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四章:箭雨(求月票,求订阅)
    于是王国这边很配合让重骑兵迎了上去,不过在贝戴蛮族看来,王国的应对也在情理之中,所以也没多想,两股蛮族骑兵和两翼的重骑兵在短暂的接触之后,立马转头把重骑兵带离了战场。

    同时那些蛮族骑兵的领导也有点明白萨玛琪的用意了,这些重骑兵真不是白给的,就刚刚短暂的接触,蛮族这边就损失了上百名沙驼骑兵。这些重骑兵的正面冲击力并不逊于他们自己的沙驼骑兵,而且在防御力方面还要强的多。

    沙驼骑兵的强,主要强在坐骑的厉害,那些沙驼比起战马来,高了不止一个头,而且力量也大的多,所以贝戴蛮族的骑兵对重骑兵都是居高临下,可以是优势很大。不过那些重骑兵的坚固铠甲和精良的骑兵长枪,还是让沙驼骑兵吃了一些亏。

    要是真的硬碰硬,贝戴蛮族的骑兵和银月王国的精锐重骑兵,还真不知鹿死谁手呢。最好的办法,还是把这些重骑兵带离战场,先收拾掉那些步兵,到时候回过头来再收拾这些重骑兵,就简单的多。

    看到自己的股骑兵把敌人所有的重骑兵都吸引走,萨玛琪开心是开心,可还是有点不放心,这太容易了,对面的指挥官真的是傻瓜吗?至少萨玛琪不敢这么认为。虽然作为伟大的沙漠之子,贝戴蛮族很瞧不起银月王国这种农耕民族。

    在贝戴蛮族的观念里,总是呆在一个地方定居,简直是一个活靶子,就是被劫掠的目标。贝戴蛮族从来都是居无定所的,他们会在沙漠中遵循古老的传统到处游牧劫掠,这也是兽人为什么明明实力比贝戴蛮族强的多,可还是时不时的被贝戴蛮族劫掠的原因。

    这帮强盗根本没有固定的营地,抢完就跑,想抓他们都没地方抓去。兽人在沙漠中过的都是依托绿洲的半游牧半定居的生活,毕竟兽人没有贝戴蛮族那种天生就能在沙漠中生活的天赋。

    萨玛琪能成为受人敬仰的大屠奢,靠的就是自己的谨慎心,在贝戴蛮族中从来都不推崇那种蛮干作风,做强盗最要紧的就是够谨慎,不然根本活不长。所以萨玛琪虽然看到自己意图被完美的执行了,可心里还是有点惴惴不安,因为太顺利了,作为一个强盗老手,他知道要是一件事太顺利,搞不好后面就会有阴谋。

    当他看到对面的那些人类士兵的阵型依然井然有序的时候,就明白了,对面的银月王国指挥官居然想全歼自己,这个发现让萨玛琪很是吃惊。这帮银月王国的人太嚣张了吧?就这么点人就想拖住自己的主力?

    特别是看到人类士兵的阵型其实根本不算厚实,萨玛琪更是认为那些人类的指挥官是吃屎长大的,步兵对骑兵,居然还敢摆出这种单薄的阵型,不是想死是什么。

    步兵要对付骑兵,就要摆出,密集度够高,纵深足够长的阵型,这样才能遏制骑兵的速度,这样步兵缠住骑兵。一旦骑兵失去速度,就意味失去了冲击力。

    没有冲击力的骑兵,那就是步兵眼前的一盘菜了,不过这个战术,必定会导致步兵损失惨重,这对步兵的人数和素质的要求很高。

    萨玛琪看着眼前的步兵阵线,这些士兵的素质怎么样,萨玛琪先不管,就单单这点人数,就是致命的缺陷,看到这条薄弱可口的阵线,萨玛琪都有点为自己刚刚的心感到羞愧了。

    这么薄弱的阵线,就算萨玛琪手中只有一千沙驼骑兵,他都有把握把这条阵线冲的七零八落,更何况他现在手中还有3500多骑兵。于是他放下心来了,这简直是天赐良机,要是现在不冲,他都会鄙视自己的,毕竟不是每个指挥官都会这样摆步兵阵线的。

    于是萨玛琪抛弃了若有若无的担心,在看到银月的重骑兵已经离开战场之后,就下令,主力向着敌人的中军左翼扑去!他要一举击溃这帮王国士兵,这样这一段防线就任他们予取予求了。

    只要这一段防线崩溃,短时间之内,银月王国根本不可能再组织起比这更强的防线了,到时候,这里就成为贝戴骑兵的一个通道了,他们想进就进,想退就退。他们是来抢劫的,又没兴趣占领土地,等到银月王国能堵住这个缺口的时候,他们早就扬长而去了。

    3500名沙驼骑兵就这样在首领的代领下冲向了银月之箭的左翼,那里是银月之盾的留守重步兵的方阵。萨玛琪不愧是老手,就算看不起这些步兵方阵,可他还是习惯于从阵型的最薄弱的地方进攻。中军的银月之箭的防线,怎么都比两翼要厚实一些,毕竟他们全员没挪窝。

    不过萨玛琪这次的举动算是抛眉眼给瞎子了,银月之箭是什么部队,那是一个以远程攻击闻名的部队,他们的强弩手的支援范围,是方圆1500米,不管萨玛琪从那一边冲锋都要经过强弩手的打击范围,所以侧翼防线的薄弱与否,在是三个指挥官看来,没什么区别。

    当萨玛琪带着贝戴骑兵运动到左翼以后,银月之箭这边就已经调整好了射击诸元,只等他们自投罗网了。可是萨玛琪还不知道啊,他看到左翼的步兵已经做好了防御动作,就有点坐不住了,要知道骑兵要是给步兵太长的准备时间,那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于是马上大声的催促手下立即开始进攻,别等到那些重骑兵回援。

    于是当踌躇满志的贝戴骑兵,气势汹汹的冲进银月之箭射程500米后,先是听到一阵整齐的弦响之声,那声音犹如雷鸣一般在所有人耳边炸响,然后那些贝戴蛮族骑兵突然感觉天好像黑了,抬头一看,好家伙,天上一片大大的箭“云”从天上砸了下来。

    “咻...咻....咻...咻”

    当箭雨倾泻而下的时候,萨玛琪都傻了,他一个沙漠土鳖,啥时候见过这阵仗啊,要是他们经过艾斯考攻城战,可能对这还有点心理准备,可是他们在艾斯考攻城战中,完全是打酱油啊,连艾斯考方圆30里都没进过,一直在外面抢劫呢。

    当一阵箭雨过后,萨玛琪的手下一下子损失了数百骑兵,有很多人都是被射落之后被后面的人踩踏而死的,在骑兵冲锋的时候,可不是想停就能停的,哪怕前面有刀山火海,也只能硬着头皮往前冲了。

    萨玛琪忍着剧痛,一把拔出一支插在肩膀上的箭矢,不过身体上的痛苦怎么都比不上心里的痛苦,他虽然不知道,自己的部下具体损失了多少,可是从沙驼的蹄声中,他就能听出起码有数百头沙驼停止了奔跑,作为一名和沙驼骑兵打了一辈子的将领,他这点本事还是有的。

    最让他怄气的是,他现在还没碰到敌人的一根汗毛呢,就损失了这么多人。当他看到中军那些畸形怪状的强弩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他知道那是弓弩,可是他怎么也没想到这弓弩的射程居然这么远,他知道的弓弩射程差不多只有500米,所以他才会从侧翼推进的。

    不过现在想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重要的是接下来该怎么办,顺便一句,这时候贝戴骑兵还在前进,就在萨玛琪想着接下怎么做的时候,第二阵箭雨来临了。

    有了上次的经验,那些贝戴骑兵也有了经验,在看到箭雨再次袭来的时候,都不约而同的减速防御了,不过还是有些笨蛋没有反应过来,来了个世纪大撞车,一头撞在在前面沙驼骑兵的屁股上,这也导致了贝戴骑兵中不可避免的出现了混乱。

    在减速之后,贝戴骑兵的损失比上次稍微了点,不过还是有上百名战士落马,以前就过,骑兵高速行进的时候,根本没办法及时作出什么有效的防御或者闪避,虽然坐在沙驼上比坐在马上要强一些,可是也有限,减速是最好的选择。

    但是骑兵突然减速恰恰是大忌,骑兵靠什么吃饭的?就是速度,一旦速度降下来之后,坐骑加上面的骑士,简直是战场上的活靶子。

    于是当第三轮箭雨下来的时候,这次箭雨覆盖的准确度大大的增加了,而且银月之箭的强弩军官们,还很毒辣的把箭雨覆盖的范围放在了贝戴骑兵的后段,现在贝戴骑兵已经进入射程超过米,刚刚好银月之箭的射程能覆盖到贝戴骑兵的后段。

    银月之箭这一举动,就是要告诉这些沙漠强盗,你们已经全部在我们的射程之内了,你们要是敢后撤,就准备被我们追着打吧。

    萨玛琪也看懂了银月之箭这一举动要表达的意义,他不是没有脱离战斗的想法,毕竟这些强弩给他的震撼太大了。到底,贝戴蛮族也只是一群强盗,见识太少。他们平时对周围国家的具体情报并不上心,毕竟他们的活动范围很少离开沙漠,也很少和正规军战斗过,务实的贝戴蛮族根本不会花什么心思去了解周边的情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