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二章:下落(求月票,求订阅)
    但是他的实力可是相当强劲的,反正他退休的时候就已经是17级战士了,要不是他一直不喜欢贵族,不肯跟着那些贵族混,现在绝对不至于是这样。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在冒险者中的威望很高,许多冒险者都受过他的恩惠和帮助。

    就连西姆自己也受过他的照顾,西姆刚来的时候,就是他提醒西姆不要和艾萨克混到一起的,还帮着介绍了玛瑞斯给他,平时这位老人也给了西姆他们很多照顾。

    西姆当然不能做出恩将仇报的事了,而且要是其他冒险者知道了他们得罪了卡蒙老爹,那以后他们绝对是寸步难行。

    还好,卡蒙老爹虽然不准许别人在他这里闹事,但是对于孩被拐这种事,也是相当痛恨的,虽然他已经退休了很多年,但是一身的江湖气息还是改不掉,对就是对,错就是错,既然是为了这种事,那他也不是不能通融,但是有些话还是要清楚的。

    “既然是为了这种事,我不是不可以通融一下,但是丑话在前面,不能弄死人,要不然,我第一个把你们抓起来,别怪我没提醒你们。你们还什么证据都没有呢。”

    西姆听了这话,就侧着身子看了索拉姆一眼,索拉姆自然明白是什么意思,但是还是信心十足的道:“没问题,我绝对不弄死他。”

    然后就转头看着躺在桌子上的巴斯卡,笑着道:“现在没人打扰了,那咱就开始了啊,硬汉。西姆,你和提莫一起把他的手脚按住。”

    着就把毛巾整个覆盖在他脸上,然后就开始在上面浇水,速度也不快,就这样慢慢的浇。

    巴斯卡一开始还觉得这玩意,就是是个笑话,这能让我生不如死?你是来搞笑的吧?可是等水开始浇到毛巾上,他就感到不妙了,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

    很快他就知道为什么不妙了,随着水把整张毛巾打湿,他渐渐开始感到窒息了,于是本能的开始张开大口用力地呼吸和吞咽,可是他一张嘴,就导致大量的水被吸入了肺部和胃里。

    这些冷水一进入他的肺部和胃里,就让他想要呕吐和咳嗽,而且那些冷水在肺部和胃里,不断的刺激着他,那种感觉让他有点生不如死,身体也开始抽搐起来。

    在外人看来,索拉姆的做法跟个儿戏一样,这能有什么用?可是不到一会儿,巴斯卡就开始拼命的挣扎起来,跟抽羊角风似的,西姆和提莫差点就没按住他。

    这是连西姆和提莫都没有猜到的,更遑论其他人了,大家都像看鬼一样看着索拉姆,索拉姆则完全没有注意到其他人的目光,他正乐在其中呢。

    这是他前世知识里的酷刑,虽然他一直知道,但是从来没试过,这会儿一试,觉得还挺有意思的,所以嘴角不由自主的就抬起了。

    就这样大约过了两三分钟,巴斯卡挣扎越来越弱的时候,索拉姆就拿下了毛巾,巴斯卡脸上的毛巾一被拿掉,就开始拼命的咳嗽,想把肺里的水咳出来,然后开始拼命的呼吸。这会他的脸色已经有点发青了,鼻涕眼泪流的到处都是,不过和水混在一起,也分不清了,他刚刚真的觉得自己要死了。

    可是还没等他赶到庆幸得救了,就又被毛巾把脸糊住了。这把他吓的要死,刚刚那种感觉,他是真的不想再来一次了,于是他开始挣扎,似乎想要表达点什么。

    可是这事可由不得他,索拉姆还是按照刚刚的流程,又开始浇水了,不一会儿,巴斯卡挣扎弱了下来,可是随之而来的是强烈的抽搐,两只手抽的跟鸡爪似的。

    又是三分钟之后,巴斯卡又被解放了一次,这次他更惨,这会连咳嗽都有点没力气了。一被放开,他就赶紧求饶:“咳,我,咳...咳...求求你...咳...放过我..”

    索拉姆像是没听到一样,只是笑着对他:“抓紧时间休息下,这玩意越往后越痛苦,你一定要坚持住啊。”

    众人看到索拉姆这个时候居然还笑的出来,都有点不寒而栗,‘这太特么狠了吧。’其他人已经给索拉姆打上了不能招惹的标签。

    索拉姆也不等巴斯卡再次求饶,又把毛巾盖了上去,继续刚刚的流程。巴斯卡虽然自认是条硬汉,可是他哪受过这个啊,这次居然直接尿了,嗯,字面上的意思,真的尿了。

    这也不怪巴斯卡,不是他怂包,而是他就感受不到自己尿了,他现在已经有点半昏迷了,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括约肌。

    再次拿开毛巾,这家伙都有点翻白眼了,一能自由的呼吸空气,他就本能的开始大口喘气,好一会儿他才清醒点。

    “求...求你...我...”

    话还没完,索拉姆就笑着打断道:“这才哪到哪啊,别急,你的身体素质不错,十次八次还是抗的住的,当然,也不是没后遗症的,以后你估计会变成一个连屎尿都控制不了的白痴,但总比死好的多,是吧?没事,我答应过的,绝对不弄死你”

    那还不如被弄死,好吧。边上的人都在心里大声的喊着,真要变成那种半死不活的样子,还不如干脆死了算了。这时候索拉姆在其他人眼中的标签,已经变成了狠毒!杀人不过头点地,他是真的要让巴斯卡生不如死啊。

    “我...我...我什么都...”这时候的巴斯卡已经完全崩溃了,他现在真的相信索拉姆的话了,真的是生不如死啊,现在他就想着,就算是死,也不想再经历这些东西了。

    “问题是我不想停啊,我还没玩够呢,我过的吧,要等我玩够了才能停。”完又把毛巾盖在他脸上,又拿起水准备浇了。

    可是提莫一把抢过水壶,一脸急切的劝道:“拉姆,算了,他都要了,不要再弄了。”

    提莫觉得刚刚的索拉姆有点太疯狂了,这种折磨人的行径,比那些恶徒还要邪恶,他必须阻止索拉姆,避免他陷入堕落,要知道像冒险者这种职业,一旦控制不住心里的暴虐,那就很可能堕落成暴力狂,或者干脆变成杀人狂什么的。

    西姆也过来拉住索拉姆,他也没提莫想的那么多,可是他绝的索拉姆有点太那什么了,杀人不过头点地,别人都打算了,再折磨就有点那什么了。

    索拉姆这会儿刚刚来兴致,就被打断了,心情是相当的不爽啊,既然不爽了,当然要发泄了,所以一脚,把巴斯卡连着桌子一起踢飞了。

    “艹!你倒是抗住啊,怂逼!”那语气很是恨铁不成钢,好像对巴斯卡的妥协感到不满一样。

    这人是变态吧,这时其他人心中的os都是这个,别人都认栽了,你还不满足?这是真的要玩死巴斯卡啊,不对,是玩的生不如死。

    巴斯卡对索拉姆踢飞自己一点意见都没有,虽然那样也很痛。但是现在他心中只有庆幸。‘终于不用再接受那种酷刑了,现在能痛快的呼吸真的太好了。至于被踢的那点疼痛,算毛。’

    发泄了之后,索拉姆也对自己刚刚的心境有点奇怪。他想要的不过是从巴斯卡嘴里知道雪莉的下落,可是刚刚那种强烈的失落感是什么鬼,难道自己天生是一个抖s?看来以后还是要控制下自己。

    “现在,告诉我,雪莉在哪?”

    都到这份上了,巴斯卡只能痛快的了,至于拐卖孩是什么罪名,他也不在乎了,总比生不如死强,是吊死还是砍头他都认了。

    “走,去艾萨克的老巢。”索拉姆一听巴斯卡,是他的手下绑了雪莉,他刚刚还在艾萨克的老巢看到了那孩,不过现在还在不在,他就不知道了,至于女孩接下来会去哪,他也不知道。

    巴斯卡还一再的强调,真的不是他要自己手下绑架的,而是那货根本没搞清楚状况,手贱就把那个女孩绑架了。

    当然,现在也没人相信他,毕竟哪这么巧的事。

    “那他怎么办?”提莫看索拉姆急急忙忙的往外走,赶忙问道。

    “交给治安队的人就行了,对了提莫,你赶紧回去,把霜牙带到城门口去,顺便找爱丽斯要点雪莉的贴身衣服之类东西。”完,他就带着西姆跑了出去,他不知道艾萨克的老巢在哪,但是西姆知道啊。

    提莫刚刚想点什么,可是索拉姆已经跑得没影了。无奈的提莫只能抱歉的看着卡蒙老爹,“那什么,您的赔偿,我一定让他们之后送来。”

    提莫是牧师,他的一切都是神殿的,所以就个人资产而言,他就是个穷逼,上哪去给卡蒙老爹赔偿啊。

    “呵呵,没事,我到时候找玛瑞斯就行了,你先去吧,我看着这家伙就行了,还是找到孩子要紧。”卡蒙老爹还是很通情达理的,现在哪有时间在乎这几个钱啊,正经是找孩子重要。“你放心,有我在,这个人渣跑不了,我已经叫人通知治安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