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四章:禁忌之恋?(求月票,求订阅)
    就在几人笑笑的时候,突然一个好听的女声在他们身后响起:“索拉姆先生,再次见到你,真是荣幸啊。”

    索拉姆一扭头就看到,红色长靴的幕后老板缪丝挽着那个帅的掉渣白脸走了过来。

    索拉姆皱了皱眉头,他对这女人感觉可一点也不好,倒不是这人真的做了什么让索拉姆觉得厌恶的事,而是单纯的在感觉上,不喜欢接近这个女人,也不知为什么。

    不过现在,别人都站到自己面前,索拉姆也不想显得太失礼,要是他一个人无所谓,对这个女人感觉不好,就可以干脆不理她,可是他身边还有兰丝,还有梅维丝和杰奎琳,他可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让别人嘲笑她们。

    “您好,缪丝夫人。”不过要索拉姆再太多,索拉姆也不出来,本来就不熟,没啥好的。

    不过缪丝夫人不愧是交际花,对索拉姆的冷淡,一点也不显得尴尬,相反她只是若无其事的用扇子捂住嘴,然后笑眯眯的对索拉姆道:“今天怎么没见到菲利普大师?难道今天他没有来?我可是很想再和菲利普大师讨论艺术呢。”

    “这个我也不清楚,我已经几天没见到他了。”起来,菲利普自从得知兰丝公主的身份之后,就显得很低调,能不话,就绝对不话,好像对兰丝很忌惮似的。

    现在更是干脆的玩失踪了,反正索拉姆这几天都没看到他的人。

    “这样啊,那我有幸和您聊聊吗?我可是很感激您送给我那幅画呢。”缪丝夫人很显然对此并不打算深究,她只是顺势的对索拉姆提出邀请,而且完全没有在意自己挽着的佩德罗。

    而佩德罗也一点情绪都没有,好像对缪丝夫人的见异思迁一点感觉都没有似的,只能,不愧是圣骑士吗?这都能忍?

    就在这时,兰丝开口了:“我想,这有点难度,缪丝夫人,我还和索拉姆有事要呢。”

    其实吧,兰丝对缪丝的印象不算坏,可是,缪丝夫人明明看到自己挽着索拉姆,居然还想橇墙角,是不是太过分点,有没有把自己看在眼里啊,所以,不等索拉姆开口,兰丝就跳出来拒绝了。

    缪丝夫人一听这话,愣了下,然后笑着道:“看来是我冒昧了,那祝你们玩的开心。”着就很冷静的带着佩德罗离开了,不过当她转过身之后,紧紧捏着的拳头,表示她也不是真的一点都不在乎。

    等到缪丝和佩德罗稍微走远之后,佩德罗有点疑惑的发问道:“塔卡琳娜,你对那个索拉姆这么在乎吗?”

    塔卡琳娜是缪丝的名字,现在这么叫她的人真心不多,只有相当亲密的人才会叫这个名字。看来,佩德罗和缪丝夫人的关系真的不错。

    “呵呵呵,你难道吃醋了吗?我的佩德罗骑士?”听到佩德罗这么问,缪丝马上调整了自己的情绪,她刚刚太心急了,可是索拉姆带给她的吸引力太大了,所以缪丝才有点操之过急。

    “塔卡琳娜......你知道的,我......”听到缪丝的调笑,佩德罗想反驳,又好像有点不出口。

    看到佩德罗这样,缪丝夫人知道这样的调笑,对佩德罗来有点太刺激了,毕竟他的情况真的很特殊。“我知道,我知道,你喜欢的不是我,我知道。”

    “呼,对不起,塔卡琳娜,我知道这样做很卑鄙,把你当做挡箭牌,可是......”佩德罗听到这话,很内疚的道。

    “呵呵呵,没事,我觉得这样也不错,你把我当做挡箭牌,我也同样把你当做挡箭牌,这样我们就扯平了,再了,我现在的处境,不知道多少女人都羡慕不来。

    就在两人叽叽咕咕的话时,突然不知道从哪跑来了一个漂亮姑娘,突然的扑向了佩德罗,一把抱住了他。

    “哥!”

    佩德罗反手抱住怀里的女孩,然后皱着眉头道:“柯琳娜,都这么大了还毛毛躁躁的,心摔着。”虽是这话是责备,可是浓浓的关心怎么都掩盖不住。

    “嘿嘿,我知道哥哥一定会保护我的,我才不怕。”那个姑娘在佩德罗的怀里抬起了脸,对着佩德罗做了一个鬼脸,娇憨的道。看她的面容和佩德罗起码有7分像,一看就是他的亲妹妹,不是隔壁老王的。

    “你一个人来的吗?亚科斯呢?”佩德罗看到妹妹一个人跑到这里来,有点奇怪的问道。她妹妹可是德罗尼家族的第一继承人,参加这种宴会,不可能独自过来的。

    “在后面呢,我看到你就先跑过来了,哥哥,你回来都这么久,为什么不回家看看,我好想你。”柯琳娜有点撒娇的道,她一直都希望能修复哥哥和父亲的关系,她想让哥哥回归家族。

    听到这话,佩德罗立马黯然起来,他何尝不想回到家中。

    可是他和自己父亲的矛盾,可不仅仅是表面上的那些事,更多的是因为他眼前的妹妹。

    他知道,父亲也是为了保护妹妹,才把他赶走。而他自己也不想,更不敢回去,他怕自己控制不住自己,到时候伤害了她。他只能掩盖住自己的禁忌之恋,他不能容忍自己做出伤害自己妹妹的事。

    就在佩德罗满腹心事的抚摸妹妹脑袋的时候,从远处跑来一个高大健壮的身影,这人长得或许不算特别帅,可是整个人给别人的感觉,好像是太阳一样,和煦温软,略显憨厚的脸庞上洋溢由内而外的真诚,让人一看就很舒服。

    而佩德罗,一看到这人,眼中就闪烁着复杂的情绪,然后佩德罗就缓缓的推开了他的妹妹。

    “佩德罗!”那人一看到佩德罗,立马上去一把抱住了佩德罗,然后哈哈大笑的把佩德罗抱起来转了个圈。“可算是见到你子了!我,你怎么一跑就这么多年啊?”

    被那人抱着的佩德罗,先是一阵苦涩,又是一股欣喜,没人知道他现在心中的复杂感觉,不过只是一瞬间,那些感情,就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就是无比的欣喜。

    “我,你话就话,别抱这么紧好嘛?你不知道你有多壮啊!”

    “哈哈,对不起,对不起,我太激动了”着那人就放下了佩德罗。

    “呼。”佩德罗松了口气,然后一脸微笑的问道:“好久不见,亚科斯。这些年过的好嘛?”不知道为什么,这段话中,好像隐藏着很多情绪。

    “还行,在军队里,我觉得自在多了。”亚科斯很显然没听出佩德罗的情绪,而是很自然的道。

    “什么还行?哥哥你一定要他,他这次差点就牺牲了。老是让人这么担心,一点都没长进!”妹妹柯琳娜很显然不同意亚科斯的法,一把掐住亚科斯腰间的软肉,然后抱怨的道。

    “啊,饶命,饶命!我最爱的柯琳娜,我错了。”亚科斯高大的身体在娇的柯琳娜面前,仿佛没有骨头,马上就软了下来,一把抱住柯琳娜,然后拼命的装模作样的求饶。

    “啊,亚科斯,你放开我啊,这么多人呢。”柯琳娜看起来是在拼命的挣扎,可事实上,是个人都看得出来,这两个是在玩闹呢。

    看着自己最好的朋友和自己最爱妹妹,在一起嬉笑玩闹,佩德罗的心仿佛要裂开似的,可是表面上他还要装作若无其事的一脸微笑。

    ***********

    时间过的很快,很快月亮升起了,宴会开始了。

    就在所有人都在自己的圈子里聊天联络感情的时候,一个高亢的女声宣布:“女王陛下驾到!”

    这时,所有人都停下聊天,并把目光看向了在花园里面的一个亭子里,这个亭子直接连接着女王的宫殿,亭子中间摆放着一个王座。

    在所有人的注目中,一群人簇拥着一个风情万种的女人走进了亭子,这女人长的很漂亮,一头银光闪闪的长风,随着她走动在月光熠熠生辉。

    女人的脸庞线条还是很柔和的,可是一看她的眉眼,就彻底变了,坚毅,刚强,果敢,让她的整体气质变得很强硬了。

    这就是银月王国的现任女王,也是第一任女王,风暴女王,女巫之王,欣布女王,艾拉丝兰.银手!

    在女王陛下出现的一瞬间,所有人都俯首行礼,不管心里有多少算盘,不管对女王的独断专行有多不满,他们都必须为她献上自己的敬畏。

    索拉姆在见到女王的一瞬间,忽然觉得自己好像傻逼了,他一直都以为女王是个老太婆,可是看着现在光彩照人的女王,突然觉得,自己还是太年轻啊。

    一个几千岁的老太婆,居然和一个三十岁女人一模一样,这太不科学了,不过这个世界已经有了太多不科学,这点也不算啥。

    按照一般的程序,现在应该是女王陛下开始致辞的时候了,可是女王陛下只是拿起酒杯,然后对着周围敬了下,之后淡淡的道:“开始吧。”

    这就结束了......

    虽然索拉姆没参加过什么宴会,可是这样太简单了吧?跟儿戏差不多。

    事实上,这也不怪女王,谁叫她活的长呢,这种宴会,没有一千次,也有八百次了,早就习以为常了,能给面子参加,都是好的了,要知道,在王宫除了回归宴会,基本上几百年来,根本没举行过其他宴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