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三章:角斗(求月票,求订阅)
    在黑爪行会中,要是选一个最能打的,别人不一定分的出来,因为那帮干部里的好手不少。但要谁是最狠的,最变态的,无疑就是特古拉了。

    这家伙是个闲不住的主,整天到处惹麻烦,而且要命的是,他的实力相当厉害,每次找完麻烦还能全是而退,而且这家伙找麻烦还不会分对象,一旦上头什么事都敢做。

    有一次,他们工会和狂沙公会因为一次摩擦,弄的很紧张,于是为了避免全面开战,两边的大佬决定谈判。毕竟他们都是家大业大的,不可能一言不合就抽刀开干吧,那是低级混混的做派,他们可都是黑道大佬,还是以和为贵的好。

    要是两家真干起来,那还指不定便宜谁了呢。

    不过再是黑道大佬,谈判的时候也不可能和贵族一样斯文吧,所以谈判的时候,狂沙公会的一个头目口不择言的呛了黑爪公会老大钢爪几句。

    这很正常,都是混黑道的,嘴里有点零碎,脾气不好,太正常了,两家最终还是达成和解了。至于谈判时候的口角,谁也没当回事,就是被呛的黑爪公会的老大钢爪也没当回事。

    混黑帮谁还没被喷过两句脏话啊,他们是混混,又不是贵族,谁会在意几句脏话啊。

    可是有人在乎了,特古拉就上心了,这家伙很不爽狂沙公会的那个头目对自己老大出言不逊。于是就在谈判成功的当晚,他一个人摸到了那个头目家里,来了个大杀四方。

    他把这个头目的住处杀了个鸡犬不留,不论是保镖佣人都无一幸免,连后院的鹦鹉都没放过。

    这其中还包括那个头目的妻子儿女!这就算了,杀人吗,杀了就杀了,黑帮还怕杀人?可这家伙居然丧心病狂的在那个头目的面前,疯狂蹂躏头目的妻子儿女,嗯,其中包括他的儿子......

    最后的最后,他还把已经彻底被玩坏的头目给剥皮抽筋了。在黑帮的概念里,杀人不算啥,杀人全家也不是没有,可是这么没人性的还是很罕见。

    特别是,前脚刚刚和对方达成和解,后脚就把别人全家凌虐致死,这这......这不是神经病吗?

    很自然的,狂沙公会就找黑爪要人了,不过黑爪的老大,虽然也头疼自己手下缺根筋,但也不愿意把自己的心腹手下交出去。

    于是两家就不可避免的开战了,开战之后,特古拉依旧不安生,每次开打还非要冲到最前面。就这样一来二去的,还让这家伙打出了威名。

    最后几乎所有人都以为,狂沙公会会和黑爪公会,会来个你死我活的时候,突然狂沙公会内部出了问题,前面过了,狂沙公会是几股沙盗共同掌控的,所以内部的权力构成和那几股沙盗的实力相关。

    而那股支持那个头目的沙盗,在一次沙盗火拼中损失惨重,这样一来,其他几股沙盗的人,就不怎么愿意为了那个头目报仇了,于是就干脆让黑爪赔钱了事算了。

    从那以后,特古拉的疯狂也算是出名,这家伙经常脑子抽抽干一些让人咬牙切齿的事,比如走在街上,突然觉得手痒,就直接拔刀砍死了周围的人,再比如,突然莫名其妙看到别的公会的人不爽,就冲过去把别人砍死。

    这一类的事,在他身上发生了很多次,搞的现在他的名声基本上在卡林港顶风臭十里了,是卡林港最出名的滚刀肉。

    他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我知道我迟早会死于非命,既然如此那还怕个鸟啊,当然是怎么爽怎么来啊。”

    这家伙虽然是个神经病,可是他的实力是不容置疑,只看他能活到现在就知道,他的实力有多强了。所以默罕默德一听今天是他下场,就马上下注了。

    “他不是工会的人吗?怎么也会跑到这里来参加角斗呢?”索拉姆在见识过莫扎特之后,对神经病的承受能力强了不知道多少,特古拉虽然在别人眼里是个神经病,可是在索拉姆看来,和莫扎特比起来,简直太儿科了。有种的,他也向萝丝示爱看看。

    “谁知道这家伙怎么想到,他的脑子和一般人可不一样。不过角斗也不是非得角斗士才可以参加的,其他人想参加也是可以的。”

    角斗的确不是非得角斗士才能参加的,只要你有信心,完全可以申请参加。事实上,有很多冒险者也会参加角斗的。

    一来,这种活动来钱快啊,在卡林港这种巨大的销金窟里,钱是花的相当快的。那些来到此地的冒险者一个不注意就可能在一天之内身无分文,毕竟冒险者一向都是今朝有酒今朝醉的人群,花钱快是很正常的。

    所以一些对自己实力有自信的冒险者会参加角斗,他们的出场费也不低,毕竟他们是自由人,观众看他们杀戮起来可比奴隶角斗有意思多了。

    二来,也可以锻炼战斗技巧。在大陆上有很多这种狂人,喜欢在生与死之间,来提高自己的实力。

    不过那些黑帮中很少有人参加这种活动,毕竟角斗可不是开玩笑的,在卡林港的角斗中,可没有认输这个选项的,只要进入角斗场,那就必须是以死亡结束。那些黑帮可不是那些外地人,他们太知道角斗的恐怖了。

    至于特古拉,那就没人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了,按理来,作为六大公会之中的一个大头目,他应该不缺钱才对。

    而就在默罕默德给索拉姆解释的时候,同时也有另外一个人在问这个问题!

    “妈的!妈的!妈的!为什么特古拉这个疯子会参加这次角斗?你之前完全没有通知我!”一个微胖的中年正气急败坏的对着一个瘦老头吼道。

    “别生气,这样不是更有趣吗?哈希卜。”

    “别给我这些,拉扎格!你知道莫比提拉是我最好的角斗士!他不应该在这种时候死去!他的名气应该更大!”

    这个叫哈希卜的微胖中年人就是角斗士莫比提拉的主人,在卡林珊鼎鼎有名的角斗商人。他刚刚的这番话,可不是他真有多喜欢莫比提拉,不愿意他死去,事实上,他的意思是,就算莫比提拉要死,也要等他名声更大的时候死去。

    而不是像现在,他的名声还没有到达最顶峰,在哈希卜的设想里,莫比提拉最好是在获得了巨大的名声之后,再被一个无名卒杀死,这样他就能得到更大的利益了。不别的,就是操纵赌局获得的分成也不可能是个数目。

    哪像现在,看看那该死的赔率,他除了赚点出场费,什么都得不到!他觉得他被背叛了,而背叛他的就是他之前和他操作赌局的合作伙伴——拉扎格,同时他也是东区大竞技场的承包商。

    “为什么?是萨米尔找你了吗?他给了你多少好处让你背叛我?”

    “别的那么难听嘛,哈希卜兄弟,哪有什么背叛啊,那不过就会一笔生意而已。”那个瘦的老头,对哈希卜的怒火一点感觉都没有,反而慢悠悠的道。

    “哈?生意?拉扎格,你个混蛋!你别忘了,当初是谁在你生意最危险的时候帮助你的?是我!你这个忘恩负义的杂种!”

    “不不不,哈希卜兄弟,当初你的确帮助了我,可是我也回报你了啊,你这些年来,能推出这么多有名的角斗士,不正是有我的帮助吗?”

    老头依旧是那副不紧不慢样子,对哈希卜的破口大骂一点感觉都没有。而老头的话,也让哈希卜一下子愣住了,因为老头的是实话,他能成为如今卡林港数一数二的角斗商人,拉扎格的确出了很大的力气。

    同时这句话,也提醒了哈希卜,他眼前的老头不是普通人,他是卡林港两大竞技场的承包商之一,在卡林港中的地位可不是他能比的,不是他能随意得罪的。

    想到这里,他只能悻悻而去了,他不可能真的得罪拉扎格。

    “好!好!好!这次算我栽了!我倒要看看,萨米尔是不是真的能继续风光下去!”

    甚至临走的时候,哈希卜还只能把矛盾转移到那位萨米尔身上去,他真的不希望和这个老头撕破脸。完,哈希卜就直接转身离开了,甚至对自己的角斗士的角斗都没有看。他知道,这次莫比提拉是凶多吉少了,看不看的没多大意思。

    等哈希卜离开之后,一个英俊的男人从一处暗门走了进来,看了一眼哈希卜离开之后关上的门,若有所思的道:“亲爱的叔叔,哈希卜看起来非常生气啊,难道我们真的什么都不做?”

    “艾哈迈德,做事不要那么激进嘛,哈希卜是个聪明人,他知道分寸,真要和我们闹翻了,对他又有什么好处呢?所以看开点吧。”

    “可是叔叔,既然我们已经选择了萨米尔,那哈希卜不是没用了吗?既然如此,我们为何不......”

    可是没等这个叫艾哈迈德的年轻人完,拉扎格就抬手打断他,然后语重心长的道:“艾哈迈德,你很聪明,可是都只是些聪明,你就真的以为哈希卜就那么好对付?哼!记住,千万不要看任何一名角斗商人,他们手中的力量可不是那么简单的。”

    也许是语气太严厉了,艾哈迈德似乎被吓到了,身子往后缩了缩。拉扎格也注意到了自己侄子的动作,叹了口气,又用缓慢的语气道。

    “艾哈迈德,我知道你和所有年轻人一样,希望尽快做出点成绩。可是你就算想扩大你现在的奴隶生意,也要脚踏实地啊,以你现在的能力,可吞不了哈希卜的生意。你现在太急躁了,这样不好,慢慢来,你才刚刚起步,不着急。”

    “你是我们家下一代唯一的男丁,我对你希望很高,我始终希望你能沉得住气,不然我怎么放心把家族的事业交给你呢?”完,拉扎格就起身看向了即将开始的角斗。

    “是的,叔叔。”

    虽然艾哈迈德毕恭毕敬的回答了拉扎格,可是在拉扎格转身之后,艾哈迈德的眼神一下子变的愤恨和不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