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五章:战斗技巧(求月票,求订阅)
    刚刚躲过一劫的毕克,脸色难看的看着索拉姆,现在他心里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你tm的会法术,跟我这冒充什么战士啊。

    也难怪他会这样,明明刚刚还你来我往打着那么起劲,然后就发现对面居然直接用法术了。

    (防护箭矢没啥光影效果,所以毕克一直都没发现索拉姆施法了)

    就好比你在街头和人干架,打着打着,对面直接掏出一把ak47,你心里是不是跟哔了狗一样。特别是,你都快ko对手了,你那时候憋屈的感觉和现在的毕克一样一样的。完全是耍赖皮嘛,还能不能一起愉快的玩耍了。

    “你居然使用法术!!!”于是毕克很悲愤的控诉了索拉姆。

    索拉姆则无所谓的耸了耸肩,都懒得回应这家伙。谁规定不能使用魔法了啊,再了,很明显这家伙比索拉姆更强,要是不用法术,难道站在那被他打啊?这是生死相搏,又不是打友谊赛,能干死对方就行了,至于手段什么的,有用就成。

    而且他的职业特性就是法术和近战的结合,也不算赖皮。没理由打架打得连自身的优势都放弃了吧。虽然要是索拉姆的爷爷在这话,绝对会鄙视自己的孙子,居然这么不讲究。

    可是索拉姆是奥术骑士来的,他要是真的傻乎乎的上去,和那个明显比他强多了的家伙肉搏,估计阿兰多就要骂娘了。

    在阿瓦隆的时候,阿兰多很多次都鄙视了这种彪呼呼的行为,虽然看上去很**,很男人,可事实上并没什么卵用没有,战斗当然是为了赢,抱着那点荣誉感束手束脚,是一种很傻逼的行为。

    阿兰多就怕索拉姆受兽人这种影响,所以不厌其烦的给索拉姆灌输了很多功利主义的思想,在奥术骑士的处事哲学中,实用永远是第一位,其他都是扯淡。

    索拉姆一直觉得,阿兰多的话,还是想当有道理的。所以既然近战打不赢,那用法术就无可厚非了,于是索拉姆果断的改变了作战方式。

    “轰!”一个火球术(萨满法术)在毕克身边爆炸。

    不得不毕克真的很强,这家伙带了一双那么重的拳套居然还能这么灵敏的闪避,索拉姆的几次法术攻击,这家伙都躲过了。

    其实毕克现在也是有苦难言,他的职业虽然是根据武僧演化而来,但是却没有继承武僧的魔抗,至少以他现在的等级,还扛不住这些法术的打击。

    现在他只有两个选择,一是争取击杀索拉姆,二是直接跑路,但是这两者都不容易。

    能击杀索拉姆当然是最好的,虽然他有信心,在最短时间内,爆发自己的潜力,扛着法术直接攻击索拉姆。可是他又没有把握能击杀索拉姆,要是索拉姆抗住了攻击,那倒霉的可就是毕克了,毕竟索拉姆不同于一般的法师弱不禁风,反而武艺相当的好。

    至于逃跑,那更不用了。都到了这个地步,毕克当然不会在意面子上的得失,能跑早跑了。可是不管什么时候,把背后露给敌人,那都是相当危险的行为,自己转身逃跑的话,那可就成了活靶子了。到时候一样的凶多极少了。

    不过现在他要仔细考虑考虑,怎么逃跑了,因为就在他和索拉姆纠缠的时候,自己的手下已经被杀的七七八八了,要不了多久,自己就该被围殴了,那就真的一丝生机都没了,他可没信心抗住这么多人的围殴。

    毕克一直是个果断的人,在明白了现在的处境之后,立马下定决心,不能再等了。于是他在躲过了索拉姆一发岩枪术之后,马上从腰包里拿出几个圆球一样东西,往自己的身前一丢。

    “嘭!”在几声不大的爆炸声之后,一股巨大的烟雾把他包围。

    索拉姆被他这一举动吓了一跳,以为他要出什么绝招了,结果一看居然是烟雾,马上就明白了,这货要跑,不过这手段,有点不符合这家伙给人的印象。

    毕克才不在乎这个呢,只要有用,他就用。这些烟雾弹是他找一个刺客朋友要的,本来以为不会用到的,但是到了这个地步,不用都不行了。就是有点遗憾,这里是空旷的野外,烟雾可坚持不了多长时间。

    索拉姆没有贸然冲入烟雾中,鬼知道这烟雾是不是有毒啊。所以在烟雾挡路的时候,他赶紧给自己加持了各种法术。

    等他准备的好了,烟雾也差不多都散去了,毕竟是在野外,烟雾消散的非常快,而毕克,早就已经不见踪影了。

    再往远处看去,这家伙已经跑的很远了,不过索拉姆也不着急,毕竟这家伙一看就是那种纯物理的职业,再跑又能跑到哪去啊,索拉姆根本就不怕他突然消失。

    “霜牙!”索拉姆打了呼哨,把霜牙叫过来。

    索拉姆在叫霜牙的时候,它咬着一个喽啰的喉咙,甩来甩去。看样子这货是死的不能再死了,听到索拉姆的叫声,立马丢掉了这个倒霉鬼,向索拉姆跑去。

    霜牙一到身边,索拉姆就骑了上去,“追上那个混蛋!”

    毕克现在很慌,他知道那个烟雾坚持不了多长时间,那些人一定会追上了来的,毕竟在这空旷的平原上,没什么障碍物遮挡,自己一定会被发现的。但是他又不得不跑,他知道自己参与的是什么生意,他要是被抓住,绝对是个死,他不想死,那就只能拼命的跑了,离的越远越好。

    不过他的期望很快就破灭了,他很快就发现,索拉姆已经骑着狼追上来了。两条腿怎么可能跑的过四条腿呢,当他发现自己的速度根本比不上那头畜生,一定会被追上的。不得已他只能站在原地,双手向前,摆出防御的姿态。再跑也没用了,倒不如省点体能,争取那一线生机。

    索拉姆看到毕克居然不跑了,而是站在原地防御。立马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然后让霜牙到一边去,毕竟这家伙的攻击还是很犀利的,要是霜牙因此受伤,就有点划不来了。

    “放过我,我只是拿钱办事的,他们干什么我都没参与,我只负责送货。”毕克看到周围没人,,于是想和索拉姆打个商量,他认为他就是个收钱办事的人,不是主谋,和这群人之前也没有什么冲突。既然如此,他觉得他这个要求不算过分。

    可索拉姆根本懒得回应,直接一锤轰向了他。什么玩意嘛?哦,现在不妙了,就和你无关了?那收钱办事的时候,就不信你不知道他们干了什么,到了这个地步,你现在再撇清,就太无耻了。

    毕克一拳抵住了索拉姆的战锤,可是这次对上战锤,他就被震飞了。他明显感觉的出来,这一锤的力量比刚刚强了不少,虽然戴着拳套,也用技巧卸力了,可是他的拳头还是被震的生疼。

    还没等他站稳脚跟,索拉姆就从次元袋里拿出自己的战斧,再次的砍向了毕克。刚刚因为要施法,不能手持两把武器,这会儿该加持的法术都加持了(没加持风之轻灵),当然是双持干他啊。

    毕克因为身子还没站稳,只能身子一侧躲过这一斧子,可是还没等他整理好呼吸,战锤又来了,他只好用双拳挡住这一击,因为刚刚一直没调整好,他根本没时间再卸力,于是被这一锤直接打飞了。

    好在他的经验丰富,在往后飞的一瞬间,一个转身,然后用自己的拳头点了下地,在空中一个翻滚,然后安然落地了,也顺势拉开了与索拉姆的距离。

    “呼,我给你钱!我把身上的钱都给你,放我走,这比你帮治安队抓我们,赚的多的多。”毕克一直到现在都认为,索拉姆就是来帮治安队抓人的。所以就想着用金钱打动索拉姆,毕竟帮治安队能有多少奖金啊。

    听这话,这家伙身上带了不少钱,不过索拉姆还是没回答他,索拉姆想着,‘把你干掉,那些钱一样是我的,我就更不能放你走了。’

    于是继续左右开弓的攻向了毕克,毕克现在心情糟透了,他头一次碰到这种死心眼的人,一句话不,就是一个劲的死缠烂打,不管是求饶还是利诱,这货都一概不理,我们有这么大仇吗?

    不过到这份上毕克也算看出来了,自己这回真的是在劫难逃了,于是也豁出去了,要死也要拉个垫背的,于是深吸一口气,爆发了所有的潜力,也不管什么躲避和技巧了,就是硬碰硬,咬牙对攻,搞不好还能拼出个生机。

    不过这家伙明显是打错了注意,这一招或许对别人有用,但是对上索拉姆,毕克还不如用技巧对抗呢,毕竟在技巧上索拉姆是比不上他的,这样搞不好毕克还能拖延下,可是硬碰硬,索拉姆会怕他?甚至可以,这正中了索拉姆下怀,毕克虽然很强壮,但是和索拉姆一比,很显然是不够格的。

    于是两人就你来我往,打的火星四溅,一步不退。索拉姆几次都差点武器脱手,但是索拉姆还是忍住了,哪怕是双手都已经发麻了,还是咬牙挺着,就是不后退,现在就是拼耐力,谁扛不住,谁就玩完。

    毕克更难受,他没想到索拉姆的力量比刚刚强多了,现在他就感觉自己的拳头越来越疼了,指尖都没知觉了,臂上的肌肉也开始颤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