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五章:把屎把尿(求月票,求订阅)
    “你带着这些不知所谓的人来干什么?”梅维丝在想明白以后,脸色变的很难看,自然,话的也就不那么客气了。

    哪怕是老狐狸,被这人这般不客气的,也不可能当做没听见吧。所以托特卡姆只能一脸严肃的道:“你这叫什么话!索拉姆是你的侄子,那也是我晚辈,我关心一下不行吗?”

    不过是个人都能听出里面的虚弱,什么叫索拉姆是你的晚辈,拜托,你们就见过一面而已。

    “索拉姆和你,还有这帮人,一点关系都没有,现在,请你们离开!我已经警告过您一次了,这是第二次,离索拉姆远点!我不希望有第三次!”

    完就不再看他了,直接坐到了索拉姆的床头。这时,兰丝很贴心的对着侍卫打了个手势,于是一帮侍卫直接出现在坎贝尔家族的面前,意思很明显了。

    老头现在的脸色,已经青的和苔藓一样了,可还不敢大喊大叫,只能把目光看向女王,希望她点什么,好让自己有个台阶下,最好是能顺势留下来,哪怕是不得不和索拉姆处好关系,他也认了。

    毕竟,现在谁都看得出来,女王很在意索拉姆。虽然就老托特卡姆很讨厌索拉姆,甚至觉得他是一个威胁,威胁坎贝尔家族日后接收梅维丝和杰奎琳的财产。

    不过,老狐狸还是失望了,女王根本没有和他话的打算。所以老家伙只能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侍卫请出了王宫。

    相信明天一早,整个银月城就会知道坎贝尔家的遭遇了,甚至会落井下石的嘲笑他们。可老托特卡姆能怎么做?他什么都做不了。

    *********

    索拉姆这一睡,足足睡到第二天的中午,才费力的睁开眼睛,索拉姆一醒,最先的注意的就是自己的屁股,他生怕有人再去动他的屁股。

    还好,现在他的屁股好好的,没有冷冰冰,也没有手在他的屁股上活动,最重要的时候,他的屁股没有任何不可描述的异样感。

    在放下心来之后,索拉姆才慢慢的睁开眼睛,费力的转动头部,观看四周的环境。他现在还是全身无力,能活动脖子已经费了老大劲了。

    当他的头颅转过来的一瞬间,他就看到了一头长发,这红色的长发,实在太眼熟了,虽然没看到脸,可是索拉姆还是知道这是谁了。

    “梅姨,梅姨,梅姨!”索拉姆现在连话都费劲,想大声喊,可是死活喊不出来。

    好在梅维丝因为担心索拉姆突然醒来,所以睡的不沉,一点风吹草动梅维丝就醒了。刚刚开始梅维丝还以为是自己又出现幻觉了,这些天来,这种幻觉一直折磨着梅维丝,她无数次希望这些幻觉是真的,可次次都让她失望不已。

    不过这次不一样,这声音虽然很,可是却真真切切的。梅维丝虽然人在半梦半醒之间,可还是强迫自己相信,这是真的,这次一定是真的。

    于是她奋力的摆脱了疲倦,强撑着身体,慢慢的张开眼,看向了索拉姆,她甚至在迷迷糊糊中,都还在不由自主的祈祷,这次一定要是真的。

    可当她真的睁开双眼,和索拉姆微张的双眼碰到的时候,内心还是一阵不可思议,她没做梦,这不是幻觉,她的拉姆终于醒了。

    这一瞬间,梅维丝双眼已经粘满了泪水,她已经不知道该些啥了,只能捂着嘴,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索拉姆,哪怕眼泪已经蓄满了整个眼眶,可她依旧不敢眨眼,她怕这是她的又一次幻觉,怕一眨眼,现在的一切就都改变了,她怕索拉姆又会像之前一样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前文过,索拉姆不喜欢眼泪,甚至是讨厌眼泪。他看不得这种东西,要是男人在他面前哭,他能一巴掌糊过去,可是要是个女人,还是他的长辈,在他面前眼泪婆娑的,他就麻爪了。

    “我,梅姨,你能等会在哭吗?我现在快憋不住了。”虽然索拉姆现在的确有尿意,可是没他的那么严重,他只是单纯不喜欢眼泪而已,所以赶紧转移话题。

    虽然这话的内容有点膈应人,可是听在梅维丝耳朵里,简直犹如天籁之声,这是真的,索拉姆真的醒了。

    没人能理解索拉姆在梅维丝心中的地位,诚然开始,梅维丝也的确很看重索拉姆,毕竟他是挚友的遗孤,她不对她好,谁对他好。

    当时梅维丝只是把索拉姆看做是自己必须要照顾的子侄,要感情是有的,但绝对没有现在这么浓烈。在和索拉姆相处了大半年的时间里。索拉姆在她心中的地位,越来越高。

    她不仅仅从索拉姆身上看到了两位挚友的身影,虽然索拉姆真不怎么像他们,不管是长相,还是性格,可是梅维丝不知怎么的,有时候就真的能从索拉姆身上看到两位挚友影子。

    这也许就是血脉相承吧,反正这种感觉,不是一般的长相和性格,能明的,很玄乎,也许更多的是梅维丝的心理作用吧。

    更重要的是,索拉姆的到来,弥补了她心理上的一个空白,就是母性。她因为和杰奎琳结合,注定了她们之间无法有自己的爱情结晶,虽然梅维丝在和杰奎琳结婚的时候,就知道这点,也做好了心理准备。

    可是这就不代表着,梅维丝不渴望有自己的孩子啊。不过她平时掩饰的很好而已,事实上杰奎琳也一样希望能有自己的孩子。

    在这点上,女人都有共通性,不过她们两个的这种感情,被爱情压抑了而已。

    而索拉姆的出现,刚刚好就填补了这个空白,本来梅维丝刚刚开始只是对索拉姆只有那种长辈之情,可是日久月深,这个感情成了一个由头,让梅维丝对索拉姆的关心和爱护,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转变成了母爱。

    而梅维丝不仅不排斥这个不知不觉给自己套上的角色,相反还乐在其中,她喜欢和索拉姆相处的点点滴滴,她喜欢索拉姆像个孩子和她闹别扭。

    她也享受,索拉姆对她的无奈,特别是她让索拉姆做他自己不愿意做的事的时候,哪怕她知道,索拉姆很讨厌别人这么逼迫他,可是当索拉姆无奈遵从她的意愿之时,她还是有股骄傲和欣慰的感觉。

    因为她知道,索拉姆是为了她而不得不这么做的,这种感觉真的很难形容。就像你的父母逼你做一件在他们看来是好事,而你不喜欢,却碍于父母亲情,不得不这么做的时候,你父母就会觉得很欣慰和骄傲。

    虽然这种事,也有控制欲在从中作祟,可是不得不承认,这是大多数父母都热衷的事情,不信你们看看自己的父母,是不是这样。

    在这种时候,她真的很享受和索拉姆的这种互动,哪怕事后她又有点后悔逼迫索拉姆,但不得不,这样让她真的有种做母亲的感觉。

    所以到了现在,她自己有时候都分不清,她对索拉姆感情,到底是因为他的父母,还是真的是发自内心的认同索拉姆就是自己的孩子。

    不过现在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的拉姆要方便了。所以梅维丝麻利的拿出了尿壶和屎盆,很自然的对索拉姆道:“是大的还是的。”

    梅维丝不觉得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反正这一个多月来,索拉姆的吃喝拉撒都是她在负责的,开始梅维丝的确有点不适应,可是不长时间,她居然有点乐在其中了,这让梅维丝真的有种在照顾婴儿的感觉。

    梅维丝可不止一次感概,要是当初她坚决的阻止索克亚(就是那个开头的圣骑士)把索拉姆送回阿瓦隆就好了,这样她就能真正扮演一个母亲,经历索拉姆从到大的全部成长。

    这次事件,虽然总体上来,是个悲剧,梅维丝甚至一辈子都不愿意再经历这种事情了,可不得不这的确稍微弥补了一点缺憾。

    梅维丝能这么自然,可是索拉姆接受不了啊,什么鬼,这种事,不是应该找别人来做的吗,最好是个男的,嗯,也不太好,女的也行。

    可是梅维丝这个态度,索拉姆就有点着急了,这是要亲自给把尿?

    “额,这个......能不能换个人啊,梅姨,你在这的话.....我......”

    “费什么话,你这些天来,我什么没看过,你的这些事,可都是我亲自来照顾的,来,别害羞,快告诉梅姨,是大的还是的?”

    得,别人都习惯了,索拉姆顿时有点想死的感觉,被人把屎把尿什么的,太羞耻了吧。不过索拉姆很快被另外一件事吸引了。

    “什么?这些天?我昏迷了很多天?”

    “当然了,你差点吓死梅姨,你都足足昏迷一个月了,要不是你现在醒过来,我都想死了。”梅维丝道这里,又泛起了泪光。

    “一个月!!!”索拉姆整个人都被自己惊着了,一个月昏迷不醒,那不是差点挂了。

    还没等索拉姆回过神来,梅维丝就收拾好了情绪,人都清醒了,那么哭哭啼啼的就没什么意思了,再了,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呢。

    “别这个了,你到底是大的还是的啊。”

    “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