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五章:强硬的态度(求月票,求订阅)月底了,订阅和月票呢?
    “公主殿下,今天大家在摩尔加斯庄园举行了一个简陋的欢迎晚会,请您一定要赏脸参加,要知道艾尔沃德的贵族们,可是对您翘首以盼啊。”

    话的这人是孟德斯的当家,前任副财政大臣,克利福德·孟德斯,这个看着慈眉善目的老人的另一个身份,则是艾尔沃德所有贵族的领头人。

    这家族可不简单,这个家族原本就是艾尔沃德的本地贵族,不仅仅和本地许多贵族都有联姻,更是和王都很多权贵也是世代联姻,所以孟德斯家族几乎每一代都会在王都出任重要的职位。

    从某种意义上来,这个家族代表着整个艾尔沃德贵族的利益,要是一般时候兰丝碰到他,也得心的对待。

    不过今天兰丝根本没给他面子,只是很冷淡的表示自己累了,今天就在市政厅休息了。

    而克利福德马上市政厅的条件简陋,根本配不上公主的身份,他们已经在城中空出了一座豪宅,让公主移步那边休息,欢迎晚会明天在举行。

    要是一般人这么,兰丝还真不好意思拒绝,毕竟别人也算是卑躬屈膝了,更何况还是一个70多岁的老头了。

    不过,兰丝着实被艾尔沃德的贵族议会气的够呛!这些人胆子太大了,不仅对王国隐瞒不报,等瞒不住了,还拼命的粉饰太平,甚至都找好了替死鬼,一点没把王国放在眼里。

    更可怕的是,居然还有人在其中浑水摸鱼,这是已经是对王国**裸的轻视了啊。

    兰丝作为公主,王国唯一的继承人,能心平气和才怪了!

    “不用,我就住在这,这事解决之前,我哪都不回去,至于那宴会,克利福德大人,你们居然还有心思办宴会?艾尔沃德被弄成这样,你们还有这闲情逸致?”

    这话太硬了,克利福德老脸都红了,他好歹也是德高望重吧?公主居然这么不给他面子。

    “是是,只是,毕竟这是大家的一点敬意,毕竟您来了,我们不能不表示一下吧?”

    这话看似是服软,可是内里的意思,就是让公主考虑下,这可是艾尔沃德所有贵族的好意!这其实是在用全体贵族来压一下公主,你公主再厉害,也不能对所有人的好意都视而不见吧。

    兰丝从就接受最好的教育,又监国一年了,这点话中话,还难不住她,所以一听这话,兰丝就更生气了。

    兰丝已经收拾了银月城的最大反对派,正是义气风发的时候,连中枢大臣都想训就训,你一个地方贵族,居然还敢用所谓的群体来压兰丝?兰丝能爽才怪了。

    “哦?那按照你的意思,我要怎么做,还需要经过你的允许?”

    这话就没什么贵族气息了,太**裸,简直就是指着老头的鼻子问,我怎么做,是你能质疑的?你以为你是谁?

    这话太**了,搞的一辈子都在那种云山雾罩的谈话环境中交流的老头,顿时被刺激的僵住了,这完全是打脸的节奏。

    本来老头今天来的目的,就是安抚一下公主的怒火,顺便看看能不能求求情。本来以老头的江湖地位不需要这么急吼吼的过来的。

    但这件事是下面人做的太过分了,所以老爷子不得不出来了,他是希望用自己这张老脸来求求情。

    按照他的设想,自己怎么也算是老臣,再加上家族在地方也是一等一的显赫。

    公主就算再不爽,也得给点面子吧?先开个宴会,交流下,到时候等气氛稍微缓和点,自己也好再求下情。当然,他也知道,这件事太过分了,不给个交代,是不可能的,不过交代到什么层度是可以谈的嘛。

    只是他没想到,公主连面子上功夫都懒得做,直接就硬邦邦的顶了过来!搞的他后面的话也不出来了。

    “我......我......我没那意思......我只是......”这话太硬了,要老爷子怎么回答?哪怕他已经在政坛中辗转腾挪的这么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有信心来,就是期望公主能在面子给他点尊重,只要有了这个开头,之后就有的谈了,可是一旦公主表示,你谁啊?一边凉快去!他就彻底吹灯拔蜡了。

    是的,别看他在艾尔沃德很牛,可是在王室前,他真的有底气吗?没有!是的,他很清楚,没有,王室是人少,可是那又怎么样,只要一个欣布女王,就可以抵得上千千万万的贵族!

    他能怎么办?造反?那是放屁,信不信,他只要漏出一点点非分之想,他就会马上被手底下的那些贵族给扭送到银月城。女王已经用很多事例,告诉了所有人,不要妄图挑战她!

    “没那意思就好,您年纪也不了,有些事就不要再操心了,回家好好休息吧。”

    在兰丝经过欣布女王的教育之后,就明白了贵族的本质,他们就给点阳光就灿烂,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你软他就硬,你硬,他就没骨头了。

    在听到兰丝的话之后,克利福德就明白了,公主对整个艾尔沃德的现状,已经到了不能忍受的地步,她不准备给任何人面子,所以就算面子上的过场都懒得做了。

    而且公主的话里还有另一个讯息,就是让他养老,不要掺和一些不该掺和的事里。

    可是这的轻松,但做起来就难了。孟德斯家族能有今天的威势,难道真的靠联姻就能维持的?想什么呢?联姻固然能获得很多支持。

    可是真正能支撑孟德斯家族声势的,是能为其他贵族遮风挡雨的能力,没这份能力,谁吃饱了给你当弟。

    这次的事件牵扯的人太多了,整个市政厅的大多数议员都参与,他要真的什么不管,他敢担保,明天开始,他们家就别想在艾尔沃德城抬起头了。

    一个家族的声望要想提升,那要靠一代代的努力和积累,可是想要衰败下去,却只要几天而已。

    就在老爷子僵在那里,开动脑筋希望能回转一下现场气氛的时候,突然几个公主的侍卫闯了进来,他们先是看了克利福德一眼,然后在公主耳边了几句什么,公主一下子站了起来,大步向外走,显得气急败坏!

    “混蛋!!!!”

    老爷子直接瞪大了眼睛看着公主,一脸的惊讶的看着公主大步的离开,一时间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等了一会,市长和几名贵族也进来了,看到公主不在,马上跑到克利福德的边了什么。

    *********

    “混蛋!”索拉姆现在正**的上身让牧师给子治疗伤口。

    一想到自己差点死了,索拉姆就是一肚子的火,要不是亚科斯和那群骑士护着白脸,索拉姆绝对会宰了佩德罗。

    一阵白光闪过,索拉姆的伤口马上就愈合了,只是半个上身的血渍告诉众人,刚刚发生了什么。

    “好啊,德罗尼家的子,居然敢伤害拉姆,我和他没完!让开,我要去找他,我倒要看看,光辉教会的圣骑士是不是真的那么厉害!”

    当索拉姆一身是血的回来的时候,梅维丝差点就暴走了!她怎么都没有想到,索拉姆不过是无聊出去逛逛,可是等回来居然就受伤了。

    等索拉姆气乎乎的把经过一,梅维丝顿时不干了!什玩意,佩德罗是圣骑士了不起啊!本来她的拉姆已经收手放过了他一马,可是结果呢,这个杂碎居然还敢这么不要脸的偷袭!

    最重要的是,梅维丝完全不感觉索拉姆有错!杀人怎么呢?又没杀你家人,你激动个什么?而且那些人不仅不是什么好人,还是一帮该死的混混!更何况,他们还违抗公主的命令!

    他佩德罗算什么?他到底是那头的?索拉姆虽然有点胡闹,但也是在帮公主!他呢?直接对索拉姆动手了,这不是拆台吗?

    “冷静!冷静!”杰奎琳赶紧的拦住暴走的梅维丝,她生怕梅维丝一个激动把佩德罗怎么样了,到时候,会很麻烦的,再索拉姆不是没事吗?孩子的事,怎么能牵扯到大人呢?

    真当佩德罗没家长吗?别人不仅是德罗尼家的长子,还是光辉教会的重点培养对象,真要弄起来,这两家可都不是好惹的?

    “冷静?杰奎琳!你哪头的?索拉姆都伤成这样了,你居然还要我冷静?”

    梅维丝一看杰奎琳这时候了居然还在这和稀泥,立刻把目标对准了她,在梅维丝看来,索拉姆就是自家孩子,杰奎琳不帮忙就算了,居然还拦着她,这不是胳膊肘往外拐吗?

    “你先冷静下,听我好吗?拉姆这不是没事吗?你稍微听我下可以吧。”

    “这还叫没事?!!我......”

    “梅姨!”就在梅维丝准备反驳杰奎琳的时候,突然索拉姆叫了一声,把梅维丝叫住了。

    老实话,看到梅维丝这么急着要给自己报仇,索拉姆还是很感激的,可是转念一想,不对啊,要是梅姨真的去找佩德罗麻烦,那不就成了他索拉姆告家长了吗?

    他索拉姆好歹也是铁铮铮的男子汉,虽然很恼火被佩德罗袭击,可是还没窝囊到靠家长去找场子,这要是传出去,索拉姆还做不做人了?

    这场子一定要找!而且必须是索拉姆自己找!

    梅维丝一听索拉姆叫她,马上就停了下来,马上来到索拉姆身边,紧张的看着索拉姆,关心的询问道。

    “拉姆,怎么了,是不是哪不舒服?”

    听到这话,索拉姆又是感到又是好笑,自己的伤可是牧师的高级神术治疗的,怎么可能有什么反复,也亏得梅维丝还是一名博学多才的法师,居然连这点事都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