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七章:谁的锅?(求订阅,求月票)
    “什么?!!!一个月?”当得知,自己现在离进入银月高塔,已经过去两个月了,索拉姆就惊了!这是很简单的算术,梅维丝过自己昏迷已经一个月了。

    那么明他们发现自己昏迷的时候,就是这一个月的时间。这不就明,索拉姆已经在那个房间里,呆了一个月?

    索拉姆的记忆虽然有点模糊,可是他可以肯定,他在银月高塔期间,根本没人打扰自己,不然他也不可能搞成现在这个样子。

    “不是,女王一号呢?她不是监控整个银月高塔的吗?她居然没有管我?”索拉姆终于发现了点端倪,按理来,女王一号作为塔灵,她对塔内的一切风吹草动,都一清二楚才对啊。

    “咳,这个,这个也怪我,我当时因为某些原因把女王一号,给关闭了......”

    “......”合着,欣布女王这赔偿给的真不冤啊。

    不过现在再什么怪谁不怪谁的,已经没什么意思了,反正索拉姆对欣布女王的补偿还是很满意的。之后,索拉姆就得好好休养了。

    本来梅维丝是准备把索拉姆带回家里休养的,不过欣布女王可能还是觉得对不起索拉姆,所以就劝梅维丝,让索拉姆继续呆在王宫里,毕竟这里的条件可比梅维丝家里好的多,对索拉姆的恢复也有好处。

    梅维丝想了想,觉得女王的没错,于是就答应了,反正女王也不准备收回梅维丝出入王宫的特权,她实在放心不下,也可以直接住下。

    反正王宫大的要死,王室也只有两个人,根本谈不上避讳什么的。

    当然真要避讳,也不是没有,毕竟索拉姆是住在后宫,这里除了索拉姆,就没男的了。那些贵族对此,可是各种羡慕嫉妒恨。

    不是没有贵族向女王提出一些担心,可是女王压根就不甩他们。开玩笑,她欣布女王会怕流言蜚语?别人想怎么都行,有本事的你当女王面。

    既然女王都下定决心了,其他人就算再不爽,也得忍着!

    于是索拉姆就在王宫住了下来,而且还得到了堪比帝王的照顾,什么都不用自己动手,数量众多的侍女精心伺候,生怕索拉姆累着,碰着了。各种滋补的食物,药物,女王陛下也没气,不限量的供应。

    最好的牧师和法师,每天都为索拉姆检查身体,制定各种恢复方法。

    在如此精心的照顾下,索拉姆的身体恢复速度,简直可以用飞速来形容,原本干瘪的身体,像充气一样饱满了起来。

    在三个月之后,索拉姆的身体状态终于恢复了。

    “13200!13201!13202!13203!”索拉姆现在就在王宫的花园里,赤着上身,光着脚,拿着手中的战斧拼命的向前劈砍着。

    随着有节奏的劈砍,索拉姆身上的汗珠,不断从身上被甩出来,那些汗珠在阳光的照射下,变的晶莹剔透,配合着索拉姆匀称好看的肌肉,看上去就有一种难言的美感,那股男子气概是挡都挡不住。

    看的那些在一边伺候的侍女们都两眼放光!起来,在王宫里当侍女,在银月王国真不算什么低贱活,相反很多有家资的中产阶级家庭,很喜欢把自己的女儿送到王宫来做侍女。

    在王宫当侍女,不仅活不多,而且还可以免费学各种知识和礼仪。一般而言,在王宫呆上几年,出来就算不能变的像那些贵族姐一样雍容贵气,怎么着也能成为一个合格的淑女吧。

    在民间,王宫侍女出身的女孩,还是很受欢迎的,要是运气好,碰要是被哪个贵族看上了,那就可以一步登天了。

    所以,在王宫的侍女一般都在水平以上,要知道,想进来的人多了,自然要严格挑选了,王宫只招收那么多人嘛。所以索拉姆正在王宫这么多天,还真没看到丑的。

    这里的妹纸一个赛一个的漂亮,而且这些侍女也许是因为在后宫,看到男人的次数不多,好不容易看到索拉姆这种男子气概十足的汉子,难免有点不矜持。

    要不是这是在王宫,这些侍女早就扑上去了。可这里毕竟是王宫,该有规矩还是要严格遵守的,当然,要是索拉姆主动,那这些侍女搞不好就半推半就了。

    只是,哪怕这王宫中是万紫千红,索拉姆依旧是有花不能采,倒不是索拉姆改吃素,变成了真人君子。实在是身不由己啊!

    “哼!”一声清冷的冷哼,那些侍女顿时作鸟兽散了。原来是梅维丝一直坐在边上,之前偷瞄的人数不多,梅维丝也懒得计较,可是这会儿,就有点不成体统了。

    她梅维丝的侄儿,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接近的。也许把索拉姆当儿子太久了,梅维丝的控制欲强了不只一点两点,梅维丝现在有点明白,为什么婆媳关系是最不好处的了。

    自己这么优秀的孩子,就这么让一些不明不白的女人抢去,梅维丝怎么想,怎么心里不舒坦。

    而这边的动静自然就吸引索拉姆的注意,于是他就停下了练习看了过来,老实话,索拉姆还是很喜欢被这么多妹纸围观的,男人嘛,这点虚荣心总是有的,更何况这些妹子质量还这么高。

    而且,索拉姆现在的火气很旺啊!这都几个月没尝到肉味了,索拉姆不饥渴才怪,算来算去,上次开荤,还是金榕树旅店,和那个酒吧精灵妹了吧。

    “看什么看!赶紧练习!”还没等索拉姆回过神来,梅维丝立刻没好气的叫了起来!索拉姆反射似的马上又开始了练习。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经过这次事情之后,梅维丝对他的脾气越来越大了,一幅老娘管你天经地义的样子。而更吊诡的是,索拉姆居然不知怎么的,有点怕梅维丝了。

    当然,严格来,也不是怕,他索拉姆在这个世界上,谁都不怕。可那种感觉很难形容,真的硬要形容的话,只能是,底气不足。嗯,就是底气不足,这让索拉姆很奇怪,他在梅维丝面前心虚个什么劲啊?

    人啊,是一种很容易被改变的动物,他们会根据环境,情感,甚至身体状态,改变自己对事物的看法,这是很正常的。

    在以前,梅维丝对索拉姆的感情,不像现在这么......怎么呢,只能用一个很不准确的词语来,叫亲近,对亲近。

    之前,索拉姆不过是挚友的孩子,算是子侄,虽然亲近,可也没有到事事都需要梅维丝关心的。可这么长时间下来,梅维丝对索拉姆感情已经发生了改变。

    现在梅维丝就把索拉姆当做自己的孩子,而不是隔了一层的侄子。所以表达出来的亲近,自然不一样了。而索拉姆也在不知不觉中感受到了这种感情,索拉姆虽然粗神经,可是他潜意识里还是接受到了。

    于是,在潜移默化中,他也对梅维丝产生了相对的感情。简单来,他在潜意识里也把梅维丝放在了母亲的位置,虽然索拉姆本人还没察觉,可是这是事实。

    所以就算被梅维丝呵斥,索拉姆现在连屁都不敢放一个,麻溜的转过身继续练习。

    ********

    就在索拉姆正在进行恢复性训练的时候,在远离银月城的一个昏暗的地方。

    一个古怪的人影正趴在一座闪闪发光的法阵当中,这座法阵散发的光芒也很诡异,是一种很惨白的光芒,甚至要是离的近,还能从那些光芒中,听到渗人的惨叫声,仿佛那些光芒里,关着无数受折磨的鬼魂。

    而法阵中的人影,则是一动不动,甚至连呼吸的动作都没有,就像是一个死人。

    在法阵对面,是一个玻璃罐子,其中有一个**的男人,隔着玻璃,可以看到这个男人,英俊,高大,健壮!要是外人看到,一定会这是一个完美的美男子。

    不过现在,在这里,这个美男子,正一动不动的泡在一种不知名的液体之中,和死人一样。

    可就在这时,整个玻璃罐,突然发出了一阵诡异的光芒,和法阵的光芒一致。而随着光芒的越来越亮,玻璃罐中,泡着的那个美男子,也开始了抖动!

    不过这番动静虽然诡异,可是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很快,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光芒,抖动,都消失了,好像一切都不曾发生过。

    就在一切都陷入黑暗的时候,法阵中趴伏的人影,一下子“站”了起来,然后开始大肆破坏,把这个房间里的所有东西都毁掉了,可是偏偏那个玻璃罐没有受到任何损伤。

    “不!不!不!这不可能!我明明把一切都做到最好了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依旧不成功?一定还有其他的问题,一定还有其他的问题!”

    完,这个古怪的人影,就转身往另外一个房间走去,这时墙壁上忽闪忽闪的水晶灯,照出了这个人影的全貌,居然是那个曾经出现在维恩男爵矿洞里的那个“八脚”怪人!现在他依旧是全身黑袍裹声,看不到具体的样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