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九章:实验(求月票,求订阅)感谢决斗高达打赏
    艾尔沃德城的纷纷扰扰和现在的索拉姆没什么关系,现在的索拉姆只想着这该死的实验能赶快结束。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索拉姆从在兽人社会长大,在阿瓦隆兽人的观念里,惨叫是只有姑娘才会做的事,对阿瓦隆兽人而言,受伤什么的那只是家常便饭,要是连一点疼痛都忍受不住,那这人还有什么用处?

    对于深受兽人影响的索拉姆,对这种观点还是很接受的,惨叫什么的太丢人了,硬汉就是要打落牙也往肚子里咽。

    不过现在的索拉姆,已经把这种观点丢到了无底深渊了,因为实在太他妈疼了!这种剧痛完全无法忍受,哪怕是昏迷也逃脱不了这种剧痛。

    “你他妈的到底在做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索拉姆现在被绑在一个x形的金属台子上,四肢和脑袋都被固定的死死的,所以根本看不到自己的身上发生了什么。

    “别那么激动嘛,只是一点的改造,关于皮肤的。忍一忍就过去了,对了,不得不,你现在表现完全出乎了我的预料,要知道,在先前的那些人中,百分之三十的人,在这个改造一开始就已经奔溃了。”

    莫扎特慢条斯理的做着自己的事,同时一点不在乎索拉姆的污言秽语。毕竟被人这么痛苦,一时激动有点口不择言也是情理之中的,莫扎特一向都认为自己是一个通情达理的人。

    “去你妈的改造!啊啊啊啊啊!这都......几个时了,还他么没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索拉姆现在就想赶紧结束,这种疼痛实在是太难以忍受了。

    “不不不,索拉姆先生,并没有几个时,事实上我们只开始了两个时不到。无三不成几,不是嘛?”

    “去你妈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别这样嘛,我妈早在很多年前就被我杀了,对了,当时她死的时候,可比你现在惨多了,所以你就算骂我,带上她我也不会感到生气的,我建议你还是先想好新词吧,不然还是省省力气吧,要知道这个实验还很长呢。”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去你妈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索拉姆其实并没有听清这家伙到底在什么,只听到实验还很长,这就足够让索拉姆问候他母亲了。

    “好吧,你高兴就好。”虽然再次被问候了自己的母亲,可是莫扎特只是耸了耸肩,就继续自己的工作了。

    差不多,六个时后。

    一道温暖的光芒闪过,索拉姆的身体完全复原了,而在之前,索拉姆全身的皮肤都被一块块的揭了下来,而且是**被剥下来的。

    那种痛苦绝对是常人难以忍受的,索拉姆只感觉全身都被用无数支细针拼命的的扎。其实这都还好,痛啊痛,过一会就习惯了,也不能算不能忍受。

    真正让人难受的是,莫扎特不知道是怎么做的,在揭下他的皮肤之后,经过一阵捣鼓,又帮他安了回去,那种才是最痛苦的,是的,那些皮肤放回去才是最痛苦的。

    那些被莫扎特改造之后的皮肤,一碰到索拉姆的肌肉,就好像有什么东西顺着皮肤钻进索拉姆身体似的,那种直入灵魂的剧痛根本不能用语言形容。

    索拉姆在此期间昏迷过去了无数回,但每次都被相同的剧痛又弄醒了,根本没有一点喘息之机。

    终于在无数次的剧痛之后,索拉姆的所有皮肤都被改造了,之后莫扎特又用神术卷轴把索拉姆治疗好。

    “咳,咳,咳,咳......”在刚刚几个时的惨叫中,索拉姆的嗓子被彻底喊破了,不是形容词,是真的喊破了,到最后几乎一点声音都没有,这会儿一被治疗好,就开始又痒又酸,难受极了,只能拼命的咳嗽。

    在咳了几分钟中之后,索拉姆才感觉好多了。

    虽然身体上的伤痛被治疗好了,可是索拉姆的大脑现在还是浑浑噩噩的,根本没时间思考什么东西,直到莫扎特给索拉姆喝下了一瓶不知道什么东西,大脑才好像突然吹进了一阵春风,迅速的冷静了下来。

    而索拉姆的意识也在这时候慢慢回归了。

    “呼,呼,呼,呼......”不过大脑一旦冷静,索拉姆就开始大口的呼吸,这是大脑有点缺氧,身体不由自主的这么做了。

    等了好一会,索拉姆才感觉好多了。

    “我去你妈的,莫扎特,你就不能切断我的痛觉吗?你不是要保证我不被疼死吗?”

    莫扎特一开始的确想买点关子,可是后来被索拉姆猜出来不是好事之后,莫扎特也就痛快的了,还是那句话,反正索拉姆总会知道的,瞒的了一时,瞒不了一世。

    莫扎特的目的就是为了得到索拉姆的身体,当然,这不是为了什么污污的事,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他需要索拉姆的身体。

    莫扎特的身体已经在诅咒之下,变得残破不堪了,随便还被索拉姆打瞎了一只眼睛,被支援而来的牧师打破了一个肾......

    按照莫扎特的法,索拉姆的身体其实并不怎么合格,他所希望的身体,是一具英俊完美的身体,莫扎特对于索拉姆的长相有点挑剔,觉得索拉姆有点太丑了。

    索拉姆记得当时,他把莫扎特骂了整整两个时。要夺取别人的身体也就罢了,还嫌东嫌西的,简直太恶劣了。

    “亲爱的,那可不行,那样会导致改造后身体和灵魂不兼容,所以我必须让你保持清醒,也绝对不能切断你的痛觉,那样会导致神经系统不完美的。”

    “这是什么狗屁理论!”

    “我的理论,可别看这个理论,我可是做了上千次实验才总结出来的!”

    “代我问候你全家女性亲属!”

    “事实上我并不怎么喜欢我的女性亲属,当然,男性亲属也是,怎么随你高兴,要不是他们都被我杀了,我甚至可以把他们全部交给你玩弄,来让你放松放松。”

    莫扎特完全不在意索拉姆怎么他,反而好脾气的安慰着索拉姆。

    “你现在应该做的是好好休息,对了,我还特意准备了一些美味的食物和地底美酒,特别是那些地底酒,在地底世界都是很少见的,你一定要尝尝。”

    至于莫扎特会这么好的脾气,其实也不难理解,在莫扎特看来,索拉姆的身体就是他的,有人会对自己生气吗?

    “我是不是还要谢谢你?”索拉姆一脸讥讽的道。

    “当然不用,只要一切顺利,你和我将会合为一体,要是不顺利,你就死翘翘了,不管哪种情况,我想你都不用再客气了。”

    “你真变态!”

    “谢谢夸奖!要知道,要不是变态,我根本活不下来。”

    之后索拉姆就被带回了牢笼之中,在那里索拉姆虽然是一个阶下囚,可是起来还是蛮舒服的,基本上要什么有什么,除了自由其他的都好。

    “你那个诅咒是怎么回事?”索拉姆拿起一大块“桑八达牛排”,狠狠的咬了一口,随意的问道。

    这就是索拉姆和莫扎特的相处的状态,很轻松,不过不轻松也没办法,这几天索拉姆什么办法都试过了,可是依旧没能逃出去,这家伙心的很,一点机会都不给索拉姆留。

    不仅把索拉姆关在牢笼里,更要命的是,他还给索拉姆套上了禁魔锁链,他手上和脚上的锁链都有禁魔的效果。索拉姆倒是想过用蛮力逃出去,可是这家伙鬼的很。

    每次要拉索拉姆出去做改造实验,都会提前在牢笼外施法把索拉姆搞的全身无力,才会进来把索拉姆提溜出去。按照莫扎特自己的法,要是索拉姆能利用他疏漏逃出去,他就不用做法师了。

    真要是那么马虎,那他早就嗝屁了。

    不过想让索拉姆这么放弃是不可能的,索拉姆哪怕是现在也在一直寻找可以逃跑的机会。不过当着莫扎特面,还是不要想了,怎么也得等他离开在想办法啊。

    “呵呵,我还以为你不会问呢,怎么,憋不住了?”莫扎特就站在牢笼外,有点羡慕的看着索拉姆大快朵颐,他已经很久没有吃过东西了,要不是靠着药剂支持,他早就饿死了。

    不是他不想吃,而是他在中了诅咒之后就失去了消化功能,吃什么吐什么,而且味觉也失去了,吃什么都形同嚼蜡,一点味道都尝不出来。

    所以他才分外的渴求一具新鲜健康的身体,他太想逃离这具残缺而腐朽的躯壳了。

    “闲着也是闲着,这里除了你,我还能和谁话?”

    索拉姆当然不是单纯想要找人话,他还没那么话唠,他只是想多了解下眼前的这个变态,随便也想看看能不能知道他的弱点。虽然不一定有用,但是总比什么都不做好吧?

    “呵呵,那也好,我也已经很多年没和人话了,就和你吧,不过,那可是一个很长的故事哦。”

    “没事,你慢慢讲我慢慢听,我这人就爱听人讲故事。”

    “呵呵呵,那好吧。”

    莫扎特虽然在笑,可是心里却没来由涌出了一股惆怅。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开始影响自己的思维了,他以前可不会有这个闲心跟一个试验品什么,更不会多愁善感的出现惆怅。

    这也提醒着莫扎特这腐朽的躯壳已经到了极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