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八章:基情无果(求月票,求订阅)感谢忧伤围观打赏
    就在索拉姆在不知名的地下室苏醒的时候,艾尔沃德城这边已经疯了,所有的人都被派出来寻找蛛丝马迹,希望能找到点线索,从而能找到索拉姆。

    特别是梅维丝,整个人已经陷入一种极度焦躁的状态,不管是谁劝,依旧一点作用都没有,她无法相信,就在自己的面前,她弄丢了索拉姆。

    人都喜欢钻牛角尖的,女人尤其如此,以前的梅维丝在这方面还好,可是自从对索拉姆感情一天天的变化之后,就显得女人味更重了,所以钻牛角尖的层度就更严重了。

    她居然把索拉姆失踪的责任一下子揽到了自己的头上,认为要不是自己同意让索拉姆跟来,就不会发生这一切,同时也怪自己,当时只顾着去缉捕莫扎特,而没有顾忌索拉姆的安全,才造成的这一切。

    总而言之,一切都是她的错,一下子就陷入了无限的追悔和自我否定之中。

    梅维丝这边的问题先不提,真正难以处理是亚科斯和佩德罗这一边。

    佩德罗的伤势虽然很重,可是还好牧师的支援很及时,一个“强力回复术”让佩德罗从鬼门关转悠一圈又回来了,亚科斯虽然很开心佩德罗转危为安。

    可是接下来要面对的后续,就让亚科斯无所适从了。

    他最好的朋友居然向他告白了......

    亚科斯一直是直男,这点他很确信,他真的很爱柯琳娜,这点亚科斯也很确信。所以对于佩德罗濒死之时对他的告白,让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他爱佩德罗,但绝对不是那种爱情的爱,而是挚友之间的感情,是那种不掺杂什么情爱之类的感情。

    现在的亚科斯根本不敢面对佩德罗,他想当面拒绝佩德罗,可是曾经的友情,让他现在一想到佩德罗,就想逃跑,他根本不知道再以什么面目去面对佩德罗。

    这其中的纠葛,就是连亚科斯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还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亚科斯也不知道面对柯琳娜了,亚科斯不可能把这件事当做没发生吧?

    亚科斯能当做没发生,可是别人不能当做没发生吧?是的,佩德罗的告白还有别人听到了,那些支援的牧师听到了......

    也不知道这些牧师的听力怎么这么好。

    可是那些牧师之后过来救治他们的时候,亚科斯清清楚楚的看到了他们复杂的面部表情,所以亚科斯才能肯定他们听到了一点不该听的东西。

    这内容太劲爆了,根本不可能瞒得住,迟早是要传出去的。可是亚科斯还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柯琳娜,看到她怎么?

    亚科斯难道跟柯琳娜,嘿,柯琳娜,告诉你个坏消息,你哥哥也爱上我了?

    ......

    亚科斯这边纠结,而佩德罗那边就更纠结,佩德罗醒来之后,就感觉到周围的人好像怪怪的,每个人都用一种他从来没见过的眼光看着他。

    那么一瞬间,佩德罗就明白了,他的真实感情被别人发现了。在明白之后,佩德罗的第一感觉就是,为什么他要活过来,要是当时死去是最好的选择,至少不用面对这种窘迫的局面。

    佩德罗现在心里很复杂,既后悔又不后悔。他并不后悔对亚科斯表白自己的心意,这些感情在心里真的压抑了太久了。

    从很的时候,他与亚科斯第一次碰面的时候,他就对亚科斯有好感,当时还,并不知道这种感情是什么,当时只想和亚科斯做朋友。

    可是越往后走,越来越被亚科斯吸引,不知不觉的向着他靠拢,凡是亚科斯喜欢的他都喜欢。亚科斯信仰光辉之神,佩德罗也毫不犹豫的投入光辉之神的怀抱。

    亚科斯喜欢圣骑士,佩德罗就毫不犹豫成为圣骑士,他总是希望自己能以完美的一面来面对亚科斯。

    从那时起,佩德罗突然发现,自己对亚科斯的感情,不知在什么时候,变得连自己也控制不住了,他惊觉自己居然对亚科斯有了一种不该拥有的感情。

    刚刚发现这些时候,他真的有点不知所措,甚至感到害怕,于是只能一个劲的隐藏自己的感情。可是他始终不能控制自己去接近亚科斯,甚至嫉妒一切靠近亚科斯的人。

    这也是他为什么和自己妹妹不止一次把靠近亚科斯的人给赶走的原因。

    本来就这样,佩德罗觉得还能控制自己,甚至未尝没有一点点窃喜,希望亚科斯始终这样,未来,搞不好他们还真有机会在一起。

    可是等到柯琳娜突然对亚科斯告白之后,佩德罗当时就觉得自己被全世界背叛了,压抑在心中的感情,就好像一桶炸药一样,在心底开始天翻地覆的爆炸,好像随时会喷涌出来一样。

    他嫉妒自己的妹妹,甚至他有段时间希望妹妹消失就好了,可是他对妹妹的爱,始终提醒自己不能伤害柯琳娜,这让他在折磨和负罪感中不断摇摆,那段日子,佩德罗内心无时无刻的受着煎熬。

    他唯一的发泄渠道,就是把自己的感情写在日记里。

    佩德罗原本觉得这样很安全,可是只能当时的佩德罗还是太年轻了。

    他的日记本被自己的父亲发现了......

    其实这也不怪他的父亲卡佩罗,只是以前的佩德罗根本没有写日记的习惯,自从发现自己的感情之后,佩德罗才开始写日记。

    而卡佩罗也对当时佩德罗的怪异感到担心,卡佩罗别看现在被银月城的人形容为固执古板不通人情,可是在以前,他也许是最好的父亲,他时刻关注着自己的孩子的成长,生怕他们行差踏错。

    甚至他对佩德罗的信仰也很包容,虽然不能成为家族继承人,但是卡佩罗也没那激烈反对。要是卡佩罗真的激烈反对的话,佩德罗怎么可能那么顺利的就信仰光辉之神呢?

    作为父亲怎么可能对自己的儿子的所作所为一点都不了解呢?那太失败了吧。反正佩德罗又不是信奉什么邪教,卡佩罗并不觉得有阻止的必要,反正家族的存续也不依靠信仰。

    在佩德罗开始表现怪异的时候,卡佩罗就注意到了,他数次希望和佩德罗谈谈,可是佩德罗始终在抗拒,这让卡佩罗十分担心。所以在看到佩德罗开始写日记之后,卡佩罗就决定看看。

    (那时候可没有什么父母不能看子女日记的法)

    可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之后父子两人的关系就急转直下,卡佩罗是个传统的人,他虽然深爱着自己的两个子女,可是这并不意味着自己能忍受这样的儿子,他开始一直希望佩德罗只是误入歧途,希望通过自己强硬让佩德罗回头。

    和所有的父母一样,他对自己的孩子有着极高的期望,所以他不允许佩德罗走上歪道。

    别看在银月城很多人都能接受同性之爱,但是在贵族圈子里,同性之爱还是很受排斥的,私下里怎么样,大家都当看不到。

    可是要是放在明面上的话,就是另一回事了,那是注定被人鄙视的。甚至有不少教会也反对这种事,除了爱神教会,其他教会都不支持这种事,光辉教会对这种事也是反对的,只不过教义中并没有注明而已。

    不然梅维丝和杰奎琳的结合也不会闹的沸沸扬扬的了。

    可是感情这种事很奇怪,越是压抑,就越是强烈,卡佩罗越是不准佩德罗接近亚科斯,佩德罗就越想亚科斯。于是父子两人的裂痕越来越大,最后没辙的卡佩罗甚至以断绝关系来威胁佩德罗。

    之后的事,大家都知道了。佩德罗离开了银月城,而理由也不是因为佩德罗是gay,而是信仰问题,这也算卡佩罗是给佩德罗留下点面子,也是留点希望,希望有一天佩德罗能回心转意。

    其实离开银月城并不是佩德罗的本意,而是卡佩罗逼迫他这么做的。而佩德罗也专心投入信仰之中,希望借此来忘记这段感情。

    可是让卡佩罗失望的是,佩戴罗这些年的压抑并没有让他改变,反而让这股感情愈加强烈了......

    压抑了这么多年的感情,在濒死之时终于了出来,佩德罗甚至感觉有一种重担被卸下的感觉,他并不后悔这么做,就像缪丝的,正视自己的感情。

    但同时佩德罗却感到无比的后悔,他后悔自己自私,他能想到,自己这番话出去之后,会对自己的家族,会对自己的父亲,会对自己的妹妹,造成多么大的伤害。

    佩德罗知道自己的父亲卡佩罗一直在等待自己回头,甚至不惜牺牲他自己的名声,也想着保护佩德罗。

    而自己的妹妹也是如此的深爱着自己的哥哥,佩德罗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自己的妹妹了。

    还有亚科斯,这种事必定会影响到他。

    卡佩罗现在很矛盾,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周围的人,他不认为自己的感情有错,可是他并没有梅维丝和杰奎琳的勇气,去面对那些流言蜚语。

    佩德罗只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他拒绝见任何人,同时也在暗暗期待。

    是的,佩德罗在期待,他期望亚科斯能接受自己的感情,然后来找自己,两个人一起逃离这里,找一个没人认识他们地方,隐居起来。

    ......

    不过他失望了,一连几天,亚科斯并没有来找他,佩德罗知道了,亚科斯做出了选择,虽然这很令佩德罗心痛,在心痛之余,他也感到一丝欣慰,至少自己没有再次伤害柯琳娜。

    之后佩德罗就无声无息的离开了,没有跟任何打招呼,也没有人知道会去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