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九章:强买强卖(求月票,求订阅)
    白脸想着,自己一个血统高贵的贵族,再加上一个治安官,这种阵容一出现在索拉姆他们这种冒险者面前,怎么都能让他们纳头便拜了吧。到时候他再几句鼓励的话,这群人还不老老实实的把那只犬魔的尸体献给他啊。

    到时他心情好的话,还可以给点赏赐,比如让他们当自己的追随者,毕竟能打败犬魔,那实力绝对不会差。顺便宽恕他们上次对自己仆人无礼的过错,上次索拉姆打了自己奴仆,让他很恼火,可是刚刚抢了别人的功劳,正在风口浪尖上,不好动手而已,就暂时搁置了。这次索拉姆要是上道,他就大人大量宽恕那次过错了。

    按照原本的想法,白脸既收了一堆实力高强的手下,又能拿到那只犬魔。之后犬魔的尸体,不管是出手,还是做人情,都是相当好用的。

    可是想的挺美,奈何现实如此残酷。索拉姆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而克鲁斯也没有配合他,让他觉非常尴尬,这怎么和他想的不一样啊。

    现在克鲁斯摆明了不准备做声了,他自己不得不开口了:“咳。那什么,你叫索拉姆是吧,你也许不了解我是什么人,我希望你再考虑考虑。”

    现在他只能希望于,是索拉姆孤陋寡闻,没听过自己的家族,所以无知者无畏,才会这么不把他放在眼里。完还给哈里斯使了个眼色,要他给索拉姆自己来历,让他知道知道,他的家族是多么显赫。

    哈里斯看到白脸的眼色,有点暗暗叫苦,他上司是不怕这个二世主,可是他怕啊。再怎么,这位也是一名贵族,要是自己得罪了他,这家伙要给自己一点鞋穿,不要太简单。

    所以哈里斯不得不开口了:“那个,拉姆,这位.......”

    索拉姆才懒得知道这货是谁,索拉姆和粗暴的打断了哈里斯。事实上到现在,他还是没记住这家伙叫什么。

    “我管你是谁,你爱买就买,不买就滚蛋!”

    索拉姆也算是看出来了,这家伙就是来打秋风了,根本没钱。没钱那还个蛋,真是浪费时间,索拉姆可没空和这家伙扯淡。

    哈里斯对白脸做了一个无奈的表情,不是他不,是别人根本不听,这就怪不得他了。白脸真的被索拉姆气死了,这人还真嚣张,连他的底细都没摸清,就敢这么对他。

    “哼!那只犬魔是我的猎物,克鲁斯大人,这人偷盗我的东西,立刻把他捉起来!”白脸现在已经不管不顾了,反正这犬魔的尸体自己一定要得到,这些冒险者只是一些贱民,居然敢拒绝了他的好意,还侮辱自己,那就怪不得他了。

    白脸一发话,他的护卫们立刻准备上前,可是刚刚走了两步,发现克鲁斯还在原地站着,治安队的众人也动都没动,他们又退了回来。

    他们不是傻瓜,他们听过索拉姆一伙的战斗力,本来要是治安队一起上,他们还是有胆子的,可是只有他们的话,还是算了吧,他们就能欺负欺负一些贫民,真要对上那些实力高强,又桀骜不驯的冒险者时,他们还没那个胆子。

    白了,还是白脸在家族的地位实在太低了,要不是他老妈到处出卖**,他能不能在这个边界城当上议员,都难。自然,家族就不可能给他太多的资源了,事实上,他从家中除了带了几个仆人,一个管家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人了。

    在银月城,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他是个废物。家族里的下人,也不是白痴,明知道跟着他没前途,哪还会跟着他啊。

    所以他的这些护卫,都是在洛克镇本地,用他的家族名头忽悠的一群闲汉来充当的,开始的时候也不是没有好手被他招揽过的,可是这些人和这家伙相处一段时间后,发现这家伙不仅人傻,脾气不好,狂妄自大,而且还很气。

    那些好手呆一段时间就受不了了,什么玩意啊,给这家伙当护卫,赚的钱不仅少,还有事没事要受这个白痴的鸟气,而且这家伙怎么看都是前途堪忧,所以纷纷的不告而别了。

    留下来的,也都是些混吃等死的垃圾,打打顺风仗,以多欺少还行,但是要他们冲上去拼命,那简直是开玩笑。

    “克鲁斯!你还站着干什么!赶紧把他们抓起来!”白脸本来就被索拉姆气的脸色难看,再看到自己的手下,居然这么不堪。那张英俊的白脸,这会已经扭曲的不成样子了。但是他也没有其他的好办法,只好硬逼克鲁斯了。

    要不怎么他的脑子不好使呢,这家伙完全忘记了,他有什么资格去要挟克鲁斯啊?他不过是新扎议员,还是被所有人鄙视,毫无话语权的那种。克鲁斯一般的时候只是懒得和他计较,给他的家族名头几分面子。

    可是他居然敢当着这么多人威胁他,这让克鲁斯很恼火,这让他的面子往哪搁。而且,这事发展到现在,克鲁斯也明白了,这家伙居然想明目张胆的强抢别人的战利品。

    克鲁斯今天要是敢帮他的话,那明天克鲁斯的名头就彻底臭了。到时候,别其他人会怎么看他这个治安官了,就是自己的手下都会看不起他这长官了吧。

    而且,洛克镇可是有不少冒险者的,他今天要是敢这么做了,以后就等着冒险者层出不穷的给他找麻烦吧,到时候市政厅也不会让他好过。

    “您在什么呢?这明明就是索拉姆的战利品,今天您喝多了吧,都开始胡话了。都叫您少喝点了,您啊就是这么不爱惜身体。”克鲁斯煞有其事的着不找边际的话,边找了个椅子做了下来,以这个动作向在场的所有人表明,他和这个白痴不是一伙的。

    “你!”白脸被这番胡言乱语,气的连不出话来了,只能指着克鲁斯,不断喘着粗气。

    可是克鲁斯根本不在乎,这个白脸的家族是很显赫,但是克鲁斯就不信了,白脸的那个家族吃饱了撑得,会为了这种狗屁倒灶的事来找他麻烦。

    事实上,克鲁斯听那些议员们现在都在打算,等开春之后,把这家伙打发回家。倒不是议员们不能容忍蠢货,毕竟市政厅也有不少啥事不干的蠢货,但是这种既是蠢货,还没啥自知之明的货色,他们就真的无法容忍了。

    既然如此,克鲁斯也懒得和这家伙虚与委蛇了,直接表明态度算了,免得老是老纠缠他。

    现在的白脸是退也不是,进也不是,站在那里,被众人围观变脸呢。

    好在提莫的到来,稍稍的缓解了这一尴尬。

    提莫也不是一个人来的,他居然还带来了克里斯蒂主教。不管贵族和神殿有多少明争暗斗,但是克里斯蒂的身份摆在那的,好歹也是一个神殿的主教,更别这个主教还声威赫赫,和王国的继承人还是密友。

    所以不管是缺根筋的白脸,还是治安官克鲁斯,都老老实实的站起身来,给她行礼。

    克里斯蒂也没有失礼,跟两位回礼之后,就问道:“没想到在这里能碰到两位,不知两位大人来这里是.......”

    其实吧,克里斯蒂来这是有事的,她这么的潜台词,就是,你们两个要是没事的话就赶紧滚蛋,老娘有事呢。当然她不会这么粗鲁,但是意思是一样的。

    克鲁斯老于世故,听出了这层意思,于是就准备告辞离开。可是他还没话呢,白脸就迫不及待的告起了状。

    “美丽克里斯蒂主教,再次见到您,真的非常高兴,您还像上次一样,美丽动人。但是我现在没办法尽情赞美您了,因为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这群冒险者居然敢偷取我的猎物!还敢拒捕,这种邪恶之徒,一定要被绳之于法!”

    着还做了一个贵族的鞠躬礼,脸上正经无比,还挺起胸膛,做出一幅我在做正事的表情。一幅谁也不要拦着我,我要装b了的样子。

    还别,别看这家伙脑子不好使,但真有一身好皮囊,加上贵族优雅的礼仪。现在乍一看,还真有那种翩翩贵公子的气质。

    可是他的话,把索拉姆他们气了个半死,这人太不要脸了吧,刚刚一幅怂的要死的样子,现在又充起好汉了?至于他扣帽子的行为,他们都没怎么生气,别人又不是傻瓜,谁会信他那拙劣至极的谎言啊。

    而索拉姆就更不在乎了,扣就扣呗,多大点事,咱又不在乎,大不了不在混了。可是这货的惺惺作态,差点没把索拉姆给恶心死。让索拉姆想起了上次这家伙领奖的表现,新仇旧恨一起上来了,决定先把这货的那张白脸打成猪头再。

    于是就从次元袋里,拿出了雷神之锤,准备给他脸上来一下。

    白脸刚刚还一副我很**的样子,可是一看到索拉姆拿出武器准备玩真的时候,立马怂了,急忙把自己护卫推倒身前,还像女人一样尖叫道:“看看,克里斯蒂主教,这个贱民在您面前都敢行凶,您快阻止他,快阻止他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