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五章:奇葩画家(求月票,求订阅)
    两人的动作都被对方注意到了,于是相互看了看,心有灵犀的笑了笑,然后就关注到各自的事上了,画家继续画画,索拉姆继续学习。

    而在这时,那个佩德罗用手,轻轻的扶着一位美妇人下了车,这位美妇人一声黑色的礼服,这种礼服也是大陆现在最流行的款式,上身很紧至,用来凸显女人骄傲的上围,下身则是一个大大的蓬蓬裙,内里还有专门有内衬把整个裙子撑起来。

    一般这种裙子都大的吓人,估计在里面藏个人是没问题,不过索拉姆每次看到这种裙子的时候,都会不由自主想到那种大屁股的火鸡,特别是那些女人还喜欢在她们的屁股后面的裙子上,用缎带编织成各种花样来做装饰,看着就更像了。

    不过这裙子穿在这位美妇人身上,却恰到好处,把她的魅力淋漓尽致的发挥出来了。同时这位美妇人的头上还带着一顶黑纱帽,在端庄中显出了一丝俏皮。同时黑纱帽延伸出来的一段黑纱,正好挡住了美妇人上半脸,让人注意不到美妇人的眼睛。

    这让这个女人显的更加神秘了,而且俗话的好,要想俏一身孝,而这位美妇人的着装颜色,明显就是一身孝服,不过联想到她寡妇的身份,这也没什么。不过这一身黑色礼服的的确确的让所有男人都想呵护、征服她。

    在缓缓的走下马车之后,这位美妇人先对佩德罗道了一声谢,然后拿出一把扇子,挡在嘴边不知道又和那位圣骑士了些什么,然后佩德罗就微微的弯腰表示了荣幸,然后很自然的站在了她的身边,一幅保镖的模样,跟随着她缓缓的向这边走来。

    当看到他们到来,许多画家都停下了自己手里的活,把自己得意的画作都拿出来,摆在自己的身边。而那些歌剧演员倒没有乱了方寸,仍然继续自己的表演,只是声音更大了些,其他艺术家也是该干嘛,不过就是更卖力而已。

    他们好歹是艺术家,要有点逼格,就算很希望能得到缪丝夫人的垂青,也不会表现的那么**裸,那样太low了。

    他们知道,缪丝夫人会从街口一直慢慢的走到街尾,她会在自己感兴趣的地方停下来。总得来,每个人都有机会,至于那些想主动接近缪丝夫人的人,则会很惨,别以为缪丝夫人身后的骑士是白给的,任何不礼貌的家伙都会被他们狠狠的教训。

    不过这些和索拉姆无关,他又不会这些东西,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那张美女图,一边心不在焉的吃着烤紫薯,他现在考虑的是,待会去哪。老城区的氛围不错,但不怎么合适索拉姆,他想着是不是去南岸的新城区逛逛,听那边有很多不错的酒馆。

    那位美妇人缪丝夫人在白脸圣骑士的陪伴下,从街头缓缓的往里走,在一些画作或是舞台边停留,但是好像并没有什么能打动她,都是驻足一会之后就离开了,没有一句评语。那些错过缪丝夫人的演员或者艺术家,都很沮丧,这么好的机会,可是他们没抓住。

    要知道缪丝夫人可不会每天都来逛的,下次又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就在索拉姆吃完手里的烤紫薯之后,那位画家好像也画完了,本来索拉姆都打算撤了,可是那名画家突然了一句:“好看吗?”

    索拉姆一愣,不过还是老实的回答道:“好看!”

    “好看在哪?”画家接着问道。

    “女人画的好看!”索拉姆哪知道这画好在哪,他对艺术品就是一个文盲,但是他并不觉得这有什么的,很理直气壮的给出了自己的理由,他的是实话,美女的果体怎么能不好看呢?而且这子画的确不错,很细致传神。

    画家听到这歌答案一愣,本来还以为这个人会和那些俗人一样,鬼扯一番什么,笔法、风格之类的鬼话。没想到他会很老实的出他自己的想法。能出这么浅薄的话,怎么可能不是真话呢?别人没理由当着他的面这么贬低自己。

    不过画家一点也不生气,不仅不生气,反而像是见到知己一般,一把拉住了索拉姆的手,激动的道:“你也这么觉得?太好了,终于有人欣赏我的画了!”

    “诶,诶,咱们话就话,别拉拉扯扯的啊,我可是正经直男,对男人没兴趣!”被一个大男人这么激动的拉着手,索拉姆身上的鸡皮疙瘩都出来了。

    “直男?哦,哦,我对男人也没兴趣,对不起,对不起,激动了。”这家伙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直男是个什么东西,可是结合前后句,猜也了猜的出来了,急忙放开索拉姆的手,然后有点不好意的给索拉姆道歉。“好容易碰到一个这么理解我的人,有点激动了。”

    索拉姆看了看他的画,虽然他不知道这些画到底怎么评好或者不好,可是就索拉姆浅薄的眼光看上去,这画还是不错,怎么没人喜欢呢?

    “我虽然不太懂画画,可是你这画看着不错嘛,怎么没人喜欢?”

    “嗨,别提了,我就是想画几个美人儿,可是那帮笨蛋,不知道怎么看的,非要我的画,有深意,要表达什么,还我的笔法,风格怎么怎么样。我只是单纯的画女人而已,哪来的那么道道,真不知道这帮人怎么想的,偏偏就不评价这些女人怎么样,反而一堆有的没的。”

    一起这个,画家就一肚子苦水,他就是想画画而已,哪来那么多鬼东西,可是其他人老是牵强附会的一堆,这让画家很是头疼。

    其实这也不怪画家,这里是哪?是银月城,大陆上艺术气息最浓的地方,哪怕是平民也不会那些肤浅的评语,哪怕是瞎掰,也得出一些道理来,不然不仅丢人,还会让别人是心术不正,是色狼。

    因为一个画家的作品,往往是画出世界在他心中的样子。所以哪怕画的是花,其实表达的不一定是花,总要有点似是而非的,才能显出逼格。可是眼前这位,真的是只想画女人,完全没有其他乱七八糟的意思在里面。可要别人不能这么啊,要是真的那么直白的,那不是就明,自己心中只想着女人吗?太肤浅了吧!

    所以画家自然就觉得,自己没有知己了,是个人就好面子,不会承认自己肤浅的。可是今天还在真让他碰到一个敢老实话的人了。

    “......”索拉姆还是第一次听这种画家,其他人要是画画,恨不得自己的画要表达的意思,越高深越好,可是这位呢?偏偏喜欢自己的画越浅薄越好,真是奇葩啊。

    “对了,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菲利普·派克,一位吟游诗人,本地人,画画是爱好。”那人没注意索拉姆的表情,只是很热情的自我介绍起来。

    “我叫索拉姆·托姆亚,外地人,来银月城走亲戚。”索拉姆看这家伙这么热情,也不好意思驳别人面子,也简单的自我介绍了下。

    “哈哈,你好,索拉姆,今天好不容易碰到一个知己,你一定要和我喝一杯,走,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这个叫菲利普的画家,有点热情的过分,也不管索拉姆同不同意,就收拾东西,准备拉着索拉姆去喝酒。

    索拉姆哭笑不得看着这家伙,这人太热情了,索拉姆刚刚准备再些什么的时候,菲利普拿起了那副果女图,直接塞到索拉姆手里。“这画送你了!”

    看着手里的画,索拉姆刚刚准备拒绝的话,也不出口了,倒不是索拉姆真的很喜欢这画,这画在索拉姆看来,就是一张黄图,拿它打飞机都嫌不够劲。可再怎么这也是别人的一番心意,是没拿他当外人,他要是再拒绝,就有点那什么了,虽然从本质上来看,索拉姆是一个罔顾他人的人,不过这也要看情景的。

    至少他觉得这个叫菲利普的家伙不像是坏人,对自己也没什么坏心,那么索拉姆也愿意给他点面子,于是只好答应了。就在两人收拾好了准备离开的当口,突然一个好听的女声在他们边上响起。

    “咦?”

    两人一回头就看到缪丝夫人和佩德罗站在了他们身边,那位缪丝夫人正直勾勾的看着索拉姆手里的画呢。索拉姆看了看菲利普,意思是该怎么办?

    菲利普则耸耸肩,根本没在意那位缪丝夫人,就朝索拉姆歪歪头,一幅走人的表情。索拉姆看到他的表情,自然知道是什么意思,他是无所谓的,见到菲利普都不在意什么缪丝夫人,他就更不在意了,于是也一幅无所谓的准备离开。

    “等等!”就在两人准备离开的当口,那位缪丝夫人再次的叫住了两人。

    不得已,两人只能回头看着这个女人,不过两人都看起来有点不耐烦;

    这两人的这番表情,把周围的人都给气着了,真是给脸不要啊,别人缪丝夫人叫住你们,是给你们面子,你们这幅表情给谁看呢?

    不过缪丝夫人没有生气,而是指了指索拉姆手里的画,轻声的道:“那幅画能给我看看吗?”

    听到这话,边上的其他人眼睛里都起火了,没想到缪丝夫人居然看中了这子的画作,这是走什么狗屎运啊?

    索拉姆看了看菲利普,而菲利普则无所谓的了一句:“画是你的,你做主。”

    索拉姆觉得这画给这女人看看也没什么,就把画递了过去。

    那个女人拿着画,仔细的看了起来,而其他人的在伸着脖子看着,他们想听听缪丝夫人是怎么评价这幅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