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九章:理念(求月票,求订阅)
    从帐篷里走出来的维恩男爵,现在既难堪,又后悔。

    难堪的是被人这样奚落,还是在梅维丝这样的大人物面前。后悔的是,当初要是能秉公处理那次冲突,索拉姆也不会这么讨厌他,要是能和索拉姆打好关系,那么他在梅维丝面前一定能留下个好印象,甚至能在索拉姆的帮助下和梅维丝搭上线。

    不过帐篷里的人可没兴趣关系维恩男爵在想什么,维恩男爵对于梅维丝而言,就是是可有可无的角色。而索拉姆他们更加不会在会维恩男爵了,他之前公然偏袒私兵的事,让给洛克镇所有的冒险者对他的印象都极差。

    “拉姆,你真的是为了那些事才不愿意为军队效力的吗?”梅维丝问道。

    “有这方面的原因,不过不是全部。”

    “那还有什么?”

    “还有就是,那就不是我的责任了,我觉得我对洛克镇已经尽到了责任。”索拉姆还真的这么想,洛克镇让他能在这里自由的活动,接任务赚钱,他为洛克镇做一些事,从道理上来是应该的。所以在先前征召冒险者的时候,索拉姆并没什么抵触。

    可是现在情形不同,他已经为洛克镇出生入死了那么多次了,尽到的责任,而且还没有计较报酬。那么接下来的事,就与索拉姆无关了。拜托,银月王国和他有什么关系?他用的着为了他们出生入死吗?他是外国人来的,他对这个国家又没什么感情。

    “可是这件事,可不仅仅关系到洛克镇啊,还关系许许多多的普通人,你应该为了他们着想。”梅维丝觉得索拉姆的想法,太不上进了,于是开始大道理,想要激励一下他。

    “可是他们和我有什么关系吗?再者,这些不应该是你们关心的事吗?他们给你们交税,你们保护他们。因果关系明确,可是你给我,我为什么要为他们战斗?”索拉姆才懒得关心那些人呢,他又不是圣母,那些人会怎么样,那是银月王国该关心的。

    索拉姆一直认为责任是和权利挂钩的,你享受了权利,就要付出责任。就想索拉姆觉得,洛克镇让他这个外来人能自由的在这镇子里生活,那他就背负了一定的责任,所以他才会接受征召,而且他认为他完成的还不错,远远的超过他所应当背负的责任。

    那么接下来再有什么事,他就没有义务再帮他了,毕竟他只享受了那么一点权利,还想怎么样?至于其他人,那和索拉姆有关系吗?

    索拉姆的理论虽然有点冷酷,但是有着自己的逻辑。他是穿越者,他对这个世界,一直都怀有着相当强的疏离感。这个世界的一切,对他而言,都属于“其他”世界的东西,没什么归属感。

    就好像你对非洲人一样,你会同情他们,甚至为了他们的遭遇而流泪。但是你会为了一群非洲人而拼上性命吗?我想除了少数的圣母,没人会闲的蛋疼吧。

    而这个世界的绝大多数人,对于索拉姆而言,就是“非洲人”。索拉姆恰好又不是那种圣母心泛滥的人,所以他会在乎那些人才有鬼了。

    梅维丝很震惊索拉姆的这种态度,他的父母都是那种正直善良的人,如果看到有人遇到难处,他们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而索拉姆却完全没有继承这一点。

    “你怎么能这么想呢?所有善良的人都不能对这里的事坐视不管的。”

    不仅仅是梅维丝,连玛瑞斯他们都紧张看着索拉姆,他们也不想自己的朋友,是这种冷血无情的人,虽然他们也不想为贵族卖命,可是他们的初衷可不是这个。

    索拉姆倒是有点好奇的问道:“我为什么不能这么想?我哪里错了?再了,我从来没过,我是善良的人啊。”

    “你!索拉姆我看错你了!”菲亚听不下去了,她愿意跑出来做冒险者,就是想能帮助别人,她不能接受自己的队友居然这么冷血,而且索拉姆还自己不是善良阵营的人。

    索拉姆有点愕然的看着菲亚,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实话而已,菲亚居然反应这么大。

    “额?我错话了?”

    西姆和玛瑞斯都没有话,只是有点吃惊的看着索拉姆,他们也没想到索拉姆居然这么会这么。

    “拉姆,那你觉得自己是什么阵营的人?”梅维丝现在心里把索克亚骂了半死,他觉得都是圣骑士的错,把索拉姆送到了阿瓦隆,让索拉姆从就没接受好好的教育,导致他的三观完全是扭曲的。

    “我应该算是绝对中立吧。”虽然索拉姆没经历过阵营侦测,但是他自认为自己既不善良,也称不上邪恶,不讨厌秩序,也没有到敌视混乱的地步,他从来都不算极端的人,他认为,追寻本心就好。

    他从来不认为,秩序就一定是好的,混乱就一定不好。太过于有秩序,就太死板了,那有什么乐趣可言。太混乱了,跟神经病一样,索拉姆也不喜欢。

    至于善良和邪恶,索拉姆倒不是很在乎,他只平本心做事,喜欢了就去做,不喜欢就不做。比如他们在讨论的事,他不会给自己设立那么多条条框框。

    梅维丝觉得自己有必要纠正一下这子的三观,不然就真的对不起他父母了。

    “你认为善良不好?”

    “我觉得善良很好啊。”善良当然是好的,索拉姆不可能否定这一点,也没法否认。

    “那你为什么,不喜欢善良。”

    “我什么时候不喜欢善良了啊。”索拉姆被这话的莫名其妙了,哦,我不是善良阵营就不喜欢善良,这是什么逻辑?

    “那你为什么不投身善良阵营?”

    “这个,怎么呢,这么吧,我喜欢善良的人,但是我不认为自己会成为一个善良的人。”

    “为什么?”他们还头一次听有人自己不能成为好人的。

    “这么吧,我不喜欢墨守成规,也不喜欢太多的限制,我喜欢跟着自己的感觉走。就比如你们认为,帮助军队围剿怪物是好的,可是我不喜欢,我就不想参加。可是好人会怎么样?他们不会在乎自己喜不喜欢,就跑去帮助别人了。”

    索拉姆拿起一杯酒,就一饮而尽,“而且我要做一件事,一般不太在意过程,我只要结果是我想要的,就行了。比如上次在黑胶酒馆,我用刑逼迫那个丑八怪一样,到现在提莫都我过分了,可是事实上,我根本就不在意那个丑八怪会怎么样,我只要我想要的结果而已,至于用什么方式来达到目的,我不在乎。”

    完索拉姆看了看其他人,发现他们都没有话,于是继续了下去。

    “我做事喜欢凭借自己的感受,喜欢我就去做,哪怕那事在你们眼中是坏的,但是要是我不喜欢,我就懒得去做,哪怕那件事在所有人看来是好的,明白了吧。”

    “可是如果是好事你为什么不去做呢?”菲亚不能认同索拉姆理论。

    “你还没听懂吗?我不喜欢啊,这个理由还不够?”索拉姆有点奇怪菲亚为什么还在纠结这一点,“这么吧,我认为一个好人更多的是考虑别人,这个没错吧。”

    对于其他人都点头了,好人不都是这样。

    “可是我不同,我看待事情,更多的是自身出发的,从本质上来我是一个自私的人。现在明白了吧。”

    梅维丝觉得索拉姆的三观就是扭曲的,哪有人自己就是自私的人啊,还的这么振振有词。她觉得幸亏自己能现在碰到索拉姆,要是再晚一点,还不知道索拉姆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其他人看索拉姆感觉也差不多,他们就像是第一次认识索拉姆一样。

    “可是,你不是一样做了很多好事,比如救我们,比如帮助爱丽斯,你战场上救了维恩男爵,这些都是好事啊!”菲亚似乎想证明索拉姆就是好人,于是把一些索拉姆做过的好事都了出来。

    “我只自己不算好人,但是没过我不做好事吧?”

    “那你做了这么多好事,怎么就不算好人了?”

    “嗯,这样跟你吧,我做这些事,是我想做,不是因为信念,或者善恶观来做的这些事的,你现在明白了吧,就比如,我那天看你们不爽,我也许就不救你们了。毕竟当时你们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也就是,你做好事完全是凭借你的心情?”玛瑞斯有点不确定的问道。

    “对!就是这个样子。”索拉姆终于松了一口气,看来终于有人懂了他的意思了。

    “那你不想加入这支军队,也是因为你不想做。”梅维丝也有点明白索拉姆的行事风格了,不过她觉得索拉姆的作风有点混乱阵营的风格。

    “对,我知道帮助围剿食人魔是一件好事,可是我不喜欢那些贵族,而且我认为对他们已经没有责任了。所以我不想和做这件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