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五:复杂(求月票,丢订阅)
    ps:最近几天都要加班了,所以这几天都会晚一点,请各位原谅。

    不过现在也没人在乎坎贝尔家族的那几个人怎么想的,毕竟坎贝尔家族颓像以现,往后在权力圈中的地位只会越来越低,他们的感受自然没人会在意。

    在坎贝尔的下一代,并没有什么出彩的人物,甚至可以,坎贝尔家族的下一代,基本是都平庸之辈,而唯一前途远大的梅维丝,还是一个法师,法师可和政治没什么关系,就算梅维丝成为了传奇,对坎贝尔家族在政治上,也没什么帮助。

    而且,这位唯一出彩的人还和坎贝尔家族关系并不好......

    等亚科斯他们对索拉姆表示了欢迎之后,德罗尼家族的人又上来表示了一阵欢迎和感谢。

    亚科斯和柯琳娜订婚,德罗尼家族的人当然要来了啊,不过有意思的是,德罗尼家族的族长卡佩罗带着的人里面,并没有柯琳娜的哥哥佩德罗。

    佩德罗只是和缪丝夫人,在很远的地方远远地对索拉姆和公主表达了谢意,并没有接近自家的父亲。

    这就让人很玩味了,在这种场合,德罗尼家族族长卡佩罗,都不愿意带着佩德罗一起出席,只能明一件事,这位古板的父亲,是打心眼里不愿意再接受自己的儿子了。

    嗯,现在银月城形容佩德罗的父亲,卡佩罗公爵,就是顽固古板。毕竟没人会为了一点事,就把这么优秀的一个儿子拒之门外。

    在很多贵族看来,佩德罗虽然有点犟,可是和他的优秀相比,那点缺点就不算什么了,就算不能当继承人,也可以当做一名重要成员了吧。

    可是卡佩罗呢,硬是不肯在接受他了,哪怕在女王的调停下,卡佩罗并没有把佩德罗开除出家族,可是依然对他很不待见,甚至连同住一个屋檐都不愿意。

    其实吧,在德罗尼家族内部,也有很多人对家主的决定感到不解,认为他对佩德罗太过严厉了。

    而事实到底为什么,只有当事的两人知道。

    终于在一阵寒暄之后,典礼正式开始了。

    只见这对情侣,在兄弟朋友闺蜜的陪伴下,从大厅的两边相对而入,有趣的是,佩德罗居然站在亚科斯的身后,并没有在站在柯琳娜的身后。

    索拉姆还看到克里斯蒂了,她就在柯琳娜的身后。

    根据北地的习俗,哪怕是订婚,也会有“伴娘”和“伴郎”。不过没有婚礼上那么严格,通常都是朋友,兄弟姐妹站在自家人的身后,不怎么分男女的。

    当这对恋人出现的时候,全场的祝福和欢呼都送给他们,毕竟他们才是主角,所以没人注意到亚科斯身后的佩德罗。

    他现在的表情很复杂,有伤心,有痛苦,有解脱,甚至有点愤怒,他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幅场景,他看到了自己的最爱的人和自己最重要的人结合,让他有种被背叛的感觉。

    哪怕他知道,这两个人并不清楚他真正的感情,他们的结合,并不能算背叛。可是他依然控制不住这种感觉,他想发怒,想捣乱这场受到所有人祝福的订婚典礼,可是他心中仅剩的理智正在不断的阻止这种感情的滋生。

    他知道,要是他真的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那么受到伤害的人,就不仅仅是他自己了。

    而在人群中的缪丝夫人看上去好像是一脸微笑的注视着这一对情侣,可事实上,她正在看着佩德罗,她能清晰的感受到他心中的痛苦和愤怒,她知道,她快要收获了,她正在等待佩德罗步入真正的绝望。

    到那时候,她就可以品尝到一个纯洁灵魂堕落的快感了,没什么比的上这个!

    在订婚典礼上,按照习俗,主持订婚誓词的时候,是不需要牧师主持的,只有正式婚礼上才需要牧师,一般都是在场最德高望重的人来主持就够了。

    既然兰丝来了,那么这个工作当然是交给她了啊,她虽然不算德高望重,可别人是公主啊,谁还敢什么不成。更何况,那两家人可是对此非常支持的,公主主持订婚啊,这得多大的面子啊。

    .........

    订婚很热闹,可是和索拉姆没什么关系,他对着种场合一项没什么兴趣,更何况,还不时的出现一些莫名其妙的人跑过来和他搭讪,能开心才怪了。

    就在索拉姆烦不胜烦的时候,有个人给他解围了,就是缪丝夫人,她突然走过来,对索拉姆发出了邀请,现场太闷了,想到花园里走走,可是外面又太黑了,有点怕所以想要索拉姆陪同一下。

    老实话,虽然这个女人给索拉姆的感觉并不好,可是比起被一帮莫名其妙的人骚扰,他还是觉得接受这个女人的邀请不算什么。

    “我就这么招你讨厌吗?”在花园漫步的时候,缪丝夫人终于出了一个由来已久的疑问。

    她自问有那个东西在,除了神祗亲临,不会有任何人能看出自己的真面目。可是和索拉姆见了几次面,索拉姆都对她敬而远之,一幅像见到鬼一样。

    难道是她不够漂亮?这不可能,虽然那件东西会掩盖她的底细,但是对她的魅力没有任何影响。

    这也是她想不通的地方,一个女人长的又漂亮,又有钱,还对他这么好,是个人都会动心的。可是索拉姆居然依旧对她不屑一顾,要不是她知道,索拉姆喜欢女人,还以为他又是一个同性恋呢。

    “额......”索拉姆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会这么直接,顿时有点不知道该怎么了,怎么?难道感觉不好?这太唯心了吧,出去别人也不信啊。

    “怎么呢,应该觉得你和我不是一类人吧。”

    既然不知道该怎么,那就瞎掰呗,这点上索拉姆还是很有信心的。

    “不是一类人?为什么这么?”索拉姆是缪丝的下一个目标,其重要程度甚至超过佩德罗,她很想知道,为什么索拉姆不待见他,这对她下一步接近他非常重要。

    “你看,你喜欢艺术,我对那东西完全不敢兴趣。你再看,你喜欢舞会,我却很讨厌。当然也不仅仅只有这一点原因,我们有很多不同,在一起估计也不会有什么话题。”

    缪丝听到这话,整个人都愣住了,她第一次因为这些理由被人讨厌,这让她都不知道该怎么了。

    “可是你和菲利普大师,还有公主殿下的关系都很好啊,你跟他们是一类人?”缪丝就是缪丝,马上从索拉姆的话中找到了漏洞。

    她是喜欢艺术品,这不是她装的,是真喜欢,在她看来,这是人类唯一的亮点了。可菲利普还是艺术家呢,你索拉姆怎么能和他称兄道弟,这不是双重标准吗?

    公主和索拉姆的差距就更大了,别人是王室,比自己有钱,比自己有权,可你索拉姆不是一样的和她好的不得了?

    “额,怎么呢,你会这么觉得,那是因为你并不了解他们。”这话完全是硬掰了,因为索拉姆真不知道该怎么接,前面那些理由都是他瞎掰的,现在只好这么圆回来了。要不怎么,一个谎言要靠更多的谎言去弥补呢。

    “可你同样也不了解我对吧?那你怎么知道我们之间会没有共同话题呢?”果然缪丝还是抓住了索拉姆的漏洞。

    不过她这有点急切的态度让索拉姆有点奇怪,他自认自己还算有魅力,可是也没有能让一个女人这么急切的程度,更何况这个女人和他根本就不熟。

    看到索拉姆突然皱起的眉头,让缪丝马上有点清醒了,她太急切了,这让索拉姆有点怀疑了,同时她心里还在不断的审视自己。

    “自己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每次在他面前,都会这么急躁?”

    缪丝不断在心里这么质问自己。在她看来,她自己是绝对不可能犯这种错误的,她对自己的情绪管理应该是顶级的,可是每次看到索拉姆,她内心的**,就会点失控,甚至影响到她的行为。

    不过这话已经出口了,缪丝也不能收回,只能顺着了。

    “要知道,我可是很早就认识你了,当初在洛克镇的红色长靴,我就注意到你了,你当时为了一个服务员和一帮混混战斗,我当时就想和你聊聊,可是当时有一桩急事要我亲自回来处理,所以我不得不先行离开。”

    到这里,缪丝偷偷看了索拉姆一眼,发现他认真的在听,顿时松了一口气,只要肯听她话就好,她对自己的口才还是很有信心的。

    “那时候,我给下面的人下命令,让他们对你优待,就是想着我下次再到洛克镇的时候,可以认识一下你。不过运气不好,后来发生了不少事,我也不好去洛克镇了,本来打算等一切都完了之后再去的,不过你那时已经来到银月城了。之后的事,你也很清楚了。”

    这是表白吗?是表白吧?索拉姆今天居然被人表白了!虽然得很含蓄,可是怎么听都是表白吧?

    不怪索拉姆这么想,只要是个男人,都会这么想吧。索拉姆会听这么认真,其实原因也很简单,就是他喜欢听,没错,只要是个男人都会喜欢听这种话吧。

    一般男人听到这种话,哪怕不喜欢表白的女人,心里也会暗爽不已,那种虚荣心的满足感,是谁都无法抗拒的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