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七章:基情四射(求月票,求订阅)
    “我爱你,亚科斯!”不知道是不是失血过多,血都流干了。佩德罗这句话的时候,居然没有咳血,只是脸色已经由白转青了。

    “什么?什么?什么?”亚科斯根本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佩德罗是在临死前糊涂了吗?他爱谁?他,他,他爱我?亚科斯现在的脑海里,好像被塞满了一百吨tnt,把他炸完全不知所措了。

    “我爱你,亚科斯!”这一声大了许多,甚至连索拉姆和莫扎特都听到了。

    搞的索拉姆和莫扎特都是一愣,什么情况?这生死关头,这两人居然在那边搞基?

    不过比起索拉姆,莫扎特很快恢复了,他可不是索拉姆,不知道佩德罗和亚科斯复杂的关系,在他看来,圣骑士搞基虽然有点奇怪,但没什么不可接受的。

    毕竟谁也没规定圣骑士不能是gay啊。所以愣了一下,就没在意了,不管圣骑士是不是gay,都要死。

    可是莫扎特刚刚抬起手中的法杖正准备把这三只蝼蚁变成一堆碎渣的时候,突然从远处传来一阵圣光,击打在莫扎特刚刚制造出来的黑幕之上!

    这一下让莫扎特刚刚混乱的头脑瞬间清醒了过来,他明白了自己现在的处境,同时也知道,现在杀人没有任何益处!

    到底,莫扎特或许疯狂,但是他到底是一名法师,权衡利弊还是会做的,在清醒认识到自己的处境之后,明白现在要做的不是杀人,而是需要试验品。

    于是莫扎特马上改变了策略,现在那对同性恋人是最好的目标,毕竟两人都失去了战力,抓起来轻松啊。

    佩德罗终于喊出了自己心意之后,仿佛完成了自己的心愿,也消耗完自己的所有力量,一瞬间就软了下去,双眼也缓缓的闭上了。

    亚科斯这时候也没时间在意佩德罗刚刚的话了,这会只能一个劲的摇晃怀抱中的佩德罗,拼命的喊道“不要,不要,不要闭眼!佩德罗,撑住!马上就有人来救我们了!你一定要挺住啊!”

    就在亚科斯拼命哭喊的时候,莫扎特已经接近了,可是就这时,一道令莫扎特感到厌恶的光辉笼罩住了亚科斯和佩德罗!

    “强力回复术!”

    莫扎特一看这情况,就知道有强力牧师赶到了,所以他立刻改变了目标,奔向了在远处的索拉姆!还没等索拉姆反应过来,莫扎特一连施放了三道“缓慢射线”,索拉姆拼命躲过了两道,可是第三道“缓慢射线”还是让索拉姆变得像鼻涕虫一样慢

    这时候的莫扎特已经很接近索拉姆了,索拉姆根本没办法拉开距离,甚至连躲避都没办法完成,于是莫扎特近距离的施放一道石化光线,索拉姆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中招,变成了一尊石像!

    在索拉姆变成石像的一瞬间,索拉姆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妈的,这次完蛋了,然后就彻底失去了意识!

    莫扎特的那八条腿,跑起路来真的不是一般快,在索拉姆刚刚变成石像之后,就被莫扎特抱了起来,三下两下,就被塞到了他下半身的棱形金属箱子里。

    而这时,赶来支援的牧师们也出现了,瞬间十几个攻击神术打在了莫扎特的身上。

    虽然大多数神术,都被莫扎特用魔法物品挡住了,可是依旧有些漏网之鱼打在了莫扎特的身体上。

    莫扎特的腹部就被一道“圣枪术”击穿了,至于其他的神术,都打在他金属腿和金属箱子上!不过莫扎特根本没管这些,而是拼了老命的逃跑,在连续几次跳跃之后,脱离了攻击范围,就直接捏碎了一块符文石!

    而这时,莫扎特制造的魔法黑幕也被牧师们驱散了,梅维丝她们一恢复行动能力,就冲向了莫扎特!可是还没等她们的法术施放出来,莫扎特就在一阵白光中消失了!

    “该死!居然让他跑了!”梅维丝一脸不爽的看着莫扎特消失的地方。这也难怪,5名高级女巫,居然被一个人玩的团团转,梅维丝不郁闷才怪了。

    不过梅维丝很快就没心思郁闷了。

    “拉姆呢?!!!”在看到还相拥在一起的佩德罗和亚科斯,梅维丝很快就联想到自己的拉姆了,她立刻开始到处看,希望能看到拉姆的身影。

    可是一切都是徒劳无功,这里哪还有索拉姆的踪迹啊。

    “我的拉姆呢?!!!”梅维丝一把拉住亚科斯的衣领,脸上狰狞的喊道。

    **********

    索拉姆不知道自己失去意识多久,反正只觉得好像过去了很久很久,好像过去了一百年,当他再次苏醒的时候,第一反应是庆幸自己还活着,至少没有挂掉。

    而第二反应,就是全身酸麻,而且是骨头里透出的那种酸麻,好像保持了一个姿势太久造成的。躺在地上休息了一会,感觉那种酸麻感稍微消退了一点,索拉姆就准备活动一下身体。

    可是这时索拉姆这才发现,自己的四肢被锁链捆的结结实实,再仔细一看,自己居然被关在一个笼子里,而且全身光溜溜的,一件衣服都没穿。不过双脚的伤势被全部治好了,根本看不出来先前的伤口。

    “这是哪啊?”索拉姆自言自语的到,可是一开口,索拉姆才发现自己的喉咙好像是十天半个月没喝过水一样,话都拉嗓子,声音也像是被砂纸打过一样,嘶哑粗糙异常。

    不过四周除了一阵阵石盘的碾磨声和水流声,就根本没有其他声音,所以自然没人回答他的疑问。

    “喂!有人吗?”也许是口水已经开始分泌了,所以一会儿之后,索拉姆就感觉喉咙感觉好多了,于是开始大叫起来。

    可是喊了几声,依旧没有任何回应,索拉姆只能放弃了。

    等到身体的酸麻感已经褪去的差不多之后,索拉姆就奋力的坐起身来。

    不管怎么样,先确定自己所处的环境,再想下一步怎么办吧。

    索拉姆看了看四周,发现这里应该是地下室一类的东西,周围有很多笼子,不过那些笼子里都空空如也。而房间的最中央居然有个血池。

    血池的上方是一个巨大的磨盘,不过有趣的是,这个磨盘里碾磨的鲜血,居然是从血池里抽上来的血液,而碾磨之后的血液又经过碾磨又流进了血池里。

    “这是谁设计的装置啊,完全是在做无用功啊。”

    索拉姆看着这个莫名其妙的装置,在心里默默的吐槽着,这种东西完全没有任何作用。可是就在索拉姆吐槽的当口,血池里的血液突然开始颤动起来!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血池下抖动身体。

    索拉姆立刻注意到了这个现象,索拉姆一开始以为这个血池里养着什么怪物呢,所以很警惕的盯着那口血池,生怕有东西突然从里面跑出来。

    可是等了半天,索拉姆也只看到血池的血液在颤动,里面根本没东西跑出来。

    就索拉姆一头雾水的时候,那池血液突然就停止了颤动,索拉姆还没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呢,就听到一阵石门打开的声音。

    然后,索拉姆就看到那个把自己变成石像的家伙出现了,这家伙依旧是全身黑袍,长着一副怪异的体型,像蜘蛛多过像人。

    “你醒了?我还以为你会多睡一会呢。”那个怪人声音很平和,甚至有点带低音,好听极了,一点不像昨天那样疯狂,给人的感觉,好像是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绅士。

    也许是这家伙现在的平和,让索拉姆稍微放松了点心情,其实不放松又能怎么办,索拉姆现在被锁链捆的结实得要死,又被关在笼子里,更要命的是,他甚至不能施法了。

    不管是萨满法术,还是法师的法术,都行不通。他能感受到能量和元素,可是一旦调动起那些力量,就会受到一股不知名能量的干扰,导致根本不能施法。

    所以既然如此,还不如既来之则安之,反正那怪人现在没杀自己,就一定有原因。

    “你是谁?干嘛抓我来这?”

    莫扎特看到自己的新试验品,居然这么快就恢复了冷静,顿时有了点期待,他抓了很多人过来,能和他一样这么冷静的真的不多,那些人要么大吵大闹,要么悲声哀求,能冷静的正视自己的处境少之又少。

    “我的名字叫莫扎特,一名可怜的地底法师。至于关于抓你的目的,我想请容许我买点关子。”

    “卖关子?有必要吗?虽然不知道你具体要干什么,但是反正不是什么好事,还不如先跟我,让我有点心理准备。”索拉姆耸了耸肩有点无奈的道。

    索拉姆才不相信这个丑八怪会把自己抓来是为了举行舞会,所以索拉姆倾向先听听后果,至少有点心理准备,在看看有没有机会跑路。

    “不是好事?也不一定哦?也许是好事呢?”

    “好事?可能吗?对了,忘记问了,你不是第一次去艾尔沃德城吧?”

    莫扎特对索拉姆这种跳跃式的问话,感到有点不适应,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问,但是莫扎特也没打算隐瞒什么,反正他总是要知道的。

    “没错,那不是我第一次去。”

    “哦,唉......”索拉姆一听这话就叹了一口气,有点垂头丧气的道:“那我这次真的凶多吉少了。”

    “为什么这么?”

    “这不明摆着的吗?你看看那些牢笼,数量这么多,有很多还血迹斑斑的,而且这些血迹时间不算长,再联想你不止去了艾尔沃德城一次,我猜前段时间那些失踪案是你做的吧?”

    “不错。”

    “那么这些人都去哪了?这都不用猜了吧,既然前几百人都嗝屁了,我凭什么认为我自己能那么幸运成为例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