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七章:战后(求月票,求订阅)
    很快那群准备抢功的议员们就被一堆士兵给拿下了,虽然他们也准备反抗来着,可是那帮大头兵可不管这个,直接把刀子架在他们的脖子上,不听话就要死,于是一个个的都垂头丧脸被带离了战场。

    当然也不是每个人都有那么听话,就有一个家伙仗着自己的家世,拒不下战场,按他的话,他是为国而战,任何人都不能阻止他报国。

    同时他还叫嚣,他的姑姑是随军法师团的团长,要是他们敢抓他的话,他就要这帮兵吃不了兜着走。我想大家都猜到这位奇葩是谁了。

    不过那些士兵可不在乎这个,虽然不敢按照军令杀了他,毕竟真要杀了他,搞不好会有麻烦,但是把他打一顿还是可以的,于是一帮士兵把白脸狠狠的揍了一顿,然后直接打晕拖出了战场。

    随着这群捣乱的家伙消停了,战场的局面彻底稳定下来了。包围圈彻底成型,大部分怪物都被包围在了里面。在被包围以后,人类这边鼓起最后的力量,对这些怪物发动了最后的屠杀。

    在怪物看来人类只是食物,就算抓到了,也迟早是要吃掉的。而在人类看来,怪物比野兽都不如,野兽还能驯服,圈养,而怪物呢?除了破坏和杀戮,一无是处,杀光才是最好的选择。人类和怪物的战争一直就是这么残酷,没有和谈,没有招降,没有俘虏,只有一方彻底死干净,才会结束战斗。

    直到傍晚的时候,这场屠杀才渐渐停止,在西斜的夕阳之下,满地的尸体,有怪物的,也有人类的。活着的人类的士兵,不断的在战场上搜寻,寻找还活着的战友,或者收拾那些已经战死的战友。看到还没断气的怪物,就上去补几刀,总之不能放过任何活着的敌人。

    随着夜晚的接近,渡鸦们也都跑出来了,它们在尸体中到处流窜,这个尸体上啄两口,那具尸体上啄两口,好不快活,至少这一段时间里,它们是不会缺少食物了。

    而在人类军营里,气氛可也不那么开心。虽然打了胜仗,可是这次损失太大了,军营里不断传出伤兵们的哀嚎,牧师和医生们不断的忙碌着,可是一场大战下来,几乎所有的牧师都没有神术位了,只能用有限的医术尽力的治疗这些伤员。

    在伤兵的哀嚎中,马绍尔伯爵皱着眉头听着手下的报告,他的帐篷里,已经少了一半的军官,剩下的很多人身上还打着绷带。

    “骑兵方面,我们本来的骑兵配置,已经少了一大半,现在还完好的骑兵不到100人了,其中战死的超过超过200,而征召的骑士更惨,战死的超过260,剩下的基本人人带伤,详细的报告还要等到明天才能出来。”一个骑兵将领头上缠着纱布,身上脏兮兮的,到处是血渍和泥土。

    “那些征召而来的骑士,都太过死板了,在命令下来脱离战斗的时候,还抱着骑士精神死战不退,要是他们能听从命令,也不会有这么大的损失,真是死脑筋。”这位骑兵将领,虽然对这些骑士的战斗精神表示认可,可是对他们的不知变通很是瞧不起。这是打仗,他们以为是比武吗?死抱着那些规矩有什么用?害人害己。

    “住口,他们怎么都是英雄,他们已经为国捐躯了,你还在这风凉话?再让我听到这些话,军法处置!”马绍尔伯爵很清楚军队骑兵和传统骑士的矛盾,可这时候还这种话,太不合时宜了,他必须驳斥。

    “是。”那位骑兵军官虽然口头上称是,可是心理依然在撇嘴。

    军队骑兵和传统骑士的矛盾由来已久,就拿称呼来,为什么是军队骑兵,而不是军队骑士呢?就是因为那些传统的骑士疯狂反对。他们认为军队里的那些骑兵怎么能称之为骑士呢?他们只会打打杀杀,其他的骑士技能一概不懂,就是个大老粗,哪有骑士的半分风流倜傥啊。

    前文提过,骑士的教育可不单纯是骑士职业的技巧,还有很多文化课。不过军队里怎么可能训练士兵那么多有的没的啊,只要能打仗就行了,其他的文化课什么的,根本懒得教。

    而军队骑兵逐渐的走上战场,那些传统骑士在军队的地位很快被取代了,毕竟培养一个正统骑士太困难了,国家没那份心思,还是骑兵省事省力。

    而那些老是抱着骑士精神的传统骑士,也的确不适合现代的战争了。战争讲的是什么?是谋略,白了就是兵不厌诈。而骑士们又死脑筋,根本玩不来这一套,认为这影响名誉。可是在军队中,只要能杀死敌人,什么手段都能用。

    传统骑士到现在都看不起弓弩之类的东西,认为那不是真本事,事实上在很久以前,他们连弓箭都看不起,认为那是暗箭伤人,是不名誉的,是违背骑士精神的。到了现在弓箭渐渐被接受,可是弓弩依旧被人看不起,弓箭好歹还要点技术,可是弓弩呢?在骑士们看来那东西完全是卑鄙者才会使用的武器。

    在军队这边看来,这有什么的?都不是杀人,哪来的那么多的讲究?现在的骑兵身上都配备着手弩,只要能杀人,就没啥不能用的。同时军队骑兵觉得这些正统骑士就是老古董,顽固不化,一天天的只会无脑的a过去,完全没有谋略,只会傻乎乎强调什么公平啊,荣誉啊,完全不知所云,战争就战争,不是儿戏。

    不过正统骑士很多都是贵族出身,而骑兵这边大多都是平民出身,所以现在贵族圈里,传统骑士还是主流,而骑兵就算成为贵族,还是被看成暴发户,这也进一步导致这两者的矛盾。

    马绍尔伯爵知道这些,可是他对此也没辙,他是正统骑士来的,按道理应该是支持的传统骑士的,可是他又一直在军队里混,自然知道骑兵的好处,他也不能昧着良心骑兵的坏话,所以他一直都不想卷入这些无谓的争端中的。

    “好了,继续报告。”

    “是。”这时重步兵的军官出来报告,这位头上也打着绷带,还有左手和胸腹之间也打着绷带,乍一看还以为是个木乃伊呢。

    这位军官面无表情,同时眼中却有着浓浓的悲伤。“重装步兵联队,845人现在还能站着的只有67人,552人战死,226人重伤,其中有多少要被迫退役的,还要等到伤兵营的报告。主官萨默尔战死,副官米尔斯也战死,8名百夫长也只有我还活着,军官的伤亡超过8成......”

    着着,这个军官眼泪都留下来了,他不得不流泪啊,重装步兵已经被彻底打残了,他的同袍,上司,同僚,前一天还和他笑玩闹着,结果一天之后,都战死了,剩下的那些也大部分在伤兵营里,你要他怎么不伤心。要不是他还侥幸活着,现在连给马绍尔伯爵作报告的军官都没了。

    伤亡成这样,这也意味着,他们这只部队在之后的重组中,一定的会被整编的,到那时,还会不会有这这个联队的番号都难了。作为军人,集体荣誉感甚至可以是超过一切,现在同袍大多战死,还要面临被撤编,你要那个军官怎么不伤心。

    骑兵虽然也损失惨重,可是好歹主体还在,只要补充新兵,就能完成整编。可是重步兵联队的军官都死的差不多了,还整编个屁啊,只能直接重建了。

    其他军官看到流泪的重装步兵联队的军官流泪,每个人都垂下了眼睑,心情沉痛。他们能明白那个军官的心情,老部队居然要面临撤编,是个军人都接受不了。但重装步兵联队都这样了,不重建又能怎么样?可是这不是那些重装步兵的错,他们已经做得很好了。

    他们从一开战,就顶在最前面,而且没有后退一步,一直承受着轮番的冲击。而且中间还被法术波及,他们可是一直在最前线,波及是难免的,哪怕是这样,他们依旧没有退后,最后的伤亡明了一切。可即便如此,他们还是逃不过被重建的命运,你叫其他军官怎么不感慨呢?

    “哭什么!军人就是要流血不流泪!你看看你现在的鬼样子,还像一名军人吗?”马绍尔伯爵看到眼前无声哭泣的军官,心里也很难受,可是他能有什么办法?重装步兵一直是他的心头肉,这次打成这样子,他比任何人都难受,可是他是军团的主官,他必须要为整个军团考虑。

    重步兵联队已经完蛋了,为了军团着想,他只能重建了。不然慢慢等那些伤员复出,慢慢等新的军官培养起来,到那时候,黄花菜都凉了,为了尽快的恢复军团的战斗力,他必须尽快的重建重装步兵联队。

    这些道理不仅马绍尔伯爵懂,其他军官也懂,连那些重步兵联队的士兵们也懂,只是感情上接受不了罢了。他们能感情用事,他马绍尔伯爵能吗?

    “擦干净眼泪,伤好之后就加入新的重装步兵联队吧,你的那些兄弟,只要不退役,也都加入进去,我会好好的安排的,你先下去养伤吧。”马绍尔伯爵看着在那拼命擦眼泪的军官,缓缓的道。

    “是。”那个军官捂着脸退了下去,他现在还是控制不住自己,以前的部队就这样没了,他怎么能释怀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