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四章:两败俱伤(求月票,求订阅)
    莫罗亚可算等到这个机会了。它好不容易在这个食人魔的眼鼻子底下,偷偷的施放了一个隐形法球,打在不远处的雪地上,终于把这个食人魔的注意力分散了一下,把头扭向了其他的方向。

    乘着这个机会,莫罗亚拼尽全力的扑向了那个食人魔巫师,它坚信,只要自己的能接近那个食人魔,它那相当于魔法武器的爪牙,可以在一瞬间就能把这家伙撕成碎片。

    可是就当它要扑倒食人魔巫师的身上的一瞬间,突然那个食人魔巫师变成了一团气体,莫罗亚直接从气体毫无阻碍的穿了过去,根本没有击中那个食人魔巫师。

    莫罗亚立马知道,要糟,中计了。于是接触地面的一瞬间,莫罗亚就准备,继续向前跑,来开距离,不然......

    在远处的索拉姆眼里,看到的画面是这样的:那只大型犬魔的突然攻击,食人魔好像没注意一样,可是就在犬魔要攻击到食人魔巫师的一瞬间,那个食人魔突然变成了一股气体,然后犬魔就这样穿过去了。

    在犬魔穿过去的一瞬间,那个食人魔巫师,居然马上变成了实体,然后它的身体开始被拉伸变形,很快,他就变成了一个身高5米左右的巨人,并且迅速一脚踢向了犬魔。

    这个过程发生的很快,快到索拉姆都以为是自己眼花了。

    莫罗亚两只前爪一着地,就飞快的向前跑去。可是还是慢了一步,那个食人魔巫师的脚已经踢到它的身侧了,不得已,它连调整身体姿势,使用闪现的时间都没有(使用闪现等类法术都需要做特定的动作),就被一脚踢在了下腰处。

    这一脚直接把犬魔踢出了十几米开外,那个食人魔变成的巨人,也根本没打算给这个犬魔任何机会,急忙朝犬魔跑了过去,打算乘胜追击。

    那只犬魔一落地,就赶紧想爬了起来,可是刚刚爬起来,它就又再次摔了下去,然后就吐出了一大口鲜血。从索拉姆的角度看,这家伙的一只后腿已经完全变形了,根本没办法移动。

    俗话的好,铜头铁背豆腐腰,像狼啊,狗啊,猫啊,老虎之类的犬科和猫科动物,腰部都是致命的地方,要是这里遭到重击,那绝对是重伤。因为这些动物在这后腰的部分,完全没有骨骼的保护,哪里只有柔软的内脏,根本经不起重击。

    虽然犬魔和狼不是一类生物,可是弱点还是相似的,这一下的确是重伤了犬魔。

    犬魔莫罗亚这会儿感觉自己的下半身,都有点失去知觉了。可是它还是有点庆幸,庆幸刚刚没有被那个食人魔巫师,结结实实的击中腰部,它用腿挡了一下,不然,现在可不只是断一条腿,这么简单了。

    那一下的力量有多重,它非常清楚,要是真的击中了腰部,很有可能被打断脊梁骨,到时候它就只能靠两只前爪爬了。

    索拉姆看到这一幕,立马从屋顶上溜了下来,先是穿上暗日甲,然后又给自己加持了一大堆法术,最后激活暗日甲上的高等隐形术,悄悄的向那边赶去,现在那头犬魔已经身受重伤,现在不去捡便宜更待何时。

    索拉姆的速度不慢,可是比起那个食人魔巫师,还是慢了。那家伙身高腿长,一会儿就赶到了犬魔的身边,抬起脚就打算把它踩成肉泥。

    不过犬魔要是真的这么容易被收拾,那也不叫犬魔了,这只大型犬魔,忍着剧痛,在快要被踩成肉泥的时候,用出了闪现术,直接出现在巨人的身后不远处。

    巨人的这一脚踩空了,等巨人刚刚转身,还没追过来,它又再次使用闪现,跑到更远的地方了,看样子就像是在戏耍巨人一样。

    其实犬魔也不好受,它的闪现术,施法虽然没有次数限制,可是一样要耗费他的精力,而且每次闪现,身体都会剧烈抖动,这让它的断腿,不断的在运动中受到二次伤害,那种剧痛,可不好受,现在莫罗亚也只是咬牙坚持着。

    让它能这么坚持的原因也很简单,它不甘心,要是就这样灰溜溜的跑回焦炎地狱,到时候不仅什么都没捞到,还白白断了一只腿。

    它下定决心,一定要杀了这只食人魔,用来弥补自己的损失。再者了,焦炎地狱虽然是家乡,但绝对不是啥安全的地方,要是他就这样回去,保不定就会被自己的邻居给吃掉。

    要是能把这个食人魔巫师杀死,吃掉,虽然不能提升实力,但是绝对能让自己的伤势恢复。

    所以不管是为了争一口气,还是为了自己的安全,莫罗亚都要干掉这个食人魔巫师,可是对方在巨人形态下,自己又受了重伤,它也没办法击败食人魔巫师。

    所以只能尽量的拉开距离,它知道这种变形术,坚持不了多久,只要撑过这一段,它就能反击了。

    就这样,时间就在这两只怪物的你追我赶中被浪费了,在此期间,食人魔巫师还发射了一个法术“寒冰锥”希望能了结犬魔,不过被犬魔给躲了过去。

    在几分钟过后,食人魔巫师的巨人形态终于到了时间,食人魔巫师慢慢的缩到正常形态,就在它刚刚恢复食人魔形态的时候。在一边已经忍了很久的犬魔,突然一个闪现,就出现在了食人魔的身边,抬起自己的爪子,照着食人魔的头颅抓去。

    这一下要是抓实了,就算是食人魔巫师,也绝对会嗝屁,那名食人魔巫师很快的就做出了应对,居然把头往后一翻,用肩部对上犬魔的利爪,同时一腿踢向了犬魔的下盘。

    犬魔的利爪完全的插入了食人魔巫师的肩膀,而食人魔的重踢也正中犬魔的腹部。

    犬魔被食人魔巫师的一记重踢,给直接踢飞了出去,不过它的爪子也在食人魔巫师的肩膀上留下了四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食人魔巫师这条手臂算是废了,现在只能软趴趴的挂在肩膀上,而犬魔也没好到哪去,刚刚已经是重伤了,这会儿又被踢了一脚,它也是伤上加上伤,现在只能趴在地上一口一口的往外吐血。

    虽然是两败俱伤,可是总的来看,还是食人魔占了上风,要是犬魔再不想办法,绝对会被食人魔巫师干掉的。

    犬魔也知道,所以在喘息了一会之后,又用三只腿,强行的撑起身体,用一种很点怪异的姿势有冲向了食人魔巫师。

    食人魔巫师应该是没有法术了,这会只能单手持着武器,也冲向了犬魔,就在要撞到一起的时候,犬魔突然停住了,然后在千钧一发的时机,用出了闪现,直接出现在食人魔巫师的背后。

    食人魔巫师一看身前的人消失了,急忙的转过身来,可是他还是晚了一步,他刚刚转过身,犬魔就一爪插入了它胸部。它选错了应对方式,它应该继续往前跑的,这样才能躲过这次攻击。

    犬魔看到自己的计划奏效了,那恐怖的大嘴也露出了一丝笑容,虽然很艰难,可是它还是胜利了,终于把这个该死的家伙杀死了。

    但它的还没开心多久,食人魔巫师却又举起了它的武器,重重的打向了犬魔的头颅,犬魔真的有点被吓到,它没想到,这个食人魔居然这么坚挺,都这样了还没死。

    其实犬魔有点高看食人魔了,它现在也是强弩之末了,虽然没有被插中心脏,可是这一爪,已经透胸而出了。它现在还能攻击,完全是凭借着对犬魔的恨意。

    就在刚刚,它失去了所有的亲人,它就是死也不能放过这个怪物。

    别以为怪物就没有感情,外人都食人魔怎么怎么凶残,怎么怎么愚笨,但是这不代表它们没有感情,不知道所谓的亲情,凶残那都是对外人的,但是那些是它同一个种群的亲人,食人魔愚笨,不代表他们没感情。

    凭借这股愤怒,这个食人魔巫师强忍着剧痛和虚弱,把所有的愤怒和悲伤,都向着犬魔宣泄出来。

    犬魔本来已经胜券在握了,可是没想到这个食人魔居然还有反击能力,这时候它也没什么好的应对方法,它已经断了一条腿,行动不便。一只爪子也穿透了食人魔的胸腔,想拔都拔不出来,这时候根本不能使用闪现。

    不得已,只能举起一只前爪来抵挡食人魔的攻击,可是食人魔巫师的临死反击,哪是那么好接的,只听“咔嚓”一声,这只前爪就被打断了。

    “吼!”剧烈疼痛,还有被食人魔巫师摆了一道的愤怒,让犬魔仰天怒吼起来。可是食人魔巫师临死反击还没完呢,它再次举起了手中的武器,朝着犬魔的头颅砸去。

    可是犬魔没有再给它这个机会了,犬魔先是用力的抽出,那只穿透食人魔胸腔的前爪,然后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咬住食人魔巫师的喉咙,那只抽出来的前爪,则在食人魔的背后疯狂的攻击。

    食人魔也没有放弃,依然还在用手中武器击打着犬魔的头颅,可是在犬魔的疯狂攻击下,它的每一次反击,都变的越来越弱。

    直到那只手完全不动,这位食人魔巫师的身体,已经被犬魔撕咬的面目全非了,它的整个后背被犬魔抓的没有一块好肉,连脊柱都露出来了,而它的脖子更是被犬魔撕咬的,只剩下一点皮肉连着脑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