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四章:痛苦改造(求月票,求订阅)
    狄格拉因为老是要和莫扎特讨论实验的问题,所以对莫扎特的身体状况还是很清楚的。事实上,自从去年春天开始,莫扎特的身体状况已经开始急剧恶化。

    再多的药剂和神术,对莫扎特都已经没什么作用了,直到最近,甚至连意识都开始受到影响,开始变得很不稳定,按照狄格拉的法,就是莫扎特开始有了人样了。

    是的,也许是人之将死,导致莫扎特原本扭曲的人性开始变得正常点了,当然,他现在依旧是个变态,但比以前的层度来,已经好了很多了。

    不过这也明了,莫扎特的时间已经很少了,索拉姆可能是他最后的救命稻草了,要是这次的实验不成功,那么他们三个都不会好过。

    索拉姆和莫扎特或许会死,而狄格拉更惨,他也许会被永远困在这个血池之内。所以狄格拉是不希望莫扎特失败的。

    “那你的意思,为了莫扎特的成功,我还必须要承受无尽的痛苦?我不是有病吗?真到了那个地步,我干嘛要成全这个变态,我看,我还是早死早超生算了。”

    索拉姆本质上一个自私的人,反正不管怎么样,索拉姆自己都不会有啥好下场,那么何必为了这两个家伙,而让自己承受那么多痛苦呢?舍己为人这种事,很难发生在索拉姆身上,更何况这两人关索拉姆屁事啊。

    大不了,索拉姆直接咬舌自尽,死也拉两个垫背的。

    “你当然要继续忍受,因为那是你唯一活命的机会!”

    “什么意思?”索拉姆听狄格拉这话的意思,似乎事情还是有转机的。

    “在这个实验的最后,当莫扎特把灵魂转移到你身体之中,你们两个的灵魂将会进行最后的争夺,简单来,就是谁能赢得这次争夺的胜利,谁就能活!”

    “灵魂争夺?那到底是怎么回事?”索拉姆希望得到更多的信息,以便他能有个心理准备。

    “我不知道!”狄格拉回答的很干脆。

    “你不知道?”

    “当然!我不是过,这只是一个设想,从来没被实验过。到底怎么回事,我上哪知道去?”

    “不是吧,这么不负责任?”

    “......除了这个疯子,谁会真的弄这种事?我不知道太正常了。”

    “好吧,这个先不谈了,只是你能确定,我们两个的灵魂真的会陷入争夺之中?不会是一上来,这家伙就会吞噬我的灵魂吧?”

    索拉姆虽然不愿意牺牲自己成全别人,可是要是真有了一线生机,索拉姆也是不可能放弃的。

    至于最后的结果会如何,那就是另一回事了,至少还有的拼不是吗?当然,在这之前,索拉姆必需确定狄格拉的法靠不靠的住。

    “这点我确定!毕竟这个想法是我先知道的,还有,关于最后的争夺这一点上,我还从来没有告诉过莫扎特呢,这是你的一个机会!”

    “你没有告诉过莫扎特?”

    “废话!他把我弄成这样,还不兴我留一手啊?”

    “他难道没发现?”

    “发现个屁,他都没机会实行到最后一步,他上哪知道去。再,他在给你改造身体的时候,本来就对你的身体动了手脚,他还一直以为,只要进行到最后一步,就算成功了呢,他根本不在乎和你进行灵魂争夺。”

    “什么?那你还的这么热闹干嘛,他都已经动过手脚了,那不是铁板钉钉了吗?那还个屁啊,我还是自我了断了算了,省的受苦!”

    索拉姆一听狄格拉这么,心都凉了,莫扎特这样的法师真的在索拉姆身体上做了手脚,那一定是经过推敲的,至少莫扎特自己认为那些手脚绝对不会出问题的,那就明索拉姆的机会很很,那还个屁啊。

    “别急啊,要是你没碰到我,那你真的可能没戏了,可是现在,不是有我吗?别忘了,这个设想是我交给他的,我留下点后手简直不要太容易!”

    狄格拉马上安慰索拉姆,索拉姆现在是他最后的救命稻草了,要是索拉姆玩完了,莫扎特成功了,他可不相信,莫扎特会当什么事都没发生放了他。

    “怎么?”

    “你别忘了,这个方案是莫扎特和我一起完成的,甚至大多数的知识也是我给他的,关于在你身体内动的手脚,也是我的想法,莫扎特也实验过了,完全可靠,但是如果我想逆转这个手脚的效果,对我来易如反掌。”

    “真的?可是,莫扎特真的不会察觉?这家伙可不能看啊。”

    “放心,这个设想的很多技术,都是我们血族的特有技术,要是给莫扎特很长的时间,他也许能看出点东西,可是他有那个时间吗?”

    “哦。那我就放心了,对了,了这么多,这个手脚到底是什么啊?看你的这么热闹,搞的我都有点好奇了。”

    “没什么,这个手脚,其实是身体改造的另一个效果,那些改造不仅能改造你的身体,还能压制你的灵魂,同时能清除你的所有记忆!”

    “清除我的记忆?那有什么意义?”

    “那当然有意义!这个是为了最大程度保证莫扎特的人格和记忆!”

    原来,因为要占据索拉姆的身躯,莫扎特必须吞噬或者融合索拉姆的灵魂。

    而所谓的灵魂融合或者是灵魂吞噬,也不是那么简单的,前文一直强调,灵魂是很严谨的,所以主动融合其他的的灵魂,会导致一些不可预测的变化。

    比如两个人的灵魂相融合,那绝对会产生一个新的灵魂,这个灵魂绝对不会是之前两个灵魂中的任何一个,甚至可能更糟糕,直接让新融合而成的灵魂陷入狂乱!

    所以,在这个设想的最初阶段,创造者就想到了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当然,因为对灵魂动手脚实在太难了,于是最初的创造者,就想出了一个迂回的方式,直接清除一个灵魂的所有记忆,让灵魂最接近最初的蒙昧状态。

    再想办法压制灵魂力量,然后再进行融合,这样可以最大程度的保证融合的成功。也就是让莫扎特在吞噬了索拉姆的灵魂之后,让莫扎特的人格和记忆得到最大层度的保持。

    当然即便这样,再次出现的莫扎特也不可能再是以前的莫扎特了,至少一个部分不是了,这是无法避免的,不过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了不起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能逆转这个过程?改成让我去吞噬莫扎特?可是我发现,这对我没有任何好处啊?合着我累死累活,哪怕成功了,到最后的结果就是我不是我了?”

    “你很在意这个?”

    “废话!我不是我了,那不就是和换一个人一样吗?那我费半天劲是为了什么?”

    “呵呵,看来你很清楚嘛,不过这点不用担心,你别忘了,那是你的身体啊,你根本没必要吞噬或者融合莫扎特,你本来就没这个需要啊。所以,你只要消灭他的灵魂就成了。”

    “哦,这样子啊,那还好,那还好。对了,那么我现在接下来,该怎么做?”

    “现阶段嘛,你没什么要做的,唯一的要求,就是一定要抗住!”

    ********

    接下来的日子,索拉姆的日常就是牢笼到实验室,再回到牢笼......

    索拉姆之前一直都觉得自己是个硬汉,可是现如今索拉姆总算知道,硬汉不是那么好做,因为那些改造实验是在太痛苦了。

    那些改造的痛苦形式还和普通的痛苦不一样,比如肌肉改造,在试验中的痛苦就不提了,真正折磨的是实验完成之后,全身的肌肉不仅仅是痛,肌肉还会伴随着非常多的无意识的抽动。

    那种肌肉抽动是无法抑制的,那时候,索拉姆觉得全身的肌肉没有一寸是自己的,它们完全是自己在运动,索拉姆甚至都不能控制自己的大便。

    他只能痛苦躺在牢笼里,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肌肉开始抽动,把自己摆成各种姿态,有时候,睡觉的时候都不能闭着眼睛,因为眼部的肌肉也不受控制......

    那几天索拉姆甚至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属于别人了。

    当然其他改造实验也不好受,索拉姆有几次甚至都想就这样死了算了,那真不是人能忍受的痛苦。那段时间索拉姆甚至会觉得下一秒,自己就会崩溃。

    还好有狄格拉在,他一边鼓励安慰索拉姆,一边用一种不知道什么法术一直在维持和恢复索拉姆的精神,使得索拉姆能抗过那段时间。

    根据狄格拉自己,那是狄格拉用他自己的本源力量来维持索拉姆的灵魂,防止索拉姆在这种非人的折磨中被玩坏了。

    不过这也不是没有后遗症的,至少会让狄格拉自己的力量会越来越弱,让他的恢复时间无限拉长。当然为了自由狄格拉也愿意付出一点代价,反正再怎么压榨他的力量,他也不会死。

    大约过了一个半月,索拉姆终于扛到了最后的改造,也就是骨骼改造。按照狄格拉所的,这是最后,也是最痛苦的改造了,只要扛过了这一关,索拉姆就能看到胜利的曙光了。

    不过这一关真不是那么好过的,至少先前的人,很多都是在这一关倒下的。

    其实索拉姆还算是幸运的,至少莫扎特没有像先前那么急切,改造实验一个紧接着一个,根本没给试验品留下什么休息时间。

    也许是因为,索拉姆是他最后的机会了,现在再要他去抓一个试验品,已经有点来不及了,毕竟莫扎特的身体情况已经到了极限了,所以他才会这么有耐心,因为他也经不起失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