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三章:干柴烈火(求月票,求订阅)
    所以一般而言,贝戴蛮族还是相当守信的。其实现在他们倒是想不受信,可是敢吗?那么多兽人在边上,他要是想不讲理,也要考虑现实啊。没看到,一向蛮横的他们只能找兽人王理论了吗?

    既然打算守信,那霍克铎就有话了,你们贝戴蛮族在攻城战中,投入了多少兵力?你们攻打了那一段城墙?你们损失了多少战士?

    这话问的那些首领们哑口无言,这帮强盗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参加攻城战,他们都是骑兵,怎么攻城,那不是送死吗?而且他们一开始就心怀鬼胎,这种明摆着折损实力的事,他们才不会做呢,最好兽人和银月王国两败俱伤,全部死光光。

    所以在攻打艾斯考的战役中,贝戴蛮族其实就是在外围游弋,打击一些援军,随便去劫掠一些兽人没心思搭理的村庄城镇,根本就没有投入兵力去攻打城市。

    霍克铎,既然你们在攻城战中没有贡献,那我们凭啥给你们战利品?霍克铎还忽悠那些首领,什么,从本心上他是想给贝戴蛮族一些战利品的,可是奈何他手底下的那些酋长和战士不同意啊。

    哦,兽人们打死打活,而贝戴蛮族一直在外边打酱油,最后兽人拼了老命攻下了城市,你们贝戴蛮族又跑过来要分战利品,兽人能接受才怪。

    这话让贝戴蛮族有点不知道该些什么了,不过,这些蛮族里面也不是没有聪明人,马上反驳了,我们一直在外面阻击援军,扒掉那些顽抗的敌人据点(兽人没空搭理的村庄城镇),这难道不是功劳吗?没有他们这些动作,兽人也没那么容易攻下艾斯考。

    霍克铎也很痛快的承认了这些功劳,不过,他反问了一句话,就让那些首领没话了。他,那你们攻打援军和攻打据点之后的战利品,兽人对此有什么吗?没有兽人找你们要分战利品吧?既然如此,你们怎么好意思找我们要战利品呢?

    这话虽然有点牵强,可是也不是没道理。那些贝戴蛮族的部族首领自然知道,自己对付的那些敌人,全部是被兽人打残的敌人,收拾起来毫不费力。真要论起来,兽人也可以找他们要战利品,要不是兽人把他们打残了,贝戴蛮族能那么轻松的收拾他们吗?

    最后霍克铎给那些蛮族出了一个主意,艾斯考虽然富有,可是再怎么也是一个边界城市,哪比得上银月腹地的城市。

    在艾斯考的西边土地,是有世界之脊和耐瑟山脉拱卫而成的一个巨大平原,桑达巴大平原,因为南北两边都有高大的山脉保护,又是瑞文河的起源,所以气候相对温和,水草丰美,是北地少有的天然牧场。王国几乎百分之85的畜牧业都在这地方。

    而且因为两个巨大山脉的原因,导致这一地区也是银月王国矿产最丰富的地方,王国百分之70的金矿和银矿都在这地方。这里富得流油,一点不为过。

    霍克铎就忽悠贝戴蛮族去进攻这里的城市,随便攻陷一座城市,都能让贝戴蛮族吃的饱饱的。同时霍克铎向那些贝戴蛮族的首领保证,那些城市只要贝戴蛮族能打下来,兽人绝对不插手,反正城市那么多,兽人也不可能独吞,个抢个的,这也免得冲突。

    本来就被霍克铎贿赂过的部族首领们,听到这个理由,只好捏这鼻子认了,毕竟拿人的手软,至少他们本人并没有吃亏,至于部族的手下,反正霍克铎的理由也能堵住他们的嘴了,有个辞就行了,再者,反正还能劫掠银月王国的其他城市,到时候赚的更多。

    不过这些被利益冲昏头脑的首领没有意识到,兽人根本没有西进,而是呆在原地严阵以待。

    言归正传,萨玛琪听到手下的话,也是一阵牙疼,他本来没兴趣来找这些人类军团的麻烦,可是这些人类在桑达巴平原的东边,两大山脉的最狭窄处,组织了庞大的防线,把桑达巴平原的东边入口堵的严严实实。

    萨玛琪就是算想悄无声息的绕过防线都做不到,而三大军团负责的这段防线,在整条防线的最前端,也是防线最薄弱的地区,防线身后没有什么大的城市可以依托,只要突破过去,就是一马平川。这简直是骑兵最理想的突破点,反正萨玛琪是不愿意去碰那些坚固的城市。

    萨玛琪能被所有的部族首领委任为这只贝戴联军的统帅,自然不可能是笨蛋。他清楚的知道,自己手上的5000沙驼骑兵,虽然在野战中,不惧怕任何对手,但是要他们去攻城,那简直是去送死。

    他们只有骑兵,没有步兵,也不可能有步兵,不骑沙驼的贝戴蛮族,还能称之为贝戴蛮族吗?没有步兵配合,没有攻城机械,甚至连施法者都没有,让他们去攻城,拿什么攻?

    不得已,萨玛琪只能盯住了这段防线了,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太倒霉了,没想到驻守这里的士兵居然是整个银月王国最精锐的是三个军团。

    事实上,正是由于这一段防线身后没有依托,所以王国才会配置他们镇守这里的,毕竟他们的战斗力强啊。

    “硬冲当然不行,现在银月人阵型已经摆好了,我们要是一头撞上去,损失太大了。”萨玛琪皱着眉头,深深的看了一眼银月士兵严谨的阵型,觉得硬碰硬是绝对不行的,那样就算能打败他们,自己也会损失太大,到时候,也不好跟那些首领们交待,

    于是萨玛琪决定用骚扰战术,用股部队拉开银月士兵的阵型,特别是两翼的重骑兵,要把他们拉开,只留下中军的步兵,然后想办法从两翼冲击那些步兵。下定决心之后,萨玛琪就开始下令了。

    “米尔图!带着你的部族骑兵从左翼进攻那些重骑兵,记住接战之后,就带那些铁家伙转圈,把他们带离主战场。”

    “突利斯!你带着人去右翼,任务和米尔图一样,我对你们的要求就一点,在主要战场的战斗明朗之前,我不希望看到那些铁家伙!”萨玛琪和这些重骑兵战斗过,虽然他对重骑兵的机动性嗤之以鼻。

    其实重骑兵的速度不算慢,可是马匹的耐力怎么能和沙驼相比呢?所以在萨玛琪的眼里,这种跑一段时间就变的慢吞吞的骑兵,机动性真的不值一提。

    可是不可否认的是,这帮重骑兵的战斗力,真的不容视,萨玛琪可不想和这些家伙来次硬碰硬的对冲锋。

    作为一名贝戴蛮族而言,他们从来没有荣誉这种观念,只有杀死敌人才是最重要的,既然这群人难缠,那么暂时绕过他们,就变得顺理成章了,反正收拾了步兵之后,萨玛琪有一百种方式玩死这帮笨重的骑兵,光是累都能累死这帮铁乌龟。

    “是!”

    贝戴蛮族的汉子都是那种人狠话不多的角色,接到命令之后,就召集起了自己手下的骑兵,开始行动了。一般的贝戴蛮族的汉子,都这样,沉默寡言,同时心狠手辣,做事从来不拖泥带水。

    也不知道是不是运气好,银月王国这边的打算,竟然和萨玛琪不谋而合,银月王国这边经过和贝戴蛮族的战斗之后,也看清楚了,要想和这帮强盗硬碰硬简直是做梦,这帮家伙毫无荣誉感,打不过就跑。既然如此,重骑兵要是真的放在侧翼,其实没啥用,反而会吓跑这些家伙,既然如此还不如就让重骑兵先跑出去。

    先从两翼出发,来个大迂回,看准机会来个包抄,要是能堵住这群强盗的后方就再好不过了。只要中军的银月之箭能拖住强盗的主力,那么两翼剩下的重步兵就有机会从两翼延伸,只要再把两翼拦住,那么就能全歼这群强盗,至少是他们主力。

    这个计划想的很美好,不过就是有点为难银月之箭了,他们的任务太重了,既要顶住蛮族主力的冲锋,还要缠住他们的主力,这对银月之箭的要求太高了。

    不过银月之箭的军团长倒是很有信心,他们可是全步兵的配置,不管强弩手还是魔箭手,都属于步兵序列的,他们的强弩手在必要的时刻也能变成步兵的,而且他们本来也有这方面的训练。

    毕竟这么好的兵源,如果不最大的利用,简直是浪费。要知道要是敌人一接近,强弩手的威力就大打折扣了,没点其他本身防身,那就对自己太不负责了,再加上其实强弩手的训练并不算复杂,只要上手了之后就简单的多,相反步兵训练才是他们的老本行。

    而且别看这任务危险,可是收益也大啊,要是这次战斗胜利了,那么战后论功,那么银月之箭绝对是头功,要是银月之箭的军团长不抢这个任务,那他手下的士兵都不会乐意。军人和普通人的想法可不一样,普通人追求和平,军人就向往着战争,没战争,他们怎么升官发财,扬名立万。

    所以当看到那些蛮族先派出了两股骑兵去骚扰两翼的重骑兵时,三个指挥官都要乐的跳起来了。这真是嫖客遇上窑姐了,干柴遇烈火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