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一章:上火的病(求月票,求订阅)
    在众人都在外面警戒吹冷风的时候,加斯兰突然发现,索拉姆一个人傻乎乎的看着远方,一幅魂不守舍的样子,过了一会居然开始流鼻血了,当时他就大吃一惊,还以为索拉姆受了伤。

    “拉姆!你怎么了?”加斯兰一看索拉姆开始流鼻血,马上跑过去,抓住他的肩膀开始摇晃起来。

    “啊?什么?”索拉姆被加斯兰一摇,马上回魂了,一脸惊讶的看着加斯兰。

    “你流鼻血了,还问为什么?你哪不舒服吗?”加斯兰这些天因为莉莎的关系,和索拉姆的相处的很好,同时他也认为马绍尔伯爵把索拉姆安排陈领队是正确的,别看索拉姆虽然年轻,但是做起事来还是很有一套的。

    他对待每一个人都很公平,他不会因为身份原因而做出有偏向的决定。比如虽然大家都是一个队伍,可是冒险者和他们这些军队出身的人,就有天生的隔阂,而教会出身的牧师和神殿骑士也和军人有点不对付。

    但是索拉姆可以平等对待每一个人,而且他天生就一种亲和感,他能和所有人开玩笑,但是做事的时候却很认真。开始的时候,军队出身的这些人还对让索拉姆担任领队有些不满,可是相处一段时间之后,发现他做的还不赖,于是也接受了这个年纪不大的领队。

    当然这也多亏了出发的时候,索拉姆把反对声音最大的一个骑士,揍的满头包,也让大家明白了他的实力。军队出身的人都这样,直来直去,你有能力当然能得到尊重。

    “没有,就是天气太干燥了,所以有点上火。”索拉姆一听加斯兰他流鼻血,马上抹了一下鼻子,发现还真是,马上随口搪塞了下加斯兰。

    “上火?那是什么?一种病吗?”加斯兰可没听过上火是什么,这个世界又没有中医,于是有点奇怪的问道。

    可是索拉姆没有回答他,马上又变的魂不守舍起来,不过鼻血流的更凶了。加斯兰一看马上急了,还以为索拉姆得了一种叫上火的病,马上一把抱住索拉姆叫了起来。

    “鲍勃!快来!索拉姆这边有问题!”

    鲍勃就是那个17级战士,马绍尔伯爵的亲卫队副队长,一个平时很沉默寡言的男人,索拉姆能坐稳领队,还多亏了他的支持。这位亲卫队副队长对马绍尔伯爵的命令从来都是一丝不苟的,马绍尔伯爵索拉姆是队长,他就支持索拉姆。

    也因为他为人沉稳,他也是这只队伍的副领队,所以索拉姆有事,加斯兰自然而然的就把他叫了过来。

    他这一叫,倒是把索拉姆又给叫清醒了,他马上捂住了鼻子,急忙的解释道:“别叫,别叫,我没事!”

    可是还是晚了,鲍勃还是听到了加斯兰的呼叫,赶紧的跑了过来,一来就看到索拉姆捂着鼻子,而且手指中还在渗血,于是很惊讶的问道:“这是怎么了?”

    “没事,没事,就是天气有点干燥,鼻子有点干,流鼻血而已。”索拉姆赶紧的解释道,可是刚刚解释完,突然脑袋中一阵剧痛,触不及防之下,索拉姆一下子捂着脑袋发出了一声痛叫:“啊。”

    索拉姆这一弄,就更让加斯兰认为索拉姆是得病了,急忙跟鲍勃解释到:“拉姆这是得了上火的病了!”

    “上火?那是什么?”鲍勃听的一头雾水,他从来没听过有种病叫上火的。

    “别管那个,我现在没事了,都了只是天气太干燥了。别听加斯兰瞎,嗯,是瞎,对了,我要去方便一下,一起?”索拉姆这时也缓过来了,本来其实也没那么严重,只是索拉姆刚刚没防备而已,也怪克里斯蒂出手太突然了,索拉姆没有反应过来。

    鲍勃和加斯兰一看索拉姆这会又像没事人一样准备去尿尿,一时也不知道索拉姆到底搞什么鬼。

    就在这时,突然几名牧师裹着衣服出来了,身上还冒着水汽呢,不过她们脸上的表情都不太好,一出来就对外面的男士开始审视,那目光好像要杀人一样,搞的其他人都很奇怪,不知道这帮女人在搞什么。

    很快她们就注意到了索拉姆正在鬼鬼祟祟的离开,克里斯蒂立刻叫住了索拉姆:“站住!拉姆!”

    索拉姆没办法只能狠狠的擦了几把鼻子,然后装作没事人一样转过身来,很懵懂的道:“怎么了?你们洗完了吗?还有你们怎么出来了,赶紧进去,刚刚洗完就出来,很容易感冒的。”

    索拉姆的关心没有打动克里斯蒂,她反而更怀疑的看着索拉姆,“你刚刚准备去干嘛?”

    “方便。”索拉姆这时也冷静下来了,不能露出破绽,所以用很平常的语气道:“你问这个干嘛?”

    “真的?”由于索拉姆太正常了,克里斯蒂越发的怀疑了,这么多人里,只有他会法术,索拉姆的嫌疑最大。

    “我有必要骗你吗?我你今天很奇怪耶,我尿尿关你什么事啊。”索拉姆当然得绷住了,只要她们没证据,能拿他怎么样?

    可是克里斯蒂不信啊,其他的事她可以讲理,这事讲什么理啊,可是索拉姆的天衣无缝,她也不好硬是索拉姆干的,只是狐疑的看着索拉姆。

    索拉姆心里松了一口气,看来能躲过去,本来吧,索拉姆只是闲的蛋疼,就想找点刺激,可是没想到被克里斯蒂发现了,真是倒霉透顶。

    可是就在这时,加斯兰突然开口了,“克里斯蒂主教,快来看看,索拉姆刚刚流鼻血了,他是得了上火病,我们也不懂,你现在有空,就给他看看。”

    卧槽!加斯兰你不话会死吗?这不是摆明了我有问题吗?索拉姆心里把加斯兰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一个遍。

    其实加斯兰也是好心,他觉得索拉姆刚刚的表现实在不想没事的样子,但是他又不懂,现在看到牧师出来了,就想着问问专家,至于这些女人之前的奇怪表现,他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是也没在意,女人嘛,就是事多。

    好家伙,克里斯蒂一听这话,立马知道了,这事绝对是索拉姆干的,本来他就嫌疑最大,在加上刚刚加斯兰的事,不是索拉姆才有鬼了。

    索拉姆一看克里斯蒂脸色变了,立马知道不好,还是赶紧走为上策,等她们消了气,再去道歉吧。可是索拉姆还是慢了一步,就在索拉姆转身准备跑路的一瞬间,就被数道神术给罩住了,四发缓慢术,直接让索拉姆的动作变成了慢动作。

    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的时候,索拉姆就被四个女牧师抓住拖入洞穴中。过后,一帮人就听到索拉姆的求饶和女人们的喝骂身。

    大约半个时过后,索拉姆顶着一对熊猫眼出来,脸上也被挠的跟个大花猫似的。一帮人看索拉姆的这幅造型,顿时都哈哈大笑起来。

    他们从刚刚的喝骂中也听出了点名堂,感情是索拉姆用了什么法术偷看这些女牧师洗澡,但是被发现了,于是才发生了这种情况。

    大家都是男人,自然是有点理解索拉姆这种行径,毕竟血气方刚的,那四个女牧师也是花容月貌的,想偷香窃玉也是正常事。

    当然理解归理解,但是也不是所有人都赞同用偷窥的方式,比如鲍勃和两名神殿骑士,他们就觉得索拉姆的行为太无礼了。倒是其他人对此倒是没什么感觉,特别是冒险者,都只对索拉姆的那个法术很有兴趣,还有几个人还特地跑过来问问索拉姆看到了什么。

    不过刚刚等索拉姆打算的时候,克里斯蒂带着三名牧师出来了,一个眼神瞪过来,那些人就做鸟兽散了,把索拉姆孤零零的留在那里。

    之后还宣布,今天晚上要索拉姆一个人守夜,其他人可以休息了。

    看到那群不讲义气的混蛋,真的屁颠屁颠的穿进洞里,就把自己一个人留下,索拉姆也只能在心里骂骂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了。

    索拉姆也只能找一个背风的地方裹着一张厚毯子,一个人望着夜色守夜了,其实刚开始也不是他一个人,还有霜牙陪着他,不过克里斯蒂看他抱着霜牙的样子好像很爽,于是就蛮横的让索拉姆叫霜牙进到洞里去,就只留他一个人在外面吹冷风。

    索拉姆也没办法,谁叫他做错事了呢,而且还被别人抓着现形了,只能老老实实的接受惩罚了。

    其实索拉姆倒不是色心难耐,非要偷窥,而是他太无聊了,这些天不是赶路就是赶路,实在无趣的紧,刚刚那些女牧师洗澡的时候,索拉姆在外面望风,也是闲的蛋疼,于是就想到了自己的那枚“湛蓝幽能戒指”。

    那枚戒指上有一个法术,灵能之眼,可以召唤四个透明的灵能之眼,用来侦察,而侦察的画面是直接传到脑海中的。索拉姆就想着找点刺激,于是就想试试这个法术,于是就有了索拉姆流鼻血的一幕。

    本来索拉姆也不算没见过世面,可是谁叫这帮女牧师的身材那么好呢,而且这帮女人还真的放的开,居然在里面拖起了衣服来。索拉姆已经有很多天没尝过肉味了,当然有点激动,加上天气真的有点干燥嘛,于是就留鼻血了。

    其实在加斯兰第一次摇晃索拉姆的时候,索拉姆就打算不玩了的,可是没想到其中一个灵能之眼的位置那么巧,正好在克里斯蒂的背后,而这个女人又好死不死的弯下腰去擦腿,刚刚好把圆润白皙的臀部给翘了起来,正好对准了那颗灵能只眼。

    那么有冲击力的画面直接让索拉姆鼻血喷了出来,这也是索拉姆为什么会再次失神的原因。

    不过人算不如天算,最后还是被发现了,那些灵能之眼全部被克里斯蒂用神术给击毁了,法术被打断,自然有一点惩罚,所以索拉姆才会出现头疼症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