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九章:讲条件和自知之明(求月票,求订阅)
    在光芒和轰鸣退去之后,众人才慢慢的看向了这边,只见,索拉姆肩膀上扛着一把战锤,无可奈何的看着女王所在的亭子。

    在看了一会之后,索拉姆才有点不爽的开口道:“女王陛下,你这样不合规矩吧,好的不死不休,你现在插手,算什么事啊?”

    “呵呵,年轻人,你已经赢了,就不能大方点吗?”欣布女王面色如常的收回点出去的手指,有点玩味的道。

    她觉得这个年轻人有点意思,这么多年了,还没人敢用这种随意的态度和她过话。以前倒是有,不过那都是几千年的事了。到了今时今日,所有人在她面前,都拘谨的很。

    “我为什么要大方?先前我都让了一步,不打算和这个笨蛋计较了,可这家伙是怎么回答的?这种不知好歹的废材,有必要留他一命吗?反正这也是他自找的。”

    索拉姆觉得自己已经给过马库斯机会了,可是这家伙不仅不知好歹就算了,还变本加厉的装逼,以索拉姆一向不大的气量,能饶过他才怪。

    “现在,陛下,我要求你放开防护罩,我要结束这场决斗!按照先前的好的规则。”先前是什么规则,不死不休,只有死亡才能结束这场战斗!

    欣布女王还没话呢,边上就有人跳出来了。“放肆!你是在质疑女王陛下吗?”

    “大胆狂徒!居然敢质疑女王陛下!这是在藐视陛下,藐视银月王国!陛下,请您下令,拿下这个野蛮人。”

    “没错!这个野蛮人居然打算杀死可怜的马库斯!这简直是对整个银月王国的蔑视!”

    “我建议重新公证这次决斗的公平性!这个野蛮人绝对用了什么卑鄙手段赢得了决斗!”

    “赶紧逮捕他!他居然要杀死一名高贵的贵族!这是对所有贵族的藐视!”

    ......

    一时间,在场几乎所有的贵族都开始声讨索拉姆,他们本来对索拉姆没什么好感,现在这个野蛮人更是在女王陛下已经阻止决斗的情况下,还要继续下毒手!简直丧心病狂!

    反正这么多人都这样,就算公主要包庇或者要秋后算账,也找不到人,法不责众嘛。

    不过索拉姆对这些人的呱躁一点不为所动,只是以一种很轻蔑的眼神看着这些人。

    索拉姆的这种眼神一下子就激怒了在场的大多数人,他们什么时候被人这么看过?这是对他们全体的挑衅!于是更大的声讨来了,一时间,整个宴会场所,都乱糟糟的。

    “够了!”

    女王的声音不算大,可是却在所有人的耳边响起,顿时整个场面为之一静。女王的威望不是开玩笑的,没人敢把女王的话当耳边风。

    “你们现在表现是在是太丢人了!银月王国的脸面都被你们丢光了!”

    这话让许多贵族都一头雾水,在他们看来,他们刚刚是在维护女王的权威,虽有点私心,可是他们也是不忿索拉姆对女王的轻慢!

    不过怎么呢,女王最大,她什么就是什么吧,这些人一句话都不敢了。

    这些人的表现更让索拉姆瞧不起这帮人了,什么玩意嘛?刚刚叫的那叫一个欢,现在女王一句,就吓的跟鹌鹑一样了,一点立场都没有,一群软骨头。

    欣布女王真正生气的不是他们维护自己的权威,而是这帮人的胡八道,听听他们都在什么。居然质疑决斗的公正性!她可是决斗公证啊!这是在质疑谁啊?

    更何况,要是这帮人索拉姆野蛮,那决斗开始的时候,为什么没有人有阻止?索拉姆先前都已经答应取消决斗了,是谁不答应,是马库斯!

    可是在马库斯坚持决斗的时候,为什么没人站出来劝?

    这帮人真的当自己这个女王很傻吗?事情就明明白白的在自己面前,可是这般人依旧众口一词的胡八道,要自己处置索拉姆。这是妄图来绑架她,这是欣布女王最不爽的地方!

    要是女王现在松口,那么他们一定会尝到甜头,以后一定会变本加厉,这是欣布女王绝对不能允许的。她的意志,不允许任何扭曲和绑架!

    “战斗是公平的!你们的眼睛都瞎了吗?还是当我是瞎子?”

    这话一出,所有贵族都低着头不敢话,他们能什么?拍马屁,拍到马腿上了。

    看到这帮人偃旗息鼓了,欣布女王才转头看向了索拉姆。

    “那看在这个可怜的老人面子上,你能不能网开一面?”这时候的马尔福再次被救醒了,这时候他已经知道,女王救下了自己孙子,可是索拉姆依旧不依不饶。

    他现在多希望,女王能一怒之下收拾这个伤害自己孙子的混蛋,可现实是女王根本不打算用强权逼索拉姆放手,而是和索拉姆讲起了道理。

    现在又听到女王指向了自己,马尔福马上挣扎的坐起身来,一脸哀求的看着索拉姆,不管马尔福心里有多恨索拉姆,现在为了孙子,他依旧要哀求索拉姆。

    索拉姆看了这个老头一眼,就转过头继续看向欣布女王。

    “没兴趣,他可不可怜我不知道,也不关心,我知道,决斗必须有个结果,那就是其中一个死去!你是决斗的公证人!现在我要求行使自己的权力!杀了他,结束这场儿戏一般闹剧!”

    得!索拉姆不仅拒绝了女王的请求,他损了一把所有人,把他们的看做是闹剧!

    “拉姆!”“拉姆!”

    梅维丝和克里斯蒂都叫了起来,她们觉得索拉姆现在的做法太不理智了。特别是克里斯蒂,她认为对手已经失去了反抗能力,那么放过他一命,不是一个心怀善意的人应该做的吗?更何况还有一个可怜的老人。

    欣布女王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索拉姆,她也觉得索拉姆太没有宽容之心了。

    “哪怕是这个老人,身体已经很差了,要是看到他孙子死在他面前,随时可能撑不过去,你也不打算改变初衷?”

    马尔福一听这话,马上配合的开始咳嗽喘气,好像随时会嗝屁一样。

    一般人,听到女王的劝解,在看到马尔福的状态,都会生出一些怜悯之心吧。可是索拉姆不是一般人,他才不关心这个呢。

    “我为什么要改变?他爱死死去,和我有关系吗?我又不是他爹,我就是想管也管不着啊。”

    这话就有点太刻薄了,马尔福一把年纪了,还真没听过有人会当着面这么话。于是又差点气的背过去,好在边上的照顾他的人都没离开,又是一阵慌乱,才没让他再厥过去。

    欣布女王没想到,自己的劝,换来了这种尖酸刻薄的发言,顿时觉得自己好像有点高看这子了,真是睚眦必报啊,不过她也不能让索拉姆真的杀了马库斯。

    “那就看在我的面子上总可以吧?”

    “陛下,刚刚我已经因为万法之书,给过您面子了,可是你也看到了,下场就是这个笨蛋更猖狂了,现在又要我给您面子,这是不是......”

    女王很快的听到了索拉姆这话里的重点,知道了,这家伙正在和自己谈条件呢,所以女王也没有废话。

    “半个月!”

    “一个月怎样?”

    其他的人一脸的懵逼,这是怎么回事?刚刚不是在放过马库斯吗?现在是怎么样?这个半个月和一个月是怎么回事?

    “就半个月,你刚刚不是了他是个废物吗?半个月我觉得你已经赚了,要不是看马尔福可怜,你觉得我会出半个月吗?”

    女王一脸没好气的道,其实吧,把万法之书借给他看多长时间,女王本人一点都不在意,万法之书虽然珍贵,可对她本人而言,这东西用处不算很大。

    她会斤斤计较,只是对索拉姆这种敲竹杠的行为,感到不爽而已。她活了这么多年了,还没被谁这么勒索过呢,不过怎么呢,也难得有个家伙有这么大的胆子,所以也就和他逗逗闷子,闲着也是闲着。

    “那我现在可以去吗?”

    “不参加宴会了?”

    “和这帮人?”索拉姆斜着眼睛扫了一眼周围的人,一脸不屑的道。

    “你要是能大方点,放过马库斯,那么他们也不会这么敌视你的。”欣布女王自然知道索拉姆是什么意思,其他人也知道,因为索拉姆根本没有掩饰自己情绪的打算,那种轻视,都**裸的写在脸上呢。

    “哈,这你就错了,看来,你还是不了解你手下的这般贵族,你信不信,就算我放过了马库斯,这帮人该怎么对我,还是怎么样对我,一点也不会改变。”

    索拉姆一点都不相信这群贵族会因为自己放过马库斯,而对他改变态度,包括,马库斯的爷爷。

    “你信不信,我哪怕放过了马库斯,他的爷爷,依旧恨我恨的要死,不信你看他现在的表情。”

    欣布女王转头一看,马尔福马上低下了头,掩饰了自己对索拉姆滔天的恨意,不过女王还是很敏锐的捕捉到了这种情绪。都活了几千年,这点察言观色的能力还是有的。

    “他们讨厌我,不仅仅是因为这个不知所谓的笨蛋,而是我帮助了兰丝,掺和到了她和那些贵族的纷争,最重要的是,兰丝还真的收拾了那帮混蛋了。所以他们才厌恶我,因为他们欺软怕硬,他们明明知道,真正掀翻那群混蛋,是你和兰丝!”

    索拉姆似笑非笑的看了看这些所谓的高贵人群,那些接触到索拉姆目光的人,马上转头看向了别处,生怕索拉姆把矛头指向自己,他的话太惊人了,没人愿意背这个锅!

    “可是他们又没胆子,对付你和兰丝,那么自然我就成了最好的靶子了。你,这种情况,他们会为了这个蠢货,而改变自己的态度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