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一章:调戏和出事(求月票,求订阅)
    “......,哪怕别人深入你的灵魂做实验,你也同意?”

    拥有完整的自我意识,这也意味着它,不对,是她,也不对,难道是他?对了,这家伙的性别是什么?

    “等会,你是男是女?”

    “呵呵,你认为呢?”着女王一号,还用手一把勾住索拉姆的下巴,把索拉姆勾到自己的面前,眼睛眯着,一脸魅惑的看着索拉姆。

    鬼知道,一个金属制造的构装体,为什么会做出这么复杂的面部表情。可不管怎么样,索拉姆都被唬的一愣一愣的,差点就以为这个构装体要勾引他!

    天地良心!真的是这个金属构装体先动的手!

    可就在这时,女王一号就放开了索拉姆,然后一脸笑眯眯的,对索拉姆道。

    “这个问题,对我而言,完全没有意义,因为我是构装生命,不存在性别一,你觉得我是什么性别,我就可以是什么性别,在我看来没有任何差别。”

    想想也是,索拉姆忽然觉得自己这个问题很白痴,别人本来就是魔法造物,要什么性别。当然更重要的是,就在刚刚,他居然被一个金属疙瘩调戏了,是的,被一个构装体调戏了,而且还差点中招了。

    想到这,索拉姆恨不得能找个地缝钻进去,太丢人。

    “至于你的,别人要深入我的灵魂进行研究,那当然是不可能的,能这么做的只有女王。毕竟她才是我的创造者,也只有她能得到我信任。”

    “哦。”索拉姆现在完全失去了交谈的兴趣了,实在是心里过不去这个坎啊,堂堂一个大男人,居然被构装体吸引了,这上哪理去啊。

    其实索拉姆现在也在奇怪,他虽然不算什么正派君子,但也不算色中恶鬼吧,可是刚刚为什么会被一个构装体吸引呢?这不科学,就在刚刚被构装体调戏的时候,他的神智好像有一点模糊,这是为什么。

    难道是这个构装体使用了什么魅惑法术?也不对啊,索拉姆没感觉到任何异常的魔力波动啊。

    就在索拉姆百思不解的时候,那个构装体也在迷惑,她刚刚对索拉姆举动,不是她计划好的,而是真正的情不自禁,这很不寻常!

    虽然她已经算是一个完整的生命了,可是不同于其他生命,她的意识是由构装意识进化的,她对自己的的意识有着非凡的控制力,不可能出现情感失控,可是刚刚她就没有控制住自己的行动。

    完完全全的是不受控制的,不由自主的做出了那种行为,这很不寻常,她甚至开始害怕,这种错误,是的,就是错误,在女王一号的概念里,这种不受控制行为就是错误的!

    不过女王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惊慌,刚刚了,她对自己的情绪有着非凡的控制力,她只是很正常的对索拉姆道。

    “现在,你可以去往万法之书的所在地了,在时间到了之后,我会提醒你的,在此期间,你有任何要求,只要喊一声就行了。至于我的存在,你只要记住就行了,不要外传,我希望你能在未来的某一天,能帮助我完成梦想。”

    完就把索拉姆带到一个铁门前,用法术打开了铁门,就让索拉姆进入其中。

    这个房间很普通,就像一个普通书房一样,简单的装饰,简单的家具,什么都普普通通的,和索拉姆刚刚进入高塔内的场景相比,简直简陋的令人发指,索拉姆怎么都没想到,大名鼎鼎的万法之书居然被安放在这个普通至极的房间里。

    在房间的中间,有一个石台,石台上放着一本厚厚书,这书的厚度足足有30公分,索拉姆怀疑,这本书要是直接拿来砸人,完全可以把一个人砸成肉饼。

    看来,这本书,就是“欣布女王的万法之书”了。

    等到铁门关上之后,索拉姆也把一切杂念跑开,飞快的跑到这本书面前,他来到银月城的最终目的终于达成了。

    *********

    就在索拉姆如饥似渴的翻越着万法之书的时候,外面的女王一号,正在和欣布女王本人进行着法术通讯。

    “就是这样,主人,我是不是出现了什么问题?这种情况在我出生几千年来,是第一次,在我所有的记录里也没有任何这方面的记载。”

    女王一号把刚刚对索拉姆的行为,和自己的失控都原原本本的报告给了女王,她对此很惶恐,希望能从自己的创造者那里能得到答案。

    欣布女王表情很奇怪的看着自己最骄傲的造物,她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目前的情况了,就在刚刚,自己的塔灵,居然情不自禁的调戏了索拉姆!

    欣布女王突然觉得世界变的太快了,连纯洁了几千年的塔灵,都开始变坏了,难道到了叛逆期?不过作为一名严谨的法师,欣布女王马上把这种不着边际的想法丢了出去。

    那么回到正题,到底是什么让女王一号变成这样的呢?

    “我马上回到银月高塔,对你进行一次全方位的检查,看看到底放生了什么事。”

    这种事可大可,欣布女王必须重视,这几千年来,她也就发现了一个拥有自我意识的塔灵,真要是出了问题,欣布女王哭都没地方哭了。

    在女王关闭通讯之后,怎么想怎么觉得,索拉姆就是一个事妈,到哪里都得整点动静出来,银月王国最近发生的事中,百分之80都与他有关。搞的欣布女王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子了。

    就在刚刚,这家伙一席话,把整个银月城贵族都给推倒一个很尴尬的地步。那些贵族的心事,作为一个统治了银月城几千年的女王能不知道嘛?

    她只是给那些贵族留点面子而已,再者,有她在,这些贵族也翻不了天。

    可是没想到,索拉姆这个愣头青,一下把那些贵族的龌蹉心事都给出来了,当时那个场面,欣布女王都没法看了。

    记得当时索拉姆完那些话之后,所有贵族都炸锅了,有的索拉姆胡,有的索拉姆居心叵测,还有些更是直接跪在地上表起了忠心。

    那副乱劲就别提了,看着这些贵族的丑态百出,让欣布女王差点就忍不住直接把这些人全给废掉,可是她还不能这么做,要是一次性的把这些人全部废掉,那么整个银月王国都要天下大乱了。

    真要到了那个时候,那么吃亏的还是那些平民百姓,作为女王她可以不在乎这些贵族,可是她不可能不在乎自己子民。

    这就是政治,就算是女王也必须遵守一些规则,所以就算心里再憋屈,女王也不得不出面镇住场面,先是对着那些贵族一顿训斥,一面赶紧让梅维丝把索拉姆这个惹祸精带走。

    她当然知道索拉姆的话是正确的,可是问题是,有些话,自己知道就好,就是不能拿到明面来事。那些贵族也是没想到,索拉姆会这么愣,啥实话都敢往外瞎咧咧,所以才会自乱阵脚,搞的丑态百出。

    更让她头疼的是,索拉姆在大放厥词之后,居然一点都不害怕,还在那得意洋洋,甚至还跃跃欲试,准备继续搞事,要不是欣布女王让梅维丝把他拉走,还不一定出什么事呢。

    看来还是要让梅维丝把这混子看紧一点,欣布女王下定决心,到处惹事了,至少不能让索拉姆至少在银月城的时候。

    **********

    在索拉姆和欣布女王各有各事的时候,很久见面的菲利普这边也出事了。

    “什么?这是真的?”

    菲利普好像在一个密室里,他现在正一脸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团浓稠的黑烟。

    “狄格拉真的失踪了?”

    在菲利普一脸不可思议的反问之后,他面前的那团浓稠的黑烟中,传出了一个沙哑异常的声音。

    “是的,这是长老会所有还清醒的成员用鲜血占卜之后得到的结果。他失踪了,甚至更糟!”

    “那更不可能!这个世界没有可以杀死我们的方法!所有的弑神剑,已经消失了,不可能有人能杀死狄格拉!”

    可是刚刚完,菲利普又好像想起什么,不确定的问道:“难道,这个世界还残留着我们的同胞?”

    “菲利普!作为一名高贵者!你应该时刻保持冷静!”那股黑烟中的声音顿时变的威严无比,菲利普在听到这个声音之后,马上的冷静下来。

    “抱歉!阿诺德长老!只是......”

    “没有只是!你要记住你的身份!不要和那些短命种一样,遇事就惊慌失措!”那个威严的声音,依旧是那么咄咄逼人。

    “算了,阿诺德,菲利普只是担心狄格拉而已,不要那么苛刻嘛。”这时那个沙哑的声音又发话了。

    这次那个威严的声音没再话了,那话头交给那个沙哑的声音。

    “菲利普,你不要多想,我们也只是猜测而已,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狄格拉现在的状态已经很不好了,不然以我们的能力,不可能占卜不出他的具体位置。”

    “可是,以狄格拉的实力,谁能把他逼到这个份上?”

    “......,我记得你在外面也活动了很多年吧,怎么还是如此的天真呢?你难道忘记了在精灵纪元,我们遭受的损失吗?永远不要看那些短命种,他们总会想些乱七八糟的方法让我们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