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二章:诡异的血池(求月票,求订阅)感谢假面舞天打赏
    也许是错觉,索拉姆突然觉得这血液震动的很有规律,就好像要表达什么似得。之前索拉姆没觉得,直到今天索拉姆才注意到。

    凡是莫扎特出现,这池血液一向是一动不动,等到莫扎特走了,这些血液才开始震动,好像在躲着莫扎特。而且这些血液震动的频率也长短不一。

    有点像是在敲密码,不过索拉姆看了半天,都没怎么总结出什么规律,不过这也是正常的,索拉姆又不懂密码,谁知道这些长短不一的震动到底要表达什么意思啊。

    不过在总结了半天之后,索拉姆确信这池血液绝对有蹊跷。

    于是试探性的问了一句:“要是你听得到我的话,就震动三下!”

    结果本来震动的很欢实的血液,一下子恢复了平静。

    “我难道也被那个神经病传染了?居然和一池血液话,真是有病!”索拉姆看到平静异常的血池,突然觉得自己好蠢,就打算躺下睡觉不理它了。

    可是等他刚刚转头,眼睛的余光就发现那血池真的震动了三下!

    索拉姆赶紧扭头死死的盯着那池子血液,有点不敢置信!那血池居然真的听得懂人话耶!难道血池低下有人?

    “你在血池里面吗?是的话,就震动三下。”想到就问,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试试又不会死。

    不过这个问题好像有点难,那潭血液平静了半天,好像在考虑,过了一会,才又震动了三下。

    “还真有人被困在血池里面啊!”索拉姆惊奇的发现,自己居然不是莫扎特唯一的囚徒。不过莫扎特为什么要把人困在血池之下啊,这有什么深意吗?

    可是这样交流好像也太原始了,根本不可能交流什么,除了回答是或者不是,其他的一概不行。要想交流,起码要设计一套密码才行,可是索拉姆对这方面不怎么擅长,要是有办法能正常交流就好了。

    索拉姆刚刚想到这里,突然发现,自己好像真有办法!他有异能啊!他的“沟通”异能不是正好用来交流吗?反正莫扎特虽然限制了索拉姆的施法能力,可他没办法限制索拉姆的异能啊。

    不过“沟通”这个异能,有个弊端,就是对向智能越高,这个异能就越不好用,非常非常的耗费精神。

    索拉姆的异能等级还没有达到能和人心灵对话的地步。

    不过反正现在都这样了,试试也没事,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想到就做,索拉姆立刻卯足了所有的精神力,全力发动“沟通”异能。

    可是和预想中的不一样,索拉姆很容易的就和那头的什么人链接上了!

    “你是谁?”至少索拉姆觉得比想象中的链接轻松多了,应该是对方也有类似心灵传输的能力,于是赶紧发出了一段信息。

    “你是谁?”没想到对付很快也回了一句。

    “呃......好吧,我叫索拉姆,是被莫扎特抓来的试验品,那家伙......”可是还没等索拉姆把想的完,对方就打断了索拉姆。

    “我知道,他想夺取你的身体!”

    “你知道?”

    “是的,这个方法还是我教给他的。”

    “什么?你个王八蛋!@#¥%¥%%……”索拉姆一直觉得莫扎特是个变态,可是现在才发现,真正的变态在这里呢,这家伙居然把这么不靠谱的方法教给一个疯子!谁比他变态!

    所以索拉姆连一点犹豫都没有,就一连串的谩骂就传了过去,归根结底,要不是这家伙出这么馊主意,莫扎特也不会抓这么多人,而索拉姆自己也不会受这么多苦!

    “......你怎么骂人啊?”

    “骂你还是轻的,你你出什么主意不好,非出这么害人的主意,你知道你这馊主意害死了多少人吗?你个混账王八蛋!”

    “......你以为我想啊?我不是被逼的没办法了啊!”

    这话索拉姆相信,毕竟现在这家伙正被关在血池下面呢,想想莫扎特那变态的性格,就知道这家伙一定受了不少的折磨,不过索拉姆也没兴趣理解他,毕竟要不是他,也不会有这么多人牺牲。

    “算了,不这个了,我已经了我是谁,这下该你自我介绍了吧?”了这么半天,索拉姆还没弄清这家伙的底细呢?

    “我叫狄格拉,一个旅行家,无意中被莫扎特抓住的。”

    “哦,那他为什么要把你关在血池下面啊?”索拉姆对这一点很好奇,什么东西必须被关在血池下面,上面还要放这么大一个石磨,这么有什么意义?

    “谁告诉你,我被关在血池下面的?”

    “难道不是吗?要不然那个血池里的血液为什么一直在动啊?”

    “......不是,你猜错了,那池血液就是我!”

    “什么什么?”狄格拉这些词语,索拉姆都明白,可是连在一起索拉姆就不懂了,什么叫做那池血液就是他?

    “字面上的意思。”狄格拉很轻描淡写的回复到。

    “你的意思是,你就是那些血液?”

    “嗯哼。”

    “放屁!哪有人被石磨磨成血渣了,还能和我交流的!不对,你是人是鬼?”现在这种状况的确有点惊悚,一个人被磨成血渣了,还能和你沟通,是你,你也怕吧。

    索拉姆第一时间就想到了狄格拉是怨灵,也就是俗话的鬼。在费伦大陆,怨灵是一种很难自然生成的不死生物。

    在这个世界,人死了,那都是有去处的。

    虔诚信仰神祗的,死后,去到神祗的神国。那些不怎么虔诚的人中,罪大恶极的都去往地狱和深渊等其他下层位面,善良的也有上层位面接收。

    而那些既不善良,又没什么信仰的,则直接在冥界用来糊墙(无信仰者之墙)。

    很少很少有能滞留在这个世界的(人为的例外),这些灵魂能留在这个世界,只有一个原因,他的怨念太大了,导致他根本不能去往冥界。

    当然,就算留在了这个世界,也不是一定可以转化为怨灵。只有这个灵魂的周围负能量非常充裕,才有可能成为怨灵,用俗话就是,被埋在一个阴森森的地方,那么产生怨灵的机会就很大了。

    这种灵魂一但转化为怨灵,就千万千万别看它,这种自然形成的怨灵可不是那种人为制造的怨灵能比的,人为制造的怨灵,一向是以弱鸡著称,普通人用点圣水就能对付。

    而天然形成的怨灵,却恰恰相反,它们往往有着非常强大的力量,一旦碰到它们,要是没有高级牧师相随,那绝对是有死无生。

    这些怨灵虽然往往会保留一些生前的记忆,但它们并没有什么理智可言,它们和所有的不死生物一样,对所有生者有着无尽的怨念,它们会杀死所有,它们看到的生灵,并把他们的灵魂变成自己力量的一部分。

    现在索拉姆就怀疑自己碰到了怨灵,毕竟情况很吻合啊,你看,被人磨成渣渣了,怨念一定很大,要是变成怨灵也不奇怪吧,再加上这鬼地方阴森森的,负能量一定很充裕。

    唯一让索拉姆有点安慰的是,至少这个家伙还能交流,不然索拉姆可就惨了,现在索拉姆全身就一个裤衩,施法能力还被限制了,真要是碰到那种没脑子的怨灵,那绝对会死翘翘的。

    “谁告诉我是鬼了啊?真要是鬼,你还能活到现在?”狄格拉没好气的回复到。

    听到这话,索拉姆稍稍安了点心,毕竟索拉姆还从来没碰到过鬼呢。

    事实上,在费伦大陆真的很少有人碰到鬼(也就是怨灵),毕竟这东西真的真的很少见,因为这种东西自然产生的偶然性太大了。

    “你不是鬼?那你是什么东西?都被弄成一滩血液了居然还能和我交流”

    “你这人真没礼貌,什么叫我是什么东西?”

    “那你不是东西?”

    “你怎么还骂人?”

    “是你自己的啊。”

    ......

    “所以,你是来自一个很古老的种族,名字叫血族?”

    经过一段无聊的对话之后,索拉姆他们终于进入了正题。从狄格拉的描述中,索拉姆得知,狄格拉是来自一个非常非常古老的种族,甚至比这个世界大部分种族都要古老。

    狄格拉自己,他们的种族叫做血族!这个名字一听就让索拉姆想起吸血鬼,那些家伙也自称自己为血族。

    “对!”

    “所以,你是吸血鬼?”

    “胡!我和那些低等生物可没有任何关系!”

    “那你你是血族。”

    “没错啊。”

    “吸血鬼也这么自己的。”

    “这些渣渣是往自己脸上贴金呢!你别信他们,他们怎么可能和高贵的血族相提并论呢?”

    之后狄格拉才稍微为索拉姆解了一下自己的种族,狄格拉嘴里所的血族,其源头来自于大名鼎鼎的上古邪物——血色女王派斯凯色希丝。

    所谓上古邪物(the elder evils),是先于一切种族的存在,甚至早在宇宙形成的时候,他们就存在了。即使最强大的不朽神明也无法认知的神秘存在。

    而派斯凯色希丝就是其中一员。上古邪物有很多,有些的确很邪恶,他们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毁灭。比如:atropus,the world born dead(死月),pandorym(屠神者),the worm that walks(蠕虫行者)。

    但是也有一些上古邪物则让人摸不着头脑,它们没有目的,仿佛来到这个宇宙只是为了路过一样。而血色女王,就是这一类上古邪物。

    她对一切都漠不关心,只是轻轻的路过了这个世界,并没有刻意去做什么。血族的产生也是这样的,只是一个偶然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