消气,他有点不知好歹,您看上的女奴,是他能随便教训的吗?你消消气。”

    埃尔多安能被竞技场老板器重,作为一层交易场的主管,那自然是有眼力的,索拉姆阻止负责人去教训这个女奴,自然是看上这个女人了,所以埃尔多安才会这么殷勤。

    只要肯花钱,那就是大爷,当然是索拉姆怎么爽怎么来了啊。

    “这个女人要多少?”埃尔多安还真猜对了,索拉姆真的看上她了,倒不是索拉姆起了什么别的心思。他到现在对这个女人依旧没什么性趣,真正让索拉姆打算买她的原因,是她的不屈!

    索拉姆刚刚走过来的这一路上,看到了不少奴隶,可是这些人给索拉姆的感觉很不好,因为他们都很麻木,从他们的眼睛里看不到反抗,只有心如死灰的麻木!

    这在索拉姆看来,才是最大悲哀!奴隶又怎么样?难道他们天生就该受人奴役?这些人都是死的吗?有手有脚的,为什么不反抗?

    有人了,反抗就是死,是你,你敢反抗吗?可在索拉姆看来,为了活着卑躬屈膝并不丢人,反正要是索拉姆被人用刀子抵住了脖子,让他下跪就可以活,索拉姆绝对一点都不带犹豫的就跪下了。

    可问题是,你怎么定义这个活着,像那些奴隶一样,不仅一点自由都没有,而且毫无尊严,还要被各种侮辱和摆弄,这能叫活着?这叫生不如死,既然如此那还不如死了来的痛快。

    反抗是会死,但至少死的轰轰烈烈的,也算对的起自己了,像这样如猪狗一般的被人奴役,那不如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

    所以这个女人眼中的反抗,让索拉姆有点兴趣了,上辈子的一句俗话的好:药医不死人,佛渡有缘人。你自己都不打算反抗,难道等别人大发慈悲吗?

    当然,这个女人现在还不屈服,也许是因为时间短,等过一段时间,搞不好就很别人一样了,变得麻木不仁。不过,这也算她运气好,谁叫他碰到了索拉姆呢?索拉姆这人做事随性大,既然有这个冲动,那就去做。

    “10000金!”埃尔多安看的出来,索拉姆对这个女人非常感兴趣,于是毫不犹豫的就下刀子开宰了,好不容易碰到一条大鱼,自然不能放过。

    “什么?10000金?!!!”不等索拉姆发话,默罕默德直接叫了起来:“开什么玩笑?这个女人下面镶钻石了吗?10000金?真当我们是白痴吗?”

    其实本来默罕默德是准备花钱帮索拉姆买奴隶的,不过他一听10000金,就怂了,倒不是他不想出,他很明白得到一名法师支持,对他有什么意义,可问题在于,他根本出不起啊。

    10000金啊!他这次跑商的全部利润投进去也不够。所以他不得不站出来砍价,他现在也顾不得丢人了,实在是实力有限。

    埃尔多安一看默罕默德开口,就立马笑容满面的对默罕默德道:“这位兄弟,这个价格可是很公道的,一个贵族出身的奴隶,加上这个女人到现在还没有被碰过呢,10000金真的不贵。”

    在卡林珊,每一个做生意的人都喜欢叫交易对象为兄弟,好像这样做能拉进距离一样。

    可是现实是,这帮人连自己的亲兄弟都不在乎,更何况口头上的呢?想想这个地方最不讲的就是感情,可是却能脱口而出兄弟,还是满讽刺的。

    “哼!别扯淡,我虽然不做这一行,可是现在市场的行情,我还是懂的,10000金是不可能的,你想卖就卖,不想卖,就直,可是如果你要是敢挑衅我们大人的脾气,我劝你,还是心点,我们大人你得罪不起。”

    这其实是默罕默德狐假虎威而已,要是搁给平时,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挑衅东区大竞技场的主管,可索拉姆在他身后,就不一样了,他就不信,东区大竞技场敢激怒一个施法者。

    要是这个埃尔多安真的敢这么做,到时候,只要索拉姆一亮施法者的身份,都不用索拉姆动手,东区竞技场自然会出来解决这个争端,而且必须让索拉姆满意。

    没人会想要得罪一个施法者,更何况还是因为这种事,对比起一个施法者,埃尔多安这个主管真的不算什么,默罕默德用屁股想,都知道东区大竞技场会怎么做。

    当然,默罕默德这么话,也是为了拉拢索拉姆,在有意无意间始终把自己和索拉姆,成是一伙的,这样也可以拉近点距离嘛,没看到索拉姆都默认了吗,这无疑是个好兆头。

    埃尔多安听到默罕默德的威胁,心里知道,别人敢这么,自然是有底气的。不看看这里是哪,这里可是东区大竞技场,在这里胡八道那可是需要勇气的。

    再看看,默罕默德那副成竹在胸的样子,埃尔多安也越发相信这不是胡八道了,不过这也是正常的,这里可是卡林港,每天来这里的外地人不知道有多少,其中不好惹的不知道有多少。

    所以埃尔多安并不怎么生气,他是做生意的,不是斗气的,客户两句难听的再正常不过了,加上客户看起来也有点实力。

    埃尔多安自然只能赶紧的道歉啊,当然他不会是自己准备宰客。

    “没想到您还是个懂行的,可是您也知道,这种高级货色,当然不可能市场上的那些普通货色比了,这个价钱自然就得贵一点,我真没有看这位大人的意思,要是您觉得我冒犯了,那我道歉。顺便也算表达我的诚意,您个价,我们再谈谈怎么样?”

    砍价在卡林港是商人必须掌握的技能,甚至是最喜欢的技能,要是一桩生意不砍价,那跟没做过这单生意一样,这也算是一个乐趣吧。

    “要我看3000这个价格就很合适!”默罕默德听他要自己出价,默罕默德马上就了一个价格,他手中的现金不多,3000金已经是极限了。

    “3000金???你这不是为难我吗,要是我真的以这个价格成交,明天我就得卷铺盖走人,这个价格绝对不可能!”

    默罕默德其实看过货之后,心理预期的价格在4000到5000左右,可问题他没这么多钱啊,所以只能和埃尔多安砍价,争取能低点就低点。

    这两人一进入状态,就开始胡侃瞎侃了,各种理由,各种诉苦,总之谁都不退一步。其实这就是卡林珊做生意的常态,因为每个人都希望自己能多赚一点,自然就要唇枪舌战了。

    不过有人不耐烦了,谁呢?当然是索拉姆,索拉姆这人一直都喜欢简单干脆,对这种绕来绕去的砍价最是厌恶。

    再者了,索拉姆对花钱从来就没什么具体的概念,因为他从来没缺过钱......

    只看索拉姆在银月城给那些孤儿捐款就知道了,哪有人捐款,把自己搞的一毛钱都没有的?可是即便是这样,他还是没缺过钱,别忘了他还有梅维丝和杰奎琳呢,怎么可能担心钱的问题呢?

    而且,索拉姆现在有钱啊,虽然捐款的时候,他把自己全身现金都捐进去了,可是别忘了,他还有一座价值700万金币的雕像呢,这玩意现在还躺在蜘蛛装甲里。

    (索拉姆的家当一直都是被索拉姆随身放在次元袋子里的,前面忘记交代了)

    更何况他还有莫扎特的收藏呢,不别的,光是金币,就不少于万,也不知道这家伙是从哪搞到的这么多钱,不过,不管怎么,索拉姆真的不缺钱,所以他很不耐烦对这种“钱”唧唧歪歪。

    “好了!你就,到底要多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