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六章:回城(求月票,求订阅)
    犬魔也没想到索拉姆会突然一下子让过它,一个没注意,身子就往前扑去,索拉姆也出现在了犬魔的身侧,犬魔的身子正往前扑去,正好把它的腰部暴露出来,索拉姆怎么可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呢,于是手中的战锤一转,用一个打高尔夫的姿势,从下向上,挥出手中战锤。

    这一下正中犬魔的腰腹,“咔嚓!”伴随着一声什么东西折断的声音,犬魔被击飞了。

    在犬魔经过一阵抛物线的飞行之后,就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过了半天,那只犬魔都没能爬起来了,倒不是它不想,而是不能。

    刚刚的一击不仅把它的内脏砸的稀巴烂,更重要的是,它的脊柱已经被完全打断了,下半身完全不听使唤了。

    不知道是不是这下太狠了,居然让犬魔从狂暴中恢复过来,眼中的红色,也慢慢的退去了,它一清醒过来,就发现自己的状态比刚刚惨多了。

    索拉姆也注意到了这点,急忙的拉进距离,谁知道这家伙清醒之后,会搞什么幺蛾子啊,还是赶紧结果它为妙。

    莫罗亚现在也清楚自己的处境了,要赶紧溜,不管怎么样,它绝对不能再留在这里了。看到那个人类已经冲了过来,莫罗亚赶忙使出闪现,拉开一点距离,然后使用最后的精力打开了一道传送门,准备回到自己烟雾缭绕家乡。

    它现在也管不了,回去之后会不会同类乘机干掉。它只知道,现在再不走,那就一定药丸,至于回去之后会怎样,那也得回去之后再考虑。

    索拉姆当然不可能让它跑了,犬魔的皮毛可是很珍贵的,不仅仅漂亮华丽,而且魔抗也是一流,要碰到精通炼金术的法师,那就更好了,搞不好能做出一件魔法披风之类的东西。

    看到犬魔招出传送门的一瞬间,索拉姆赶紧再次用大地束缚把它抓住,然后把那些控制类的法术不要钱似的丢了过去,什么风之束缚,蛛网术,甚至连心灵震撼术都使用出来了(在云顶城讨伐白龙的战利品,那个戒指),终于算是把这个家伙钉在了原地。

    看到这家伙已经不能在动了,索拉姆才慢慢的走向那家伙,心里其实也在擦汗。

    差点就让它跑了,不过这也怪自己,要是早点想起那个“湛蓝幽能戒指”就好了,这只魔法戒指,因为一直没怎么用过,导致索拉姆都已经把它忘光光了。看来以后,一定要物尽其用,不然太浪费了。

    边检讨自己,索拉姆边来到犬魔的身边,看了看一动不动的犬魔,索拉姆先在自己双手上吐了口唾沫,然后抡起自己的战锤,狠狠的砸在犬魔的头上。

    第一下的时候,犬魔还能挣扎下(心灵震撼之后,受到攻击就会解除),可是随着索拉姆的一锤接一锤,犬魔彻底不能动了。

    可是索拉姆还不放心,根本不停,这家伙太狡猾了,谁知道会不会是装死啊。最后索拉姆把犬魔的整个头颅,都砸成了稀巴烂,才住手。

    这一战,其实索拉姆打的相当的轻松,根本没费什么力气。这就叫做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这只犬魔和食人魔巫师,拼了个两败俱伤,让索拉姆减了个大便宜。

    看着眼前惨死的犬魔,索拉姆心里盘算着,这东西要怎么处置,最有价值的,当然是这家伙的皮毛,不过它的血液,骨骼,心脏,甚至是大脑,都很有价值。

    索拉姆倒是想用犬魔的皮毛,做一件魔法披风之类的魔法道具,可是奈何自己没本事,他在炼金术上,最多算个二把刀,要他制作魔防物品,纯属浪费材料。

    “没办法了,只能卖了,要是认识一个精通炼金术的法师就好了。”索拉姆看着眼前的犬魔,很是遗憾的道。

    不过再一想,这东西其实相当于白来的,完全是自己运气好,卖了也是自己赚了。要知道,可不是谁都能碰到这种捡现成的状况。

    而且还是碰到犬魔这种很少出现在主位面的怪物,这东西的价值很高。许多法师都对下层位面的材料很感兴趣,但是下层位面太危险了,一般法师很少会去这种地方。事实上,就是传奇法师,如非必要,也不会轻易涉足下层位面。

    这种情况导致了,下层位面的材料,价格一直都居高不下,索拉姆要是能把这东西卖给一个法师,那绝对是天价,千万不要怀疑法师们的购买力。

    不过让索拉姆有点沮丧的是,手里没有能装血的容器,犬魔的那些血液也很值钱的,现在都白白的放光了,这让索拉姆有点心疼,这是也是一笔不少的钱呢。索拉姆决定了,以后一定要准备一些瓶子,以防再碰到这种情况。

    顺便,索拉姆还打扫了下战场,不过,什么有价值的东西都没发现,这也在意料之中,这帮食人魔和地精都穷的响叮当,根本没啥有价值的东西,连那只食人魔巫师也一样。至于它们的武器,索拉姆连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倒是从哈里斯哪里借来的弓弩居然一下没用,索拉姆都觉得有点对不住这两把弓弩,于是干脆就又跑那个村子里,随意的用两把弓弩射点什么东西,也算这两把弓弩没有白借不是,还别,索拉姆就这样,居然还有点收获,打了三只松鸡,还有一只兔子。

    之后,索拉姆看到没什么事了,索拉姆就打算打道回府,现在天也不早了,还是早点回去算了,免得玛瑞斯担心。

    索拉姆用几根木棍做了一个简易的雪橇,然后把犬魔丢了上去,本来索拉姆准备把这些猎物一起丢上去的,可是又有怕犬魔身上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于是作罢了。还是把猎物丢到霜牙身上,反正以霜牙现在的力量,这点重量,kiss啦。

    准备妥当之后,索拉姆就骑着霜牙向回走。

    ********

    索拉姆很快的就回到了洛克镇,他带回来的猎物,着实把守门的守卫吓了一条,黄羊什么的,虽然少见,这些守卫多多少少都见过。

    可是犬魔就不一样了,他们只在传中听过这种怪物,谁也没见过真的。没想到索拉姆今天居然打了一只回来,可把他们稀罕死了。

    “索拉姆老大,这东西凶不凶啊?”一个年轻守卫用手里的武器挑起怪物的头颅看了看,好奇的问索拉姆。

    因为上次索拉姆收拾巴斯卡的手段太狠了,导致那些看过热闹的人都索拉姆心狠手辣,并且,认为比起艾萨克,索拉姆才更像老大,所以“索拉姆老大”这个称呼就不胫而走了,一些和索拉姆不熟的人也愿意用这个称呼。

    不过这个称呼其实没什么恶意,算是一种调侃吧,索拉姆也觉得这么喊,听着不错,就没纠正。

    “啪!”旁边的老兵直接给了这个年轻守卫后脑一巴掌,“啥呢?都长成这模样了,还不凶?你当它长了这么长的牙和爪子,就为了吃素?”

    “嘿嘿!我就问问。”这个年轻守卫被打了一下,也没生气,只是摸了摸后脑勺傻笑道:“这不是以前没见过吗?就想多问问,长点见识。”

    这个世界其实普通人还是很淳朴的,没有太多心眼,想问就问,一点不矫情。索拉姆就喜欢这种人,有啥啥多好,所以索拉姆也愿意和他们多白话几句。

    “这家伙当然凶啊,在杀了它之前,这家伙已经杀了十几只食人魔了,还毫发无伤!我也是运气好,才逮着机会,给了这家伙一下狠的,不然,收拾它还真要费不少功夫呢。”索拉姆的,当然是吹逼了,不过不吹怎么会有意思呢?而且这些人还就爱听这种吹逼的故事,不然,你以为吟游诗人怎么养活自己啊。

    吟游诗人的那些诗歌,有九成就是吹逼的故事,不然他们上哪找那么新鲜的故事去啊,屠龙勇士不是没有,但不可能每年都有的,没点新故事谁耐烦听他们胡扯啊。

    “真哒?十几只食人魔都被这东西收拾了?这家伙看起也不比食人魔大啊?”那个年轻守卫一脸的不信,在他淳朴的观念里,大就是强,高就是美。

    “我骗你干啥啊,你还能请我吃饭不成!”索拉姆没好气的数落着这个家伙。

    “嘿嘿。”那个年轻的守卫被得有点不好意思了,就他那点薪金,还真没余钱请索拉姆吃饭,他上有一个老母,下面还有两个弟弟妹妹要养。

    “你别打岔,索拉姆老大你给我这家伙怎么厉害了。”边上的其他守卫赶紧让索拉姆接着。他们大冬天的守城门也是无聊透顶了,半天都不会有个人影,这会儿有索拉姆在这吹逼讲故事,他们当然高兴了。

    “这家伙可会不少法术的,它可以突然原地消失,然后突然出现在别处,它还会丢一些隐形的法球,我跟你们,这种法球的威力可是很大的,我就亲眼看到一个食人魔,被打爆了头的,当时把我吓了一跳。”索拉姆当然怎么夸张怎么来了,还要用他们能听的懂的语言来形容,不然他们听不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