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五章:捡便宜(求月票求订阅)感谢KillingSpree打赏
    在食人魔巫师完全没动静之后,犬魔还是没有放过它,像疯了一样,把食人魔巫师的身体撕成四分五裂,然后仰天长啸一声,这才气喘嘘嘘的摆手。

    不怪它如此疯狂,犬魔这种生物一直都讨厌正面战斗,刚刚要不是被逼到了这份上,它才不会和这个食人魔巫师死拼。

    而且,在犬魔看来,事情会发生到现在这个地步,完全是食人魔的错。它都退让了,为了不发生冲突,它都带着手下退出森林了,可是这帮杀千刀的食人魔,居然还不放过它们,硬是追了出来。

    本来好好的主位面之旅,居然被这些食人魔生生给搅和了,这还不算,还把它搞的全身是伤,这回亏大了。

    犬魔欲哭无泪的看着遍地狼藉的战场,它只希望,这次吞噬这些尸体,能治好它的伤,至于狩猎人类掠夺灵魂什么的,犬魔是不再妄想了,现在只想安安全全的回到自己的老巢。

    好容易来一次,费了半天劲,啥也没捞着,还落得一身伤,它也是真够倒霉的。

    怀着无限的伤感,犬魔艰难的爬动身体,开始吞噬起食人魔巫师的血肉,它现在最需要的是恢复伤势。

    可是还没等它吃几口,突然一阵风声,在它的耳边响起,它还没反应过来,就头上就是一阵剧痛,然后它就被击飞出去。

    它还飞在半空中,突然一道闪电箭又击中了它。

    “吼!”被重击之后的剧痛,和闪电箭搭在身上的疼痛,让它发一声凄厉的吼叫。

    “嘭。”它的身体重重的摔在地上,虽然脑袋里已经在冒金星了,可是它还是勉力的抬起自己的头颅,想要看看敌人是谁。

    虽然它已经尽力的张开已经有点模糊的双眼,可是它周围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堆面目全非的尸体,根本看不到任何人。

    敌人隐形了!经验丰富的犬魔莫罗亚,很快就想到了敌人一定是隐形了。那就不能呆在原地,要马上动起来,不然就是活靶子。

    犬魔立刻开始使用闪现,离开了原地,然后出现在另一边,可是它刚刚闪现到这边,突然一把战锤突然从一片虚空中出现,然后高速向犬魔飞了过来,刚刚使用闪现出现在这边的犬魔,没想到敌人的反应会这么快,根本没机会躲掉这次攻击,只能用还完好的那只前爪,一下子击打在战锤之上。

    “嘭!”一阵闷闷的击打声过后,战锤被击飞,可是犬魔的前爪也不好受,它的前爪上的爪子已经断掉了三根,而且一阵伴随着一阵阵的剧痛。

    可是犬魔莫罗亚完全没在乎自己的前爪,而是向着战锤飞来的虚空处,发射了数枚隐形法球,希望能伤到敌人。

    可是它的想法完全落空了,它的隐形法球没有任何击中目标,直接在雪地上爆开。敌人比它想象的更狡猾,一击之后,立马换了位置。

    不过它也没有泄气,刚刚那个只是试探,要是能见效当然好,如果没用,它还有其他的办法,它开始注意地上的痕迹,就算敌人在怎么隐形,在雪地上还是会留下痕迹的。

    可是它有点高估了自己的观察力了,毕竟这里刚刚发生了上百只怪物的混战,地上的痕迹乱七八糟的,根本没办法分辨,就算敌人踩出了痕迹,它也本法看不出谁是谁的。

    这下它有点坐蜡了,看不到敌人,怎么办?光挨打?可是它又没有能让人现形的法术。

    就在它坐蜡的时候,敌人又出动了,突然莫罗亚感觉自己的身体一紧,好像被什么东西束缚住了,它心头一惊,赶忙挣脱,可是还没等它的挣脱身上的无形束缚,地上就冒出了两只岩石巨手一下把它抓住。

    就在它拼命的想挣脱这些束缚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的耳边有一阵尖利的风声,它赶紧的把头颅偏向另一边。

    它这一举动救了它的命,不过它还是利刃砍入了它的肩膀,这下莫罗亚彻底的疯狂了,这次不是生气,而是它感觉到了死亡气息,要是再不拼,就真的要死在这里了。

    它虽然看不到利刃,可是它能感觉的到,于是它用最大的力量挣脱出前爪来,狠狠的朝着利刃砍来的方向抓去。

    “吱——!”这噪音和指甲在黑板刮出的声音很像的,噪音过后。敌人被击退了,同时也拔出了在犬魔肩膀上的利刃。一股泛着硫磺味的鲜血也喷了出来,正好喷在那个隐形的敌人身上,大量的鲜血让本来隐形的敌人显出了一点轮廓。

    好像是注意到了身上的血迹,那个隐形的人,也很干脆的解除了身上的隐形,让他的全貌露了出来,正是索拉姆。

    其实索拉姆也不想解除隐形,不过身上的犬魔血,硫磺味太浓重了。就算用使用“清洁术”,在短时间内,也不能把这股味道除去。以犬魔的嗅觉,这么浓的味道,就算索拉姆隐身了,也逃不过犬魔的感知。

    索拉姆一现行,就摸了摸自己的胸甲,看看上面有没有损坏,刚刚犬魔的一下爪击,差点就击中了他的头部,好不容易后仰躲过了,可是胸前就没那么好运了,正正的受了犬魔一下。

    同时索拉姆也在心里责怪自己,早知道这个犬魔已经这么虚弱了,就应该一开始用战斧砍死它拉倒,选什么战锤啊,差点害了自己,还是太年轻啊,没能很好的把握机会。

    虽然犬魔因为被困住,不太好使力,但这一下回击的力度也不轻,直接把索拉姆给打退了几步,虽然没什么伤害,还是让索拉姆感觉一阵气闷,特别是它的爪子在胸甲上发出的声音,让索拉姆很担心自己的胸甲会不会损坏。

    可是看了看,胸甲上一尘不染,没有任何变化,索拉姆就放心了,这可是传承之宝啊,真要是损坏了,阿兰多估计会杀了索拉姆。

    “吼!”一阵巨吼,打断了索拉姆的走神,索拉姆赶紧看向那只犬魔,只见那只犬魔已经发狂了,双眼已经变的通红。开始疯狂的挣扎起来,眼看“大地束缚”已经有点撑不住了。

    这家伙居然对自己使用了“狂暴术”,索拉姆有点吃惊,犬魔这种生物很狡猾,不喜欢正面战斗,所以它们一般都不喜欢对自己使用“狂暴术”,它们更喜欢对这自己的奴隶使用这种法术,让它们和敌人同归于尽,就像刚刚的那些地精一样。

    不过现在都到了生死关头,犬魔就算再不喜欢,为了活命,也要用了。而且“狂暴术”的效果很明显,不仅让犬魔的力量和体质得到增强,更能让它暂时忘记疼痛,这样就不用束手束脚了,它就可以拖着断手断脚,向索拉姆发动攻击。

    当然,这么做不是没有坏处,那就是,它在狂暴中没办法使用所有的类法术了,这对索拉姆是一个利好,毕竟索拉姆还是很忌惮犬魔的闪现的。这法术太恶心了,不管是逃跑,还是进攻,都是神技。

    现在好了,不会使用闪现的犬魔,危险度就大大的降低,至于狂暴之后的硬碰硬,索拉姆会怕这个?更何况,这家伙已经断了一手一脚了,再打不过,索拉姆就不用混了。

    不过就让这家伙这么容易的挣脱出来,也太便宜它了,所以索拉姆举起了自己的战锤,激活上面的“闪电轰击”给它送上个“见面“礼。

    “哄!”一声巨响过后,那只犬魔就被劈的趴在地上剧烈的喘息着,浑身的毛发都竖了起来,还不少地方都烧的焦黑,可惜了它这身皮了。索拉姆的“大地束缚”,也彻底的土崩瓦解了。

    可是索拉姆还是不敢掉以轻心,他知道就生命力而言,犬魔还真的是所有怪物中的佼佼者,特别是这种大型犬魔,更是顽强的要死。(别看它体质不高,要是换算成血量的话,它的一点体质所加的血量,比索拉姆强的多。)

    所以索拉姆还是拿着武器,全神贯注的看着犬魔,同时召唤回来自己的战锤,准备远程给它一下,可就在索拉姆把战锤招回来,还没来及丢出去的时候。

    那只犬魔就已经以极快的速度,冲向了索拉姆,虽然索拉姆有点奇怪,这家伙明明断手断脚,是怎么跑这这么快的,可是也没时间再细想了,连忙举起武器迎了上去。

    那家伙已接近索拉姆之后,就用仅剩的一只前爪疯狂的攻击,不过就算它再疯狂,它也只有一只前爪,这对索拉姆来,不是问题。

    他用战锤抵挡住爪击,另一只手拿着战斧,不时的在犬魔身上,留下一道道伤口。不过这犬魔因为进入狂暴,根本没退却。

    本来索拉姆以为这个没脑子的犬魔,会被自己就这样弄死的,可是这家伙虽然狂暴化了,可是阴险的性格怎么都改不了,就在索拉姆一次用战锤格挡的时候,这家伙突然一爪把战锤歌抵住了,然后一口咬向索拉姆的头颅。

    索拉姆没想到都这样了,这家伙还能抽冷子来这么一下,只能举起另一只手的战斧挡在前面。

    “当”这家伙一口咬在了索拉姆的战斧上,它的咬合力还是很强的,至少索拉姆一时半会没办法夺回武器。

    索拉姆所幸就放开战斧,同时身子往犬魔身侧一转,让过犬魔,顺便解放了自己的战锤,同时身子来到了犬魔的身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